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古怪的朋友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纠结于名 4146 2018.06.19 12:20

  第二天清晨,天还是蒙蒙亮的时候,霍法就醒了。说来也是讽刺,他前世算不上什么好学生,成绩在学校也是平庸。属于那种能出5分力气学习,决不出6分力,能考80分,绝对懒得考90分的那种人。

  可来了霍格沃茨之后,他却意外地有学习的劲头。

  是因为对魔法的好奇?

  那还真不是,是因为二战要来,除非他能在二战打响之前躲到美国或者澳大利亚去。否则在这个星球上,去哪里都不安全。

  特别是欧洲,简直危险到爆。

  逃避并不是霍法喜欢的解决办法,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在战争之前好好学习魔法,争取在枪林弹雨的未来有点自保的本钱.......至于这个本钱要有多大,霍法觉得自己至少也得把霍格沃茨探索完,然后弄到第二个大神学识,并且凑齐法术碎片才行,至于其他的,那都是添头。

  床头柜多了一张课表,霍法拿起一看。

  周一只有两节课。

  魔咒课和变形课。

  第一节课是魔咒课,也是各个学院新生面见各自院长的课。没有其他院的学生一起上。

  第二节变形课则是和其他三个学院的新生一起上。

  霍法还记得哈利和罗恩经常迟到,由于霍格沃茨多变的环境,他可不想迟到。于是其他舍友还在赖床的时候他就起来了。

  拉文克劳的公共盥洗室在宿舍的东边,男女共用,是一处非常整洁的地方。分三层,顶层是级长专用,下面是普通学生用的,这里到处都是蓝色或青色的地砖,还有成排雕刻着鹰头的水龙头。

  霍法买了牙刷,但忘了带杯子,因为当时在伦敦的时候,他觉得一个杯子占空间太大,而他只有一个包包,所以就没买。

  他习惯性地按照前世的某些思维,觉得反正用手鞠水也是一样。

  于是他稀稀拉拉地刷牙,刷完牙之后把头伸进了水管下。

  然后等他鼓着腮帮子一嘴沫沫地抬起头,他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

  阿格莱亚。

  没错,她也起了个大早,端着一个杯子和各种小东西,穿着蓝星点晨衣和女鬼一样站在霍法身后。

  看见霍法只带一根牙刷和用手接水的举动,她一脸嫌恶。就像清晨便秘了一样。

  霍法心想真是墨菲定律,越不想看见谁越看见谁。现在盥洗室里就他们两个人,尴尬极了。

  阿格莱亚嫌恶地低语一声:“野蛮人。”

  霍法压抑住掏出魔杖把对方变成一只乌鸦的想法,他面无表情地吐出漱口水,洗了一下脸,大步走出了盥洗室。

  这一刻他发誓,无论对方如何挑衅,他都不会和这个女孩说一句话。

  洗漱完,霍法在公共休息室等了一会儿。

  同学陆陆续续都起来了,和朋友一起说说笑笑地离开了休息室。

  霍法却没等到米兰达下来,他觉得也许对方可能起得比自己更早。于是他就自己去了礼堂餐厅。可在拉文克劳的餐桌上,他还是没有看见米兰达。

  也许她已经去教室了吧,霍法一边喝着燕麦粥一边想。这家伙起得倒早。

  霍格沃茨的早餐颇有种酒店自助餐的感觉,丰盛管饱,而且味道还不赖。

  唯一的问题就是吃食物的不止人类。

  早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大群猫头鹰莫名其妙地从城堡的天窗簌簌飞下。它们带着信件和物品,各自来找彼此的主人。

  有些小巫师很厉害,把自己的猫头鹰管得服服帖帖的,有些小巫师(特别是女孩子),由于太过溺爱猫头鹰,导致猫头鹰在公共餐碟中间走来走去。

  当霍法从牛奶燕麦粥里捞出来一片羽毛后,他便没了食欲,匆匆地收拾一下走人了。他怕再不走,到时候可能会经历传说中鸟雨划翔的场面。

  ……

  ……

  前世霍法读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都是老师去教室上课。但在这里,小巫师们早早地就要学会去不同的教室上课。

  吃完早饭后,霍法跟在老生后面,连续穿过数道走廊才找到了魔咒课的教室。

  当他来到教室的时候,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写满古代咒语的墙壁前,有一台巨大的挂钟,正滴答滴答地走个不停。

  霍法挠挠头,觉得时间还有不少富余,于是他走出教室,想乘机探索一下学校的其他区域。

  他打开自己的系统面板。

  当前秘境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当前探索度百分之零点一。

  千分之一,霍法惊了,他昨天跑了黒湖,大厅,拉文克劳塔楼。外加今天的教室。

  探索度还只有千分之一!这学校得有多大?

  再对比一下跑几步就可以获得奖励的国王十字车站,霍法心想只怕自己今年都不可能获得第二个大神学识了。

  看了几个教室后,探索度根本没有变化,这点地方对霍格沃茨来说太微不足道。而且,在走到一间存放着很多未知动物骨骼和标本房间的时候,一个穿着长袍的老头连推带赶地把霍法推走。

  “你还没到上神奇生物课的年纪,走走走,一边呆着去!”

  被赶的霍法兴致阑珊地坐回魔咒课教室,心想自己寻找幻身咒的任务要提上日程了。

  想要在魔法学校内探索,不会隐形简直是痴人说梦。这里很多地方都是新生禁止探索的。

  阿芒多校长这么严厉,他可没有救世主的光环保驾护航,万一因肆意探索被发现了,可是要留校察看的。

  过了一会儿,教室的人陆陆续续地来齐了。

  一群孩子凑在一起,兴奋得叽叽喳喳。他们拿着魔杖互相对比,彼此探寻着对方魔杖的秘密。

  霍法把自己的魔杖平放在膝盖上,有人问他的时候,他就友好说自己杖芯是独角兽的毛做的。反正他们也不可能拆开去查。

  喧哗持续了五分钟,霍法一直在注意着教室中间的大钟。

  滴答滴答滴答

  秒钟转动一圈到12

  时针转动到9

  时针刚刚到9的瞬间。

  啪嗒!

  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青铜色袍子的老男人十分精确地踩着点,推开课堂的大门。这是副校长阿德贝.戈沙克。

  进入教室,他一挥魔杖,大门轰然关闭。教室内的声音骤歇,人群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老教授严肃到刻薄的脸,霍法突然想到了50年后的院长,小个子的弗立维教授,他也是拉文克劳的院长。但他要可爱多了。

  戈沙克负手站在教室中央,深吸了一口气,灰色眼睛一扫新生。

  “少了一个人,谁没来。”

  拉文克劳的学生面面相觑,霍法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四下一打量。

  居然发现米兰达不在教室。

  这家伙竟然迟到了?这样真的好么……

  戈沙克教授见无人说话,他抽出一张羊皮纸,开始点名。

  “阿格莱亚.莫伊塞斯!”

  “到,”蓝眼睛的女孩淡淡回答。

  “艾斯.米拉”

  “到!”

  “安东尼奥.科伦”

  “到!”

  “霍法.巴赫”

  霍法赶紧回答,到!

  ……

  点了十几个,老头灰眼一扫,“米兰达.戈沙克。”

  无人回答。

  教室里的人都低下了脑袋,霍法觉得这一刻有点尴尬。

  也不知道多少人知道米兰达是他的亲孙女,这家伙还真是不给自己爷爷面子啊!

  戈沙克副校长倒是久经风雨,他放下羊皮纸慢吞吞道:“第一天迟到,拉文克劳扣50分。”

  嘶!全院学生倒吸一口凉气。

  扣50分,第一天上课就扣五十分,这家伙真的是拉文克劳的院长!?

  这还没完,戈沙克教授又问:“谁在宿舍离她最近。”

  一群低头的学生中,银发女孩阿格莱亚缓缓举起了手。

  戈沙克教授:“知道上课却不叫同学,拉文克劳再扣20分!”

  周围的学生全都张大了嘴巴。

  霍法惊了,这老头简直比斯内普还狠,好歹斯内普扣的还是格兰芬多的分,你倒好,扣自己学生分还带连坐的。

  阿格莱亚急了眼:“我没叫?我叫了,是她不想来上你的课,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还能把她拖起来不成…….”

  但老头根本没给阿格莱亚解释的机会。

  扣完分,他一挥魔杖,所有人书页全部自动翻开。

  “魔咒,是一名精确的学问,不同与魔药和变形,它是口口相传的古老巫师技艺,非严谨智慧之人不可掌握。用心去感受魔法,用你们的精神去控制咒语,而不是舌头……”

  霍法瞥了阿格莱亚一眼,只见她气鼓鼓地抱着胳膊。郁闷得不要不要的。虽然学院莫名其妙地被扣了70分,但能看到这家伙吃瘪,霍法心里暗爽。

  老头在课堂上洋洋洒洒地讲授课程,霍法掏出羽毛笔和旁人一样刷刷地记笔记,如果说成人灵魂有什么好处,那就是他知道怎么谦虚。

  在魔法领域,他就是一个小白。

  课上到一半,米兰达还没有来。霍法才觉得自己对这个新朋友真的是一无所知,也许在她温和的表面下,潜藏着一颗叛逆的心。

  第一节课没有给到霍法试验魔杖的机会,因为这节课是理论课,主要讲的是音节和动作。

  外加戈沙克那么严,大家都只能巴巴地看着他施法各种咒语,并不敢随意尝试。

  ……

  ……

  魔咒课结束之后是变形课,变形课是公共大课,四大学院在一起上的。霍法对这节课充满了期待。

  邓布利多亲自授课,也只有在这个年代有机会,等过几年这个伟大的男巫成为校长之后,也只有哈利波特享受过这种殊荣了。

  想到激动处,霍法步伐匆匆。

  突然,耳边传来懒洋洋的说话声。

  “邓布利多的课,真是期待啊!”

  霍法一扭头,好嘛!居然是米兰达那家伙。

  她抱着一摞书,突然就出现在了霍法身边,好似幻影移形过来的一样。

  她昨天还柔顺的黑色齐耳短发现在有些乱,鸡窝一样。眼睛下面还有两个眼袋,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这货整个上午都在睡觉么?

  周围拉文克劳的学生纷纷对米兰达怒目而视,眼中喷火。

  阿格莱亚已经面色阴沉地抽出了魔杖。

  她上前一步,目中杀机几乎要把米兰达刺穿。

  眼见一场撕逼大战就要开始,霍法赶紧把米兰达推到一旁的走廊里。低声说道:

  “你疯了,昨天你还跟我说上课别和你爷爷作对!现在倒好,拉文克劳第一节课就扣了70分,你50,阿格莱亚20 !”

  米兰达睁大眼睛,“阿格莱亚也扣了?”

  “因为她没把你拖起来!”霍法低声说道:“喂,下次你睡懒觉,好歹来班上睡!”

  米兰达摊开手。

  “切,这些人还真是紧张兮兮的,扣多少分赚回来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那个学院杯又不能吃,争来争去地,干什么?”

  说完,她十分轻松地推开了走廊的门。

  然而,面前的走廊却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盥洗室的大门。

  先前的过道不知所踪,就在霍法和米兰达说话的空挡,这里的地形就完全变了。

  霍法目瞪口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他可不想在邓布利多的第一堂课就迟到,给他留一个坏印象。

  米兰达表情也稍微有些凝重,他问霍法:“今天星期几?”

  霍法黑着脸:“星期一,你睡懵了吧。”

  “糟糕,星期一,这些该死的魔法走廊。快,跟我来!”话音刚落,米兰达拉着霍法跑进了面前的盥洗室。

  她在盥洗室左右数了数,然后一把推开第三排的马桶,露出下面一个深深的甬道。

  是秘道!

  米兰达对霍法招手,“进来!”

  霍法不知道米兰达为什么会知道这么隐蔽的秘道,但现在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她跳进密道。

  进去之后霍法就滑了起来,这密道就像幼儿园的滑滑梯一样顺溜,两人一前一后,滑得速度越来越快。

  一通滑坡之后,霍法一头撞在了米兰达的袍子底下,两人滚做一团。

  好在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霍法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撞上了什么,总之他赶紧把自己整理出来,脸有些红。

  米兰达:“荧光闪烁。”

  低声说完,她的魔杖闪出亮光,他们站在一个石板隧道内。

  “跟我来。”

  米兰达镇定地带着霍法在秘道内迅速穿行。

  七上八下,十分钟后,他们终于钻出秘道。

  这里是城堡内部,成片的油画在楼梯间交谈。交谈声中,楼梯在他们身下变幻位置,如同不安分的齿轮。

  就在霍法的脚下,楼梯摇摆着对一堵实心墙撞去。似乎想一头撞死在上面。

  米兰达毫不犹豫,直接攀住楼梯纵身一跃。

  霍法来不及阻止,震惊地看着她跳下了高台,下面至少有7层楼那么高。

  这妹子是在找死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