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逸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战感灵

逸火 一班狗哥 4484 2022.05.14 14:58

  黑幕降临,月凉如水,树影婆娑,暗夜潜行。

  虽已至深夜,可红袖阁中仍旧灯火通明,各种声音不绝于耳,远远地在大街上便能听见里面的动人音乐和热烈喝彩。

  红袖阁的背后是一座豪华无比的院落,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

  院中漆黑一片,寂静无比,只有一丝微弱亮光从一处窗缝中透出。

  屋子里此刻坐着两人,站着两人。

  坐着的两人俨然是一对夫妻,男人双眼狭长,面容白皙,额前卷发微翘,浑身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上位者的气势;身旁的妇女一袭红袍,端庄优雅,虽年龄不小,但平常的保养加上粉面金簪,看起来倒也是个丽人,隐约可见昔年的风采。

  坐前站着一对金童玉女似的人物。

  那刚二十岁出头的俊男身材硕长,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随意飘在脑后,俨然一副潇洒公子哥的形象。

  女子犹如天上仙女,清丽温婉,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一身雪白素衣亭亭玉立在那里,仿佛一株白莲,周身散发出幽微的清芬。

  她正是那日红袖阁的首席灵乐师,虽然人前风光,可此刻却只能束手而立,臻首低垂,秋波中不见往日的灵动神采。

  只见那青年靠近妇人站着,正一眼不眨地盯着面前的花季少女,眼中毫不掩饰赤裸裸的火热。

  “若伊,我的品性你也知道,我断然不是那等风流污秽之人,我见你的第一眼时便已将全部身心交付,再也容不下他人了。你我结为连理后,我必全心全意,好生待你,届时你还能调用红袖阁的一切资源,晋升三品灵乐师也未尝不可。”

  只听那青年一刻不断地说些甜言蜜语,语气诚恳似乎发自肺腑,同时还加以利诱,若是一般女子怕是早就投怀送抱了,可眼前的佳人却面色不改,丝毫不为其所动。

  见此坐上的卷发男子脸色一沉,“想不到此女如此不识抬举,龙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来我要亲自出马了。”

  他正要有所作为,却听一旁的夫人率先开口:“若伊丫头,不是我说你,成为红袖阁少奶奶的机会就在眼前,你怎么就是抓不住呢?虽说你颇有几分姿色和天赋,可当今世道,一个女孩子不寻觅个好人家,又怎能在这青染城中立足?说句不好听的,你靠谁,靠你那废物弟弟吗?”

  妇女说到“弟弟”时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屑,“据我们家的探子说,他居无定所,两年来游手好闲,四处打临时工,到现在不说修士,怕是一般武者也打不过吧?”

  “你不考虑自己,总得考虑自己的宝贝弟弟吧?他没了我们每个月的救助,怕是立时横尸街头,无人收尸吧。当然若你嫁入冯家,那么一切好说,我们红袖阁的底蕴你也知道,养个废物毫不费力,但若你不知好歹——”

  说到这里,女子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显露无遗。闻此少女俏脸含煞,清秀的面容顿时沉下几分。

  “另外我昨日听探子说,那傻小子刚拿到钱便招摇过市,被黑狼帮的人盯上堵巷子里了,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性命堪忧啊!”见此女子又加了一把火,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什么!”少女急声道,眼中先是透出浓浓的担忧之色,随后转为愤懑。

  “弟弟他一直很谨慎的,怎么可能惹到野狼帮的人,定是你们卑鄙陷害!”少女浑身气得乱颤,咬牙切齿,一幅关心则乱的模样,直教一旁的冯龙看得妒火中烧。

  冯昊天见妻儿的铺垫已经做足,该自己恩威并施,一锤定音了,登时装作恼怒的模样厉声喝道:

  “林若伊!你姐弟俩两年前流落青染城,是谁给你们吃穿用度,甚至不惜大价钱将你培养成二品灵乐师?你可知十六岁的二品灵乐师意味着什么?城中多少女子争破头都求不来此等机遇!我红袖阁两年来的收入尽皆投资在你的身上,可你现在却血口喷人,说我们设法陷害你那废物弟弟,良心何在?还不快向你未来的岳母道歉!”

  闻此林若伊心底冷笑,你们当初赶走林逸,将我留下,所求什么我还不知道?

  红袖阁可是三大乐坊之一,两年的收入都扔我身上了?骗鬼呢?这些钱都够再造三个二品灵乐师了!

  况且,我若嫁入冯家,投资的最终还不是你们自己?真是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打得一手好算盘!

  “还不道歉!”冯昊天再次喝道,声音比先前又大了几分。

  闻此林若伊脸颊烧红,紧抿朱唇,一语不发,一双杏眼怒视坐上的男子,无声地抗争。

  “好,好,好,想不到我冯昊天竟养了个白眼狼!”男子连说三个“好”字,却是真动怒了,他没想到自己都亲自出马了,眼前的柔弱少女竟毫不给面子,仍旧负隅顽抗。

  “如此,休怪我辣手摧花,就算给你上一课,免得今后嫁入冯家不懂规矩!”

  “爹!”青年见此顿时焦急万分。

  “还不是你平日里宠的!给我闭嘴!”

  说罢,他大手狠狠一拍,一张巨大的火红手掌直取少女的面庞,观其灵力波动,赫然已经掌握了火灵力的操纵之法,踏入感灵境的门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女明眸一合,自知不敌放弃抵抗,心中念及弟弟和自己的处境,不由心神一黯,悲哀绝望,眼角流下一行悲凉的清泪。

  “弟弟,你在哪啊,姐姐好想你...”

  巨大手掌出现在林若伊头顶,将要落下之时,一道黑影突然冲出,一揽少女的纤腰,两人顿时消失在原地。

  “轰!”

  手掌砸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尘土飞扬。

  “谁!”冯昊天脸色大变,连忙会精聚神,左右四顾,可那身影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已破窗而出。

  “取你狗命之人!”庭院中一道戏谑的声音远远传来。

  “找死!”冯昊天自从晋升感灵境,创立红袖阁以来,何时受过如此挑衅,此刻双颊气得发紫,猛一跺地,便“嗖”地一声追出屋外,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母女二人愣在原地。

  他刚一冲入庭院,只见眼前黑雾翻腾,瞬间将自己笼罩进去,不由心中大骇,以为中了圈套。

  他正要急遁逃走,忽然转念一想:“此人不愿正面交手,反而引诱我至此,定是修为不如我,况且那丫头刚来青染时身边止有个废物弟弟,此刻又能找来什么厉害帮手?”

  一念及此,冯昊天反而不动了,提气运起周身灵力,大喝一声:“何方小辈鬼鬼祟祟,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感灵境的全力一喝非同小可,那声音霹雳一般撕破黑雾,化作滚滚洪涛席卷开来,庭院中草木纷飞,尘土挥扬。

  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以为对方怕了,冯昊天得意地冷哼一声,“区区鼠辈未到感灵,也敢放肆!”

  黑雾渐渐散去,他定睛一看,却见偌大的庭院漆黑不见五指,只有些许银辉洒下。

  见此他双眉一皱,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随后四团火球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后。

  “去!”

  他低喝一声,四个火球仿佛有灵性一般,立时散开,向周围的黑暗冲去,一时间整个庭院亮如白昼,顿时显现一处角落里的两个身影。

  “在那里!”他双目一亮,双手掐诀,一根赤色绳索飞出,直奔两人而去,“不过如此,看你这次怎么躲!”

  “影杀阵,启!”

  话音刚落,只听一阵罡风呼啸而过,两人的身形一模糊,化作好几道残影四散开来。

  “怎么可能!”冯昊天瞳孔一缩,饶是以他眼力,竟一时半会分不清身影的真假。

  然而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天空中的黑幕仿佛掉了色的染布,其表面的玄色“颜料”竟应声剥落而下!

  一时间,青染城内凡是抬头的人皆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看到了只有在做梦时才会看到的一幕。

  整个天空变成上帝恶作剧的场所,黑夜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生生抽离原来的位置,精纯至极的玄黑色阴灵力化为一头头咆哮的恶龙,源源不断地涌入下方的庭院。

  庭院中越来越黑,天空上越来越亮,最终形成一个阴阳相割的瑰丽奇景!

  悬浮着的四个火球再也支撑不住汹涌而至的黑龙,“砰”地一声熄灭。

  冯昊天瞬间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该死的,这什么阵法,闻所未闻,如此诡异,竟能夺取黑夜之力化为己用!”他心下大骇,收回绳索紧紧握在手里,全神戒备。

  就在这时,一股令人心悸的杀戮之意突然充斥整个庭院,他本能地背上汗毛倒竖,心中一寒。

  只见眼前几百个幽影陡然浮现,来回穿梭,重重叠叠,眼花缭乱,犹如阴曹地府索命的厉鬼,耳边阴风呼啸,凄厉无比,直听得他不由浑身一颤。

  “装神弄鬼,去死!”他怒喝一声,手里一扬,一道赤色匹练划过幽影,登时碎裂开来,化作一团黑雾。

  “该死,这些是由灵力所化的虚无之物,实体攻击没有用。”他收回绳索,脸色难看,这些幽影阴风虽然对他没有实质伤害,可是能掩人耳目,撼人心神,误导判断,他此刻仿佛盲人瞎子,根本找不着敌人,空有一身感灵修为却无处施展。

  一时无计可施,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随后装作一副大度的样子,朗声道:“这位道友,冯某见你修为不高,但阵法造诣颇深,顿生爱才之心,可以不计前嫌,让你当我红袖阁的副阁主,如何?”

  见没有回应,他脸上露顿时出不愉之色,眼中怒意闪现。

  今天怎么回事!先是那林若伊,后是这神秘小辈,自己堂堂一个红袖阁多大的名头,在他们这怎么显得一文不值?

  不是粗鄙无知,就是心比天高!

  就在他愤怒疑惑之时,异变突生!

  一道月牙形的刃芒陡然向他的背后斩去,他猛地一回头,手中赤绳横扫,两者相撞,巨大的冲击力使他不由向后一退。

  “这么大的力气!难道我低估此子的修为了?”冯昊天甩了甩微微发麻的右手,心中惊疑不定。

  “嗖嗖!”

  只见两道刃芒从两侧斩来,快如闪电,近乎不分先后,他右手连忙一抖,绳索幻化出一道赤色圆环将自己护在中间。

  “轰!”

  刃芒碎裂,圆环上的赤色光芒顿时暗淡不少,可他还来不及心疼,就见从四个方向冲出四道一模一样的刃芒,直奔自己而来。

  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听“轰”得一声赤色圆环应声碎裂,整个人倒射而出,重重砸在地上。

  他挣扎着站起,嘴角流下殷红的鲜血,脸上已有了恐慌之意,先前的刃芒几乎将他的五脏六腑给撞错了位,要不是有火灵护体,他此刻早已重伤昏迷。

  只见他周身亮起一层火红色的光罩,不过此刻已是极为稀薄,油尽灯枯,最多再承受三道刃芒的攻击。

  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心念急转:“他妈的,这每一道刃芒里蕴含的灵力竟恐怖如斯,四道便将赤狩绳的防御击破,要知道这好歹也是下品灵器!而且这些刃芒无影无踪,避无可避,真是冷箭难防!这种攻击至少也是感灵以上的修为才可施展,亏我先前还说他实力低微,艹!”

  “怪不得没有回应,这种实力,区区红袖阁他还真可不放在眼里。可话说回来,谁能想到这丫头能找来如此高人,我若早知厉害,一开始就不该托大,让他有启动阵法的机会。现在两眼一摸瞎,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彻底成了活靶子,若再吃三四击,非要把小命丢了不可。”

  这一番自语看似漫长,实则一念之间。

  霎时,他的正前方亮起一道远超之前的夺目银光,他心中一惊。

  只见一把巨型匕首冲天而起,周身散发的绚烂光芒照亮了六七条街,其赫然由十几道原先的小型刃芒融合而成。

  “若承受此击,必死无疑!”一股强烈的死亡危机瞬间笼罩冯昊天,他咬牙切齿,随后一拱拳,冲天大喊道:

  “道友且慢,我愿用一千灵元外加这捆赤狩绳换取在下性命,还望手下留情,日后红袖阁定视阁下为贵宾!”

  闻此空中高悬的巨型匕首形体一顿。

  随后冯昊天一脸肉疼地拿出十个精致的锦囊,和那赤红色的绳子一并放在地上。

  一阵狂风刮过,连带着地面上的东西消失不见。

  一时间空间仿佛凝滞,见匕首没有落下,他连忙松了一口气,再次恭声感谢,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怨毒。

  只见巨型匕首缓缓虚化,化作点点星芒汇入下方的黑雾中,随后变成一头头黑龙,冲入夜幕上“掉漆”的虚空之中。

  见此冯昊天眼中异色一闪,不知在想什么。

  黑雾缓缓褪去,整个世界重归平静,只见庭院此刻人影全无,一片狼藉,地面龟裂,假山炸成碎片,树木断成几截,俨然都是刃芒的余威所致。

  “赔了夫人又折兵”一语用在此情此景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见此男子抽了抽嘴角,头上帅气的卷发早已变成了鸡窝,身上衣衫破碎,灰头土脸,白皙的脸庞现出狰狞之色,咬牙切齿道:“林若伊,别让我抓着你,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