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规矩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82 2020.03.25 16:47

  “对不起啊!爷爷,我不知道这林子有主人,我帮你干活赔你可以吧!”唐洛说话又要把板车上其他的箩筐拿下来,老人不说话,唐洛就当是默认了。

  奈何肚子不争气,卸了两个箩筐,肚子就开始咕噜噜的叫,唐洛摸了摸肚子,见老人颇为不屑的看着,尴尬一笑,又要去卸。

  见状老人走到临近的桃树旁,挑了挑,选了个最为硕大的果子摘了下来,站在原地命令般的说“给你,自己拿。”

  唐洛见老人这样说,有些意外,却也乐的接受,又看到原本只吃了两口的桃子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一棵草堆上,也不脏,就要去捡。

  唐洛这样做本来是想着不浪费,但没有想到迎来了老人的严词呵斥,“不许捡,太脏。”

  老人声音洪亮,吓的唐洛一怔,随后解释道“不脏,它掉草堆上了。”

  “偷来的东西能不脏吗?我说不许捡就不许捡,不然就滚出这里。”老人言辞激烈,吓的唐洛一个机灵,也不敢去看那个吃了两口的桃子,径直走向老人接过老人递过的桃子。

  桃子上的小绒毛很多,唐洛见状想要用自己的袖子擦擦再吃,老人忽的又递来了恶狠狠的眼神,唐洛吓的都要哭了,不过还是忍着说道“哪个……我做错了吗?”

  “不要用衣服擦,容易痒,车上有水,自己去取来洗洗。”老人说话已经收了两个桃子进箩筐。

  唐洛“哦!”了一声,目瞪口呆的走开。

  只简单两句话的相处,唐洛看出这老人是个面冷心善的主,心中虽也有些害怕,但没有了初见时的恐惧,也就放松了些。

  洗了桃子,咬了两口,发现一如既往的香甜,又禁不住多吃了两口,看老人摘的认真,唐洛有些事想要问老人,蹑手蹑脚的靠近老者,出口一个“爷……。”老人偏开口说道“吃东西的时候,不许说话。”

  唐洛闻言乖乖的找了个犄角旮旯,把手里的桃子吃完,再回去。

  唐洛吃一个桃子的功夫,老者的两个箩筐已经满了,唐洛见状走到老者身边,恭恭敬敬的说道“爷爷,我向你问件事,这里是什么地方。”

  “桃林。”老人说。

  唐洛想了想,这话说的没毛病,确实是桃林。

  “这里是枣村吗?”枣村是唐洛所住的村子。

  “不是。”老者说的话很简洁。

  “那这附近都有些什么地方。”唐洛问。

  “没有什么地方。”老者说话要去摘较高处的一个桃子,唐洛看到老人摘桃子的手臂上系着一条颇粗的红绳子,这绳子引起了唐洛的注意,她记得那千年怨鬼手上也记得这样一根红绳子。

  一问再问没有个结果,唐洛也不再问了,自觉的拿个箩筐去摘桃子,不能摘高处的,唐洛就去找低处的,本是个简单的差事,既吃了人家的东西,唐洛也乐意去做,奈何却没有这么简单,有些桃子一摘就掉,有些桃子赖在树上,死拽都不下来,越拽不下来,唐洛偏要作对,最后直接拽断了一棵树四分之一的树丫。

  拽下来的第一件事,唐洛就是看向老者,老者也停下了手里的活,看了眼唐洛,唐洛回之一傻笑道“对不起。”

  老者倒没有和她计较这些转身继续摘着桃子说道“你不像是个干活的人。”

  唐洛讪讪笑,无话可说,倒不是她不会干活,只是一个生活在一个科技发达的世界,再会干活,也比上这个世界的人。

  “哪里来的,怎么一个人在我这里偷桃子不回家。”老者说。

  “我没有家了”唐洛如实的说,唐洛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痛苦的,毕竟已经发生了,路还要继续走下去,但要如果外人来听的话,应该会把她当成可怜虫吧!唐洛是这样想的,可是老者偏不按套路出牌。

  “哼,怪不得,有人生,没有人教,连规矩都不懂。”老者起先说的话都是在说唐洛自己,她也不在乎,错了就是错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老者的这话里一层的意思连父母都带上了,唐洛就不乐意了。

  “爷爷,他们教过我,我都说对不起了,我吃了你的东西,帮收桃子的。”唐洛说的自然不是第二世的父母,那个把她带到世界的父母,虽然只养了她十年,可是该教她的做人的道理一点都不比别的人少。

  “人活着就得有个规矩,没有规矩,和野兽有什么区别…………。”老者乌拉乌拉一大堆的说教,根本没有听到唐洛的抗议,唐洛气极,把原本摘了半天摘不下来的一个桃子猛一用劲摘了下来。

  两个人不到半晌,就把带来的箩筐装满了,又一筐接一筐的放到车上,见老者去捡用来驱赶毛驴的鞭子,唐洛知道自己的工作做完了,自觉的和老者打招呼说“爷爷,我先走了。”

  “去哪?”老者问。

  “不知道,走走再说吧!”唐洛说。

  “回家吃饭吧!别乱跑了。”老者说。

  唐洛想也没想就说“没家。”

  “我说回家就回家。”老者又说话催促唐洛,唐洛看了眼左手牵着毛驴,右手拿着鞭子的站在那里等她的老者,领会了什么意思,磨磨蹭蹭走了过去,心里想着,这可是你请我的,颇为傲娇。

  见唐洛过去,毛驴也走了起来,车轮子轱辘轱辘的走过不平的桃林,车上的桃子来来回回的晃动着。

  “你叫什么名字。”老者问。

  “唐洛。”唐洛回答。

  “这名字不好,做什么事都要落下风。”老者说。

  “不是那个“落”,是那个“洛”。”唐洛解释。

  老者一脸看神经病的看她解释,唐洛知道自己解释了也无用,干脆不解释。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啊!爷爷?”唐洛问。

  “黄钊。”老者回答。

  “那我叫你黄爷爷吧!”唐洛说。

  黄钊没有回答,唐洛就当他答应了,闲着没事,要逗毛驴玩去,手还没有碰到毛驴的一根毛,便被另一双手打了下来。

  “你打我干嘛。”唐洛手吃痛,质问道。

  “这是规矩,毛驴在拉货的时候,女子不能碰。”老者一脸正经的说。

  唐洛惊叹,世间竟还有如此莫名起妙的规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