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之昊天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风起云涌,江湖变幻

诸天之昊天帝 大罗散人 2205 2019.11.23 22:58

  自临州城回返天都城后,张昊大部分时间都在凌霄楼闭关,地位到了他这种地步,许多事情自然不用亲历亲劳。

  他只需要将自己的想法传达下去,就会有无数人处理好一切事务。

  江湖也好,庙堂也好,在一系列的打击之下似乎都偃旗息鼓,但张昊并没有认为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他能感觉到,在冥冥之中,有一股暗流涌动,诡秘不可测,让人心惊!

  主宰了这个世界千百余年的士绅集团决不是那么容易打垮的,而当他们所联合起来时,背后的能量亦是大到不可思议。

  皇朝的倾覆,王权的更迭,背后总能看到他们若有若无的影子。

  张昊知道,假使自己稍一轻忽,也许形势就会立刻改变到让他也难以收拾的地步。

  目前而言,他最大的破绽是什么,毫无疑问,便是景明帝。

  日月卫与监兵阁为器,景明帝的信重与倚赖便是名,名器在手,他张昊便有着主宰天下的力量。

  这其中尤为重要的便是名,名乃名分,名乃大义,名不正言不顺则事不成,师出无名则难成事,在这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世界里,君王便是名,便是天然的正统。

  大离立国三百余载,名分大义早已深入人心,非经连绵兵祸乱离,则一时无人可以抹去其影响。

  但是,这对于张昊最重要的一环却也是最脆弱的一环,因为他的名来自于沈长恭,非自身所有,而沈长恭的名则是因为他乃大离皇帝,天下之主。

  所以,只要沈长恭不再为皇帝,张昊便将失名!

  要办到这一点,对于士绅集团而言,难吗,一点也不难。

  前世历史上那两位落水而死的荒唐天子,便是摆在明面上的例子。

  时空变幻,有些事情却不会改变。

  失名之后,不论如九千岁、江彬、刘瑾之流掌握了多大的权势,也无法再抗衡庞大的士绅官僚集团。

  张昊既然洞悉了这一点,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切。

  大离皇宫的护卫力量并不弱,足以让任何宗师都无法来去自如,但要让一个人死,并不一定需要动用武力。

  如某国那直接枪杀总统,手段实在是大粗糙了,既曝露了某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又给自己染上了污点,不得不说,短暂的历史并没有让彼国的权势者学会什么叫心计手段,阴谋阳谋!

  对于皇帝这种存在,自然不能明杀,只有意外,才是最好的手段。

  而意外,只要有心,总是会发生的。

  当然了,如前世那两位皇帝意外了却没死,就比较尴尬了,以致于士绅集团不得不揭下虚伪的面具,一个停医,一个下药,就是给你弄死,这就有失身份体统了!

  沈长恭作为皇帝,身边自然也有一群护卫的力量,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许多时候,意外往往来自身边最信任的人。

  想到这里,张昊也有些头疼,沈长恭作为皇帝,所要接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群臣,宫女,太监,嫔妃,还有儿女,想要从源头上杜绝一切意外,根本不可能!

  张昊目光幽深,嘴角忽然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光阴如流水,一去不返。

  转眼之间,距临州之战已接近两个月了。

  改革朝政,管理江湖,是目前张昊属下最为着紧的两件事。

  改革方面,引导舆论宣传,将民意掌握在手上。

  严厉打击大肆圈占土地之行为,鼓励商业,平息各地物价,对于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实行限价政策。

  有敢囤积居奇者,决不姑息,一经发现,满门皆诛!

  同时推行基础教育,建立扫盲班,以村镇为节点,务使每一个村落皆有识字之人。

  江湖方面,统计各门派人数,限定弟子数量,严格籍贯把关。另派出白虎战卫扫荡各处匪穴山寨,清剿黑道绿林。

  又设武林审判厅和江湖缉捕司,前者为主持武林公道、各方纷争,务使一切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不能任由江湖脱离于法治之外。

  后者是为缉拿罪大恶行的武林人士而组建的特殊捕快衙门。

  面向全武林招募心存正义的江湖侠客和出身大派的名门弟子为捕快,共分四等,为金章、银章、铜章、铁章。

  每一名捕快抓捕到犯罪分子都有当地邸报登出事绩,写出种种传奇,宣之民众,扬其大名。

  凡修行邪功者,宣扬邪教者,非法聚众有组织犯罪者,皆在缉拿范围之内。

  江湖的改变让所有老江湖都无法适应,过去那种你瞅我一眼、我杀你全家的“良好”氛围一去不返了;想要挑战某某成名高手必须到官府备案,等待批准了;想要劫富济自己这个“贫”却发现上了通缉榜了;每日耳闻的不再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而是某某高手被发现乃是独脚大盗,锒铛入狱了!

  新的冮湖,新的气象!

  就在这天下风起云涌变幻的时候,西域大雪山“无上法王”大日梵宗终于法驾中原。

  一座雄奇壮丽的高山之上,林木苍翠,流泉飞瀑,景色秀丽。

  一间木屋前,一名青衫少年盘膝坐在一方青石之上,银带束发,俊秀阳光,一柄连鞘长剑横在膝上。

  他双目微闭,口鼻呼吸之间若断若续,合于一种奇异的节奏和韵律,伴随着呼吸,整个人似乎融入了天地自然之间,仿佛一幅和谐而优美的画卷。

  少年倏然睁开双眼,膝上那柄古雅长剑似若有灵般一声轻鸣,自发出鞘。

  木屋之畔,有山溪清泉流淌,一名白衣少女倚在溪边青石之上,神色痴痴,眼神哀伤,正是停云小筑传人嫣若璃。

  少年身躯一弹而起,双目奕奕有神,充斥着强大的意志,目光一扫嫣若璃,微微皱眉。

  略一沉吟,走到嫣若璃身边,叹道:“若璃,你还是无法走出心魔吗?”

  嫣若璃目光恍惚道:“云林寺数百门人因我而死,慧心大师在我眼前尸骨无存,我怎能原谅自己?”

  这少年正是云少陵,他轻声道:“这都是魔头所为,与你何干,慧心禅师舍身卫道,乃是大智大勇,更不会怪责于你。当今江湖万马齐喑,你要振作才是!”

  嫣若璃轻轻拔弄着溪水,道:“不,如果没有我,大师他们也许会选择更加稳妥的办法。是我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除魔卫道,以最快的时间结束这场大劫,却正中了魔头的计。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可以像师门前辈那样,匡扶武林正道,护佑天下苍生,可我高估自己了,这是我的结,也是我的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