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药做的家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69 2020.03.26 17:03

  慢悠悠的过了半晌,终于到了老者的家,最先看一条大黄狗出现在门口,大黄狗看到老者,又看了一眼唐洛,随后便转过身子进屋去了。

  黄钊的家附近并没有别的人家,把毛驴拴到家门口的树上,留一车的桃子在外面也不用管,简简单单几间土胚房,和唐洛的家差不多,不同的是这里晒满了草药,地上摊的,架子上摆的,窗户上也有,簸箕上,一眼望去,几乎没有可下脚的地方,厨房里传出浓郁的草药味,熏的唐洛一个喷嚏。

  “爷爷,你是大夫吗?”唐洛问。

  “不是,也快是了。”黄钊说着走进厨房,唐洛要跟着进去,被那一股药味实在不行,又出来了。

  “咳咳……咳咳,回来了吗?”屋子里面传出人咳嗽的声音,咳的很是费劲,那一声回来了吗?显的很是无力。

  “回来了。”黄钊这边道,一碗浓郁的汤药被端了出来,走向了声音发出的房间,临近唐洛的时候,味道更浓郁了,唐洛忍着才没有打喷嚏,黄钊也不在意,绕过唐洛就要走,唐洛亦跟着。

  进了房间,就见一个老妇人披着衣裳捂着嘴坐在床上,床下趴着起先看到的大黄狗。

  “还要喝啊!我不想喝了。”妇人说话别过目光,不看那碗躺药。

  “芸儿啊!不喝药哪能好,来……张嘴,我喂你。”黄钊说话舀了一勺汤药要送进老妇人嘴里。

  老妇人还要再犟,忽看到了门口的唐洛,仿佛看到救星,双眼光亮,“唉!这是哪来的孩子啊!”

  听老妇人注意到自己,唐洛也不好不打招呼,微微弯下腰甜甜的喊道“奶奶好。”

  “你也好啊,咳咳咳……。”老妇人很高兴,咳嗽了也要招手让唐洛到跟前。

  旁边的大黄狗见状汪汪的朝唐洛叫了起来,唐洛的身子不过比那大黄狗高了一点,那敢靠近。

  “有你个畜生什么事,还不给我滚出去。”黄钊道。

  大黄狗闻言,有些不甘心,呜呜了两声才出去,大黄狗出去要经过唐洛,唐洛一阵害怕,站在哪里宛如木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那大黄狗忽然的咬一口。

  等到大黄狗出去,唐洛才敢进去,老妇人看到了唐洛,笑着问“你是哪里来的孩子啊!”

  唐洛刚要回,就听见旁边的黄钊说“外面的野孩子,没有父母。”

  “呦,那怪可怜的,今年多大了。”老妇人说话拉住了唐洛的手眼睛里的喜欢瞒也瞒不住。

  “我今年十岁了。”唐洛软糯的回答道。

  “叫什么名字啊!”老妇人说。

  “唐洛。”唐洛回答。

  “这名字不好,容易落下风,我给你换个名字吧!”老妇人说。

  唐洛感叹真不愧是两口子,这也能想到一起。

  “好了,别聊了,先把药喝了吧!”黄钊说话催促,语气温柔至极,对唐洛以及那大黄狗和毛驴又是另一个态度,唐洛倍感心酸。

  “你喜欢吃什么啊!”老妇人装作没有听到,继续问话唐洛。

  黄钊被忽略,委屈的不知所措,唐洛见状接下黄钊手里的药对老妇人说“奶奶,我喂你吃药,吃完了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啊!要喝药啊!可以不喝吗?”老妇人说话有拒绝之态。

  仔细看老妇人已经两鬓斑白,皮肤松弛,可是耍起小孩性子来也有些可爱,想着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

  “不行。”唐洛摇头顺便把一勺子汤药递到老妇人嘴边。

  老妇人闻言,愁眉苦脸的看了眼面前的那勺汤药,嫌弃了半晌,终于还是喝了进去。

  黄钊在旁看到终于松了一口气,待到把汤药喂完,老妇人又拉着唐洛问了一些琐碎的问题,唐洛一一都答了。

  问到半晌,老妇人看到黄钊还在她身边,颇为不满的把人赶了出去,唐洛看到有些幸灾乐祸,想笑又忍着。

  黄钊离开后,老妇人把唐洛的手拉的更近了,也不复刚才的满心欢喜,看着唐洛,满是伤感。

  “怎么了。”唐洛见状问道。

  “没什么,那个……你没有家人是吧!”老妇人突然问。

  家人是有的,家也有,只不过回不去,这个问题唐洛不知如何回答,也知老妇人并非真的想知道答案,只是为下面的话做个铺垫,索性直接忽略,反说道“奶奶,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说。

  被识破了小心思,老妇人也不再追问,避开唐洛,透过半开的窗户看向了外面正在收药的黄钊,又一声叹息,无奈不舍尽在其中。

  许是心有灵犀,外面的黄钊透过窗户喊了一句“要下雨了,我把它们收屋里再做饭。”

  见被发现,老妇人一声轻笑,又看向唐洛说“我活不久了……你看看。”

  “你的意思是想要我留下来照顾爷爷?”唐洛看情况也猜了八九,直接把老妇人未说完的话说出来。

  老妇人先是一怔,又是一会咳嗽,显然没有料想到唐洛会先说出来。“那你是……怎么想的。”

  昆仑之行是势在必行,她并想过要去做别的事,只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尚未清楚,当下无法再去昆仑,黄钊手上的那条宽粗的红绳也让她心生忌惮,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现下都是在摸索,这话也不知该如何答。

  “奶奶一定会好的。”唐洛说话并没有答应,老妇人也听出了话里拒绝的意思,难掩失望,唐洛内心一阵刺痛,如果能留下来,她又何尝会不乐意呢?只是昆仑山上那个为他现在生死不明的人让她担心,昆仑之行,纵然千难万险,她也不愿意放弃。

  “唉!既如此,我也就不勉强了,生死富贵由命,随他去吧!”老妇人说话看似很淡,却又蕴含着无限的牵挂。

  唐洛想说些什么,可是话都喉咙,又说不出来。

  忽的,外面本来晴朗的天气变的昏暗,是真真要下雨了,唐洛见状放下药碗就要出去帮忙。

  雨来的很快,唐洛只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尽量把要收回去,屋里面老妇人咳的厉害,唐洛听到,催促黄钊道“黄爷爷,你进去吧!我来收就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