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行人断魂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210 2020.03.15 21:16

  两个紧赶慢赶,到了傍晚,总算到了一处人烟颇盛的小镇,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本来应该行人渐少的时间,聚集在大街小巷的人却越来越多。唐洛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觉得天助我也。

  之所以会老老实实跟着裴霖出来,是因为不想连累家人,裴霖也早就猜到她会这么做,才会为了不打草惊蛇,若无其事的装作不认识把她买了去。现离家已有千里,裴霖也不能拿家里人怎么样,唐洛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

  路上行人较多,自己个子又矮,便于隐藏,如果把裴霖甩开,大概可以有逃跑的机会。

  这样想着唐洛仰着脖子心虚的瞅了瞅裴霖,如初见一样,还是一脸正经,比正派人士还正三分,唐洛想不通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跟着苏缨这样的大魔王。

  正在行走的人儿感受到她的热切的目光,误会了什么,轻飘飘的说“可是饿了?”

  “饿了。”唐洛说。

  “今天就先到这里,先找吃饭的地方吧!”裴霖说。

  “嗯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唐洛还是很高兴可以吃东西,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裴霖对唐洛并不太管束,一路走来,说两个人是父女都有人信,要说两个人是绑架者与被绑架者则不可能有人信。

  裴霖如果真的做了什么,唐洛反而不怕,见招拆招就是了,可是人家偏偏什么都不做,像个没事人一样带着你走,你走的慢了,等着你,你走的快了,跟着你,你饿了,就带你去吃饭,什么都不亏待,也不设防,这样的状态让唐洛犯怵,罪是少受了,心却不能安,摸不清对方是个什么套路,就算逃跑也不会跑的不会太顺心。

  兜兜转转,最终选了一家颇为冷清的客栈住进去。

  两个人叫了一些吃食,皆为日常小菜,不过比唐家的好太多了,唐洛尝了两口点头认可,好不容易吃上好的,唐洛又馋上了店家的酒,奈何自己没有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裴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喝酒吗?”

  “从不喝酒。”裴霖回答。

  “为什么啊!”唐洛问。

  “喝酒误事。”裴霖说。

  听到裴霖的回答,唐洛一阵嘲笑说“你应该尝尝,酒的好处多多着呢?”

  “什么好处。”裴霖问。

  “就是很多啊!你不开心可以一醉解千愁,你怂的话可以喝酒壮胆,你冷了,喝酒还可以保暖……。”唐洛说。

  “你想喝。”裴霖突然说道。

  听裴霖问她,唐洛的身体诚实的点了点头。

  “不行。”裴霖说。

  “那你问我干嘛。”唐洛有些泄气的说。

  “只是问问。”裴霖说。

  唐洛:……。

  没有酒,唐洛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吃了两口又有些感叹,要是在原来的世界里,她肯定顿顿少不了辣,而在这里只能吃些清淡的食物。

  “要是再辣一点就更好了。”唐洛说。

  “你喜欢吃辣。”裴霖问。

  “是啊!你也喜欢吗?”唐洛问。

  “我认识的一个人喜欢。”裴霖说。

  “什么人!很能吃辣吗?。”唐洛说。

  裴霖总是问一句答一句,自己也不主动说话,为了不尴尬,唐洛总是一句接着一句的问。

  “她叫阿兰。”裴霖说。

  唐洛刚把饭菜送进嘴里,筷子还没有拿出来,就这样咬着筷子看着裴霖。

  阿兰这个名字仿佛是个魔咒,不管在哪都如影随形,唐洛不知道阿兰是谁,对她也没有多大的恨,可是被当成替身卷入生死局,这一点让唐洛委屈。

  “你没事吧!”裴霖见唐洛失神问道。

  “没事。”唐洛说。

  “那你先吃,我先离开去处理一些事情。”裴霖说。

  “什么事情?”唐洛问。

  “不可说,明日午时应该可以回来。”裴霖说。

  唐洛刚吃了口鱼,直接被惊的囫囵咽了下去,心中想自己这是被轻视了,还是说人家咬大发善心决定放自己走。要说轻视,这种认为被绑架者一定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放任自流的做法对绑架者也太不尊重,要说放她走,唐洛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放她走。

  裴霖说完就要出去,留下唐洛一个人在客栈,伤心归伤心,该吃还是要吃的。

  吃饱之后,唐洛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身旁放着宋氏留给她的衣服,思考起了近期的事,心中五味杂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像是初生的小牛犊,稀里糊涂的闯着世界,可惜能力有限,不管到哪里,命运都会被他人左右,苏缨与她而言是一场噩梦,跟随裴霖去往魔都的每一步都很艰难,她想要逃离和苏缨有关的一切去昆仑,尽管她并不知道昆仑是什么样子。

  逃跑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却也实在是个费脑又费力的活,唐洛不知道裴霖究竟是何意,从唐家带走她,明知她有可能逃跑,却从不限制她的自由,甚至对她关心甚多。

  现在更是放自己一个人停留在客栈,不知是对自己过于有信心,还是有意放她离开。

  秋的季节,入夜天凉的快,唐洛很想睡着,可是却不能睡,想着那日葬仙大地,戮仙阵中,苏玥朝着自己过来,鲜血染红了白衣,为救自己如今生死未知,心中越发愧疚,咬咬牙,下了决心,不管裴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都要尝尝。

  唐洛抚摩着宋氏送自己的衣物,一计上心头,当即换下身上的衣服,欲穿上宋氏送她的衣服时,衣服里丢出了一些碎钱,应该是宋氏特意放进去的,鼻子酸酸的,唐洛却容不得自己多伤感,连忙换上了宋氏为自己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客栈,却在出门的一刹那被大街上的景象惊呆了。

  此时外面夜黑风高,本该空无一人,此时却恰恰相反,满大街都是人,每个人都行动缓慢,不时四处张望,表情麻木,手提着一只灯笼,灯笼里没有明火,只拎着个没火的灯笼四处乱跑,以为是遇到鬼,吓的唐洛又窜进了客栈,连忙关上了门,用自己小小的身子挡着门,此时的客栈一层并无人吃饭,只有一个伙计在擦拭着着桌面,见唐洛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也不收拾了,打趣道“呦,小客官,你这是和我们多大的仇啊!还要挡住我们的发财路。”

  “外面有鬼。”唐洛说话拴上了门拴,觉得一门应该挡不住那些鬼,企图拉张桌子堵住门,小伙计一看连忙跑到临唐洛最近的桌子,拦住了唐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