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到我这来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75 2020.03.17 15:23

  这番良辰美景,唐洛总觉得应该发生点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才能应景,可惜只有一书生能做什么。

  书生也是呆,久久没有发现唐洛望着他,一个人在发呆,许是觉得遇不到良人,转身就要走,看的久了,唐洛还有点舍不得,一点点目送书生离开。

  “公子请留步。”声音从他处传来,朝着声音的方向去看,一女子提着灯笼出现在唐洛的眼前,女子身着粉色长裙,袖口绣有兰花,裙摆蝴蝶点缀,身披淡粉色轻纱,腰白带,柳叶眉,桃花眼,樱唇,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尽现大家闺秀,看的唐洛自愧不如。

  书生瞬间被惊艳到,盯着姑娘看了半晌,一言不发,唐洛看他实在呆,怕这佳人硬生生被他盯没了,便借着酒意,做了一回月老,看准了书生的位置,用尽了力气丢了个石子砸向书生,书生被砸吃痛,终于晃过神,慌张的朝着姑娘低头作揖,全然没有发现唐洛的存在,唐洛也不在乎,静待下面的剧情。

  “敢问公子可是姓周。”女子说话。

  “确实姓周,名宣文,家父周文龙,母亲许昀,祖父周子董,祖母白牡丹……。”女子一句寻常问话,这叫周宣文的男子却傻乎乎的要把自家祖宗八百代的族谱都要背出来,唐洛看的直捂眼,不知该为这男子是哭还是笑。

  唐洛没有笑,那女子却是掩面笑了,她这一笑,羞的那周宣文脸红脖子粗,结结巴巴的问那女子“姑娘……笑什么,莫不是我说的不对。”

  “你说的对,是我冒犯了。”女子停了笑意,看着书生的眼睛满是星星,让桥头的唐洛看的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敢问姑娘芳名。”周宣文说。

  “你当真没认出我,阿文。”女子话语间满是失落。

  两个相对再无言,手中的灯笼恰逢好时间亮了起来,在一众夜游

  人中他们是第一对。

  “你看这两个人的灯笼亮了起来。”

  “真的唉,第一对。”

  “好幸运。”

  “那不是白家女儿白萧吗?这小子,他怎么配。”

  路人的一言一语,当事的两个人都没有听进去,周宣文手拎着灯笼,低着头手足无措,而那个叫白萧的女孩也羞的紧,见这多人看着,丢掉手里的灯笼就跑了。

  唐洛看的不尽兴,有些怪那些人。

  小姐走了,书生欲追去,却顾虑重重,只能静看着小姐走远,直到人消失在黑夜里也不愿意收回目光,人群散了,小姐没了,似是黄粱一梦,只有灯笼证明她真的来过,书生捡了小姐的灯笼,小姐的灯笼很漂亮,圆滚滚的身子上一朵盛开的牡丹。

  唐洛睡眼惺忪,觉得脸上的狐狸面具实在碍事,想要取下来大睡一觉,却发现自己手里的灯笼不知怎么的亮了起来,吓的唐洛连忙扔了灯笼连连后退,后退退的急了,也没有注意后面有没有人,直接撞了身后的人。

  要是平常唐洛一定会先说对不起,可是喝醉的唐洛不会,她不急着道歉,也不急着挪开,贴着背后之人的身体贴着舒服,直接就地转了个面脸贴着人家闻了半天说“你好香啊!”说完这句话又把脸埋了在了人家身上,一副要睡过去的样子。

  这话要是一个男人说给一个未出阁的女儿,会被认为是是登徒子,要是一个女人说给一个男人也会被当做轻浮,可是唐洛只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未发育的小丫头,,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颇有些俏皮可爱的意思,惹的被撞的那人要发的脾气瞬时没有了。

  “这是哪来的野丫头。”被撞的那人轻轻推开唐洛说。

  “我才不是野丫头,我有家的好吗?不要这样说我。”唐洛虽然有醉意,耳朵还是很灵。

  “那你就去找你的家人去,不要贴着我。”被撞的那人说。

  “可是软软的,好舒服,我不想走。”唐洛说话又要贴上去,被撞的那人也不想再客客气气,直接揪着脖领子往一边丢,完全不想再被靠近。

  恰时,一阵冷风袭来,唐洛冷的抖了一下,醉意消退几分,看着面前人手里亮着的灯笼,觉得好看,说道“你的灯笼好漂亮啊!”

  “是吗?”那人又问。

  唐洛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想要靠近那人的灯笼想看的更仔细,没料想,灯笼自己烧了起来,吓的洛把已经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

  “现在还漂亮吗?”那人问话。

  受到惊吓的唐洛瞬间又清醒了不少,看向提着灯笼到了那个人的脸,一张久不愿见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我问你现在还漂亮吗?”那人问话逐步靠近唐洛,唐洛连连后退下意识的说道“很漂亮。”

  “那就送给你了。那人说话把已经烧的所剩无几的灯笼送给了唐洛,唐洛强压着恐惧接过了灯笼,本以为那人会这样走,却不想那人又提了个要求说“把你的狐狸面具摘下来我看看。”

  “我的脸很恐怖,不能视人。”和面前之人说话,唐洛思维愈发的清晰,效果堪比醒酒汤。

  “没关系,摘下来,我看看。”那人说。

  唐洛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见到他,却没有想到死亡来的这么快,她还没有来得及跑远,就遇到了苏缨。

  手中的破灯笼已经烧的只剩个棍,唐洛依旧保持着提灯笼的姿势,不敢乱动,面前那人已逼的她逃无可逃。

  “你这是要我自己来取是吧!”苏缨说话要去取唐洛的面具,唐洛这才扔掉手里的棍子去护着面具。

  唐洛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拱桥之下为流水,唐洛倒吸了一口气,背后冷汗浸湿,水深未可知,她并不会游泳,如果跳了,不知道有几分活着的机会。

  “苏兄,这么久不见,你怎么连个小丫头都欺负。”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苏缨听到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唐洛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上我这来,丫头。”唐洛细数,这边还算孩子的就只有她了,尽管没有看到那人长什么样,不过有人愿意帮助唐洛已经感激不尽了,像是抓到救星一样从苏缨身前溜走,跑到说话之人的身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