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极度雄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4章 家庭矛盾

极度雄诡 安湖上的鹅 3210 2020.12.08 04:01

  “你说谁是第三者?你说谁是海妖?!“晚饭刚吃完,霓罗的声音突然霸道地响起。

  原来踏赞又在田宁耳根前嘀咕,让霓罗听见了。

  “没说你呢,说谁谁知道。“这才没过一天呢,踏赞也被霓罗训练成了一个男三八。

  “呸!你个憨儿!亏了还吃了我做的饭!你才是第三者呢!你爸是第三者!你妈是第三者!你们一家都是第三者!“霓罗哪会落下风头啊。

  踏赞一听,虽然自己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别的家人,那也忍不住霓罗这样骂啊……

  “你就是第三者,这个家里田宁第一,我第二,你是第三个,你不会数数吗?”

  “你!“霓罗被说中了,气得小脸儿红红地,”你一个大脚丫山怪!!“

  “你……你一个长尾巴海妖!“踏赞也被骂得急了眼。

  “大脚丫山怪!“

  “长尾巴海妖!“

  “大脚丫山怪!“

  “长尾巴海妖!“

  ……

  “田宁!你也不管管你这个憨儿兄弟!我是你……你…….,我是你表姐呢!他骂我,你也不管,你个傻子!傻儿!你管不管?”霓罗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圆瞪着双眼,眼看又要流泪儿。

  田宁已经头疼不已了。

  摇了摇头,摸着额头……他感觉额头已经有两个大了!

  看着两人都嘟嘟着个嘴,翻着白眼,田宁想了想,别说今晚了,这两天恐怕都消停不了。

  不过,就算是暂时的吧,今晚也得安抚了二人,不然这觉都没法睡。

  能说的都说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咦?歌,对,唱首歌吧……踏赞睡前喜欢听歌,霓罗不也吵吵着想学歌嘛?田宁一下子觉得轻松了一些,找到了头痛的解药。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听吧,“想了想,田宁开口道。

  霓罗和踏赞有些莫名其妙,两个都正吵得气鼓鼓的,田宁却要讲故事听。

  “从前,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田宁开始了。

  “他们……相爱了?”霓罗马上就被吸引了。

  “咳,咳……你别打断嘛,听我讲。”田宁说到,“咳,咳,是的,他们相爱了。”

  他接着讲起了故事。

  “这个男孩是来自美加大陆的,女孩是来自不列颠大陆的,两个人非常相爱。”田宁讲着,霓罗两眼迷离,想象着那甜蜜。

  “两个大陆都说同一种语言,但是又有所不同,而吃的东西也是有所不同。

  两个人相爱在一起,甜甜美美的……可是……“

  霓罗的心一下揪了起来,连踏赞也开始专注起来,都想听一听怎么回事呢。

  “可是,天长日久,男孩女孩都开始被对方的不同方言困扰了,更是为各自吃饭的不同口味而苦恼着,渐渐地,他们之间有了争吵,有了埋怨……“

  “怎么能这样呢?”霓罗小脸儿都要凝出水儿来了。

  “这就像我们华夏帝国的北方人叫的土豆,南方人就叫洋山芋,而南方有些人叫的土豆,其实是北方的花生……反正吧,两个人不再像开始那样天天离不开了,时不时地吵架躲在自己屋里,日子开始有了灰色……”

  “然后呢?然后呢?”霓罗把板凳又向田宁挪了挪,急着问。

  “然后,男孩和女孩都在问自己,自己还爱对方吗?

  是的,自己还是爱着对方,非常非常地爱。“

  霓罗脸上露出了庆幸的表情。

  “那么为什么要吵架呢?那不同的方言呢?吃饭的不同的口味呢?这可怎么办呢?”田宁继续讲下去。

  “是啊,这可怎么办呀?”霓罗替这男孩女孩干着急。

  “怎么办呢?然后啊……”田宁故意拖了一下。

  霓罗挥起粉拳,轰咚轰咚狠狠地打了田宁两下,“你个坏蛋!你快说啊!然后呢?!“

  “然后啊,男孩和女孩就唱了一首歌……“

  “什么歌啊?“霓罗急着追问。

  “这首歌啊,唱的就是这男孩和女孩的说话的不同。

  一个是带着美加帝国的方言,一个是带着不列颠帝国的方言,还有他们吃的口味的不同,然而又怎么样呢?

  只要两个人相爱,就不要只在意这些不同,每个人都有不同,但只要都互相爱对方,什么都不能阻挡他们在一起!“

  “就是的!“霓罗握紧了粉拳挥了挥,“那,傻儿,你会唱那首歌么?“

  “会呀。“

  “真的?唱给我们听,好吗?行吗,傻儿?田宁?”

  田宁说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一首男女对唱的黑人爵士歌曲《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让我们忘记分手》。

  这首歌也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但田宁最喜欢的是由大名鼎鼎的爵士小号手加歌手Louis Armstrong,和更是大名鼎鼎的爵士女王Ella Fitzgerald, Queen of Jazz合唱的。

  “快点唱给我们听一听嘛!”霓罗要等不及了!

  田宁吸了一口气,已经把那爵士的鼓点儿找到了。

  自己一个人唱,就低沉一点当男声,再明亮一些模仿女声吧。

  “……

  You say eether and I say eyether,

  You say neether and I say nyther.

  Eether, eyether, neether, nyther

  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

  霓罗和踏赞被田宁那诙谐欢快的表情给逗得笑了起来。

  “你叫那是大土豆,

  我叫那是洋山芋;

  你叫那是香花生,

  我叫那是小土豆。

  大土豆,洋山芋;香花生,小土豆,

  我们还是分手了吧……“

  “停停停!不行!你不能把他们唱分手了!”霓罗叫着。

  “But oh! If we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Then we must part.

  And oh! If we ever part,

  Then that might break my heart!

  唉呀,如果我们要分手,

  那么我们就要海角天涯。

  哎呀,如果我们海角天涯,

  那么我就会成了一个心碎的娃。

  那还是让我们不要分手了吧!

  我们就不要分手了吧!“

  听完了这首歌,踏赞倒是觉得没有田宁以前唱的歌好听。

  而霓罗呢,再也不记得踏赞惹她生气了,也没有了那霸道的辣子炒螺的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两只胳膊在膝盖上撑着自己的俏脸儿,一脸迷醉地看着田宁。

  “傻儿,真好听……“

  田宁看霓罗和踏赞都不吵吵了,这才又开始说话。

  “嗯,嗯。你们两个,踏赞是我的兄弟,霓罗是我的……是我的表姐。

  大家以后一起住在这里,不仅不能互相吵架,而且要互相帮助。

  如果你们都不高兴,那我也会不高兴。

  如果都不听我的话,那我……那我就搬走了。“

  霓罗和踏赞一听,马上知道田宁刚才是真的生气了。

  踏赞这是第一次看到田宁生气,“我…….我回去睡觉了。对了,明天后天我们放假,不用去私塾。”

  说完赶紧溜了。

  霓罗也是心生忐忑。

  见踏赞离开了,霓罗这才开口。

  “刚才……对不起…….惹你生气了……”,霓罗嗫喏着,“可是田宁,你兄弟真的是,真的是一个大脚丫山怪,他……“

  田宁眼睛犀利地看着霓罗,“那你也真的是一个长尾巴海妖了?“

  霓罗心里一惊,知道是应该把自己的身世再告诉田宁一些了。

  “田宁,我……我告诉你,你发誓不要告诉别人,行吗?“

  “行,我发誓。“

  “我,我的家在东海龙宫,我是东海里的小龙女,我这次是自己偷跑出来玩的。

  我有魔法可以变身,你在那里打鱼,是我驱赶那鱼儿到你网里的。

  那天你没去打鱼,我就想上岸来找你,变身成小鹿,差一点丢了命,还是你把我救了……“

  霓罗这会儿说起来还是又羞又愤的。

  “魔法?那么这个丫头已经是一个超凡者了?”田宁撇了一眼霓罗小手指上的蓝色戒指……

  田宁这才把这几天的事情联系了起来,也真难为这个丫头了。

  赶紧地要去扒拉开霓罗的裤脚看一看那伤口怎么样了。

  “啪!”霓罗狠狠地打了一下田宁的胳膊,“你干什么呀!”

  “哦,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霓罗这才知道是田宁着急她的伤口,心里一热,脸上腾起一丝羞红。

  “没事啦!傻子,我不是刚才告诉你了,我有魔法吗?回到海水里,一会儿功夫就好了。”

  田宁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那个憨儿他真的是一个山怪,我能看出来的,他,他也能看出来我。“霓罗又想起了那个憨儿。

  果然如此!田宁终于明白了。

  “霓罗,踏赞救了我的命,他本来自己一个人住在山里,也很可怜,以后别再和他吵架了,好不好?“田宁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霓罗一看田宁不那么生气了,心也放下来了。

  “嗯。不过……“

  “不过什么呢?“田宁问道。

  “不过,你什么时候教我唱歌,教我填词呢?“

  “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真的?那现在就开始?“

  田宁一阵无语,“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吧,好吗?“

  霓罗嘟起了嘴儿。

  “往后还有的是时间呢,不用急,”田宁说着,“对了,踏赞后面两天不去私塾,我明天和他去上山采药吧,你在家休息一下,今天早点睡吧。”

  “上山?就是你词里写的有野花儿的山么?”霓罗一听来了精神。

  “嗯,对啊。”

  “那我也去!”

  “你?你就在家休息吧,我和踏赞去采药,走的都是野地,很难走的。”

  “不行,我也要去嘛!”转眼间霓罗就又变成了一个辣子炒螺。

  霓罗这是第一次到岸上和人类住在一起,以前也没有好好地看一下陆地上的花草树木,田宁的词里把一切描写的那么诱人,她怎么可能不跟着去山里呢?

  “那,好吧,不过你必须乖乖地听话。”

  “好的,我一定乖乖地听你的。”

  一直那么霸道的辣椒炒螺,也转瞬变成一个如此乖巧的小萝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