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他的美人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011 2020.04.06 16:21

  自识苏缨以来,唐洛见苏缨四身衣裳,就没看到他穿过除黑以外的颜色,皆是变着花样的黑,衣服上总少不了樱花,樱花或在襟处,下摆处,袖筒上,每次唐洛都会下意识的注意到樱花位置,然后知道他换了衣裳。

  被这一股恶意压制着,唐洛浑身不自在,不敢再多说话,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走路,又想到什么道“青惑呢?”

  “我把他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放心吧!”苏缨道。

  “什么地方。”唐洛道。

  井河镇井河赌坊,长桌上放着一个古朴的坛子,坛子上犬与符文并存,周围有着碎渣,正上方有着一个破洞,围在四周的人或拿着锅碗瓢盆,或以身掩面小心翼翼的靠近坛子,如临大敌。

  “这坛子怎么这么邪,谁碰要谁命的节奏啊!”

  “谁的快拿走,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了。”

  “一个年轻人的,好像已经走了。”

  “……。”

  客栈里,唐洛吃饱躺尸在床上,正要周公去谈心,一阵冷风吹来,唐洛起身检查窗户,发现关的好好的,一回头,“啪”一声头上多了个东西挡住了视线。

  “这是主人让我带给你的。”说话的声音软糯,带着些高冷气息,唐洛心道不愧是魔君苏缨手下的人儿,小小年纪就敢三更半夜出来瞎跑。

  扯下头上的东西,唐洛细看是一身红色的齐胸襦裙,心口处三两樱花或含苞待放,或大方展露花蕊。

  苏缨走时只道有事要先离开她一晚,会暂派其他人守在她身边,却没有说会送她衣裳,突如其来的衣裳让唐洛惊喜又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一件衣裳而已,有必要这么高兴吗。”软糯音道。

  闻音,唐洛看向说话那人,约和自己差不多大小,大大的眼睛,肉嘟嘟的脸蛋,抱胸看着唐洛,颇有居高临下的之势,奈何个子不够,只能踮着脚尖,气鼓鼓的看着唐洛。

  唐洛内心道好可爱。

  “干嘛这么看着我,不要以为魔君对你好,你这样看我,我就不会打你。”小正太道。

  唐洛不理会,直接去捏小正太的脸蛋道“好可爱,手感也好好啊!”

  小正太完全没有想到唐洛会这样做,小脸变的通红,被逼的连连后退。

  “不知廉耻,你竟然捏我脸。”小正太说话要推开唐洛,想到什么般最终还是收了手,任由唐洛蹂躏。

  唐洛也只是见他生的可爱,又故作老成,难免会让气氛尴尬,想和他玩玩活跃活跃气氛,也没有别的意思,蹂躏了一会见好收了手。

  “你叫贺诗对吧。”唐洛道。

  “你知道干嘛还问。”贺诗道。

  “问问嘛?又不会有什么,你今年多大了。”唐洛道。

  “一百岁。”贺诗道。

  仙啊!魔啊!之类的寿命长的很,几百年的和普通人类幼儿差不多,徒有年龄无成人心智,唐洛早就见怪不怪了。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主人非得护着你。”贺诗醋味满满道。

  苏缨为什么会帮她,到底要她还什么,这个她也不知道,不过现在也不太想知道了,毕竟知道了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还不如不知道活的轻松。

  手上传来细滑之感,唐洛迷茫的看着贴在贺诗脸上自己的手以及抓着自己手的贺诗的手,满脸的疑问。

  “魔君不让我惹你不开心,让你摸摸我的脸,别不开心了。”贺诗道。

  “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唐洛道。

  “适才我提到魔君你的模样像是丢了情郎般苦情,不就是不开心了。”贺诗一脸正经道。

  唐洛大笑,笑的很是狂妄,笑中带着不可置信,她不相信竟然有人把苏缨和她还有情郎二字连成一句话,简直可笑至极,道“我没有不开心。”

  小贺诗显然被他的一惊一乍给吓到了,躲神经病的像后退了几步和唐洛隔着一个圆桌道“你们女子怎么都这么奇怪,主人那些妃子是,你也是,喜怒无常,动不动就捏人脸。”

  听到贺诗提到那些苏缨的枕边人,唐洛心口一疼,鬼使神差道“你们家魔君是不是回去找他那些美人儿玩耍去了。”

  见唐洛没有再揉虐他小脸的意思,贺诗稍稍放下警惕语调高昂道“才不是,要同那些女子玩耍,主人只需要千里传音说一声,那些女人自己就跑过来了,哪会需主人自己回去。”

  贺诗说话间唐洛已经倒了两盏茶,一杯送到了贺诗面前,一杯自己留着喝,听完贺诗这句话不知怎的心口不疼了,似乎有什么扎在心口的东西消失了。“那他去干什么了。”

  “这个我不能说,如果我说的话主人会杀了我的。”贺诗说话面露惧色,有点忌讳意思。

  见贺诗这个神态,唐洛心道准不是干什么好事去了。

  “那你……能和我讲讲关于他的一些事吗?”唐洛手指敲打着茶盏,状似无意道。

  两个人此时对面而坐,只许抬头就可以把对面之人的神态尽收眼底,不过贺诗不太待见唐洛,眼睛一直甚少看向对面,听到这句话却盯着唐洛看了起来,而且是那种毛孔悚然,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盯法,尽管是个人畜无害的正太模样,但这种苏缨式看人方法也难免让人不自在,赶紧喝了口水压压惊。

  “你为什么三句话都离不了主人,难道有什么阴谋吗?”正太贺诗道。

  不过闲聊,唐洛并没有想太多,压根没有察觉到自己三句离不了苏缨,经贺诗一说,意识到还真是,这也没有什么,毕竟同贺诗第一次见面,两个人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苏缨,会谈他实属正常。

  就要解释,贺诗挪开自己面前的茶盏,双手交叉趴在桌子上稍稍逼近唐洛,一双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故作高深道“难道你……。”

  “不是。”唐洛抢先回答,不给贺诗说话的机会。

  “我还没有说什么呢?你这么大惊小怪。”贺诗道。

  “不是……那个茶凉了,先喝茶再说。”唐洛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