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启程回城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九尾君上 2078 2020.09.17 10:31

  晨光熹微,从县城乘车赶往省城需要一个半小时,到省城火车站时,临近八点。

  在火车站候车室放下行李,严如山回身道:“钟同志,你守着行李,我去拿火车票。”

  “不用一起去吗?”

  “不必,都是熟人了。”严如山脸上淡漠,眼底平静;钟毓秀微微颔首,“那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着你。”

  目送严如山离去,钟毓秀在候车室内坐了下来,行李就在脚边;视线扫过简陋的候车室,白蓝墙,室内横陈数条宽大的木制长凳,墙角放着几张木桌,与后世相比,是真简陋。

  陈设一目了然,钟毓秀没了兴致,收回目光;打开行李箱,里面装的是几套衣裳,似被褥之类的她一样没带走,粮食找机会装了一半到储物戒,其余的都留给孙如红他们了。

  她那点口粮还真不多,大约还剩下五十来斤的样子;装一半到储物戒,就剩下二十五斤左右。

  整个冬天不出门,又知晓考上了大学,在粮食上就没节约过;反正走的时候也带不走,还不如敞开了吃。

  等了半个多钟头才见严如山从外走来,忙起身迎去,“严大哥,还顺利吗?”

  “拿到了,晌午十一点整的火车,我们先去吃饭。”严如山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递上。

  钟毓秀顺手接下,看了一眼,没想到是卧铺票;严如山的人脉真广,连卧铺票能买到,随手把火车票塞进衣兜里。

  “那就走吧,咱们早饭都没吃,老早就饿了;我们走了,这些行李怎么办?”

  “寄存。”严如山提着两人的行李走出候车室,在票台旁边有一个寄存点,给三毛钱放在里面便可。

  钟毓秀顺着看了一眼,并未跟上去,走到出火车站的必经之路等着;待他过来,就与他一同出了火车站,这年头还没开放人体户,吃饭只能去国营饭店。

  她对省城不熟悉,跟着严如山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处小巷,巷子幽深,若非如今天光正好,里面还会更阴暗。

  “这是什么地方?”

  “带你去吃饭。”严如山头也没回,继续往前走。

  “私人经营的?”钟毓秀星眸一动,“好吃吗?”

  严如山脚步微顿,回首见小姑娘眸子精神灼灼,心尖儿软了软,“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再追问,跟他走到巷子尽头;一道小窗户开着,隐约能闻到点儿饭菜香味儿;钟毓秀揉揉肚子,没闻到的时候还好,一闻到肚子更饿了。

  严如山眼角瞟见她的动作,眼底划过笑意,抬手敲门。

  “叩叩叩。”

  “谁啊?”

  “大姑,我爹娘让我给你送些山货过来。”严如山应对自如。

  “带了什么呀?”里面的人并没开门,而是继续询问。

  严如山道:“山菇子。”

  “嗳,是山菇子啊!那可太好了,最近正想着呢。”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矮小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大侄子大侄女快进来,我们正在吃晌午饭,留下一起吃。”

  “好咧,谢谢大姑。”

  谈话间,中年妇女关上院门,领着两人去往堂屋;到得堂屋,气氛才松懈下来,中年妇女笑了笑,熟练的问道:“小严,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想起过来吃饭了?”

  “路过省城,带人过来吃饭。”严如山侧目看了钟毓秀一眼,“这位姓钟,今天就是带她过来吃饭的;给我们上两荤一素两碗米饭,都要大碗的。”

  中年妇女笑眯眯地点头,“行咧,今天有炖猪蹄,给你们上一份;你们去堂屋坐,我去给你们上菜。”

  人一走,严如山随意一指左手边的凳子,“坐。”

  “好。”钟毓秀乖巧落座。

  严如山多瞅了她一眼,乖巧的样子挺可爱的,在她对面落座。

  几分钟时间,中年妇女用木托盘端着饭菜进来,托盘放在桌上,菜肴一样样端下来,米饭放到他们面前。

  “你们慢慢吃,不够再叫我。”

  严如山点点头,拿起一双筷子递给钟毓秀,又问她:“有县城的鸡蛋吗?”

  “有的,卤鸡蛋、烙饼都有;怎么,要来一份?”

  “要,卤鸡蛋要二十个,烙饼来五张。”

  中年妇女满脸笑容,连连点头应下,出去给他们打包去了。

  桌上三个菜,满满一个半大陶瓷盆的猪蹄,一盆芋儿炖鸡,一盘炒青菜;色香味俱全,两人都不说话了,一心一意吃完桌上的饭菜,放下筷子时,撑了个肚儿圆。

  “好久没吃这么好的。”

  知青院的饭菜是能吃,但与这一顿相比,着实相去甚远。

  “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严如山将钱票压在碗下,起身往外走,钟毓秀满脸餍足的跟在后头。

  踏出堂屋,院子的女主人抱着一个灰布袋子,疾步送来。

  严如山伸手拧过来,“钱票在桌上,这一顿多谢了。”说完便迈开了那双大长腿迈出院门。

  钟毓秀眉眼带笑,跟着他;两人赶回火车站,一看时间十点四十,可以上火车了。

  “东西你提着,我去拿行李。”严如山把袋子塞给她,快步去往寄存点,取了行李过来,“走吧。”

  “嗯。”

  火车站台前人山人海,人挤人。

  严如山找到车票上所记载的车厢,护着钟毓秀挤到车厢前;因着是卧铺车厢,人少,在旁边的许多人都是旁边车厢硬座车厢的。

  “把票拿出来,给工作人员检票。”严如山将两手的行李换到一手,从兜里取出他那张火车票。

  钟毓秀掏出火车票,拿过严如山的一起递给检票员。

  检票员确认无误后,将两人放了进去,“进去之后找到座位,不要乱走。”

  “好。”

  两人顺利爬上车厢,找到床位,把行李往床位底下一塞完事。

  钟毓秀松了口气,在床上坐了下来,“人可真多啊!”

  “这段时间回城的知青多,探亲的也多。”在她旁边落座,神色不动,“现在都算是好的,过年的时候人才是真的多;为了提前上火车,人推人的走。”

  “不会发生踩踏事件吗?”只知道春运的时候人多,并且,她还只见识过后世的春运;人虽然多,票也不好抢,不管是上飞机还是上火车都是尽然有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