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地之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第五种方式

天地之木 稀饭悬浮猫 3656 2019.07.22 11:30

  袁游关上了门,门外站着浑身是血,正在靠过来,仿佛厉鬼的李明。

  李明笑了:“本来打算杀光那些炼精七阶,杀了碍事的徐姑娘……呵呵,说不定杀之前还可以享受一番,之后再来找你的,谁知道你居然恰好在。”

  袁游默默的看着他装逼,你杀的了个锤子,人家就算突破期间没有武力,可还有个炼气境护道者呢,连我都不敢乱来,得配合演戏。

  李明认真道:“我之前的邀请,还是有效的,你真的不考……。”

  考虑二字未落,李明扑身向前,凶猛恐怖如同猛虎扑击。

  “正好,拿你练练羽不能加。”

  袁游摆出架势,十分松散,看起来满是破绽。

  李明没有使用弯刀,那种武器如果没有人剑合一成就特质,在炼精高阶的战斗中几乎没有意义,而是以手臂为刀,以腿脚为刃。

  但他打在袁游身上时,却感觉自己好像在攻击水流。

  抽刀断水水更流。

  完全使不出力,好像自己攻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飞流直下的瀑布。

  雨幕第六式,飞流!

  这一式是袁游来到船只,几次推手后再结合新的感悟领悟出的卸力战斗招式。

  李明只觉得万分难受,袁游的力量,反应等各种素质都和自己差不多,但自己打过去的力道好像完全被偏斜开了,就像水遇到石头而分开。

  “但是攻击节奏还是掌握在我手上的,他只能被动防御而已!”李明脑海划过念头:“哼,一个少年而已,估计都没怎么见过血,怪不得这么天真。”

  同阶对战,谁掌握到了战斗节奏,谁就拥有主动权!

  但李明只感觉分外难受,自己攻击被卸力的同时,袁游还在从自己缺乏防御的位置反击,以伤换伤,可自己造成的“伤”好像并不怎么严重,反倒是袁游的几次轻巧反击,让李明的左手和左肩差点废掉。

  “不行!不能再和他这样换伤了,必须寻找一波击败他的机会!”李明立刻往后跃动,脱离接战范围。

  但袁游却立刻贴了上来,仿佛跗骨之蛆,每一步恰好踏在李明难受的位置:反击那个身位的袁游对自己保持架势很不利,很有可能吃亏,只能一退再退。

  这就体现出力透筋骨的重要性了,如果李明有力透筋骨,袁游这样的逼近身位是不会有很好的成效的。

  一瞬间,战斗节奏逆转,主动权落到了袁游手里。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不好!”李明只感觉自己的身位,呼吸,劲力和距离这些宝贵的“资源”在被袁游一步步紧逼中慢慢无影无形的夺取,很快就要将自己逼到不得不搏命一波的时候。

  甚至于,如果他继续退让下去,很快会有一个呼吸中断,劲力无法使出的空隙,足够袁游将他兵不血刃的杀死。

  现在摆在李明面前的选择很少,要么立刻向前反扑,但会陷入不利地位,胜算不足三成,要么一退到底,等袁游失误。

  不,不能硬拼,也不能继续退让……但我必须做出改变!

  李明脚下速度开始变换,身体也开始变换姿态。

  等袁游的紧逼出现破绽。

  但袁游怎么可能出现破绽,力透筋骨配合耳聪目明,李明的变奏完全没有取得效果。不过袁游故意露出的一两个破绽,李明也没有上去拼命。

  渐渐的,李明发觉自己要拼命也已经呼吸不济,同时自己和袁游的距离也被压缩到非常短。

  不行,必须拼命了……下次吸气后立刻……

  这一瞬间,李明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在那次海难中,他想吃了自己,但是因为犹豫,被李明先动手了,联合父亲几个下属,先打倒了实力更强的父亲。

  李明呼吸一口,向前直扑。

  “老子炼精六阶时就能组织对炼精七阶的围杀,现在会怕你?”

  但他看到袁游的行动后,瞳孔猛的一缩,袁游竟然诡异的引导自身的冲力回返,生生顿住了一下。

  力透筋骨?不,是……

  袁游一拳打向后继乏力的李明,李明之前的猛冲毫不留力却打空了,用力使老,此时除非他力透筋骨,做出常人做不到的姿势,否则完全无法防御,而袁游先前的冲力好像只是转了一圈,没有减少多少。

  李明被一拳轰倒在地,口吐鲜血。

  “饶命!饶命!陈兄!”李明几乎完全失去战斗力,他痛哭流涕道:“我不该得罪你的!我愿意做你的奴仆!你可以废掉我一只手,这样我不会威胁你的!我会帮助你统治,不,管理这艘船。”

  他看着袁游慢慢走来,还以为是袁游动心了,内心不由得一喜。心中暗道,果然是年轻人,心太善良,不知道社会险恶,看到自己求饶,还以为是在自己家里和长辈练习呢。

  只要能活下来,就有翻盘的机会。李明眼睛闪过一丝阴毒,自己还是太托大了,怎么能正面战斗呢,应该找机会偷袭。

  但他下一刻,迎接的是猛烈的一掌。

  李明,死。

  站在尸体旁边的袁游若有所思的整理着这场“同阶生死战”的收获。他当然不会放过李明,此人前后两次得罪了他不说,性格和行事风格也过于危险极端,绝对不能留。

  “果然是这样。”袁游想道:“羽不能加最大的用处不是用来卸除别人给的力量,而是用来卸除自己的力量,真真不可思议……”

  “这羽不能加细致入微后的招式……就叫水漩吧,雨幕第七式,水漩!”

  没有去管因为战斗声音而露出门缝查看战况,或瑟瑟发抖,或露出狂喜,或担忧恐惧的乘客水手,袁游转身,往回走去。

  他们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徐玄机和她背后的仙师。

  徐玄机的房间里。

  “好快啊。”徐玄机躺在床上,歪着头看着袁游。

  袁游面色发窘,不要用快来形容男人好吗?

  徐玄机开口道:“你除了掩盖自身实力的成就特质,力透筋骨,还应该有一个擅长卸力或者借力打力的成就特质吧?你练的是高深练法。”

  袁游内心一沉,自己之前在她面前好像没有秘密一样……也对,在推手练习的时候,自己根本忘记了隐藏实力。因为太“放松”了吗?

  徐玄机说:“甚至,你可能也是炼精九阶的存在,因为炼精八阶几乎不可能完成所有成就特质。不过能够把炼精九阶隐藏到炼精七阶的成就特质……已经到达术法的地步了吧,我也不太相信。”

  袁游笑道:“我练的就不能是你说的绝世功法吗?”

  徐玄机摇了摇头:“每一本绝世功法都有炼气境的后续功法,并且都有传承来历,如果你练的是绝世功法,是某个宗派的核心传人,那你不可能会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些常识,产生情感波动。虽然如果你真的是十六岁的炼精九阶,你是核心传人的可能还蛮大的。”

  袁游故意做出微笑的表情,元诀是比绝世功法更强的存在,那元诀的传承来历又得是什么?

  同时,他对于徐玄机那个可能的成就特质也有了自己的猜测。

  应该是类似他心通之类的……但是估计没那么厉害,只能感受情绪?外加附带让人放松,自然而然喜爱她的气场?

  还真够诡异的,不过仔细想一想,自己的耳聪目明这些好像也差不多诡异,最多是因为缺乏老师,元诀也没有提要如何开发它们,所以自己的开发程度差了不少,现在都还在摸索。

  只要不是读心之类的……应该可以尝试一下欺骗。

  袁游很清楚现在自己处于很危险的地步,之前那道天雷轰死导航员的仙师只要还跟在徐玄机“身旁”,他就能随时杀死自己。

  “也许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什么神秘宗门核心传人,让他心生忌惮?”袁游内心想着各种计划。

  “陈兄。”徐玄机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在吊床上:“你不想知道第五种突破炼气的方法吗?”

  袁游答道:“当然想,之前只是很少和人生死战,现在回味一下,整理战斗收获。”

  徐玄机眨了眨眼,没问有什么收获,说道:“第五种突破方式,称为仪式突破。”

  “以某种特定的仪式,特定的行动,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酝酿情绪强行尝试突破。”

  “仪式可能是焚香沐浴,可能是调理打坐,可能是深入凡间假做凡人,可能是你说的行侠仗义……用这些种种,创造突破的契机,就像我之前做的那样,去保护那些普通人。当时我挺身而出去保护那些乘客的时候,因为契机到了,我不得不选择突破,而且当时我觉得有你在,你肯定会帮我。”

  袁游听到后,假做内心平静,毫无反应,实际上心湖已经掀起巨大波澜。

  他说道:“我突然想起要去看一下那个李明的尸体,你稍等一下……我对这个很感兴趣。”

  袁游匆忙的离开了房门,把内心中所有线索全部串在一起。

  徐玄机,云上门内门弟子,炼精九阶,即将到达突破边缘。

  她决定采用第五种突破方式,也就是仪式突破,关于修炼常识,她有很大可能没有骗我,因为她不能确定我有没有从其他地方获知这些仅仅是常识的内容。

  仪式的内容是……

  在一艘船上,保护一群弱小之人?

  不,不是的,是以缺乏食物为引,勾动人心,形成血拼屠杀的态势!

  结合之前通过耳聪目明窥视的“炼气进度”,袁游感觉自己的推理就是正确的!

  血祭突破的可能也可以排除,血祭的话,直接抓奴隶仆从罪犯之类的,岂不更好,就算真的要避人耳目,为什么不让那个可以施展天雷术法的仙师下来把满船的人控制呢,完全不需要在船上行动。

  徐玄机说的可能都是真话,但她没有说完真话。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猜出天雷是徐玄机的护道人或是师傅之类的仙师轰下的,在那里就存了怀疑,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透过耳聪目明去听到她体内气的状况。

  她有意以我先前提到的行侠仗义为幌子,继续误导我。

  误导我的目的,只应该也只可能有一个:

  她的仪式还没完成……

  远离了徐玄机的船舱,袁游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深深的吸了口气。

  凡人不可能对抗仙师。

  炼精九阶打不过炼气一阶。

  所以自己随时可能死,丝毫看不到生机。

  袁游看到一些水手正在用刀分割李明的尸体,水手们发现袁游浑身颤抖,还以为是袁游在愤怒,连忙要解释。

  袁游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此时他已经无暇去多管闲事了,他转过身,往徐玄机的舱室走去。

  自己即便去杀了徐玄机也完全不解决问题,外面还有仙师……倘若徐玄机的仪式中注定要杀死自己,那自己是毫无生机的。

  没有生机,自己也要去拼出一线生机!

举报

作者感言

稀饭悬浮猫

稀饭悬浮猫

很快就到雾岛副本了~

2019-07-22 1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