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送衣送食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九尾君上 2175 2020.09.12 15:41

  “严大哥,布料我送来了,在门口;你出来取一下,米数分配好了的。”

  布料放在门槛上,钟毓秀回转屋里。

  严如山出来没见到人,抱起布料进屋,一人给他们分了一份;按布料的尺寸来看,如何分配一目了然,严如山一看便猜到了。分好这些,他抱着剩下的布料来到女知青门外。

  “钟同志,你出来一下。”

  孙如红和江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将目光调转到钟毓秀身上;纵然被前面几次穿越经历磨砺出来了,面对两人直勾勾直白到暧昧的眼神,还是头皮发麻。

  天地良心,她跟严如山真没暧昧关系,没有交往。

  “我出去看看。”疾步往外走,出门时差点与严如山撞在一起;人没撞上,怀里被塞了一堆东西,一瞧才知晓是她送出去的布料,“严大哥,这些布料你一定要收下,是我和你交换的。”

  严如山目光冷淡,“我又不会做衣裳,要布料做什么,我都是穿现成的。”

  被噎了一下,钟毓秀眼睁睁看着严如山回去关上了房门;什么意思?还要她做出来?

  “毓秀,严同志都走了,你还在门口站着做什么?不冷啊?”孙如红伸脖子朝外喊。

  “来了。”钟毓秀回房关门,将冷风隔绝。

  孙如红问道:“毓秀,你把棉胎给拆了,还弄些旧衣服回来是要做什么?”

  “我要做几身衣裳。”说完没了下文,孙如红见她不愿多谈,也不多问,“那要我们帮你吗?我们闲着没事儿,可以帮忙的。”

  钟毓秀婉拒,“谢谢如红姐,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打发时间了。”

  “行吧,需要帮忙的时候叫我们一声。”

  “好。”

  花三天时间做出六套薄棉袄,棉胎里的棉花所剩无几,薄衣外套改良三套;旧衣被裁剪过,与之前的旧衣大相径庭。

  借着找柴禾的借口在山上转悠了两天才到个机会,乘着万学汤出来捡柴时,将包裹塞给了他。

  “棉袄一人两套,薄衣外套一人一套,细粮你留着吃。”话音落,不等交流,越过万学汤径直下山而去。

  万学汤愣怔片刻,回首目送钟毓秀远去,良久,低声一叹;柴火也顾不得捡了,抱起包裹赶紧回到牛棚,“我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一个老人问话。

  “老丁,老余,我在山上遇到个好心人。”万学汤打开包裹,露出里面的衣裳和一小袋面粉,一人两套棉袄一套薄衣分了,“人家叮嘱了,棉袄一人两套,薄衣一套。”

  两位老人明白过来,手里抱着这样的东西,被人瞧见可不好,自然得早点回来。翻看了一下衣裳,发现外面是补丁旧衣,里面是新棉絮,他们一时五味杂陈。

  “谁这么好?”余老问道。

  万学汤抱着棉袄薄衣,神色复杂难言,隐隐后悔当初不该那么绝情。

  丁老道:“我们总要知道是谁送的,你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万学汤席地而坐,神色沮丧,轮番看向两位老人许久,低沉的说道:“是知青点的钟知青。”其他的什么也不能说,当初亲生女儿做的那些事情,他不是一点不知情,不过是觉得亏欠了亲女,养女又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才放任的。

  “钟知青?”丁老喃喃自语,继而自嘲道:“如今我们自身难保,有今天没明天,知道是谁又能如何?”

  余老沉默,万学汤心里酸酸麻麻的,为以前亏待钟毓秀而愧疚;他在高中教书,本来不用被下放,却因一心维护的亲女被打成臭老九、资本家左派被下放。能来这里,还是靠着上面有人周旋,若非如此,怕是会去东北三省;在此地都这般难,真去东北三省,那才是真没活路了。

  .......

  钟毓秀回到知青点便不再过问牛棚的事情,猫冬期间,不是和屋里聊天就是睡觉;毓秀也不例外,只是,她多了一个选择——看书,高中课本物理方面能靠理解,而她最不缺的就是理解逻辑能力。所以,学习重心都放在了文科知识点,该背诵的老老实实背诵,该学的老实学。

  七十年代的政治课本偏向崇拜风,最令人头疼;为了以后,又不得不学起来,毓秀跟政治课本硬磕,还真被她给磕下来了。

  看书累了,就拿出被严如山退回来的布料,送出去的是格子灰布料的牌子是的确良;这种布料做衬衣也可,因此,钟毓秀设计了一款简单样式的,领口不做翻领,而是短直领。

  衬衫看着简单,做起来却需要精益求精,否则,一点点细节就有可能毁了衣裳。

  八米布料,做了三件衬衣、两条直筒长裤;年三十前将衣服做了出来,送给了严如山。

  “严大哥,布料你不要,我做成了衣裳;不知是否合身,你去穿上试试吧!要是不合身就给我再改改。”

  严如山盯着眼前仰头说话的姑娘,心绪难平,“多谢。”

  “要谢也是我谢你,我先回了,不合适就给我改。”钟毓秀摆摆手,转身回屋去了。

  屋里的孙如红二人凑上前笑她,“瞧瞧,瞧瞧,还说没关系,衣服都送上了。”

  “毓秀,你真在和严知青处对象?”江梅眼底带笑,轻声询问。

  “没有的事儿。”钟毓秀摇头道:“之前不是和严大哥交换旧衣服嘛!他不会做,就把布料送回来了;人家不会做衣裳,不要布料,我不能不识趣儿啊!”

  “哦.......”孙如红拉长音,别有深意,“原来是严同志不会做衣服啊!”

  江梅也get到了,“毓秀,你对严知青真没意思?”

  “没有,我现在好好干活才能活下去。”对未来许多事都有了规划,没时间沉迷情爱。

  经历七世,她没有遇到过真正的爱情。

  不知不觉就到了年节,乡下年节过的简单,知青点也是如此。

  物资不充足,钟毓秀和严如山商量了一下,二人一起上山猎了三只野鸡五只野兔回来;好歹大年三十之后的几天饭桌上见了荤腥,这就算是个好年了。

  大年十五一过,猫冬日子结束,生产大队开始组织社员们下地拔草、松土。

  生产大队每个小队田地都不少,想将田地整顿好,上粪样地,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到那时,天气回暖,玉米、高粱、红薯就能下种了。

  没有口粮方面的担忧,开春之后钟毓秀和严如山都没再上山,日日下地,回知青院吃了饭就想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