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升天之势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45 2020.03.23 16:40

  杜雪闻言朝着唐洛做了个鬼脸,得意洋洋的走开,在离唐洛五六米开外地方停下来,死死的盯着唐洛,唯恐放过一只蚊子。

  “我诅咒你永远吃不到蚊子。”唐洛说。

  唐洛心中不快,奈何武力不够,打不到人家,想着用肚子里那点墨水来凑数,把杜雪好好教育教育,好让她痛改前非,思绪飞转,又发现,墨水也不够,只得干瞪着眼。

  唐洛也蛮争气的,刚被定身不久,就听到有蚊子嗡嗡作响的靠近,纵然有十万个不愿意,唐洛也只能听着声音向着自己靠近。

  然而并没有瘙痒之感传来,“咻”的一声,一条猩红的舌头突然出现在眼前,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蚊子嗡嗡的声音便消失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

  一只青蛙一天少要吃五六十的虫子,多则两百,不知道这蛙妖是不是也是一样,要是一样的话,估计这蛙妖吃饱,自己多半也要疯了,唐洛这样猜想着,纵然心中不快,还是问了问对面把一只小蚊子百般评味神情享受的的杜雪,道“你要吃多少虫子才放了我。”

  “不多,不多,小一千就行了。”杜雪平淡的说。

  杜雪说的很平淡,还略带戏谑之意,这方唐洛欲哭无泪。

  “没事的,我相信你可以的。”杜雪见唐洛情绪不佳,安慰鼓励道。

  “我不相信我自己。”唐洛说话间又一只蚊子过来,又是咻的一声,蚊子还没有近身,嗡嗡声没了,唐洛想望天,把眼睛里面快要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可惜不能。

  嗡嗡的,又一只蚊子飞过来,知杜雪会把蚊子靠近自己的时候吃掉,唐洛也不在乎这一只了,只想着有没有别的法子把眼泪憋回去,不然老哭着,泪水滑过两颊之后,脸总是痒痒的。

  听蚊子嗡嗡了半天,不时自己左手大拇指的地方便被叮了一下,唐洛意外,杜雪竟然没有吃,也没有了收回眼泪的心思,问道“你怎么不吃了。”

  “你有没有问到一股味道。”杜雪发问,没了之前的悠闲,语气颇有紧张之意。

  “什么味道,没有啊!”唐洛说。

  “腐臭之味。”杜雪说话。

  “完全没有没有,是你闻错了吧!”唐洛使劲吸了两口气,发现什么味道都没有,以为杜雪是在戏耍她。

  “不对劲。”杜雪说话快步走近唐洛,为她解了穴,举目四望,神色颇为紧张,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来。

  唐洛被她带动,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不多时,她也闻到了一股味道,味道很淡,不注意的话,很难发觉,而这味道唐洛闻着有些熟悉,再想,这味道和那老者身上的腐臭之味有些相似。。

  “我也闻到了,这个味道怎么这么像那千年怨鬼身上的。”唐洛说。

  “你做个梦连味道都能闻到?”杜雪说。

  杜雪不信,唐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无心解释,把心思全部都放到四周,恐那千年怨鬼真的来了。

  唐洛心想,自己现在的位置离那千年怨鬼尚远,应该不可能来这,那这股味道该怎么说。

  疑心之下,唐洛回想起之前刚逃离裴霖时第一次和第二次同杜雪对话,久一会思索发现,在第二次就算她说的话和之前不一样,杜雪的神态与话语会稍有变化,也总能回到第一次的状态,似乎有某种不可抗力的因素在控制着一切,唐洛看了看月亮,估了估大概的时间,知时间大抵应该到了戌时,到了该遇到那老者的时间。

  根据刚才的一番猜想,唐洛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次,她可能还会遇到那老者。

  “你确定千年怨鬼只能在自己的尸体周围徘徊。”唐洛问。

  唐洛本来只是想确定下答案,好放心些,哪想这次发问,杜雪已不似初讲时那样笃定,姗姗笑着道“那个我只有五百年的道行,还小,有很多的事只是粗粗听过,具体的我也不太懂。”

  初经预感,唐洛还在想,兴许是自己预感错了,特意找杜雪问问,确认下答案,定定心神,没想到这一问,不仅没有定住,还有欲飞之势。

  “呜呜哝哝,呜呜哝哝。”那声音再现,有愈近之势。

  此时两个人正处在农家人出村长必经的小道上,小道两边长着许多的野草,虽已入秋,这些野草却顽强的很,成群结队的,一堆比一堆绿,生命力之旺盛非人所能及,与之相反的是两侧成片的枣树,正是秋季,枣树上的枣子早已经被收的干净,这两天落叶状态俨然已经预备冬眠。

  有夜色与广阔的果林野草为敌人做掩护,有猪队友在身畔,再闻怪声,唐洛心下一沉,按着原本的发展,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次恐怕是蚱蜢碰上鸡-在劫难逃。

  “我好像听到一个声音,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好奇怪。”此时未有物现形,只能听到呜呜哝哝的声音,杜雪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唐洛却不会忘。

  “那是千年怨鬼发出的声音。”唐洛想着自己虽不喜欢杜雪,但好歹有相识一场的情义,自己一会死的明明白白,也不能让杜雪死的稀里糊涂的,遂把能告知的就尽量告知杜雪。

  “你别骗我,真的是千年怨鬼?”杜雪还有些不信,问道。

  “你自己不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吗?”唐洛说。

  “那我们该做什么。”杜雪反问唐洛。

  唐洛一阵头疼,她要是知道怎么做,会避着走吗?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会接一会的磨蹭,时间又耽误了不少,再看那月亮,比着第一次见那千年怨鬼时的月亮更像了。

  唐洛失神,原本被抓过的左手臂一凉,回过神,腐臭之味,更近一步,闻的十分清楚。

  “食物,吃掉,食物,吃掉……。”千年怨鬼说。

  唐洛侧身望去,过不出意外,真是那名老者,旧场面重现,唐洛一拳挥了上去,再次趁着千年怨鬼反应的空档逃开,不知怎的,就跟上了杜雪的步伐,又听杜雪喊一句“啊啊啊,你怎么朝我这跑啊!”

  还来……唐洛无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