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申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地下偶遇 再陷争斗

申游记 梧桑梓 5071 2020.11.22 06:31

  “最近好乱呀!”

  仰面躺在野花点缀的草地上消食的凰伊,看着天际不时出现的遁光感叹道。

  “嗯。”

  申无病侧着身,曲肘撑着身体,看着远方起伏的山峦,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不是他应付,而是清晏司令里的消息令他有些头大:

  “你们又招惹什么事了?”

  看着这个消息,不知为什么,申无病感觉到自家承负人已经知道了翎钥的事情,但还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地含混道:“一直在兢兢业业地找寻修行重楼秘法之人和仇四绝。”

  为了引开她的注意力,又特意强调了一句:“仇四绝确实到过这里,已知大概去向。”

  “怎么样?我给你找的同伴不错吧……”

  丁灵菱果然中计!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心,下一条消息又来了:“你少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你们是不是掺合到雀图和翎钥事件中去了?”

  申无病正在组织语言时,消息又来了:

  “如今整个陂陀都闹开了,以你们两个的性子,不掺合才怪呢!”

  “凰伊没发消息来询问,说明你们已经掺合得很深了,说说,你们手中是有雀图还是翎钥。”

  “不要告诉我全在你们手里!”

  “也不对,如果全在你们手里,仙路中早就应该传开了……”

  一个个消息连珠炮般地传来,司令中会话的云雾越来越长,有如悬河。

  申无病终于抓住个空隙回了一句:“那雀图和翎钥到底涉及到什么事呀?”

  丁灵菱又接边发来两条消息后,这才针对这条反问道:“你们真没掺和进去?这都不知道?”

  “不知道。”

  申无病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一是他们行事比较低调,还真就没有主动打探过其它消息。

  另一个是因为雀图和翎钥的下落都有了确切的目标,因为两者还没有落入一人手中,所以也就暂时没人发现翎钥是假的。

  而万林嶂和千石熣也以此为契机开始了相互争斗,过往多年的仇怨全部爆发,还逼迫其它小门小派站队,仙路中人都很忙,不想再招惹其它因果,所以也没什么人来找他们的麻烦。

  “大约是三千年前,陂陀突然出现一个希微境,凭借手中的法器四处挑战,就连人仙境都奈何不得他,当时就盛传他来自道途玉虚。”

  这时,丁灵菱发来了关于这两件东西的前因后果。

  “不过仅仅百年,此人便不知所踪,又是百年之后,有人在他最后出现的地方发现了雀图翎钥,因翎钥和他当日所用的法器很像,便认为这两件东西是找到此人去向、获得真传的关键所在,只是至今没人找到地方,或是参悟其中的奥秘。”

  道途玉虚?

  看了这一大段话,申无病最关注的是这四个字,正在他准备要问的时候,自家承负人又来了一句:“也许你能解开也说不定。”

  不问了!

  估计自家承负人怀疑自己杜撰出来的靠山也是来自什么道途玉虚,所以才会有此一说。为了维持自己“师门”的神秘,这个问题决不能问,没准儿是那古灵精怪的承负人故意说出这个地方,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反应。

  所以申无病只是回了一句:“我和凰伊都不想掺合。”

  “不掺合的好,凰伊这次这么听话?不像她的性格呀!你挺有一套的吗!”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看着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八卦之意,申无病很理智地当做没看见,转而问道:“为什么叫雀图翎钥?”

  “不是不掺合吗?问来做什么?行了,去忙吧。”

  这个小气的女人!

  “你发什么呆?”

  这边凰伊也发现了申无病的异状,也是八卦地问道。

  “没什么!”

  申无病摇了摇头,想着没必要告诉她。

  “在和灵菱聊天吧!”

  看着她眼神中闪动着的玩味笑意,申无病觉得女人的直觉直的没处说理去,便只能点了点头道:“她知道我们掺合进去了。”

  “哎呀!会不会告诉娘呀!”

  凰伊一下子跳了起来,像坐不住的兔子似的满地乱转,一脸的紧张。

  申无病很想告诉她,就算丁灵菱不说,也未见得就不知道。

  “不行,快走,马上就到塔萨湖了。”说完就凑到申无病的旁边。

  申无病也没多言,带着她直接沉入地面之下,与此同时,凰伊也祭出了遮灵幢盖和鉴彻灵珠……两人最近一直是这样像潜艇似的赶路,有机会了就回到地面上透透气,找飞禽或是鬼差打探消息。

  子时午时行功,交流火行心得,其它时间,有空闲了就交流阵法心得,或者满足一番口舌之欲,这段时间两人的阵法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申无病也终于有了他梦寐以求的控场类技能。

  与此同时,他还对六识迷阵所代表的那片叶子牌有了更深的感悟,只是有如雾里看花,还有些模糊,他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也未强求,一切随心随性。

  正破土而行间,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是的,就那么突兀地从前方的土层中露出了脑袋和半个身体,一看到他们,便一脸错愕地僵在了那里。

  申无病也很茫然,这就撞车了?

  鉴彻灵珠一直在监视地面上的情况,地下由申无病的灵觉负责,可在此之前,灵觉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看着此人泛黄的肌肤,应该是土行灵体,那也不应该一点儿都感应不到呀!

  方正的脸庞,雕塑感很强的五官,可以称得上的相貌堂堂,肩宽臂长,手如蒲扇,指如竹节……就在申无病打量来人之时,来人也看到了遮灵幢盖散发出的微光,露出一抹恍然的神情。

  一见这神情,申无病也明白了,此人应该也有遮挡自身灵气的法器,又或者是类似的手段。

  凰伊坐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此人,不过并没有开口。

  那人同样没有开口,也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申无病见此情形,也缓缓地把左手从无象上移开,右手散开了结好的印诀。

  “我们一起上去,慢慢来!”

  略显沉闷的声音在这处地下空间响起,申无病同样举起的双手向上示意了一下。

  那人摇着头拒绝道:“我只是路过,没有恶意。”

  申无病也摇了摇头,这人是土行灵体,地下是他的主场,无论有没有恶意,都要先离开才行。

  “我先上去!”

  凰伊知道申无病是担心自己,也知道没有自己,他在土里是如鱼得水,所以主动出言道。

  那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将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申无病身上,一旦凰伊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就立刻出手,他对自己的土行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凰伊慢慢收起遮灵幢盖和鉴彻灵珠,祭出另一件法器——一个散发着厚重岁月感的木雕,雕成一条如盘起的蛇一般的形状,只是头部浑圆,身上还有一层层的坏节。

  随着凰伊将灵气打入,这木雕如同活了一般,张口将她吞下,如龙飞天,破土而出。

  那人瞳孔一缩,肌肉紧绷,显然对这法器有所忌惮,连带着神情也肃穆了几分,不过很快就诧异地脱口而出:“青木一族?”

  申无病学过映日的功法,而且龙烟也是出自青木一族,被错认也是正常,不过他没有顺势应下,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那人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双手握拳,申无病周身的土石顿时坚实如铁,和他的拳锋一样,微微泛起了金属的光泽,冰冷的声音在这片空间回响:“说,你将青木族的小子怎样了?是炼还是服?”

  申无病不想进行无谓的斗法,见他似乎是误会了,出言解释道:“只是和青木族有些机缘。”

  那人自然是不是信,身上的杀意越来越重,虽然土层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但申无病仍然感到了厚重如山岳一般的压力,就像整片大地都向自己挤来一般。

  急忙转运土行之力,化身土行灵体,压力顿轻,那种胸闷的感觉也消失了。

  那人的脸上先是掠过一抹错愕,紧接着是咬牙切齿,双拳向胸前一并的同时问道:“山菡在哪里?”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土层中长出金属的尖刺,缓慢而又坚定的向申无病压来,尖端还露出了淬火过度一般的青黑色,显然,是认为自己还炼或服了什么山菡。

  申无病直接将魂停唤出体外,对那人说道:“我是因为与这家伙有此机缘,才可以运转土行的。”

  那人仔细打量一番魂停,又感知了了一下申无病身上的气息,脸上的恨意这才消退少许,不过还是没有收了神通,再次问道:“那木行呢?”

  申无病无奈,只得又召出了龙烟。

  “紫竹?你和青木一族的谁有机缘?”

  看此人的举止,应该很熟悉各族事务,而且对四灵族抱有善意,但申无病还是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厚……”

  那人差点儿说露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两眼一翻,道:“你管我是谁,现在是我在问你!”

  “又没人规定你问了我就一定要回答。”

  申无病也两手一摊,回敬了一句。

  那人一下被噎得没言语了,鼻翼扇动,胸膛起伏,但杀意却淡了许多,那些尖刺也停止了继续生长,土层的金属光泽渐消。

  “我可以走了吗?”申无病没想着继续攀什么交情,对面这家伙明显有些冲动,再留下来,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冲突,还是早走为妙。

  那人没有回答,而是指着周围的空间问道:“你最近一直这样修行吗?”

  你要是把这种旅行当成修行也说得过去,所以申无病点了点头。

  “有见过山菡吗?”

  申无病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一路上就见过你这么一个在地下闷头乱闯的,就算是见过其他人,你这样没头没脑地问上一句,我又怎知道山菡是何方神圣。

  那人没话说了,僵硬地拱了拱手,缓缓没入土层之中,申无病也从另一个方向慢慢浮出地面。

  “这么快就解决了?”

  隐藏在半空中的凰伊收了法器,现出身影,有些佩服地飞到他的身边问道。

  见申无病没有随后出来,她就判断是在地面下斗上法了,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动静,但隐隐泛出金属光泽还是没逃过她的双眼。

  “只是误会,说开就好了!”

  申无病感受到了她的关切之意,笑着安慰了一句。

  “什么吗!”凰伊嘟囔了一句:“又是雷声大雨点小。”

  你是真的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申无病心中吐槽,这时灵觉发现有异,转头看向一侧。

  只见远方有几人驾云飞来,高度有些低,不过不是因为修为,而是为了跟上跑在地面上的一只异兽,前伸的面部前端是长长的鼻子,也许是为了配重,后面的尾巴也很长,整体形如纺梭,四肢短小粗壮,除了前鼻部,其它位置都布满了细密的鳞甲。

  此时它正将潮湿的鼻端贴在地面上,四个小短腿儿倒腾得飞快,带着上方的云朵,向这里跑来。

  不欲多事的申无病说道:“先走吧!”

  凰伊也看到了,注意力却全放在了那头异兽身上,嘴上不在意地说道:“看架势不像是找我们的,这时走怕会引起误会。”

  申无病看了看当先的那道遁光——飞景境,缓缓点了点头,认可了她的判断,便带着她侧身让开,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不想那异兽到了身下,突然停住了脚步,费力地半仰起头,鼻子乱摇,发出一声声古怪的鸣叫声。

  驾云而来的几个人瞬间展开队形,将两人围住,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古怪,贪婪中夹杂着疑惑,其中一位出言问道:“你们是哪家门下?”

  申无病没有回答,一飞景,两六虚,两窥缈,这种组合,在陂陀确实可以横行一方了,问话的是其中一名六虚境,只是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这异兽、这方向……莫不是在追踪刚刚地下那家伙?将自己错认了?

  这时,另一位六虚境怪里怪气地说道:“人家可是云霄来的,怎会理我们这种小地方的。”

  先前问话的那位嘿嘿笑了两声,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道:“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云霄来的就更好了,最近这么乱,怎么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飞景境则直接锁住两人周围的天地灵气,淡淡地说道:“废话真多,先布阵,别再让他们跑了,地面上也注意些,能引起食崚兽的注意,必是土行灵体。”

  申无病也是通过司令给凰衣发了个消息,并且抢先出手了!

  灵台中的感性意识手结印诀,口吐言咒,这段时间一直蕴养在衣物上的潜龙升空,扶摇风起,冲开天地灵气的封锁,探出的龙头向着其中一名六虚境扑去;在他的身侧,凤鸣声中,一只火焰凤凰双翅遮天,借着风势,向另一名六虚境扑去。

  两名六虚境没想到这两个看似初入仙境的家伙,动起手来声势这么大,还将目标放在自己身上,纷纷怪叫一声,各自祭出法器护在身前,不想龙游凤舞,各自来了个华丽的转身,目标转为两名因惊骇而动作慢了半拍的窥缈境。

  一人被龙首正面击中,护体阵法直接被破,骨折筋断,在地面上砸出个深坑,眼见不活。

  而另一个被风喙中喷出的火焰击中,虽然一时被护体阵法阻隔,但火焰不熄,阵法明灭,被破只是时间问题;更关键的是,阵法没有阻挡住炎炎热力,此人就像是被放进密封的炉子里蒸烤一般,体内灵气合着水份,在迅速地离自己而去。

  他也不敢撤了阵法,只能祭出法器,试图反击,可心慌意乱下的反击,根本就无法对火焰凤凰造成什么伤害,甚至是刚离体没多远,法器就被烧得不成模样。

  黄庭中的知性意识也已早早准备,在龙凤转向的同时,操控两道土龙自地面下冲天而起,向着两位把注意力放在身前的六虚境身下袭去,几人本就离地不高,土龙几乎是瞬息到达,虽然护体术法建功,但强烈的冲击力也将两人像皮球一般高高冲起,围困阵形顿时被破,布阵更是无从谈起。

  而另有四道身影各持一面阵旗,将飞景境围在当中,灵气波动间,竟是先将此人用阵法困住。

  凤凰归巢,没入出现在凰衣身前的梭形法器上,准备再次带着她遁走!

  冷哼声中,一个马铃模样的法器现于飞景境身前,嘬口一喷,一口灵气打在其上,清脆的声音传出,并不响亮,也不浑厚,就如同牧童骑着黄牛走在乡间小路,一路摇曳的铃声,威力却是不小!

  四道影现之法凝出的身影直接散去,就连手中拿着的阵旗都被震得粉碎,化为天地灵气。

  同样化为天地灵气的还有那两条土龙和凤凰虚影。

  因这个声音而最终碎去护体法阵的窥缈境,混身浴火,哀嚎着坠向地面,也是眼见不活,可他的同伴们视而未见,阴狠的目光都放在了申无病和凰伊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