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说教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29 2020.04.02 16:09

  跟着苏缨在枣林中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平地前。

  “树呢”唐洛道。

  “我拔了,刚才丢的那个就是。”苏缨道。

  唐洛:“……。”

  苏缨朝着平地伸出一只手,“砰”的一声,尘土飞扬,平地上应声出现了一个大洞,唐洛离的最近,被尘土迷了眼睛,不停的揉眼睛。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了。”苏缨说着扒开唐洛的手查看。

  唐洛看不到,眼泪流个不停,只觉得抓开自己的那双手冰冰凉凉的,有风吹进来,减轻了眼睛的酸涩之感。

  “好些了吗?”苏缨道。

  “好多了。”唐洛道。

  “你也该长高些了,长高了才不会低处的尘土迷了眼睛。”苏缨道。

  唐洛:“……。”

  “干嘛看我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笑笑。”苏缨道。

  “不想笑。”唐洛摇头道。

  “那我要是说你要是不笑的话我就把这坛子连着里面的东西都扔了呢?”苏缨手端着一个漆黑无比的坛子说。

  “别别……我笑,我笑还不成吗?”唐洛看着苏缨手里装着黄钊尸骨的坛子说。

  被苏缨看着,唐洛扯出了一个极其忍辱负重的笑。

  苏缨看着皱眉道“太丑了,我教你怎么笑。”

  “啊!还要学。”唐洛头疼,光是对着苏缨这张脸,心里已经十万个不乐意了,还要笑,太强人所难了。

  “怎么,你不乐意。”苏缨道。

  “乐意……乐意的很,怎么会不乐意呢?”唐洛又痛心的扯着嘴角笑了笑。

  “那就好,听好了!……哈哈哈。”苏缨笑的很豪迈,有气吞山河之势,响彻云霄,令人振聋发聩,惊的树上的鸟儿逃离家园,也把唐洛听愣了,她从未见过笑的如此嚣张之人。

  “哈……哈……哈。”唐洛一哈三停,一声比一声弱,听着令人泄气,二者之间气势完全不可相比较。

  “你……故意的。”苏缨扶额。

  “没有……。”唐洛道,肚子咕噜咕噜响起,不迟也不早,正好为唐洛找了个好理由解释。

  “行了,先去屠龙谷再说吧!”苏缨道。

  “不是去行令山吗?”唐洛道。

  “你确定要去行令山而不是屠龙谷。”苏缨道。

  “确定。”唐洛道。

  “那我们就去行令山。”苏缨道。

  路上,苏缨手拿着装着黄钊骨灰的坛子一会颠来颠去,一会又摇摇,放在耳边听起了声,一会又顶在食指上转来转去,玩的好不快活,躲在两个人身后时不时露个脸的黄钊看到自己的尸骨被这样对待后脸都绿了,唐洛看的胆战心惊,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这坛子就毁了。

  “还是我来拿着吧!”唐洛实在看不下去,出声阻止。

  “你害怕我把他摔了。”苏缨道。

  “他只是一个很孤单无助的老人家,你干嘛老是欺负他。”唐洛道。

  闻言,苏缨停下了步子,单手背后,掷于空中的坛子在空中打了个旋后稳妥的落到他的手里。“我老欺负他……,他和你说的。”

  “他没和我说,可是如果你没有欺负他的话,他为什么见你就害怕的要跑。”唐洛道。

  “为什么见我就怕的要跑……那你要好好问问他了。”苏缨道。

  “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吗?”唐洛道。

  “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可多着呢?对吧!黄老邪。”

  听到黄老邪这三个字,唐洛下意识的看了眼后面,空无一人,不知道又跑到哪去了。

  “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啊!”唐洛道。

  “他和你讲过自己为什么成现在这样吗?”苏缨道。

  “讲过,他说自己到不了行令山,也去不到鬼界见不到自己的妻子,久而久之就成了孤魂野鬼。”唐洛说道。

  “这话倒是真的,那他有讲过自己为什么到不了行令山,去不了鬼界吗?”苏缨道。

  “这个倒没有说过,有什么问题吗?”唐洛道。

  “有问题,问题大了。”苏缨说话又要前行,唐洛亦要跟随,夜黑风高,看不清前路,行路之时,又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

  苏缨见状摇了摇头,对着路途的前方说了些什么,忽然有什么明亮的玩意朝着这边过来,过来的越近,越发的明亮,亮点不止一小处,后面还有很多,无数个亮点组成长龙状弯弯曲曲的排列前来,待到那些东西到了近处才发现是天灯,天灯见人自觉的一左一右分裂开来为两个人照明,不多时,两个要走的路途的前方两侧都是天灯,看不到尽头。

  “这是怎么回事。”唐洛道。

  “不用怕,是我喊它们来照明的,把手给我,我牵着你走。”苏缨说,语调平静,不喜不悲,没有什么感情,落在唐洛耳朵里却突如其来的被暖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唐洛立马认清了现实双手背后拒绝道“不用了,快走吧!”

  猝不及防的,一只手被另一只冰冰凉凉的手紧紧握住。

  唐洛惊讶的看着那手的主人,暖黄的灯光晕染之下,那人一身金光,容颜绝世,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缘故,身上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柔和,淡然一笑,不尽灯火黯然失色。

  “算了,你现在可不能被摔死。”苏缨道。

  唐洛:“呵呵……。”

  “人死,魂归鬼界,但也不乏有游魂野鬼不愿意去鬼界而选择游荡在世间,鬼界之门看守并不严格,但凡是个鬼基本都能进,有时候连人都能混进去,偏他黄老邪特殊,人家鬼界对他特殊对待,不让他进,你可知为何。”

  “为何?”唐洛道。

  “他还没到鬼界,就把路途上遇到的鬼从头到脚的点评了一遍,不是说人家品相不好,就是道德沦丧,总之说了一大堆,吓的一些鬼怪看见他就跑远,所做所为更是传到了鬼界,鬼界众鬼闻之,直接集体上书鬼王,禁止他入鬼界,这也没有什么,鬼王向来不管事,也懒的理他,他倒好,一日鬼王出去遛弯,无意碰到他,他直接逮到人家一顿说教,让鬼界彻底对他关闭了大门,自此声名大噪,妖魔鬼怪也都知道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