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昆仑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素材十 剑宗-高九横/陈意/陈萍

昆仑日志 逆水狐 1957 2021.04.09 14:12

  这是一处险峻的断崖,终年被积雪覆盖,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不知埋葬了多少的生命。这是人类疆域的终点。

  断崖的另一头,是一片漆黑如墨的森林,那边,就是妖国,曾经是人类的猎场,如今是人类的禁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黑森林开始向着雪原蔓延,那深渊下已经不知道盘踞了多少的树根,平静的雪原下,亦不知蛰伏着什么,等着一个机会,疯狂爆发。

  ……

  …………………………

  隆冬,广袤的雪原上早已飘满了大雪,满眼的雪白,那座唯一屹立着的城池,此刻也被白雪褪去了颜色。整个天地都显得那样的安静。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份安静,在这座城前的雪原上,一骑赤红的重骑正向着城门奔驰而来。

  骑士身上的盔甲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就像是披了一副破铜烂铁,显得有些滑稽。

  骑士离城门越来越近,但他却没有因此而降低一丝的速度,反而更加急迫的像城门冲去。仿佛这无垠的雪原上有着让他忌惮的危险。不过,就算他已经将战马的速度提到了极致,手中地那柄长矛也因充斥了极致的力量而红的发烫,也无法阻挡接下来的异变。

  就在那骑士快要抵达城门的时候,原本无比平静的雪原忽然颤抖了起来,剧烈的声响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平静,雪原瞬间崩溃,无数条恐怖的裂缝钻出雪原,狰狞的扑向那名骑士,剧烈奔驰的战马无比惊恐地停了下来。在主人的抚慰下仍是不安的躁动着。

  骑士看着身前这条巨大的横跨整个雪原的巨大裂缝。知道自己难以跨过去,不是因为裂缝本身,而是那黝黑裂缝的深处,哪里正传出了让他忌惮的气息,他知道这气息代表了什么。在那股气息传出来的时候,这匹驰骋沙场多年的战马就开始匍匐在地上了。巨大的恐惧已经压垮了它。骑士摸了摸马的脑袋。取下了马鞍上的圆盾。

  侧步、躬身、立盾。将那根红的发烫的长矛反握在手上,随时准备投掷而出。

  那裂缝里的气息越来越强大,骑士眼瞳深处的星光也愈来愈浓郁,最终,随着一声长啸,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从裂缝中喷涌而出,雪原上的雪被它带致半空。纷纷扬扬的撒下。

  黑色的身影遮天蔽日,覆盖全身的是一块块暗青色的鳞片,不断渗出一丝丝阴冷的光泽,它硕大的头颅缓缓俯视着下方,想看看这个渺小的人类,可是它最先看到的并不是那名骑士,而是一束光,一束炙热无比的光在它眼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放大。

  “轰”一声。两者相触产生的灵能就像一根导火索,彻底引爆了这片宁静的雪原........

  .........

  ........

  不知过了多久,这沸腾的雪原终于安静了下来,除了那座一直屹立的千年古城,整个雪原都是狼藉一片,原本平坦的雪原现在布满了恐怖的创痕,巨大的裂缝撕开了雪原平坦的土地,整座雪原就像被巨大的铁犁翻过一样。

  如果现在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在这雪原上的那个人,那名骑士,赤红的盔甲早已消失不见,只有几块焦黑的铁皮挂在他那同样焦黑的棉袍上。他的盾、长矛、腰间的佩刀此时也都不知所踪,当然这些东西都不如他失去的右臂。

  骑士没有因为失去这些而停下脚步,他缓慢地向着城门移动。望着这座仿佛没有人的空城。终于,他的脚踏上了城门前依然雪白的土地。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骑士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张帅气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随着骑士展开了笑容,这片雪原以及那座城,乃至整个雪原世界都开始无声无息的飘散去,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冰雪世界就完全的消失不见,那骑士也变成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雪原变成了一条略显拥挤的街巷,那名骑士...少年,此时就端坐在街巷的地上,他的对面也端坐者一位粗布麻衣的老头。

  “哎呀...好爽啊。”少年扭了扭腰肢伸了伸手说道“哎,高老头,你这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今天那感觉就跟真的一样啊。”

  那个叫高老头也咧嘴笑了起来,露出那缺了一颗的门牙,说道“嘿嘿,那是。一分钱一分货,我老头这南柯一梦在江湖上那可是响当当的,想当年那个......”

  “行了行了,别吹了。”少年挥手打断了高老头的英雄史,一脸嫌弃说道“就你那白日梦还想当年,我都听你说了八百遍了。对啦,作为老主顾今天能不能打折啊。”少年这是又笑着问那老头。

  “一分钱一分货,一口价十个大钱。”

  “我去,老头你抢钱啊,上次可没这么贵!”

  “最近物价上涨的厉害啊”

  “那也不成,我身上就三文钱,最近手头紧,先赊着。”

  “你个混小子,你都赊了我多少钱了,还有上回那半只鸡!”

  “我说高老头,本少家大业大,会贪你那点小钱,诺,这壶徐百草先给你,先赊着。”

  “.....这才像话,混小子,下次再没钱你可别想老头子我再给你玩这个。”

  “那是那是,本少从来就是信守承诺的,高老头,那我先走了,下次本少请你去这城里最好的酒楼喝酒。”

  少年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看了眼那抿了一口就一脸陶醉的高老头。笑着哼着小曲走出了这拥挤的街巷。

  一一

  不久之后,两道显眼的身影走进了街巷,一男一女,衣着华丽,制式相近。这般衣着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却没有引起街巷人们的注意。

  他们在这拥挤的街巷中步履悠闲。却是片刻间就来到了那位老头的面前。

  “剑宗剑首陈意,奉宗主令,请师叔交回剑宗天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