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山河长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神龙施计首上阵(一)

山河长生 风启清扬 2251 2018.05.17 01:28

  俞大猷余音未落,只见十余个身影窜了出来,跳在了俞大猷和长生面前。

  那为首的一个大汉样貌丑陋虬髯面糙,右脸脸颊上还有一道长疤,体形魁梧健硕,身材颇有虎相看着和俞大猷有几分相似,个头比俞大猷偏高一些几近六尺,肩背臂膀还比俞大猷粗了许多。但其眼神却远不如俞大猷炯厉威严,瞳目大而缺神有些呆呆憨憨的。头发一般散乱,装束随意但衣服布料看着倒是颇为光鲜名贵,手持一把又长又宽的黑刀,提在后肩用刀背敲敲晃晃,身上还焕发着酒气。夜幕之中竟三分像人,七分似兽,

  那人啐了一口道:“老子日日盼着早日找到你,怎么可能躲躲藏藏装神弄鬼,倒是你趁夜逃跑还带着个小秃驴,你‘万里神龙’的外号就是因为逃命的速度快吗?!哈哈哈哈,咱们俩的帐今天也该清一清了!”

  长生自幼生长在少林寺,同门众人各个是修佛的高士终日出口是道,登门求愿的施主大多也是客客气气礼数周到,俞大猷虽然偶尔行为有些粗鲁,没什么耐心且装束随意,但说话用词很少吐脏,他虽是个侠客兵武之人却对诗书学问颇有见地,作诗写文也是信手拈来。现下碰到这人乍一看好像和俞大猷一般无二,也是一副虎相痞样、魁梧健硕,但满嘴污言秽语,细看气质也完全没有俞大猷的凛然正气、洒脱威风。若说俞大猷带着些猛性,此人便颇有几分兽性,张口还骂长生小秃驴,长生虽从小也受师兄弟欺负嘲笑,但终究是少年孩童小和尚们的嬉戏玩闹,被人这样骂“小秃驴”还是生平第一次,心下只觉得此人好生厌恶。

  俞大猷体内的“夭桃灼华”还未祛除干净,此刻为了示威隐盖自己中毒之像,一直蓄着一口气力,方才用易虚内力回话动用了真气内力,体内的温火之感瞬间变旺,所剩残毒竟有不减反增的趋势,顿时浑身愈热,一颗汗晶已渗了出来,好在夜半月稀旁人无法发觉。

  俞大猷笑了笑,伸手挠挠了脑门,顺势悄悄擦去了额头汗渍,说道:“日前相见之时,铁堂主还是前呼后拥风光无限,和俞某対掌落败之后靠着雨魅堂帮众驰援方留得一条性命。今日身边怎么却只跟着这十来个怠败疲兵,你能在这条路上遇到俞某,看来铁堂主在你家佛君那里的际遇也是可想而知了。”

  原来面前此人便是“冷阴流”下“雷魍堂”堂主铁征,他原来是松江府一渔民,年幼时拜过师父学过一些硬身功夫,靠海吃海安守本分,但自从朝廷颁布“禁海令”之后便断了谋生的营生,迫于无奈加入了“冷阴流”干起了走私海运、划地劫掠的勾当。半年前俞大猷路经宁波府定海县,铁征率“雷魍堂”帮众也正在当地收取“春例孝敬”,他手底下有几个东瀛人不受制约,仗着武功高强出手伤人侮辱良家妇女,正巧被俞大猷撞到,俞大猷惊于大明繁华之地倭寇却肆意横行,全无海定波宁之景,盛怒之下将为首的东瀛浪人全数击毙,还把这些人的头都割了下来交给铁征。

  铁征本来一向也不许手下肆意横行为所欲为,但俞大猷此举实在不把“冷阴流”放在眼里,况且听说此人屡屡干涉一些帮派的地方事务,无视江湖规矩,在道上颇有浑名,可偏偏却还武艺高强少有敌手,无人能治得住他。铁征也是个争强好胜之人,便亲自出面与俞大猷交锋,哪知却不是其对手,交手数十招后两人硬生生对了一掌,铁征一向以横练硬功自傲,可対掌之后却被俞大猷的“虎将摄龙拳”的排山倒海之力重伤以致呕血。

  俞大猷本打算取了他的性命,但看他也是个硬汉,受伤落败也绝不屈人低头。毕竟也是“黄金会”盟下重要的从属,江湖上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不好直接杀伐,便用“夺帅”划伤了铁征的右脸,让他好自收敛约束手下,饶了他的性命。俞大猷本是好意,铁征却引以大辱,重伤之下还要与俞大猷拼命,恰好此时夜西愁率大批“雨魅堂”帮众来援,俞大猷寡不敌众,同行的朋友也受了重伤,无奈之下只能撤逃。

  事后铁征回到流内,被徐海重重责罚,靠着多年功劳忠心耿耿和众人的求情才保住性命。但铁征在徐海面前也失了宠信,整个“雷魍堂”也几乎被打入“冷宫”。冷阴流帮众虽多,但大多其实还是本土人,东瀛倭寇虽然武功高强,但人数不过占其中两成,大多都在“雷魍”、“电魉”两堂。此事之后“雷魍堂”的东瀛好手也被调离抽走了大半,整个“雷魍堂”势力大不如前,一时间铁征手下高手尽失。

  此次围剿俞大猷的行动由“风魑堂”堂主藏点红指挥,只因藏点红与铁征在“冷阴流”中除徐海外,他二人的武功最是高强,为了争夺流内第二把交椅的位子,二人素来有隙,铁征败给俞大猷之后藏点红已经多次在徐海面前出言贬低铁征,如今更是借着此次机会趁机打压铁征,将四堂一众高手调在自己身边去客栈围袭俞大猷争夺大功,只给铁征安排了十余个武功平平之人。

  “冷阴流”的眼线一路跟踪俞大猷,发现他一路向东南前行,“九春海”客栈袭击不成,藏点红便安排大批人马向东南追击。不过是为了打发铁征装装样子,让他去西边小路殿后搜寻,谁知俞大猷反其道而行之,为避锋芒故意走了“回头路”,结果铁征歪打正着追上了俞大猷和长生,他心中旧恨新怒,此刻又被俞大猷戳中痛处,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铁征到底也是个磊落汉子,不屑做偷袭之行立即出手,况且听夜西愁讲俞大猷故布疑局假装中毒,示敌以弱让对手麻痹大意,最重要的是流主那里还有命令在身,便强忍住冲动之举。

  这时铁征身边一个下属从腰间抽出一个号烟响弹,乃是冷阴流的内部用来传递消息的信号烟,其号一出烟光如同鬼火般幽蓝诡白。

  俞大猷眼见此人要点燃信号烟的引线,心中暗叫不好,自己此时身中奇毒难以对敌,眼前不过是铁征带着一群乌合之众自己尚且难以抵抗,一旦冷阴流大队人马闻讯赶来,自己哪里还有活路。他行走江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长生年幼无辜,义无反顾跟了自己,如今若是因为他受了连累送了性命,大丈夫死而有愧。想到这里,俞大猷急忙要出手阻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