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夜降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摸金

诡夜降临 末日海 2147 2020.03.27 00:50

    可是当覃舟往栾灵脸上撇去时,她似乎并不是很高兴,或许是因为今天晚上多次提到水爷,不经意间戳到了她的伤心处了吧?

  覃舟正想着说些话安慰她,可眼下也不是时候,只能在心里头暗暗吃瘪。

  客套话说完,强子旁边坐着的黄毛主动站起来,挨个给人盛饭。毕竟只有他一个人不算是圈子里的人,地位自然就低了许多,多做些苦力,或许还能获得上位者的赏识。

  其实大家并不饿,只不过走走形式罢了。酒过三巡,徐晨睿放下筷子,盯着强子问:“强子,该说点正事了吧?”

  强子敲了敲墨镜框,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转移向了栾灵和覃舟身上。

  徐晨睿连忙打圆场道:“强子兄弟你不用担心,这两位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可以放心说。”

  强子一听,这才放心地说道:“既然有徐老哥你这话,那我就敞开了说吧。就今天嘛,我小弟虎子,也就是我身边这位,他这人几天不发活,手痒痒。”

  黄毛一听,不禁陪笑两声。

  “可你猜怎么着,虎子他只是随便一摸,竟摸上大鱼来。”强子一脸正色道。

  “什么样的大鱼?”徐晨睿也打起了精神,认真地问。

  “摸金符。”

  此话一出,在场的每个人都摆出了各不相同的脸色,有人欢喜,有人惊讶,有人畏惧,有人震撼。

  徐晨睿压低声音问:“什么样的摸金符?”

  “还记得去年老子也大寿,斗爷带我长见识看得那玩意不?”强子说,“摸金符上面,刻着和那一模一样的纹路。要不是我多嘴问了一句,虎子这会早砸到那个娘们的肚皮上了。”

  覃舟听得出来,这两人说的神神秘秘,无非就是在说,那是个了不起的大宝贝。虽然覃舟也知道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不可能会这么巧,但心头仍旧是无比紧张。

  徐晨睿追问:“摸金符带来了吗?”

  “当然带了。”强子说着,开始翻口袋掏东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玩意居然是夹在钱包里头,没点眼神的还真以为是什么不值钱的废品。”

  “钱包?”覃舟猛地站起身来,两眼怒视黄毛。

  他这一瞪,愣是把一旁洋洋得意的黄毛给吓了一跳。

  就连强子也给看蒙了,他轻声问道:“徐老兄,他这是……”

  “覃舟他的钱包今天被偷了。”栾灵解释道。

  被偷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钱包里有一枚古董,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遗物,我并不知道那是摸金符,不过我觉得那应该就是我掉的钱包。”覃舟看着强子严肃地说,“你们可以把钱包拿出来看看,那上面有我的身份证。”

  他这话一出,黄毛顿时脸绿了。

  难怪他一进门就觉得覃舟很是眼熟,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不得不把到手的钱包给掏出来,果不其然,里边夹着一张身份证,照片名字全都对上了号。

  与此同时,强子也将摸金符摆在了桌面上。如今正主在前,她自然是无话可说。

  “徐兄弟,你看这事情……”强子脸色有些难看。

  徐晨睿拿起钱包和摸金符,走到覃舟身前递给他,“你清点下,里边还少了些什么东西没?”

  覃舟接过钱包仔细翻找,除了钱没了,其他的一样不落。

  包厢里一时间安静了好几秒,谁也不敢说话,都是默默的凝视着覃舟。

  最终是徐晨睿打破这尴尬地场面的,他说道:“不如这样,让这位黄毛兄给覃舟陪罪,事情就这么了了,至于损失的钱,我来补上。这样行不?”

  “不用了,反正里面也就两百块钱。”覃舟不想把事情闹大,急忙出声反对。

  “这哪行!”强子反驳,掏出五百块钱放在桌子上,并指着黄毛说,“去,给人家覃舟道个歉。”

  黄毛很不干情愿地起身道了歉,随后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去。

  眼下这么一闹,饭也吃不成了,徐晨睿索性说道,“要不,咱们换个场子再慢慢谈,我呢也就当给覃舟兄弟压惊。”

  强子自然没意见,毕竟今晚他来找徐晨睿,就是为了谈这摸金符的事情。如今摸金符正主出来了,他也不急着走。

  “没意见的话,我让服务员清场,我也顺便待你们去认识认识我那几个朋友……”徐晨睿说着,栾灵突然站了起来。

  她脸轻声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出去散散心。”

  覃舟其实也不太想去掺和,跟着附和道,“我也陪你去走走?”

  “哎,这怎么行呢?”强子不满地说,“覃舟兄弟,你今晚可是主角,还不能走呢。”

  徐晨睿也点头道:“覃舟,关于摸金符的事情,我想跟你谈谈,你看能不能给个机会?”

  “这……行吧。”覃舟知道自己推不掉了,索性答应了,免得回头被说成是摆谱子。

  四个人走出包厢,栾灵独自和他们分开,离开了这家枫夜娱乐会所。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城东路上显得更加的清冷,夏夜晚风徐徐吹来,带来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望着眼前迷离的灯火,栾灵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孤单。

  她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

  去九道口,或许也只是一个逃避的借口罢了。

  未来还有多远?

  她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每往前走一步,就会距离昨天更远了,直到某天,当她回头时,那熟悉的昨日余晖早不知被遗忘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在街道上转了十几分钟,她觉得有些累了。

  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她正站在一家咖啡厅的门前,脑子一片空白的她什么也没想,推开门走了进去。

  徐晨睿带着覃舟来到了枫夜会所的第三层,这里是至尊VIP区。推开包间的门时,里边很是热闹,几个穿着华丽的公子哥们搂着小美女的腰间有说有笑。看到徐晨睿进来,众人纷纷停下来手中的事情。

  “徐少。”

  徐晨睿摆了摆手:“你们先玩着,我和朋友说点事情。”

  说着,带着覃舟和强子来到包厢的角落里坐下,徐晨睿熟练的拿起两杯鸡尾酒和一些小吃放到覃舟两人面前。

  包厢里被音响里的歌声吵闹声覆盖,覃舟一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徐晨睿要带他这么吵杂的环境说事情,直到徐晨睿说了一句话后,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这里,不需要担心隔墙有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