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红莲花

朝缘 遥遥无字书 1941 2020.02.20 18:23

  果不出猜想,那男子的剑刺进了清丽女子的胸膛,女子的身体迅速下沉,所在的那一方碧水成了红波,迅速扩散,如同红莲花。

  美人们看的惊了,同时也觉得这样就结束了,却见那男子立于岸边,他的剑却没有回到他身边,一直在那红莲上方徘徊。

  “裴霖,她已经死了,你还不把剑收回去,误伤了魔君你担得起吗?”倾城女子面目狰狞,厉声喝斥着名叫裴霖的男子。

  名叫裴霖的男子没有说话,那倾城女子看向魔君,似乎是想让他下令让裴霖收回剑,奈何这魔君根本就没有要管的意思,一直一个人拨着水玩。

  经此一说,名叫裴霖的男子也没有把剑收回去,下一秒,那倾城女子便布了清丽女子的后尘,化为红莲染红了潭水。

  如果说第一个女子死是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那这第二个女子可并没有说什么该说的话。

  如果有什么让她必须去死的原因,那就是听了不该听的话,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裴霖跟随魔君多年,自然知道魔君的脾性,那些人该动,那些人不该动,他知道,然而听到不该听的话的不止倾城女子。

  这回所有人都开始为自己的小命担忧了。

  “魔君,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的喜欢你啊!”

  “我不想死。”

  “救命啊!”嘈杂之声越来越多,如身处十八层地狱,红莲与红莲交融在一起,很快就让这满潭的绿消失殆尽。

  唐洛看前面混乱的刚刚好,是最佳的时机,对唐钰喊道“一二三。”

  唐钰很听话,在最后一个数字出口的一瞬间就向着与潭水相反的方向跑去,唐洛一同而去。

  哀嚎的声音刺激着唐洛的心脏,她不想去听,可是那声音却怎么也不肯离开。

  潭水周围遍布着密林,地势复杂,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迷路,然而此刻却顾不上什么迷路不迷路的,保住小命才是最真的。

  “哎呀。”唐洛一直拉着唐钰跑,就怕她走丢了,却错估了小孩子的心理的承受能力,见过这骇人的场面,被吓的紧了,慌了神,跑也跑不好,一不小心摔倒了,而此时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跑离那深潭多远,很快就被那叫裴霖的注意到,只一起身的功夫,那裴霖便到了两个人面前,面若冰霜的看着两个人,唐洛见状,立刻把唐钰护在身后,许是因为两个人还是小孩子,这叫裴霖的的皱了皱眉头,也没有立刻杀了两个人,只是一手一个,拎着两个人的衣领拎到了潭边。

  碧水已经完全变红,耳边再没有喊叫声,那被喊作魔君的人也玩够了水,慢悠悠回了岸上。

  之前唐洛一直碍于视角的原因没能把这魔君的模样看的太清楚,这会被拎到跟前了,才看的清楚,却也因为看的太清楚,唐洛心中更加恐惧,只因为这魔君太像一个故人,一个她永远不想见的故人。

  “苏缨。”唐洛下意识的对着面前五官精致的俊美男子说。

  听到这两个字,裴霖的神情显露出一丝异样,这魔君看着倒是神情自然,可是唐洛知道,他刚刚有过落寞,不过不是在唐洛喊他名字的时候,而是他在看到她的第一眼。

  “这个地方我已经设了屏障,凡人不可能进的来,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在这干嘛,又是怎么知道苏缨这个名字的,如实招来。”裴霖剑指着唐洛一连串的问道。

  唐洛看了看在一旁被吓呆了的杜雪,知这魔君不会伤她,就打算把实情说出,却没有想到这魔君并没有打算去听的意思,推开了裴霖的剑,缓步到了唐洛面前,捏着唐洛的下巴看了又看,忽深叹了口气说“你这模样倒是长的恰到好处,可惜不是她。”

  唐洛不知道“她”说的是谁,也不想知道“她”是谁,只想快点离开,她实在不愿意面对他,面对这样一张脸,她有太多的委屈。

  “魔君,他们两个该怎么处理。”裴霖说。

  魔君并没有理会裴霖,而是问唐洛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洛。”唐洛如实回答。

  这魔君听到唐洛的回答,眼睛里有仅有的光黯淡下来。

  “魔君,阿兰姑娘早已经不在了,其他人长的再像也不会是她,更何况阿兰姑娘死时已经是二八年纪,这还不过是个孩子。”冰霜裴霖说话。

  经裴霖一番话,再加上之前了解的,唐洛明了些什么,之前只知道自己和杜雪像,却没有想到还有撞脸的,魔君像自己前世的故人苏缨,杜雪像这魔君的已逝爱人阿兰,所以魔君一直纵容着杜雪,同样的,唐洛也长的像阿兰,甚至比之杜雪更像,所以这魔君才会在见到唐洛的时候有过落寞。

  “魔君,是我带他们来的,她们还小。”杜雪弱弱的说。

  见过这魔君狠毒的一面,听杜雪话说的这样弱,唐洛觉得这杜雪之前把魔君说的凶狠,却没有真见过这魔君凶狠的一面,今日得见,也被吓住了。

  这魔君找了一长张惹桃花的脸,杜雪会喜欢他是应该,再加上杜雪像阿兰,被纵容的多了,就觉得自己和那潭中美人不一样,是特殊的,这魔君对她有意思,只要毁了代表着阿兰的团扇,自己就可以彻底成为这魔君心里头的爱人,唐洛估计她在此之前只知道魔君有爱人已逝,那团扇就代表那已故的爱人,并不知道那爱人叫阿兰,而她像阿兰的事实,不然也不会让自己来这。

  杜雪是有些小聪明,却没有多大的恶意,只是喜欢玩些,觉得这魔君没有伤她,也没有就不会伤唐洛,就把人领来,顺便试着把扇子偷了,而此时唐洛看着这魔君腰间不大配色的团扇,心中无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