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不会回来的人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390 2020.03.14 22:59

  唐山的担子重,想让她离开家这件事唐洛早就有所察觉,起初只是察觉唐山久不见她不对劲,也没有多想,伤好之后,对她和唐钰两个人的态度不一,及对她的躲闪,让她不得不多想,不去问,不说透,只是因为她好不容易有个家,直到那日清晨突然的问她年岁时,她才算彻底确定。

  “我知道了,我也有件事和阿爹说。”唐洛说。

  “啥子事。”唐山问。

  “我想去昆仑。”唐洛说。

  “昆仑?昆仑是什么地方,你去哪干啥。”唐山问。

  “昆仑是修仙的地方,救过我的仙首说过我有仙缘,如果想的话可到昆仑去修仙。”唐洛如实把先前从青越哪听来的话如实说了出来。当初青越问她是否要修仙时,她见唐钰委屈,什么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事后也未曾后悔过,毕竟有个家,直到确定了唐山的想法,才起了去昆仑的念头,大多数时间还是想办法留下来,现今的状况又是不得不离开。

  苏缨心狠手辣,如果知道了她住在这里,只会给家人带来麻烦,苏玥因她重伤,现在生死不明,她不能置之不理,唐家这里也不愿再多养一个人,如果她非赖着不走,走的就是唐钰,这些原因更加坚定了唐洛要出走去昆仑的想法。

  她本来可以让青越直接带他去往昆仑报名参加修仙大赛,回来是怕比赛的时间过长,让家里面的人担心,才日夜赶路,饥寒交迫的回来,想着说出自己的心意就走,可是一回来,看到唐钰满心欢喜的扑进自己的怀里,她就又心软了,话到了嘴边又被自己吞了下去,只想着再等等,等再过一会我就说,结果过了一会又一会,总有太多的理由再等一会儿。

  唐洛的拖延症不是一时就有的,不过闲暇安逸的日子,也不会刻意想着去改正,来到这里,生活条件不好,有许多要做的,怕拖累人,做事尽量做到不拖延,改掉拖延的毛病,然而现在到了紧要关头,要说的说的话,要做的事始终因为各种原因没去做,她才觉得自己恐怕是拖延症晚期,无可救药了。

  “哪会有女孩子修仙的,你别骗你阿爹。”唐山说。

  “是真的,等我以后进了昆仑,学了仙术,我还会回来,到时候你就会信了。”唐洛解释。

  “你不能去。”唐山说。

  “为什么。”唐洛不解,唐山不愿要自己,却又不让离开,是怎么个理。

  “去修仙有什么好的,到大户人家伺候人不也挺好的吗?又不缺吃喝。”唐山说话变了腔调,没了慈父的模样。

  唐洛意识到什么,身子飘忽忽的,手里的几件薄衫变的极重,轻音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你要我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

  “家里需要钱。”唐山说完这句话坐在床头把脸別到一边,不再看唐洛,仿佛多看一眼都是碍眼。

  一句需要钱,唐洛的心彻底凉了下来认清了现实,家终归不是从前的家,父母也并不养她生她的人,终不能混为一谈。

  唐洛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放下衣服,就要离开,外面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哎呦,小少爷来了,我去喊我们家那口子去。”

  “不用喊了,我这就出去。”唐山听到说着拉唐洛出去,唐洛记得唐山从来没有带着自己做过什么。

  出了屋门,见到母亲说的那少爷,唐着实洛大吃一惊,有所顾及的看了眼四周,没有发现唐钰的身影,方才心安,毕竟按着唐钰的脾气,要是认出了面前这个人,闹一场,恐怕一家人难逃一死,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怎么认识的阿爹,要做什么,会不会杀了她,在唐洛心中仍是一个迷,只能静观其变。

  “少爷,这就是小女,叫唐洛,今年十岁了。”唐山说话带着讨好的意味,与平日的呆板截然不同。

  “我知道,钱我已经给过你了,人我可以带走了吧!”被称作少爷的裴霖说话直截了当,并不愿意多与唐山交谈。

  “当然了,你们……会对她好的吧!”唐山说。

  “这个不需要你管。”裴霖依旧一脸的冷漠,与他那妖媚的主子倒是互补。

  “那我女儿就给你了。”唐山嘴上这样说着手却迟迟不肯放开,深知这一放,可能就是一辈子见不了面。

  “京城家中父母催促,让我务必十日之内赶回家,我想你不会太愿意耽误我的行程。”裴霖说。

  听到这句话,唐山抓着唐洛的手悄悄放松了,自顾自的说了句“京城大户人家的少爷亲自来要人,肯定不会亏了。”

  说完这句话,唐山的手彻底松开,唐洛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哪里,不说一句话。

  “把衣服带上,路上冷。”不知何时,一直不愿意和她说话的母亲又把她放下的衣服拿了出来,重新塞进她手里。

  “哦!我知道了。”唐洛说。

  “走吧!”裴霖说话看着唐洛。

  “好。”一番谈话,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察觉裴霖对家人没有恶意,只带走自己,为了家里面的人的安全,唐洛便配合着装作不认识他,乖乖跟着走。

  没有哭闹,没有送别,很平常,平常的不太正常。

  “京城……他们大抵一辈子都都不会去那里。”唐洛说话略带苦涩。

  裴霖没有回答,今天的他没有佩剑,一身藏青色长袍,风度翩翩,说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一点也不假。

  “你怎么知道我还活着会回家。”尽管只见过裴霖一次,知他是苏缨身边的人,唐洛却对他讨厌不起来。相反的,她还挺喜欢,裴霖曾有意帮过他,人不坏,也很聪明,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管是说话做事都自在些,没有太多顾及。

  “魔君说的。”裴霖如实说。

  “那你什么时候找到我家的。”唐洛问。

  “在你回来的前一天。”裴霖说。

  “依你的本事,守着唐家我也跑不到哪里去,偏要装成什么京城的大户人家来骗人,真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唐洛说。

  “魔君不愿意打草惊蛇,让昆仑山的人知道你的去向。”裴霖说。

  “那你要带我去哪儿?”唐洛问。

  “去魔都,见魔君。”裴霖说。

  “我会死吗?”唐洛问题很多,裴霖都一一解答,这让她以为所有的疑问裴霖都会解答。

  “不知道。”裴霖说。

  裴霖一番话说的波澜不惊,唐洛踢听到心里却已经惊涛骇浪。唐洛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让昆仑知道,不知道他要裴霖带走自己要做什么,扮作无意说自己是京城人士,不过是因为唐山一家是普通农家,京城遥远,地广人多,如果不遇天灾人祸,唐家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生长地,更不会去什么京城,就算去了,只凭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的线索,找人同大海捞针,这样一来断了唐家人再相见的念想,真的有昆仑人士有心寻找自己的话,也无从找起,毕竟没有“落霞”在身侧,就算是苏玥要找也难,这样抹掉她的存在的做法,让唐洛颇为自己的前路担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