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美滋滋搓一顿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九尾君上 2062 2020.09.05 08:43

  少顷。

  钟毓秀砸吧砸吧嘴回转知青点,没事儿也喊了严大哥的吧?没错,喊了的;所以,为什么要嘲她?

  “毓秀,你去山上了?”

  一群知青围在院子里的桌子前,孙如红第一时间看到她,忙起身迎了上去。

  “去山上转了转,逮了野味回来给大家打打牙祭。”丢开莫名其妙的严如山,想到有粮食有肉吃,拧着野鸡抿唇而笑,“如红姐,咱们晚上把它炖了。”

  孙如红好笑,“行,你想吃就炖,反正是你抓到的。”

  “如红姐真好。”跟在孙如红屁股后面打转,男知青负责清理野鸡,孙如红和江梅负责做,钟毓秀则是在后面学。

  原主从小娇生惯养,没做过饭,连灶台都没摸过;她也没做过饭,穿越古代有人伺候,穿越现代能请保姆,穿越星际有家政机器人。做饭不现实,多学学才成。

  野鸡汤炖上三个小时,又软又烂,汤底醇厚。

  残阳西斜,终于等回严如山,他手里提了两个布口袋。

  “严大哥,辛苦你了。”钟毓秀喜笑颜开迎上去,知青们也顺势看了过来。

  “给。”严如山将两个袋子送出去。

  钟毓秀接下,并未多言,两人心照不宣;粮食放到地窖,另一个袋子里竟是肥皂、香皂和洗头粉,分量不多,省着点能用一两个月了。放好东西,在院子的井口边上找到严如山,周围没人,脚步轻快,笑意盈盈的走了上去。

  “严大哥,谢谢你。”

  正在洗脸去燥热的人回头瞟她一眼,水珠顺着脸颊往下滑,“没诚意。”

  “那以后猎到的野味都交给你帮我处理?”轻笑一声,眉眼间轻灵快活,“再分你两成跑路费?”

  严如山望着近在咫尺的娇颜,眸光晦暗,“跑路费就算了,往后想卖的东西都交给我。”

  “好。”重重点头,算是谈妥,钟毓秀问道:“严大哥,三只野兔卖不到多少钱吧?粮食袋子里有五斤苞米面,你还给我买了两块肥皂、一块香皂、一盒洗头粉,钱怕是不够。差多少,下回我补给你。”

  “手里正好有肥皂香皂和洗头粉的票,勉强够。”

  没票就不够。

  钟毓秀了然,“那粮食分你一半儿,感谢严大哥帮我带东西。”

  “我不缺粮食。”冷漠依旧。

  “不要算了。”一直热恋贴人家冷屁股,她也是有脾气的人;进灶房找到孙如红和江梅,见她们正在说话,便在旁边静静的听她们谈论。

  孙如红含笑道:“毓秀就是能干,才来多长时间就让我们知青点的人都跟着享了一回福。”

  “毓秀是能干,不过,山里有猛兽,以后可不能再进山了,记住没?”江梅语重心长,“咱们这边的大山死了不少人,听说战乱的时候还有被坑杀在里头的。”

  “我也听说过,村里老一辈儿的人都知道这事儿,具体在哪儿没人知道。”孙如红忙点头,“毓秀,你可别进山了,太危险了;要是遇到熊瞎子可就惨了。”

  钟毓秀颔首道:“没事儿,我就在外围走走。”

  深山里有好多好东西的,野菜干货丰富的很;多采摘一些也能多换点儿粮食。

  “外围倒是没事,也是你运气好,旁人在外围可逮不着野鸡。”孙如红没深想,只以为她没进深山。

  钟毓秀抿春而笑,走上前帮她们一起择菜,刚蹲下肩头就被人碰了一下,只听江梅道:“你和严同志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他还给你送东西。”

  孙如红一愣,也问道:“以前没见你们怎么说话呀,你们是不是处上了?”

  “别胡说,那是我抓了只兔子,求了严同志帮我换的。”心底微动,隐瞒了抓到三只野兔子的事儿,“你们也知道,我来这里要啥没啥;正好换了点儿肥皂香皂和洗头分,过日子,总要认真过。”

  以后得更加小心了,少换粮食,知青点终究人多口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样啊!我就说嘛,严同志不是傻大方的人。”孙如红和江梅恍然大悟。

  两人没说不合时宜的话,也没再追问,钟毓秀松了口气,“如红姐,江梅姐,菜择好了,该炒菜了。”

  “好,今晚上你得多吃几口。”江梅脸上有笑意,起身去了灶台,“如红,你来帮忙烧火。”

  “我来吧,我也没事儿。”钟毓秀走上前就要帮忙,却被孙如红给拉住,“可别,你可是大功臣,一边儿歇着去,两个小菜很快就好。”

  钟毓秀轻笑,“那我可就厚着脸皮歇了?”

  “去去去。”

  两人笑嗔,直挥手让她赶紧走,钟毓秀并未出灶房;而是从碗柜里数了七副碗筷清洗好,顿好的野鸡起锅,一同送到堂屋摆好。

  孙如红、江梅炒好菜,又贴了一锅饼子才端着出来。

  “吃饭了。”

  江梅一声喊,男知青们纷纷从屋里出来,罗建民走在最前面,“晚上是不是烙饼了?我闻到饼子的味道了。”

  “饼子是什么味道?”孙如红调侃道。

  “还能是什么味道?饼子的味道呗。”罗建民一个箭步进堂屋,严如山等人相继走了进去,桌上一盆炖鸡、二个炒野菜、冒尖一盘苞米饼,“真好,这日子跟过年似的。”

  孙如红拉着江梅和姜毓秀入座,斜睨一眼,“有肉吃,可不就跟过年一样么。”

  平日里大家靠着野菜养活,一天三顿少不得野菜,夏季还好,冬季野菜很少;村里家家户户出去找食儿,等他们去的时候早没野菜了。

  罗建民讪讪轻笑,严如山等人落座,人手一个饼子,包了野菜就着野鸡汤,美滋滋吃上一顿。

  盆里的肉一块没剩,桌上倒是有不少骨头,罗建民还捡起各自面前的骨头细细品尝,瞧他一脸回味的样儿,在坐三位的知青不知该说什么好。

  “罗同志,你能别弄这么恶心么?”孙如红没忍住,过嘴都多久了还捡起来继续品,什么毛病。

  “不能。”

  罗建民咧嘴笑,一脸憨厚不甚在意的样子,把孙如红气的翻白眼又无可奈何,最后,只得跟着江梅和钟毓秀走开,眼不见为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