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盛唐枭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贵族的赏钱

盛唐枭臣 凉不娘 1947 2021.01.14 05:34

  这场围绕着八宝山所属权的争夺,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了。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十几回了,双方都疲惫不堪。最终双方约定,在这个冬至誓要决出个雌雄。所以此次私斗规模之大,惨烈血腥程度远超以往!

  “看了十几次了,就这次最有意思。一千多号人私斗真是有意思啊。”

  “砍他娘的!砍得好!一刀一个半大小子,哈哈哈……”

  “刺激!真是刺激!早知道这么精彩,我早该来看了。斗人和斗鸡,斗狗果真不同。”

  “娘的,陈家村的人。怎么这么不经打。害老子压了那么多贯钱!”

  “打,给我使劲打!只要打的精彩让爷高兴,不管输赢爷都有赏钱!哈哈哈……”

  在婺州来的贵人驻扎处,一阵阵肆意的评论和笑声,随着场中央永康矿工和陈家村人越来越激烈的私斗也变得越发欢快,热烈起来。

  再看场中虽然陈家村的一方的人数占优,但是青壮者毕竟不多。永康来的矿工,四五百号人却全是青壮。随着时间的推移,私斗的加剧。陈家村原本在后方的老弱妇孺也不得不被迫加入私斗中!

  厮杀立刻变的胶着起来,鲜血、哀嚎与绝望交织。每一刻都有人在不断的倒下。

  杀!杀!杀!陈到现在伤痕累累脑子一边空白,双目也随着双方流血的增加变的猩红一片。和场中的每一个在厮杀的人一样,不知疲倦,没有终结……

  “胜了!我们胜了!我们陈家村胜了!”

  “大哥!大哥!我们胜了!我们胜了!”随着三弟陈安激动的呼喊和着陈家村众人的欢呼声传入耳中,因为长久厮杀陷入空白宕机的陈到这时才回过神来。

  “胜了?我们胜了?咋胜的?”陈到疑惑的问道,显然还没完全从宕机中回过神来。

  “是的,大哥。我们胜了。厮杀的正激烈时,不知道永康来的那些矿工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骚乱,突然有几十号人带头跑了,顿时旷工们一溃千里。当时实际上是他们占优,再坚持一会赢得就是他们了。按说不应该发生这种事的。”二弟陈平语气平淡中带着深深的不解。

  “还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怕了我们呗!娘的,看那些狗日的矿工还敢来!”三弟陈安明显是个粗神经,说完就继续和陈家村的青壮继续高声的呼喊“我们胜了!我们胜了!”

  一时间场中央到处都是陈家村人在奔走呐喊。“我们胜了!我们胜了!我们陈家村胜了!”的声音响彻山谷。

  他们伤痕累累却神情振奋。在这个自古以来奉行丛林法则的蛮荒丘陵中,他们又一次守住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捍卫了祖先的荣誉!

  然而激情过去,这群面对敌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眼睛都不眨一眼的铁打汉子看着场中央倒在地上永远也起不来的三十多具亲人的尸体,眼眶霎时变的痛红一个个痛苦的抱着死去的亲人哀嚎不止。

  穷人是没有太多时间悲伤的,现实的生活总在一刻不停的驱赶着他们。受伤的村民的需要医治、死去亲人的丧事需要办理、来年的农事如何安排等等。这些都需要他们这些活着的人来办。

  所以哭嚎了一会儿之后,在这次私斗中死去亲人的陈家村人也不得不将哀伤强自按捺下去忙碌起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观看了这一场充满血腥暴力私斗的婺州贵族们也纷纷的从临时驻扎的帐篷里走了出来,众人的脸上皆是一副喜满意足的神色,更有甚者仍在相互交流心得。明显是对这场私斗这么快的结束,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今天你们打的不错,让爷很满意。这是赏给你们的!”只见一个四十多岁衣着华丽的肥胖中年人说完便随手朝陈家村众人扔了一大把铜钱。

  也不待陈家村的人有什么反应,便左拥右抱的揽着女子上了马车走了。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而这却只是开始,只见每一个贵人走之前都朝陈家村人随手就是一大把铜钱。

  一把又一把铜钱从陈家村人的头顶落下。铜钱是那么的多,落在白色的积雪上;落在还未干枯的血沟里;落在死去的陈家村人的尸体上;此刻的陈家村众人就像是完成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谢幕时等待观众打赏演员。

  “娘的,我要砍了他们!”三弟陈安这一刻血脉喷张,拿起刀子就准备冲上前去。

  然而还没等陈到反应过来,陈武却早已拦在了陈安的身前,粗大的双手紧紧的按住了陈安:“别去,你惹不起他们的。”

  “有什么惹不起的,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他们凭啥看不起人!别拦我,我要杀了他们这群王八蛋!”这时明显已经气血上脑的陈安像疯了一样要冲上前去,一时之间陈武竟拦他不住。

  “陈到!你是个死人啊!还不拦着你弟弟!非要他冲上前送死!”陈武这个曾经因为陈到一言不和就敢拔刀相向的冲动汉子,此刻却心急如焚的要陈到劝解陈安不要冲动。

  说实话这着实让陈到大感意外,因为在陈到的心里此刻分明应该是最冲动的陈武第一个冲上前去要砍了那些王八蛋。

  看来陈武这个作为陈家村年轻一代第一个走出山村的,应该在外面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陈安,别去。”陈到走到陈安面前用力抱住了他,随后又在陈安的耳朵旁轻声的安抚道:“相信我,这笔账总有清算的一天。”

  其实不仅陈安,每一个陈家村的人都是满腔怒火。村长陈汉更是脸色狰狞的吓人。然而在这个自古贫不与富争,民不与官斗的社会。升斗小民面对权贵时受到再大的屈辱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