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昆仑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素材九 边城-流家/半妖魏秋

昆仑日志 逆水狐 7230 2021.04.08 13:42

  北邙山一

  中州有一个国家,诞生于上个时代,盛世王朝存世三百余年,在中州依旧处于主导地位,在它的边境有很多的小城,主要用于防备中州其他的几方势力。

  在盛世皇朝的最南边,有一座边城。它是盛国边境线上最重要的一座城市。它的职责就是防备大陆南部的诸多宗派。

  所以历年来此地的城守都是由朝廷直接委派,

  边城里有一个家族,它拥有边城里最好地段的商铺,最好收成的庄园,以及最多的奇珍异宝。

  流家能在这边城拥有这些,可不是因为流家的大爷是边城的城守,靠他那个榆木脑袋怕是一辈子连个小统领都混不上,如今混个城守还是靠着父辈余荫。

  不过流家大爷对于这件事可是不以为耻的,不论是回皇京述职还是去参加北邙山年庆,腰板都是挺的不行,不说满朝文武了,就连堂堂的果亲王见了他都会恭恭敬敬地给一个笑脸。这让这位流家大爷如何能不神气。

  近年来流家大爷的身材似乎也是听到了他内心的号召,开始缓慢且坚定地膨胀着,当然这些在流家大爷看来都不是事,能被他记挂上的只有真正的大事。

  今日流家今天来了两个人,一个很老的老头,一个很瘦弱的小孩。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让常年不见客的老太爷都出来迎接了。这在边城可是绝无仅有的。

  没有人知道这两人是谁,就连流家现任家主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老太爷和那老人商谈了很久。然后,那老人就离开了流家,而那个叫魏秋的少年却留了下来,成了流家的西席,也是流家唯一的西席。

  流家,自从进驻边城以来,从来没有招募过西席。这对于一个大族来说是很少见的。

  只是,魏秋成为流家的西席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不然凭流家在边城的地位,这绝对是一件轰动边城大事。

  自魏秋成为流家的西席以来,他就一直待在流老太爷为他准备的小院里。

  其实在来边城之前他都还不知道有流家这么一个家族,只是那个老头说想要获得好的灵术可以去流家。老头说流家最喜欢投资他这种一穷二白的小子,所以他就半信半疑的来到了流家。

  原以为想要得到流家这种大族的核心【灵座】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可没想到居然会此简单。

  这老头的面子可真大。

  魏秋静静地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古朴的小盒子,这里面装的就是流家的【灵座】,打开盒子,里面一道道的光华围绕着中心一个光点飞舞。这就是流家最核心的灵纹。也就是一切【流系灵术】的基础。

  力量是霍乱的源泉。这个世界的力量就是【灵术】。灵座编织出灵纹,灵纹进一步组合形成灵术。

  【灵纹】作为灵力和【灵术】的载体,拥有越多,编织的程度越高,你的【灵术】就越强大,编织灵纹的能力则取决于你的灵座的强弱,也就是天赋。

  所以说【灵座】是一个人修行的根本,而要在体内开辟出一个【灵座】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灵座的开辟离不开灵力的冲刷,而普通人就连获得灵力都已经极为困难了,更不要说用那珍贵的灵力洗炼灵座。

  只有那些大族豪门的后辈才有可能接受宗族修士提供足够的灵力来洗炼自己的灵座,使它日趋完美,甚至直接继承宗族的核心灵纹。而普通的修行者只能一步一步地引气入体,慢慢地淬炼出灵力,然后再洗炼出自己的灵座。

  这些完整的【灵座】大都是经过大修士编织专门用于开灵的,还有一些大族他们的【灵座】都是由自己家族的祖师留下,其中甚至包含了用于家族灵术的传承的灵纹。

  而流家的这个【灵座】,很明显就是家族的圣阶留下的。从那【灵座】紫金的色泽可以看出编织出这个【灵座】的修士境界不低,里面甚至包含了流家传承用的灵纹。

  所以魏秋知道这就是他想要的。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翠绿欲滴的丹💊,放入了那个紫金【灵座】之中...

  ……...……...……...……

   4灵台紫府

  自秋明完成灵座的开辟用了十多天,所以一醒来就被饿的昏天暗地,而那些侍女像是准备好的一样,一个个端着各种食物进来,所以他就狠狠的胡吃了一顿。吃饱喝足后他就准备去消消食了。

  就在他想出去走走的时候,府里的管家来到了他的小院,对他恭敬地说道“老太爷请公子过去一趟。”

  对于这种称呼和对自己的态度魏秋还是十分的不习惯,虽然这几日那些丫鬟家丁都是如此。

  这是在他入住小院后老太爷第一次找他,他原本想老太爷会很快就会找他谈的。

  随着管家在这流府里行走他才发现,这流府是真的大,更是各种走廊小道交织在一起,让他不明白为何要建这么多走廊小道,直到他看见柱子上雕刻的纹路才明白这整个流府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

  现在他才感到流家底蕴的强大。这么大手笔的阵法,也就只有皇宫和那几个大势力才有。

  不知穿越多少个走廊小道才来到了流老太爷的居室。一座很小的小院,只有一间卧室,一个露天小厅。

  小厅里一个面色红润的老人正坐在中央的石凳上喝着茶。看到魏秋到来向他笑着招了招手,魏秋自然走了过去,那位管家也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走近才发现流老太爷用的石桌光滑无比,上面居然布满了灵纹。

  流老太爷看上去很和蔼,但魏秋绝不会认为他和蔼,毕竟他是一个大族真正的掌舵人。所以他很恭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

  “不知老太爷今天找我有何事。”

  魏秋问道。

  流老太爷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再过几日我族里未开灵的小子都会来此,开始去北邙山学习,不知小兄弟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多谢前辈,晚辈本就是来学习的。”魏秋来这里就是为了去北邙山修习灵术的,所以当然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那去北邙山的具体事宜管家会好好安排的。”老太爷一说完那流管家流出现在魏秋的身边。而魏秋却没有丝毫察觉。

  所以无声知道了这管家的修为很不简单。

  接着和流老太爷寒暄了几句魏秋就告辞了。

  一路上被管家领着穿过那些雕刻的灵纹,让他不禁再次感叹流家的不凡。

  回到小院后魏秋又投入到开辟灵座的修炼当中。魏秋自己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这么热衷去修行的。

  也许是那年在修持馆被那群小子欺负而无能还手时。

  也许是那年在宏纹寺求法被六法僧人劝退时。

  不过,最让他难忘的是在南陆寻宝被修士盯上时,原以为无可幸免的他,却目睹了这些强大的修士是如何灰飞烟灭的。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极度衰老的老头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也记住了这辈子都不忘的一句话。

  “半妖,真是可怜呐。”

  “真是可怜呐”魏秋喃喃地说道。半妖,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地位的。人族是不可能接受这种异类的,妖族更是如此,千百年来,人族和妖族互相厮杀,早就结下不解之仇。

  如今人族势大,打出降妖除魔旗号的修士数不胜数,对于他这种半妖,更是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了。

  半妖,就是在那场邪魔之祸中,被浸染的生物诞下的后代。

  或者是被强制融合妖血的人类。

  魏秋也是在遇上周老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半妖的,也是那时他才知道为什么那些门派拒绝甚至驱逐他了。

  那日之后他就跟着周老头修行,开始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

  周老头喜欢拄着拐杖,他说这是他的爱好,跟着周老头他知道了很多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南陆的几年时间里,周老头陆续的带来了一些和他一般大的孩子,同样的教他们基础的灵决,然后又陆续的把他们送走。

  一直到了这边城,就只剩下他一人了,然后他就被安排进了这流家。就像那些被安排进不同门派的孩子一样。

  边城相较于盛世王朝其他城池而言要冷清很多,毕竟这里没有什么发达的产业,直到南陆的淘金热潮来了后这里才变得繁荣,因为这里是盛世王朝通往南陆的最后一座城池。

  北邙山也坐落于此。

  北邙山篇

  北邙山的学宫在盛国是以富丽堂皇而出名的,因为得到了王朝的支持,所以近年来这学宫的建设是越发的璀璨了。

  如今北邙山的学宫已经是以一片宫殿建筑群的姿态坐落在北邙山上,那琉璃雕瓦,白玉汉墙,极的奢靡与学宫这个称号格格不入。

  北邙山能建如此规模的宫殿群,只是因为当年北邙山的孙夫子收留了一位失势的皇子在此学习,后来那皇子发迹了,虽然没有成为盛国的新皇,但却是成了一个实权王爷,便是如今盛世王朝兵权最重的果亲王。

  今天是邙山学宫收弟子的时候了,往日里这时候是边城为数不多几个热闹的时节,这时候都是那些王公贵族最闹腾,各种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马车座驾都会从京城和各个重镇名城出发,浩浩荡荡的赶来北邙山学宫考试。

  然而说是考试,对于那些王公贵族子女来说只是一个过场。毕竟为了进学宫他们的家里已经往学宫投了大把大把的钱。

  所以来学宫学习的有两类人,一种是真的来修习那些强大的灵术的,另一种就是被父辈安排进来相互结交,镀一镀金的。

  魏秋是随着流家子弟一起来了,现在的身份是流家一旁系子弟,叫流明,之所以要弄一个流家子弟的身份,是因为这邙山学宫已经不收平民子弟了,专门用来培养帝国内部人员了。

  魏秋是跟在一群流家子弟上山的,一路上他可是见识了王朝的各种车骑座驾,其中最壮观华丽的要数那自空中而来的飞辇了,由飞马拉着直上北邙学宫。

  然后听着人们的议论魏秋知道了那是只有皇族才能乘骑的飞辇。

  “来的应该是一位皇子吧。”魏秋心中想道。

  来学宫的人很多,因为来的都是王公贵族子弟,所以带来的随从很多,上山的山道狭隘,所以就不得已的排起了一道长龙。魏秋回首看着下面山道上的人就如一队蚁人般一列排开,看上去颇为壮观。

  “喂喂,你个人,干什么呐,杵着这里挡本小姐的去路。”魏秋只听后面一阵清脆的呵斥声传来,回头一看只见一清丽的个红衣叉腰看着他,那小脸此时是一脸怒容,她后面的一个看上去更小的丫头也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她。

  作为自小就入尘世的魏秋,自然是看出那分明就是看流氓的眼神,不由感到无话可说,自己只不过看了一下风景而已,当下只能对那红衣女子道了一声歉就跟上前面的流家弟子去了。

  那少女的呵斥声前面的流家子弟也是听见了,只不过都沉默着,只有魏秋前面的小胖子回头和魏秋轻声的说道

  “你胆子可真大,那位可是当今权倾朝野的果亲王千金,我可听说了京城里调戏过这位的公子哥啊不是被打断腿就是被扒光了游街,就连魏宰相的公子都被抓进了亲王府,差点就给那个了”说到这里那小胖子做了一个刀切下身的姿势。

  魏秋心想这少女还真是凶,不过自己只是无意间挡了一下路应该不会找自己麻烦,回头稍稍瞥了一下那少女,只见她正坐在路边休息,后面的那些子弟都离得远远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人敢从那少女面前走过。

  “额,当真是霸道无双,”魏秋楠楠地说道,“多谢提醒,”

  对于魏秋的道谢那小胖子则是摆了摆手,笑呵呵道“不客气,我爹说都是自家人要互帮互助。”

  魏秋心想大家族的兄弟不是都如仇人一般吗。这小胖子看上去倒是单纯。

  一路上这小胖子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颇为健谈,大都是他在讲魏秋在听。这一路上魏秋知道了这小胖子叫流命天,是流家五爷也就是流家家主的小儿子。和魏秋这身份是同一辈的,他说这名字近来可是给他带来不少的烦恼,因为和别人重名了。

  要说平常重名就重名了,没什么事,可偏偏那个和他重名的家伙可不是一般人,而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所以小胖子最近总是被人拿这事嘲笑。当下他老爹就一咬牙把他送进了学宫力院深造了。

  不过当小胖子流命天听到魏秋说自己是流家三爷的儿子时对他露出一个“我懂”的微笑,不过在魏秋看来他这个笑容真是有点猥琐。

  因为魏秋他们上山早,所以很快就看见了学宫的大门,那是一扇跨在两座的山脊上的青铜大门,足足有百多丈高,一眼根本望不到顶。门上的灵纹更是玄奥复杂。

  那学宫更是直接建在了空中,由数根插入附近山体的金色法柱支撑起。这些建筑在魏秋眼里只能用大来形容了。

  “真不愧是【科技邦】的手笔,只能用恢宏来形容了。”小胖子在一旁感叹道。

  魏秋看着大门两旁喝写了两个字,分别是,得道,升天。顿时就觉得学宫真是有气魄。

  然而这种想法他还没持续多久就听旁边的小胖子流命天说道

  “流明啊,这大门上的字也是可是孙老夫子亲自所提,这是当年果亲王得势后,开始修建学宫的时候,孙老夫子就在这大门上提了这两句”小胖子学着那些文人指着大门说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真是精妙。”

  “精妙,哪里精妙?”流明倒是很想问问那个小胖子。

  “精妙,哪里精妙!”只听后面一人问来,说是问人,只是充满了命令口吻,回头一看,果然是那果亲王的千金。

  只见她一脸嘲讽的看着小胖子,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流命天此时已经后悔了,没事瞎显摆什么,结果遇上了这位得罪不起的大小姐,只能站在那这这的支支吾吾半天。惹来周围人的一阵阵的笑声,更是让他脸色通红。

  那大小姐看了胖子的囧样半天,似乎觉得没意思了,切了一声直接走向大门,周围的人纷纷避开。

  看到那大小姐走了胖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诶,真是累死胖爷我了。”

  魏秋看着他的样子感到一阵好笑,笑道“你不是很能侃的吗,怎么刚才不行了。”

  胖子瞪了魏秋一眼,没好气道“那可是果亲王的大小姐,盛国有谁敢在他面前瞎侃。”

  说罢看了看那排在大门第一位的少女,就招呼魏秋向流家子弟扎堆的那里去了。

  现在登山的子弟大多都来了,慢慢的这些少年少女开始聚在一些人的旁边,诺大的广场可以看见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人群。都在不停的说着话。整个广场一片嘈杂。

  魏秋就坐在流家子弟圈子的外围,因为成长环境的使然,他并不喜欢主动和人交谈。

  流家来的人并不多加上小胖子也才五人,显得颇为冷清。

  广场上也有几个单独坐着的,其中就有那个刁蛮的郡主,他的身边只坐着那个稚嫩的小丫头,正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偷瞄着附近的人。而那郡主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魏秋开始打量起这四个流家子弟,发现除了中间那个已经开了灵座,其他三个都还是练气,不过都已经具备开灵的资格了。倒是这个小胖子,不过才两三层的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也越发的热辣起来,就在人们都要开始骚动的时候,学宫的大门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终于来了。

  北邙山二

  南陆北邙山脉

  这里是盛国的国界,此地以南就是内陆大宗罗睺谷的地界了。

  近年来罗睺谷也是发展迅速,南陆的很多宗派都被其吞并,因为罗睺的快速发展,所以盛国在几年前就派了军队驻守在此。

  许昌就是这里驻将,他已经来这里五年了,再有两年就可以换防了,想到这里他还是很高兴的,可以回家看看自己那儿子长高了多少。

  虽然在这里不用打仗死人,但是却很枯燥,只有翻越这座山才能去到盛国最近的城市,而且路程还不近。尤其是军里还派了一个监军,让他这个驻将只能老老实实待着。能解闷的也只有看看山上那金光璀璨的宫殿了。

  有时候许昌就想,要是那宫殿的瓦片掉一块下来就好了,据说那宫殿用的是盛国红河坊出产的最昂贵的琉璃瓦,就是皇宫也只有上朝的大殿铺了。

  许昌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黑了,那监军还坐在哨塔顶上。看着身形很单薄,但是许昌知道那监军是个厉害的修士,因为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许昌也是一个修士,不过他练的是军中人都要修习的兵煞。如今也是迈入灵境了。

  往常这时候监军也是会营帐休息了,可是今天还坐在这,许昌就叫了叫那监军,可是没有

  回应,他感到了不对劲。又叫了几声,还不没答应,许昌感到了一丝紧张,赶紧跃上哨塔。

  然而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只见那监军闭目盘坐着,膝上横放着一把剑,剑短成数截,人也早已断了生机。

  ……

  今夜对于邙山学宫来说是不平静的,因为学宫死了一个学生,而且可以说是在学宫眼皮底下死的。

  死的是军部二把手的儿子,这位大佬连夜就从京城赶来,大闹了学宫一顿,还要斩了那里的驻军,只不过因为那驻军是果亲王部队的才逃过一劫。

  也因为这件事,导致了魏秋他们的入门式草草结束了。

  学宫的宫殿都是一座座分开的,彼此之间就靠一座座的台阶连在一起。

  魏秋他们现在初试殿,一名男子正站在他们面前,这男子相貌粗犷,身材魁梧,可身上却穿着一件文士长衫。显得那样不伦不类。

  他说话的姿势很有文士姿态,可是声音却是如他人一样粗犷。“我知道,能来这里,你们家里都是有点实力的,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来了这里就要守我的规矩。当然,我的规矩很简单,只有一条。”

  说到这里他看了这些新生一眼,又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

  【“第一,未修出体内八十一道灵纹的不许毕业。”】可删除或更改

  “在学宫期间学员不许下山,不许吃学宫以外的任何食物,不许用学宫以外的任何东西,不许接触学宫未经允许的任何术法。”

  说完后他又看了一遍这些人,发现居然没有一个触他霉头,这让他不由舒心不少,心想这一批可真懂事,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那几个京城刺头基本上都被那位果郡主收拾过,如今都是服服帖帖的站在那,至于其他地方的公子哥那就更不敢了,京城的大少都没发话,他们又怎么敢冒尖。

  那个大汉训导完毕,魏秋他们就被分批安排进殿内不同的宫室中

  这是一个只有一个小窗的静室,可以看到外面山上的风景,魏秋此刻正怔怔地看着窗外。

  在北邙山的山巅上,有两个人无声无息的站立在那,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一个一身黑衣的少年。若是秋明在这里就会直到那老人就是周老头,而那黑衣的少年,长着一张让人看见就不喜的脸,那张脸太冷了。

  那少年负着手冷冷的注视着山脚那些蚂蚁般大小的人。

  “六千分魂散出成功孕育出的居然五成都不到。这咒术竟然如此之难。”少年的声音似乎都透着一股冷意。

  “少主,只要好好培养这些分魂,结成天人还是可能的。”周老头恭敬地说道。“只是这漫天的星斗...”

  少年轻蔑一笑“自齐天被镇压以来,这世界对天庭的不满早就积蓄多时,只是少一个去撕开那星斗的人而已。”

  少年冷冷地望着天空那些凡人看不见的星斗。只见那星斗之间由千万根丝线编织缠绕在一起,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等我化生之日,就是你天庭覆灭之时。”

  【(魏秋想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了,在他“醒”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神魔乱舞的时代,神仙妖魔,都是法力通天,彼此争斗不断,而他,不过是一个法力平平的妖王,最厉害的一招就是【驱神】。

  魏秋看着手指上那个紫金戒指,那里面封禁着原本种植在他体内的灵火。虽然他不知道种火对自己有没有伤害,但是却不喜欢这种东西。

  这戒指是他在南陆淘来的,似乎是一枚级别很高的纳戒,就像神魔时代的空间法宝。

  这种火看似微弱,但它的灵纹编织却是魏秋看不懂的。取火的手段是源自他以前的【驱神】,说起【驱神】,魏秋只是心思一动,【驱神】就会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眨眼一样,一种本能。他想,也许那就是自己的前世吧。因为那时候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不过都被他抛在脑后了,如今是他最放松的时候了,魏秋就那么眯着眼躺了下来,不不管是不是所谓的前世,于他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虚虚假假,对于一个在南陆淘金颠沛了好几年的人,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生活才是他的追求。

  想着想着在他就那么混混沌沌的睡了过去,在梦中,他又成了那个法力平平的妖王,周围是各种虚幻的身影,在那风雨飘摇的世界中苦苦支撑。)】此段可删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