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天灯再现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26 2020.04.04 17:26

  再三思量,唐洛压制下自己的情绪,还是决定继续前行,等到了行令山,再找黄钊问个清楚。

  行令山之路,赶到已经是二日下午。

  毕竟有一千年,已经不能确认原本的坟墓的位置,唐洛找到晚上也没有找到原本坟墓的位置,苏缨倒像是完成任务似的轻松,躺在一棵大树枝上,手里拿着“朝缘”摆玩,也不理会,唐洛看时间刚刚好,躲开了苏缨到一处空地喊出了黄钊。

  黄钊出现是飘着来的,脑袋双手双脚脑袋是耷拉着的,直冲着唐洛而去,到了跟前也没有停下来,直逼的唐洛后退,好像又回到了之前无意识的状态,唐洛大喊“黄钊。”

  这一声下去,黄钊抬起了头,恍惚的看着唐洛道“芸儿……芸儿不在这里,她的尸骨也不在这里了。”

  “可是这里就是行令山,奶奶的尸骨不可能不在这。”唐洛道。

  “没在这里……没在这里……她没在这里。”黄钊道。

  “先不要说这个,我有几件事要问你。”唐洛一改往日好声好气的态度,言语之间冷酷至极。

  黄钊自然无心察觉这些细节,道“问吧!”

  “你进不了鬼界是不是因为得罪了鬼王?”唐洛道。

  “是。”黄钊点头道。

  “你是不是为了破除封印炼化过魔族小辈。”

  黄钊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那你知道一旦我拿了你的骨灰就会有生命危险的事吗?”唐洛道。

  面对这个问题,黄钊开始重视起来,不再耷拉着脑袋,道“我怕你知道后不会来这……。”

  “就为了你能来行令山,就该让我付出生命的代价,为了能来这就能炼化无辜生灵,是吗?”唐洛说话的声音很大,大到半个行令山的鸟儿都受惊了,大到她的嗓子都哑了。

  “我炼化的是魔……。”黄钊语气并不觉得自己炼化魔有什么不对。

  “那他们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了吗?”唐洛道。

  黄钊没有回答,晚间的行令山异常平静,面对这样的黄钊,唐洛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敬意,她只想快点离开,“行令山已经到了,我走了。”

  “她说过她不会离开这个世界,她会去哪儿……。”黄钊梦魇似的说着。

  古树上,苏缨一柄团扇放在脸上,遮着面容,双手耷拉下来,双脚踩着树干的高处,整个人睡的大大咧咧,毫无形象可言,偏人生的俊俏,身材也好,再怎么看也不会令人生厌。

  “我要走了。”唐洛怯生生道。

  树上那人半晌没有动静,唐洛作势要走,也不理他。

  突然的,脖子上一阵凉意,一个声音入耳“不许走,我要找到芸儿……你要帮我找到芸儿。”

  窒息的感觉传来,唐洛看向树上那人在的地方,早没了人,下一个瞬间脖子上的束缚感消失,一个温暖的怀抱袭来,“打个招呼就要走,经过我同意了吗?”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唐洛住住苏缨不愿意松开。

  “想哭就哭吧!反正会让你还的。”苏缨道。

  唐洛的眼泪本来已经快要崩出来了,听到他这句话偏要犯倔,又把眼泪憋了回去,“我才不哭呢?”

  “那就不哭了,看看要拿他怎么办。”苏缨说着揪着唐洛的脑袋让他转了面面向黄钊。

  黄钊又被那条红绳拴住,整个人低着头,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

  “他杀了你这么多魔族之人,最该由你处置,不要再问我了。”唐洛道。

  “我说过,我会帮你,只要你想,我会去做。”苏缨道。

  “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求你不要问我该怎么做了。”唐洛道。

  唐洛并不是什么什么金贵的人儿,能吃的了苦,不会随意乱哭,不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可是此刻却实在控制不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过曾今这么正直的一个人会变成这样,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费心费力帮助的人要命。

  背部传来轻轻的拍击之感,动作轻柔,叫人心生安慰。

  “先带他去屠龙谷,再做处置如何?”苏缨道。

  “屠龙谷……是不是芸儿奶奶就在哪。”唐洛抹着眼泪道。

  “是。”苏缨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唐洛道。

  苏缨笑而不语,手伸向黄钊,黄钊瞬时化为一道红光进了坛子里。

  唐洛的眼泪依旧有些止不住,擦干了又流。

  “行了,你看看,他现在这样伤不了你。”苏缨说话又要狠摇青惑,这次他这样做,有很多地方不同了,唐洛破涕为笑。

  “要还的哦!”苏缨道。

  听到又要还,唐洛止住了笑道“你整日说要我还,到底要我还些什么,金银珠宝美人儿你不会缺,想要什么都是唾手可得。”

  “时间到了你就会知道了。”苏缨道。

  “那屠龙谷远吗?”唐洛道。

  “非常远,还要去吗?”苏缨道。

  “你不是会飞吗?”唐洛道。

  “昆仑诅咒,凡去昆仑的凡人,路途必须经历磨难,不得偷巧被人带着飞行,我是可以,但你的话会就地失去资格,还是说你愿意跟我去魔都不去昆仑了,我倒是可以带着你天上溜达一圈。”苏缨道。

  你怎么连我要去昆仑都知道。”唐洛道。

  “我还知道你妹妹现在哭着要找你,你弟弟快要来到这个世界了,还有……你很特别”苏缨道。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我很特别。”唐洛疑惑道。

  “你特别爱哭,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爱哭的人。”苏缨道。

  “才没有,没见到你之前我根本一滴眼泪都没有落过。”唐洛解释。

  “那为什么见到我就会哭了。”苏缨噙着笑,饶有兴致的等着唐洛的回答。

  唐洛抹了把老泪,想了想,摇摇头道“不知道。”

  “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了告诉我。”苏缨道。

  “等我知道了,我们应该永远不会再见面了吧!”唐洛道。

  “也是……。”苏缨道。

  天愈发的黑,行路山路途坎坷,多滚石,野兽。

  苏缨挥一挥手,天灯再现,排排而来,照亮了前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