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意想不到的诅咒

朝缘 遥遥无字书 2239 2020.04.03 21:46

  “噗嗤”一声唐洛笑出了声这确实是原版黄钊的风格,尽管相处甚少,但那是的黄钊确实是有什么说什么,估计夫妻二人会住在深山老林,多半也有他这张嘴的功劳。

  “然后呢?”唐洛道。

  “你可知他为什么去不了行令山。”

  “因为只能在自己的尸骨周围徘徊,行令山路远,他去不了。”唐洛道。

  “凡在世间游荡的游魂野鬼,能熬过五百年还不消散的根本不会没有不能远行一说。”苏缨道。

  “那怎么回事。”唐洛道。

  苏缨举起坛子看了看,唐洛顺着他的目光去,那坛上雕刻着许多文字,还有一只狗,狗身矫健,做扑咬状,似乎很在捕猎,看上去很是眼熟。“看到了吗?”

  “有字,看不懂,还有一只狗在上面。”唐洛回应道。

  “你当然看不懂,这是妖文,只有妖怪看的懂,大意说的是用我的血做封印,以此外百里为界,坛中之物不可越界,这只犬不是普通的犬,而是妖界之中少有的青犬妖图案,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特意用来限制鬼魂活动范围的妖界之物,名为青惑。”苏缨道。

  黄钊去世时,她正处于昏迷状态,也没有来的及查看,他的身后事也无法关注,也想不出来谁会为他收敛尸骨,还是用这么恶毒的方法。“是谁这么做的”唐洛道。

  “一个非常恨他的妖怪,也许不久你就会见到这个妖怪了。”苏缨道。

  “那这好像和你没有关系,他没有必要怕你。”唐洛道。

  “他去的了哪儿,去不了哪儿当然和我没有关系,也没有必要怕我,不过他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拦我魔族无辜小辈将其炼化成自己灵力的一份子,供自己突破封印可就与我有关了。”苏缨说话隐约可见眼中的杀意,捏着的青惑也有破碎之势。

  唐洛心中惊讶,但对此并不全信,不仅是因为出自苏缨之口,更多的是因为黄钊虽然性情大变,但本性并不坏,应该不至于会伤害生命,虽这样想,但毕竟已经有一千年的时间,唐洛也不敢说一定,只能将信将疑道“然后呢?你应该不会放过他吧!”

  “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你以为他之前那个疯疯癫癫的样子是怎么来的……他炼化我族人,我就夺他的神识,让他永远徘徊在这世界,人不人,鬼不鬼,永远恐惧魔族之人。”

  闻此言,唐洛看着苏缨眼睛的闪过一丝凶光,被握住的手猛一吃痛。

  “怎么了,害怕了。”苏缨说话看向唐洛。

  唐洛摇摇头,身体本能却还是出卖了她。

  苏缨为唐洛理了理额头的碎发,语气温和道“不用害怕,我不会这么对你的。”

  “那他与你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你现在为什么还愿意帮他。”唐洛道。

  “我不是帮他,是你,我自然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护着他,不过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恢复他的神识,帮他去行令山,当然了,这一切都是要你还的。”苏缨道。

  “知道了。”唐洛道。

  “你好像有些失落。”苏缨道。

  “有吗?……这有什么可失落的,你帮我,我还你恩,天经地义,这有什么可失落的。”唐洛说道呵呵笑了两声看向其他地方。

  “那就好,毕竟我不是苏玥那个傻子,真的会把你当成阿兰看待,你最好不要起别的心思。”苏缨道。

  唐洛并不觉得自己有失落过,只觉得他这话实在可笑,对他会动心的人,该有多悲哀啊!

  “把青惑给我了,没别的意思,既是我的事,就不劳烦你太多了。”唐洛道。

  “可以,拿不了可以给我。”苏缨话罢露出诡异的笑容,让人心生不安。

  唐洛心情忐忑的接过青惑,抱在怀里,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想是自己想多了。

  轰隆隆,一阵雷响之后,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不偏不移朝着唐洛而来,来不及躲闪,唐洛闭上眼睛,然而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来到,小心翼翼睁开眼睛,看到刚刚握着自己手的那个手正挡在自己面前,还没有来的急思考,开始刮起了大风,大雨随之而来,把唐洛淋个头顶,青惑入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加电闪雷鸣,好不热闹。

  两侧的天灯不受风雨的影响,任它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唐洛身体瘦小,经不住大风的考验,差点被吹走,好在有一双手拉住了她并把青惑取走。

  说来也怪,青惑被拿走,风也没了,雨也没了,雷电也停了,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在做梦,有水滴顺着额头而下,唐洛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知道这不是梦。

  “这是怎么回事。”唐洛自知情况不对劲,询问道。

  “除了破除封印解除距离限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骨灰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不破坏封印,也能让魂体在自己想呆的地方活动,他黄老邪想到的,封印他的人也能想到,所以这青惑除了有封印,还有诅咒,诅咒意图取走青惑的任何人寸步难行,严重可威胁生命,不过这诅咒对我没有什么用,对你,可就不一样了,你帮的这个人貌似并没有考虑你的生死。”

  唐洛内心骤然间一凉,同杜雪不同,杜雪本身就是利益伙伴,就算被骗,顶多就是生气,谈不上寒心,可是黄钊不同,他与黄钊之间并无利益纠缠,帮是出自情分,她自觉得并没有对不起黄钊的地方,只想着能帮且帮,黄钊自有他的难处,他如实说出来,自己会犹豫,但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可如果真如苏缨所说,黄钊只顾自己,明知她会有危险故意不告知,还让她带着他的尸骨去行令山,倒叫心凉的透透的,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愿意相信的,道“他有可能不知道呢?”

  “这么长的时间你可不是第一个去拿青惑的人。”苏缨道。

  唐洛还是不愿意相信怒气冲冲道“你撒谎,他是个很好的人,不可能这样做。”

  “罢了,你不愿意承认事实就当我没说好了。”苏缨道。

  唐洛其实心里面已经有六分相信了苏缨的话,黄钊讲述自己经历含糊其辞,对于行令山一行也并未多做表述,如果按着苏缨说的来就合理了不少,如果他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黄钊,想让她仇视黄钊,放弃行令山一行,坛子没问题,在起初的时候凭着他的本事制造点什么问题,也不是什么难事,还不用跑到这,坛子真的有问题的话,一开始就在唐洛手里很快就会被发现不对劲,也不必一直拿着坛子在走到半路等唐洛非要拿坛子出事的时候才说,这样无异是多做无用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