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芸儿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35 2020.03.29 16:19

  “芸儿,芸儿……。”黄钊道。

  “芸儿奶奶?”唐洛问。

  那方没有回声,没了起初恶鬼模样,似是回归了人性,一个人呆呆的,在沉思些什么,嘴里仍旧不停的在喊着芸儿。

  唐洛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有种欺负老人的感觉,怎奈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让让她保护自己,只能这样僵持着。

  僵持了一会,唐洛的手有些酸,看黄钊一直像盯着宝贝一样盯着红绳子,心中越发的愧疚。

  “我来了。”一声响彻夜空的女声突兀的出现在枣林之中,惊的唐洛一个激灵,说话的那人从天而降,到了唐洛的身边,看到黄钊明显被吓了一下,见没有危险,随后躲到唐洛身后说说“你怎么让他变成这样的。”

  唐洛不知该如何说起,遂说“说来话长,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给你送宝贝来了。”杜雪说话拿出一个包袱,唐洛边警惕着黄钊,边向包袱看去,说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道士的包袱,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不过想着里面应该有着黄符降魔剑什么的,就给你送来了。”杜雪说。

  唐洛奇怪,问道“你一个妖怪怎么会有道士的东西。”

  “之前遇到一个傻傻的小道士,我觉得好玩,就和他玩了一会,顺便把他的包袱匡来了,怎么样,我厉害吧!”杜雪说。

  “厉害,然后呢?”唐洛说。

  “然后就放起来了,正好现在就交给你了。”杜雪说话要把包袱交给唐洛。

  唐洛一时不知是该悲还是该喜,道“我不是道士,不知道怎么用啊!”

  “那道士是人,你也是人,应该都差不多,你试着来就行了。”杜雪说道。

  唐洛自然不懂杜雪的神逻辑,不过也知多说无意,杜雪还能想到找她已经是意想不到的事。

  唐洛一手握着红绳不方便,便把她交给杜雪,嘱咐道“千万不要丢掉,不然我们就完了。”

  杜雪点头,催促唐洛道“去吧!我相信你。”

  唐洛欲哭无泪,打开包袱,发现确实有黄符什么的,还有一些瓶瓶罐罐,半个干的硬邦邦的馒头,除此,再无其他。

  唐洛看着这些东西,头皮发麻,东西都是第一次见,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用。

  “他好像要过来,你快点。”杜雪急声催促着。

  唐洛往黄钊的方向看去,发现确实靠的更近了,心下一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了一堆黄符就要丢过去,黄钊害怕,畏惧的退后几步,一阵风从而二人身前吹来,黄符未及黄钊身前,又顺风向回来,落到了两个人身上,唐洛只是顺手接下一张黄符,也无它事,在旁的杜雪却发出阵阵痛苦的喊声。

  “要死了,要死了。”杜雪说着丢了手里的红绳子,要拍掉身上着火的黄符。

  杜雪是妖,碰不得这些黄符,所以才把这一包袱的玩意给她,哪想这风来的这么巧,飞出去的黄符还能回来,眼见火势愈大,唐洛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拍掉她身上的黄符,省的她一会变成烤青蛙。

  一时忽略了那边的黄钊,待到杜雪身上火灭才想到,却已经晚了,唐洛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多了双冰凉的手,不说也知道这手是谁的,恐惧之下唐洛看向面前的杜雪求助,她不是不知道杜雪不靠谱,可是在此时此刻,确是唯一的有可能的希望。

  杜雪见状也不含糊,看到唐洛背后那人,惊恐万状,连连后退道“我家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罢也不退了,麻溜的溜了。

  尽管早就想到更有可能会出现的是这种情况,也难免有种希望落空,坠落无尽绝望的感受。

  唐洛双脚离地,额头紧皱,嘴巴大张想要掰开抓住他脖颈的那只手,却怎么都掰不开。

  将死之际,唐洛看到杜雪消失的方向一个身影在朝自己的方向愈来愈近,步伐悠闲,似在闲逛着玩的人。小林稀疏,烟雾弥漫,月光轻柔泻于林间,使的那道身影愈发梦幻,如处梦境。

  见有人来,唐洛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费力的喊出了救命。

  下一秒,那身影便从眼前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唐洛心道“果然是梦境。”便不再抱任何希望,闭上了双眼。

  认命之际,脖子的那双手消失了,突如其来的落地让唐洛措手不及,脚下一软直接倒地,又摔了一回,堵在嗓子口的那一口老血也终于吐出来了。

  待到缓过来,一双黑皮靴子出现在眼前,左边的靴子脚尖不时点着地面,顺着靴子向上看,那人一身黑袍,双手抱胸,面貌俊美妖异,神态自若,俯视她的眼神甚是轻视。

  唐洛看到他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再想,能躲到哪呢?索性不再行动。

  见唐洛不作为,那人俯身下倾,一只手伸到唐洛的面前,唐洛害怕往后闪开一点距离,那只手却不罢休,抬起唐洛的下巴,另一只手擦拭掉嘴角的血渍,动作轻柔,温柔之极。“小丫头啊!你胆子倒是大的很,却也真蠢的很啊。”

  唐洛浑身冰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帮你啊!”苏缨话说的很是虚情假意,连最基本的面上功夫都懒的下。

  “这话说出来你信吗?”唐洛问话的时间企图打掉苏缨的手起身,却被猛的按住。

  “我说的话我当然信,就看你信不信了。”言罢松开唐洛。

  唐洛起身看到身后石雕般一动不动的黄钊仍心有余悸,目光转移,在看到手上那红绳子的时候,心底泛起了丝丝悲凉,冲淡了恐惧,又觉得黄钊手上那红绳子挂在手指上,快要丢下来,想帮他戴好,又恐他突然咬过来道“爷爷,我帮你戴好,你可千万别动,”言罢要去取,快要拿下的点,黄钊冷不丁的一动又静止,似乎是不想让人靠近,吓的唐洛的手又缩了回去,后退了三两步。

  许是这一幕好笑,在旁的苏缨笑出了声。

  唐洛本就紧张,被他这样嘲笑,脸不觉的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