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地之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雨夜

天地之木 稀饭悬浮猫 3937 2019.07.14 17:00

  袁游立刻改变了移动方向,朝着发出鸽子声的方位而去。

  悄无声息的落进一个院落,袁游大喜,这里果然是鸽棚!

  只见两个鸽笼次第排开,里面有一些鸽子,鸽腿上绑着用于存放信件的小筒。一个仆人坐在鸽棚前面,似乎在打瞌睡。

  袁游鬼魅般的靠近他,一拳将那仆人击晕,轻轻放倒在地,接着他看向了鸽笼。

  他前世是一个现代人,滥杀无辜这种事他很难做出,且如果在这里杀人,出现血气的气息,容易引来武者。

  袁游迅速伸手进鸽笼,一个个触摸小筒,想查看里面是否有信件,鸽子反抗比较激烈,甚至有一只鸽子直接试图飞了出来!

  如果让鸽子飞了出来,恐怕会让周围巡逻的厉家武者察觉不对!

  袁游心道不好,但耳聪目明和力透筋骨的配合何其之快,他左手闪电般的出击,握住了鸽子。

  忽然,他似有什么察觉。

  他把这鸽子拿了出来,右手关上鸽笼。这鸽子在他的左手掌心上试图使力起飞,却只能扑腾着翅膀。

  要是让旁人看到,恐怕要大吃一惊,因为袁游根本没有握紧鸽子,相当于这只鸽子只是站在他的手掌上!但是却完全不能飞走。

  袁游感受着微妙至极的劲力对抗,内心却在想着其他事。

  羽不能加……到底什么是羽不能加呢……

  在捕获鸽子的时候,袁游隐隐有了某种领悟,而现在看着在他摊开的手掌中试图起飞,却无法飞走的鸽子,袁游感觉自己距离羽不能加的特征恐怕只有薄薄一层纸了。

  可惜,不是在炼精八阶领悟的羽不能加,如果在炼精八阶领悟了羽不能加,那突破到炼精九阶,借助气血盈满,可以自然而然的达到气血浑圆如一。

  不过袁游不后悔!如果不赶快突破到炼精九阶,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来厉家庄做拦截信息,甚至暗杀厉家族长的谋划!

  他就只能逃跑,抛弃袁家的基业。

  虽然袁游对于袁家基业并没有太强的认识,但那样会辜负老族长的期望,袁游不忍!

  把这只鸽子脚上的木筒查看后,袁游并未发现信件,又将鸽子放了回去,开始查看另一个鸽笼。

  没有,都没有信件!

  袁游内心一沉,有两种可能,要么鸽子飞过来,信件已经被来收信的仆人收走,要么鸽子还没到。

  袁游深吸口气,脑海中对自己打晕这里仆人的做法有一点点后悔,不过他立刻想到,自己后悔也没用,就算活捉了这个仆人,也没办法在厉家庄内进行拷问,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拷问的技术。

  该怎么办?

  袁游脑海迅速理出两种可能,一是全力奔跑过来外加在庄园搜查的自己比鸽子飞行速度快,但即便那样,鸽子应该过不久也会落地,二是鸽子已经把信带到,厉家正在做应对!

  “一个小时。”袁游对自己说:“我在这里等一个小时,如果鸽子没有飞来,那我只能……”

  将可能接触到袁商的厉家族人统统杀尽!

  袁游将打晕的仆人扶正,自己迅速找了个方便离开的角落藏好,同时仍然维持耳聪目明,从周围获取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昏已经入夜,整个厉家庄也开始热闹了起来,袁游在听力里听到,他们似乎要举办什么庆典,做了很多饭食,准备了酒菜,让大家狂欢。

  至于为什么举办庆典,袁游当然知道,他们在庆祝袁家破灭。

  鸽子还没飞到……袁游看到鸽笼,内心一沉,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果然来了,而且自己还枯守鸽笼,浪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他脚步点起,落在墙沿上,却不发出声音。

  忽然,天空中乌云密布,下起了点点细雨,随后,雨滴越来越大,越来越密,时而有惊雷之声。

  虽然黑夜下雨对于袁游隐藏身形有所帮助,但也导致袁游的聆听范围下降,而且他也不敢在看到雷光时全力以赴开启耳聪目明,否则自己都要出现短暂耳鸣。

  袁游身形移动,打算寻找着与袁商等人接触的人,忽然,他听到的声音里,出现了袁商二字,袁游连忙聚集精神,仔细听着。

  “嘿……袁商那个肥头大耳的肥猪,妻子和女儿都还不错,他也知道进退,把他妻女送我们这为质,也算是个聪明人嘛。”

  “呵呵,毕竟如果换一个袁家人去统领仆从家族,袁家人的反抗会小一些。”

  “如此娇妻美女,让袁商一人独享,怕是暴殄天物了,不如咱哥几个今晚……”

  听到厉家人的密谋,袁游暗自摇头。

  此事他没法管,自己不可能在潜入厉家的如此关键时刻去救人,而且还是救叛徒内奸的人,那个袁商害死了老族长,哪怕他的妻儿并不知晓,纯属无辜,可二者相加,足够让袁游做出正确的结论。

  他内心中叹了口气,继续行窃听之事。

  几乎大半个庄园都“听”遍了,还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袁游的内心隐隐有些焦急,拦截传信如果失败,自己恐怕麻烦巨大!

  忽然,他愣住了。

  他听到了非常悠长的呼吸声。

  这种呼吸声只在一个人那里听过,袁家族长袁铁!

  袁游的目光穿过雨幕,盯向厉家庄东南角,最高的那个三层建筑。

  厉家族长,厉无敌!

  袁游内心悄然思考,假如我是厉家的收信人员,看到信鸽携带的信的内容后,必然惊慌失措,前去找厉家族长汇报情况!

  袁游目光闪动,屏住呼吸,朝着那边以落地无声之特征走去。

  他曾经炼精八阶的时候,试过自己的落地无声在多少步内可以被发现,被他当做试验对象的是老族长。

  答案是,如果不屏住呼吸,且老族长没有警惕,可以到达二十步,如果屏住呼吸,可以到达十步。

  十步之内对于炼精九阶,已经属于可以发起突袭的距离,炼精九阶最多做出一些避免自己重伤的反应,改变一下架势!而二十步,炼精九阶甚至可以使出招式反打。

  当然,如果有了警惕,袁铁可以在袁游不屏住呼吸的三十步内发觉袁游,屏住呼吸,也只能到二十步。

  自己身在厉家,如果暴露之时,自己未能杀死或者重伤厉无敌,那么厉无敌只要纠缠住自己,不让自己发挥直线奔跑的速度,让厉家族人以长矛,猎弓,鸟枪等围攻,自己就必死无疑!

  袁游内心砰砰跳,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心跳会导致暴露,深呼吸了几次,压抑心跳声,幸好现在有雨声遮掩,自己的潜行能力相对来说应该有加强。

  袁游几个跃动,朝着最高的建筑“飞”了过去,脚踩墙沿,房顶,在黑夜中像一道模糊的影子。

  袁游停在了这栋建筑所在的院子外,自己估摸着距离那个悠长的呼吸声有大约百步,属于绝对安全的距离。

  等,等待!

  袁游没有贸然进入,如果靠的太近,还没法发动突袭,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这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巡逻的人,也对,巡逻是为了保护,但是炼精九阶的族长需要谁的保护?应该是他去保护别人才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袁游看到一个厉家中年族人从远处走来,似有些急匆匆,他一个人打着伞,没带仆人。

  袁游连忙专注起来,见他在院门外站立,对里面的厉无敌鞠躬。

  哪怕这人知道,自己的族长大人恐怕看不见他,但他也没失礼数。

  “族长,袁商那边并未有信鸽传来,厉全大人的信鸽飞了回来,却没有带任何信。”

  厉家族人毕恭毕敬的说,袁游观他的呼吸,姿势,估计也是炼精六七阶的强者,在厉家算一位大人物。

  袁商并未有信鸽传来!袁游内心一惊,莫非是那信鸽中途出了什么变故吗?

  至于厉全的信鸽没有带任何信,那是当然的,厉全已经被自己所杀。

  “袁商或有叛变。”半晌,高楼中的厉无敌淡淡开口:“传令,让厉家军在我这里集结,今夜荡平袁家庄!”

  “今晚!”袁游瞳孔一缩。

  不愧是炼精九阶的存在,行动力竟然这么强,察觉到袁商那边可能出事,果断的放弃更加柔和的办法,下令出击。

  “今晚?!”厉家族人惊愕道,随机,他也收敛情绪,说道:“不愧是族长,我们现在还在宴席,而且我们派出了使者去袁家,连我们自己都没想到要今晚进攻袁家庄,族长英明!尊令!”

  他快步朝着另一个地方跑去,口中长啸。

  “族长有令!厉家军集结!”

  袁游嘴角狠狠一抽,原本还打算趁他去报信的时候伏击他,没想到这人居然仗着自己充足的气血,直接用喊的。

  那么,只能在厉家军集结之前,杀掉厉无敌!

  他脚尖点地,飞速掠行,落在厉无敌所在院墙上。

  距离厉无敌大约三十五步!眼前有惊雷闪过,随即雷声爆响。

  袁游定住了,他想到,不,不行,自己不能如此莽撞。

  自己并不清楚那三层建筑的内部结构,如果移动到会被听到的位置,而自己因为墙壁等阻隔,无法突袭的话,自己将陷入绝对劣势!

  厉无敌完全可以先纠缠自己,等厉家军赶到后围杀!

  思考了自己的所有手段,所有可以做的事情后,袁游越来越焦急。

  等,只有等,只能等!

  他落入院墙内,这个院落中颇有些花草树木,而袁游则趴在其中。

  “耳聪目明”的听力,开始听到大量脚步声往这里靠近。

  不能急,不能急,不能急。

  袁游告诉自己,现在焦虑,着急完全没用,必须保持最平静的心态,放慢心跳速度。

  片刻。外面传来响亮又狂热的喊声。

  “厉家军,大刀队,全员到齐!”

  “厉家军,长矛队,全员到齐!”

  “厉家军,猎人队,全员到齐!”

  “请族长!”

  他们的声音配合暴雨和落雷,炸裂在这厉家庄上。

  袁游越来越集中,他听到了高楼中的呼吸声移动了。

  一个仙风道骨般的老者,穿着简陋的,推开了三楼的窗户,有神的目光越过雨幕,穿向院子外。

  赫然是厉家族长,厉无敌!

  厉无敌直接跳将下来,坠在地面上,发出震动的响声。

  他在雨幕中踱步,向着院子大门靠近。

  不需要说话,不需要鼓舞士气,他自己的存在,就是对厉家军最好的鼓舞!

  袁游早就压抑住了呼吸和心跳,否则这种距离,即便没有耳聪目明,炼精九阶气血盈满自带的听力都足够发现他!

  厉无敌朝着院门走去,完全没有发现旁边花园里趴着的袁游。

  大约二十步……

  太远了……

  袁游感到窒息。自己要移动吗?

  自己起来的瞬间,会不会被发现?

  自己如果没有突袭成功,会不会死在这里?

  要不要放弃,要不要逃跑,以自己的《元诀》,日后再报仇?

  忽有雷光闪现。

  袁游心有明悟。

  此刻你身处暴雨,积年敌人已被你阴谋害死,此处是你老宅,院门外就是你的军队。正是你戒心最少之时!

  袁游起身,鬼魅般地靠过去。

  十五步!

  十三步!

  十一步!

  厉无敌还无察觉,朝着院门走去。

  再向前,以炼精九阶的听力,很可能发现袁游。

  轰隆!

  光比声音快,先前的雷光产生的雷鸣,在此时炸裂。

  借着雷鸣声遮掩,压抑心跳与呼吸的袁游继续冲刺。

  八步。

  五步。

  厉无敌赫然转身,看向了身侧,随即,他瞳孔猛的紧缩。

  袁游也毫无顾忌,此刻全力以赴,精气神完全集中在这一击上。

  海鲸拳第一式,鲸撞!

  这一击,要么重创杀死你,要么被你带人围杀!

  袁游眼瞳中毫无杂念,只有一个目标。

  那就是轰中厉无敌!

  砰!

  雷鸣方结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