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换了拨人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九尾君上 2186 2020.09.09 08:32

  告别知青院的人,严如山和钟毓秀一同上山,外围天寒地冻,野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都龟缩了起来;穿过外围,进入深山,气温明显变暖,还能见到野兔的影子。

  “野猪!”一声低呼,毓秀两眼发亮,指着百米开外的平坦之地见到一头正在啃草的野猪,体积庞大,约莫有五六百斤的样子,“严大哥,大东西。”

  “我们没带工具,人又少,打不死野猪。”严如山思维冷静,思虑当前打下野猪的概率,“绕开,不能跟它硬碰硬。”

  这么大的野猪!

  钟毓秀不甘心,遇到野猪的次数不多,迄今为止也就两次,这还是第二次。

  “我们试试?之前我一个人不也打死了一头野猪嘛!”

  严如山垂在身侧的手颤了颤,傻妞,打死一次不一定能打死第二次;上一次的野猪才三百多斤,这次是五六百斤。

  “打了这头野猪,我做棉袄的布料和棉花就都有了,严大哥,你找颗树藏起来。”越说越坚定,不等严如山回应,寻了一根结实韧性强的三米长木棍,等严如山醒过神来,钟毓秀已经摸到了野猪后方。

  严如山跟上去阻止,却见小姑娘朝野猪飞奔而去,一棍子砸在野猪脑袋上;野猪疯狂嚎叫,又如论如何都躲不开,仿佛被什么东西都束缚住了。

  姓钟的小姑娘送上一顿乱棍,野猪逐渐没了生息。

  严如山:“.......”

  彪!

  是真彪!

  一切仿若梦境。

  钟毓秀一抹额际虚汗,体质总算勉强跟上了,在星际,二十级精神力大佬的体能相应的是S级;体质之强,堪比星空异兽,如野猪这般没什么攻击力的野兽不过是一个念头就能摁趴。

  五级精神力,体质跟上后,较之这个年代大部分都健康。

  “严大哥,快来,野猪死了,我们弄下山去。”钟毓秀兴奋回头招手,不怪她激动,储物戒内的东西能不动用就不动用,那些都是值钱货,在这个年代卖不出高价。

  两个月没从县城换到东西,连冬季的衣裳都没准备。

  严如山疾步上前,上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松了口气的同时微微轻叹。

  “你怎么这么莽撞?”

  钟毓秀甜笑,“严大哥,野猪死了。”

  “罢了,下次注意些,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冲动行事。”能莽到打死野猪,他还能说啥?这姑娘打死了野猪,身上一点血没沾上。

  “知道了,严大哥,这次是我冲动了;那么多肉就在眼前摆着,不激动才奇怪。”钟毓秀垂下脑袋,避开了严如山锐利的视线,“再说了,有了这头野猪,这个冬季我都不愁了。”

  不仅是棉袄,粮食也能解决了。

  严如山一时间被堵得说不出来,心微酸,“不念叨你了,过来帮忙。”

  “哦。”

  钟毓秀跟严如山一起做了一个木筏,拖着野猪下山;到了山脚,野猪藏进干枯野草丛,严如山叮嘱钟毓秀在原地等着,他则转身去大队借了拖拉机过来,野猪拖上拖拉机,拉着她进县城。

  拖拉机同样停在城郊,这次距离县城有些远。

  “严大哥,咱们还是不进去?”

  “嗯。”严如山跳下拖拉机,“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人带过来;你需要什么东西,让他们一起带过来,免了再跑一趟的功夫。”

  钟毓秀略一思索,“布料、棉花、粮食、零嘴、洗头粉、肥皂,就这些。”

  “好。”严如山转身离去。

  钟毓秀目送人远去,直至看不到人影才回头看向被遮盖的野猪;野猪死了有一会儿了,血液都凝固了,飘散出淡淡的血腥味。

  严如山回来时,领着七八个人,不是上一批那些人,但比上一次的人多;这些人推着独轮车过来,车上东西堆积冒尖。

  “东西在上面,你们称称。”严如山让开道,一指拖拉机,对钟毓秀使了个眼色,钟毓秀忙跳下去站到严如山身边,一边看那些人爬上拖拉机抬野猪,一边询问道:“怎么不是上一批那些人?”

  严如山撇她一眼,淡淡道:“这次找的不一样。”

  钟毓秀皱着眉头,“信得过吗?”

  “跟他们有过几次交易。”野味在一个地方出售是不明智的,“县城有三大黑市人脉,矛盾十分大,兜售给他们任何一家都会为我们保密。”

  有肉谁不想要?这年头荤腥本就稀缺,有的人一年见不到荤腥;县城说是比乡下好,其实不然,县城的所有东西定例定量,粮食还没乡下人多。

  黑市上不是每天都有肉卖,没货源,怎么弄得到肉?因此,遇到一次卖大肉的,黑市这些人都会抓住机会,绝对不会松手。更不会将兜售人的身份透露出去,若是透露了,那不是让另外两拨人抢嘛!

  钟毓秀听明白了,严如山是摸清了黑市里的情况,了解三拨人的行事风格,才敢这么大胆。

  这边说着话,那边已经上称,零头人是个穿着黑色布衣的中年男人,“严兄弟,总重量五百九十三斤,你来看看。”

  “不用看,徐大哥的人品我还信得过,直接结算便是。”严如山面无表情,缓缓走上前与徐姓领头人碰头。

  钟毓秀站在原地没动。

  徐大哥笑哈哈的说道:“严兄弟爽快,我也不压你们太多重量,野猪肚里的东西不能要;我给你算二十斤,你看咋样?”

  “行,公道。”严如山淡淡点头。

  钟毓秀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除开二十斤,野猪一共是五百七十三斤;野猪肉卖不到家猪肉那么高,不过,现在正缝年节,我也不让你们吃亏,五毛一斤,如何?”

  眼角瞟钟毓秀一眼,严如山颔首,“可以。”

  “五百七十三斤,一共是两百八十块五毛钱;独轮车上的东西都是你点名要的,价值一百五十块,再给你一百三十六块五,对吧?”徐大哥笑眯眯掏钱。

  严如山接过来数了数,踹进兜里,“数目都对,还得有劳徐大哥让人帮忙把东西搬到拖拉机上去。”

  “好说。”徐大哥一挥手,随行而来的人把独轮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搬上拖拉机;手脚麻溜利索,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给安置好了,徐大哥一瞧,笑道:“严兄弟,下回有好东西再来找兄弟,你是知道哥的,绝对亏不了你。”

  野猪抬上独轮车,一行人远去。

  严如山二人爬上拖拉机,把钱拿出来给了她,“你点点。”

  “不用点。”钟毓秀随手兜儿里,“粮食不少,有两百斤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