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从五长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危险辩识纲目?

从五长开始 灵耀战地记者 1627 2021.01.09 18:48

  何况眼下这么做不过是权宜之计,真到了藏宝物的地方,他还有后手。

  “我相信你们,跟我来吧!”

  山匪开始扶着墙壁缓慢前行。

  杜加里看了昂姆一眼,眼中的意思是“不怕有诈?”

  昂姆微微摇头,回了一个“放心就是”的眼神。

  三人沿着洞道继续前行。

  因为山匪走得慢,三人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到终点。

  终点与第一条通道差不多,比那里宽敞了不少。

  这里没有囚徒,没有其他山匪。

  二人戒备着四周,杜加里匕首在掌心打着旋,玩儿得很溜,问道:

  “没路了吧!你藏东西的地方在哪?”

  山匪一边向一处凸起的岩石摸过去,一边道:

  “就在这!”

  说着话,他已经到了凸起岩石处,按了一下某处。

  嘎啦啦!

  那岩石往里陷进去一截,露出一人高的侧洞。

  山匪抬手指了指侧洞。

  “就在里面!进去就看到了!”

  杜加里走过去探头观望,侧洞深度不足两米,像是人为开凿的储藏室。

  洞里有光,黄、蓝、紫三种颜色交替,杜加里轻易认出那便是三色石,零零碎碎十几块散落在地。

  知道山匪没有骗他,压下内心惊喜朝昂姆打了个手势。

  后者跨步来到洞口时感觉鼻子有些不适,微微皱眉!

  这种味道似曾相识!

  这时杜加里甩了甩右手,总感觉手臂有些发麻,他看了眼匕首,暗自琢磨。

  “莫非握匕首的时间太长了?这怎么能行!看来太久没有锻练有些生疏了,要努力才行。”

  “不好!退!”

  昂姆陡然变了脸色,拉着杜加里迅速后退。

  后者诧异道:

  “怎么了?”

  两人退了大约几十米才停下来,昂姆没来得及回答他,而是四顾左右,果然在来时的路上看到山匪一瘸一拐匆匆逃离。

  就这一会儿,这家伙便远离了二人。

  杜加里也看到了这一幕,惊讶道:

  “什么情况?这家伙以为自己逃得了?”

  昂姆脸色凝重道:

  “现在逃不了!如果刚刚我们反应慢上半拍,他就真逃了。”

  杜加里不解。

  “到底怎么回事?”

  昂姆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没有异常,这才问道:

  “你是不是感觉手脚发麻了?”

  杜加里一愣,越发惊讶了,赞道:

  “老长官真是神了,连这都看出来了?”

  昂姆脸一黑,无语道:

  “神什么神?你没觉得刚才吸进去的气味很刺鼻吗?”

  杜加里仔细回忆,发现真有那么一点。

  “您这么一说,顿时感觉那种气味似曾相识。”

  昂姆拍了拍前者,一副教导后辈的样子:

  “看来你在军队里的功课没有好好做啊!《危险辩识纲目》这门理论掌握的并不扎实。”

  杜加里老脸一红。

  真给老长官说对了,小声辩解道:

  “这个……当时总想着练好刀剑本领,哪愿意浪费大量时间在一本书上。”

  他的情况几乎是军队里一多半士兵的写照。

  想想也是,一旦进入军队,整日里徘徊在生死边缘,哪个士兵不是想着磨练武技提升实力。

  万一练着练着产生剑力值呢?

  生成剑力值是迈入学徒级剑士的标致,到了那个时候,身份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是云云众生和未来剑士的区别,可谓飞上枝头变凤凰。

  所以每个大头兵都有成为学徒级剑士的梦想,说白了熬炼筋骨打磨武技时间都不够用,谁会用心修习一本书。

  昂姆点点头,指着火把光芒照耀下越走越远的山匪,示意杜加里解决,口中不无赞同道:

  “是啊!我当初也是一样的想法,就盼着能练出一丝剑力值。可后来才知道,一直被忽视的那本书中记载的危险才是平日里执行任务时最容易遇到的,而且很多危险能够轻易致命,经过几次死里逃生后,终于返回去从新学习了书中的内容。”

  杜加里取下猎弓,试了试弓玄韧性,然后开弓搭箭瞄准山匪后心。

  得亏火光明亮,还能看到山匪的背影,若是再晚上片刻,说不准就错失了杀人良机。

  当然,以山匪眼下的残废样,是断然跑不过两人的。

  咻!

  箭矢飞旋,山匪闻声转头,看清情形面色大变,可惜已经来不及躲避。

  噗!

  锋利的箭矢直贯前胸后背。

  隐约可见山匪嘴里溢出一缕血丝,断断续续咒骂。

  “你们……不讲……信用,不得……好死!”

  双腿一弯,跪着断气。

  致死都死死盯着二人。

  杜加里打了个寒战,缩了缩脖子道:

  “他不会变成鬼吧?”

  昂姆冷哼一声,不屑道:

  “变成鬼又能如何?是他先使了卑鄙手段,死了也是罪有应得。若是还敢纠缠,就让他神魂俱灭。”

  杜加里本来也就那么一说,却发现老长官似乎气性有些大。

  摸了摸头道:

  “这个……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对了!那熟悉的气味到底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