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几乎成了武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几乎成了武侠 我是飞天魔鬼 3763 2020.08.02 03:19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为快不破。”——小李飞刀。

  棍法的核心在于一个“敲字”,而好的棍法就是更好教人如何敲人。这敲人的学问大有讲究,比如说寻常人的打非就是抓着一个人往他身上使劲敲,这无异于混混打架上不得台面。什么是上得台面?能跟高手过招的就是能上得了台面。武林中最出名的棍法莫过于少林寺的少林棍法和丐帮的打狗棒法,这两派的棍法各有不同打起来也不同。

  如少林寺的棍法大多使用长棍,而长棍讲究的身法,常见的棍法有少林醉棍和小夜叉棍。这两者棍法都要有少林寺的少林身法辅助使用,打起来无无非就是“推”、“捅”、“扫”“砸”、“敲”这五字。这长棍距离较长,竖起来比人要高,所以打起来要把控一定的距离。最好的距离就是你打得到别人,别人打不到你,或者是别人勉强才能打到你,而你能从容打人家,也就是长棍的精髓。所以用长棍的都是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力求猛攻。若是出手慢了或是被人近身了怎么办?那就将人用推出去。退不了怎么办?那就扫。扫也不行怎么办?那就用身法往后跳,与人拉开距离,然后再战。

  而丐帮大多粗棒、细竹、短棍。丐帮棍法可抵挡可身法,可攻可守,那里都打,其实棍棒都是打头。打狗棒法就一个“敲”字,敲得人脚疼、腰疼、后背疼。至于先发制人后发至于人还有什么开战距离,丐帮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讲究,只顾使劲敲就是了。打狗棒法打起来都是一套连着一套,不像少林一样一板一眼的打完一套就收一套然后再打一套。

  打狗棒法和少林棍法都是当今武林的顶级棍法,但如果单论棍法不论其他的话,丐帮的棍法确实略胜少林一筹,所以丐帮的打狗棒法又被成为天下第一棍。

  对比这当世顶尖的两种棍法,官府的形意棍法那就是上不得台面。

  形意棍用的是短棍,却不像丐帮一样随心所欲,敲人自如,而是像少林一样一板一眼的打一套收一套的路数。不过这形意棍法本就是官府用来过渡的,官府内高手用的兵器也不是什么棍棒,而是长枪和唐刀。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用来过渡的棍法,却可以让人练习许久不得要领,林无涯现在才到形意棍的形还没到形意棍的意。

  练武上的平庸,平平淡淡的捕快生活,林无涯总觉得自己这次穿越不得劲。

  “穿越的人那个不是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而我都来这个世界半个月了,生活还是没有半点起色,难道是我太平庸了?”林无涯心里暗想道。

  “可能是我穿越的世界不对,这里国号虽是秦,但却是比较像前世的明朝。这里对于唐诗宋词也就写武典的时候才会人用,而八股文才是这里文学王道。这里的小说盛行,我脑海中虽然有无数的想法但都不敢写。写西游记?朝廷说你妖言惑众,偏向于南疆妖派。写水浒传?朝廷说你企图谋反,偏向乱党,一个不好就要杀头。写三国演义?可这里又没有三国的历史,朝廷说你凭空捏造,实则是对天子的大不敬。写红楼梦?那更万万不得,直接得罪当朝圣上。”

  “唉,都说做人难,穿越更难。别的人穿越要么有个师傅教,要么有个系统,再不济也能靠抄抄诗词成名,而我呢?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老天是怎么想,给了我一次重开的机会却不给我个开挂的人生。”

  林无涯转念一想:“不对,肯定是有什么事被我忽略了又或则说时机还没成熟。”

  衙门里终日里都无所事事,大多数来报官的都是些属于民事纠纷的小事。

  今天衙们总共发生三组民事纠纷,都是林无涯一个人独自解决,也只有他一个人会理会这些事。

  第一件事是在早上,张三欠李四钱几两银子到约定的时间未还。按照大秦玉律,欠钱未还者因按金额处以相应的杖法。按规定,张三的欠的金额按大秦玉律要罚十杖。不过林无涯念他是初犯所以就口头警告他,并限他三日时间内归还。不过这样的处罚张三竟然还不服说李四污蔑他要求重审,那李四也不是吃素的,当场拿出那张欠钱的字据。字据上面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下面又有张三的画押。这张三总归是无话可说了,不过既然之前他要求重申,那还是被林无涯按大秦玉律打了十杖,并限他三日之内还清债款。

  到了中午,又有人来报官,林无涯一看,还是早上的张三和李四。这两人今天是吃了火药,咋还杠上了?这回是张三告的李四,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哈。林无涯拿起罪状,罪状上写着李四偷看张三媳妇洗澡。李四辩解不认,张三说可以找人作证。

  不一会儿,证人来了,来的是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大娘。她说她姓张,所以林无涯就叫她张大娘。据她的供词所说,就在前几夜,她看到李四正偷偷摸摸的溜进张家的院子里,躲在窗户的缝隙上看张三的媳妇洗澡,她咳嗽一声,吓得李四赶紧逃跑。这事她除了跟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提起过,就没跟其他说过。

  李四听到张大娘所言也没辩解,低着头就认了。

  这个案子就比较复杂了,虽然给人一猜就猜到这件事是李四错了,但是大秦玉律里却对于“偷看洗澡”这样的事情有相关的法律,所以比较难定罪。张三想用李四的罪证抵消掉他欠李四的银两,李四说什么也不肯,振振有词的说道:“几两银子都够我去青楼找个如花似玉的风尘女子风流快活几夜了,请大人明查。”

  虽然说是这个理,但总要给李四一点处罚,今早不是打了张三十杖吗?那就判李四被罚十杖,张三李四对于这样结果也不说什么。

  下午,又有人来报案,这次报案的是中午的证人李大娘,李大娘一进来就说自己的鸡不见了。

  林无涯首先怀疑就是李四偷的,目的是报复张大娘的指认。不过这李四不会这么傻吧,中午刚被人家指证,下午就偷别人的鸡?不过林无涯自己也不能确认是不是李四,他自己又不是李四,怎么懂得他怎么想的。

  到了李四的家里,林无涯先盘问一下李四,因为李四嫌疑最大。李四否认,并给我们搜,搜了一下也没找到什么。

  会不会是这鸡走丢了?有这个可能,林无涯就和张大娘在附近找,找了许久也没见这只鸡的踪影。正当林无涯想去别处找时,他发现李四家的旁边的屋子在冒黑烟,拿肯定有人煮饭,不如去那里看看,可能会找到什么线索。

  一敲门,林无涯一看这开门的人,心想,还真是巧了,开门的正是张三。林无涯一进门就看见张三正在和他媳妇在煮东西,也不说什么,走过去掀开锅子一看,正是一只鸡。这张大娘今天刚刚帮你们指正李四,你们却转手就偷了她的鸡,这做人也太不厚道了。

  林无涯正想发火,这张大娘就把林无涯拉倒一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原来这都是一场乌龙。

  这李大娘指正完李四后就回到家继续干自己的事情,过了一伙儿,她数鸡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只,就以为被偷了急冲冲来报案。

  “那这张三他不是吃了你的鸡吗?”林无涯诧异道。他有些疑惑,这鸡不是在张三家里吗?怎么就变成了一场乌龙?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

  张大娘这才道:“这鸡是我的没错,可这张三是我的儿子,他媳妇就是我的儿媳。”然后张大娘又跟林无涯交代完这件事情的始末,林无感听完后,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李四是张三的邻居,他那天偷看张三的媳妇洗澡被张大娘看见了。李四苦苦哀求张大娘不要告诉别人,可这张大娘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儿媳。

  这张三遇到这种事肯定不肯啊,马上就过隔壁去找李四算账。这李四自知理论,而这张三这好有事要急用钱,所以李四就借了张三几两银子,并和张三约定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张三同意了。谁知没过几天,李四就听到别人传他偷看别人老婆洗澡这件事,一气之下就来报官了。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林无涯还真是苦笑不得。

  像今天这样的民事纠纷每天都是很多的,理不理要看衙差的心情。这样的民事纠纷是不用开庭审理,也不用上报县太爷,因为县太爷压根就不会理会这些小事的,捕快们可以自行处理。

  回到衙们已经是傍晚,再有半个时辰林无涯就可以收工回家了。今天又是平平谈谈的一天,小衙差的生活就是这么无趣,如果每天都如此的话,那么自己要等到何年才能出人头地?

  正当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应该在街上巡逻的衙差匆匆忙忙地跑到衙们门口,只见他气喘呼呼,整个人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快,快,王捕头他,城门有人闹事,王捕头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让你们速速过去。”说完,他便一屁股坐在地上。

  林无涯听完后,便让一个衙差去通报县令,自己和衙们里值班的捕快们匆匆赶往闹事地点。

  走到城门底下后,林无涯发现有很多人围在这里,大多数都是些平民百姓。除此之外林无涯还在他的右边发现了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往里面一看,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王捕头还有几个巡逻的衙差,赶忙过去与他们碰头。

  众人汇集后,林无涯忙问王捕头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看热闹?

  王捕头指了指城门,林无涯顺着王捕头的指尖看过去,发现城门上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只见那个男人身穿蓑衣,头戴草帽,半低着头,头顶上的草帽压得很低,让人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孔。男人做出了一个抱胸的样子,城上的风很大,吹得蓑衣微微摆动,吹得发丝不断飘散,但是却吹不走他的草帽。

  那女人看上去像是官府中人,身穿青袍官服,头戴素银色的乌沙帽,从官服上秀的小杂花看,应该是个六品武官。

  林无涯想看得更清楚些时,发现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楚女人的样子,只能看到一点点模糊的轮廓。

  “这两人站在城门上已经几个时辰了,也不见他们说话,这女的就一直在看着这男的,那男的一直在低头,怕不是害怕我们看到他的脸。”王捕头缓缓说道。林无涯心想,这莫不是一个痴情的女人追着一个无情的男人?

  “你在看那边。”王捕头用眼神示意左边,林无涯看到人群之外停着一个轿子,除去轿夫四人外,旁边还立着十个人,一个骑马的,九个站着。

  “那个轿子里的人谁?”林无涯问道。按大秦玉律,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乘轿,看他旁边的架势,恐怕不是正一品的官员,就是个封地王爷。

  “轿子里的人我看不见,而骑在马上的人我见过,他正是大内第一高手刘公公。”刘公公名叫刘正云,从小就进宫服侍太子,也就有权修炼帝宫中的功法,他也是服侍过太子最长时间的人,而当年的太子也已经成为了今天的天子。像他这样的人很少会出现在世人面前,现在在这里遇见他,那么墙上两人的身份就值得推敲了。

  轿子里究竟是那位皇亲国戚都不重要,关键是在于这刘公公,他的出现一般都代表着大位上坐着的那个人。

  东厂、锦衣卫、大内侍卫、墙们的另一边还有御林军,这几方势力同聚与此难道就是想要看墙上的这两个人对质?

  “这两人究竟是谁?”林无涯问道。

  “男的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我倒是知道,她就是大秦第一女捕头李芙蓉。”王捕头回答道。大秦第一女捕头李芙蓉,也可以成得上是大秦第一捕头,她是大秦唯一一个六品捕快。

  李芙蓉,扬州人,父亲是扬州巡抚李德邦。从小就与男孩无异,听说男孩子喜欢的她都喜欢,小小年纪的时候就酷爱习武,她的父亲便送她去峨眉山习武,听说峨眉山掌教收她为记名弟子。灭绝师太的弟子怎么会当一个捕快?不过她能升到六品不单单是因为她是李巡抚的女儿,她一路匡扶正义,嫉恶如仇,打击罪犯犹如他师傅灭绝师太般的无情。不知道有多少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作奸犯科之辈落在她的手上,单单抓人,就抓到六品,你说厉害不厉害。

  等了很久,城墙上的那个男人终于开口道:“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苦苦相追?”这句话,有些熟悉,难道还真是一对痴男怨女,这李芙蓉这样一个性格怎么可能会如此痴迷一个男人。而且就算是痴男怨女的戏码也不会引来惊动这么多人,就算有人围观,御林军和刘公公都不会出现。

  只见那李芙蓉“哼”地一生,恶狠狠地说道:“你不认识我,我倒是认识你,还记得六年前你在扬州做了什么吗?”听这语气,似乎里面的怨气不小,仿佛这男的骗了李芙蓉的感情?难道真的痴男怨女的戏码?这么多人都吃饱了撑着来看别人吵架?

  男人微微一愣,说道:“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六年前我在乡下老家,根本就没有去过扬州。”这男的还在撇清关系,看来是一个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的负心汉啊。

  李芙蓉随即大笑几声,笑声豪迈无比:“别狡辩了,正是因为你六年前在扬州偷了我李家的传家玉佩,我才跑来当捕快的,为的就是有一天将你抓捕归案。今天,终于给我找到你了,盗圣——路——仁——甲!”

  路人甲?原来这闹了那么久是为了一个路人甲?这路人甲还是个盗圣?等等,路仁甲?

  原来是那个盗圣路仁甲,传闻这个江洋大盗偷尽天下至宝,出入皇宫竟如入无人之境。行盗多年,没有竟没有一次失手,从来没有人见过路仁甲的样子。那么问题来了,这李芙蓉怎么认出他是路仁甲的?

  似乎是知道林无涯的疑惑,可能是路仁甲自己也想问,路仁甲沉声道:“路仁甲?你说我是那个路仁甲?那个偷尽至宝却无人见过的路仁甲?我要有他的本事,为何我不跑?”

  “跑?”李芙蓉冷笑一声,说道:“你下面的左边有大内的刘公公,锦衣卫的张俞民,右边有御林军,后面是死路,前面是我李芙蓉,谅你轻功再高也跑不掉!”

  “六年前,你偷溜进我爹的屋子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你,我当时知道是你,但我不知你就是盗圣路仁甲。当我进去的时候就只看到你的身影从窗口闪过,我追了出去你就不知所踪。你当时应该也看到我了,不过你盗圣千算万算,却算不出我会紫气东来,仅仅一个身影就足够了。”李芙蓉冷冷说道。

  左边那个大内第一高手说话了,他用嗓子发声,声音像是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说话,他道:“路仁甲,将帝宫里偷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不然今天你难逃一死!”

  “若是我不呢?”路仁甲回答道。

  “那你便死!”刘公公眼神犀利,一蹬马鞍,竟从马上向路仁甲掠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我是飞天魔鬼

我是飞天魔鬼

重新改了一下,一夜没睡了,实在忍不住了,先睡一觉,明天起来继续改。

2020-08-02 03: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