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极度雄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6章 遥远距离

极度雄诡 安湖上的鹅 2999 2021.01.14 05:00

  东海,太阳已经升上来了,放眼望去,碧空如洗。

  在海湾里,和煦的微风轻轻吹过,海面吐着洁白的碎浪,一片波光粼粼。

  海湾一角的礁石旁,突然蓝光一闪,一位老人的身影凌空浮现在海面上。

  只见这位老人不是很高,后背有些微驼,身上规整地穿着一套粗麻布长衫,宽松的长衫显得他的身形尤其瘦削。

  他的一头灰发随意地扎在头后,脸上似有却无的笑意,显得云淡风轻;但那一道道的皱纹,却又充满了沧桑和智慧。

  此时,老人静静地悬在空中,一双眼睛,乍一看好像是在闭着,可是从眼中时不时闪出的精光,说明他不是闭着眼睛,而只是眼睛不大。

  “唔,刚才隐在那马车上,一路看来嘛,不是那个小子骗了霓罗丫头,倒是霓罗这傻丫头缠着这小子,嗯,女大不中留啊。“老人有些伤感。

  “这小子那兄弟嘛,肯定是山族无疑;可是这小子,我倒是有些看不透啊。

  刚才在路上偷听他给霓罗丫头讲的那些诗啊词的,能看出来这小子不会是池中之物。

  霓罗丫头这几年越来越调皮,修炼的进展几乎停顿了;而现在看么,这次出来竟提升了不少。海族能在陆地上取得这样的修炼进展,可是少有。

  应该是这小子的那一套诗啊词的,对这丫头的魔法提升颇有助益啊。

  如若不然,自己早就一个闪身把那丫头擒来带走了;也罢,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告个别吧。“

  这位老人,正是霓罗的老师,海族魔法宗师境的吴盛元大师。

  当年,霓罗的母后梅娜丽莎公主为了和龙王敖广在一起,从西海跑到了东海,敖广特意盛情邀请吴盛元大师做梅娜丽莎的老师,大师本来要拒绝,看到了梅娜丽莎天资聪颖,这才答应做其老师。

  等小霓罗出生后,吴大师看到这小丫头天资比梅娜丽莎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喜爱不已,竟破了自己的规矩,主动要求做霓罗的老师。

  霓罗曾经从母后那里隐约知道,这吴盛元大师其实是千年的老海龟聚灵化形,修炼魔法至宗师境。

  因为吴大师做过自己母后的老师,所以霓罗一直尊称吴大师为师爷。

  吴大师和霓罗就像一对欢喜冤家。

  东海龙宫里,没有任何人敢对霓罗公主说句重话,更不用提打骂,但在霓罗调皮不听话的时候,吴大师二话不说,霓罗的屁股上肯定要吃上几巴掌。

  反过来,整个东海龙宫谁都知道,吴大师一向以寡言和严厉著称,但是唯一敢和他没大没小的就是霓罗公主。两个人高兴的时候,霓罗敢揪着他的胡子喊他老头儿。

  上次霓罗跑到南海去玩,好歹还时不时地向家里回几句话,我很好啦,我没事啦,我很快就回家啦。

  可是这次,龙王和王后发的传讯毫无回应,也确实让人担心了。

  他们也知道,除了吴大师,就是龙王敖广来抓她回去,她都不一定听话。

  而吴大师也是开始担心这丫头了,就欣然出来,要找到并把她带回家。

  吴大师没费什么周折,就发现这丫头这次还竟然疯到陆地上玩了。

  早晨在呼雷山庄,本来想直接把她带走,可是看到那两个男孩颇是有趣,所以就隐了起来,一路跟着来到了曼格庄。

  踏赞按照田宁的吩咐去做事了,田宁和霓罗就摇着舢板向海湾驶来。

  吴大师看到霓罗那欢天喜地的样子,不想太伤了她的心,计划着让他们一起疯玩一会儿,再好言劝这丫头跟自己回去。

  所以,吴大师就提前潜到海湾里,在这里等着他们呢。

  可怜的霓罗在舢板上还一无所知呢,正叽叽喳喳地烦着田宁呢。

  “傻儿,等一会儿,你用避水魔珠,我带你在海底玩,好吗?“

  “好。“

  “傻儿,将来你一定跟我到我们家玩,行不行啊?你救了我的命,我会让我父母答应的。“

  “行。“

  “要不我们还是捕两条鲅鱼,我们回家一起做鲅鱼饺子吃,好不好啊?“

  “好。“

  一会儿这样兴高采烈地叫着,一会儿又会有些伤感。

  “傻儿,如果我回家了,你会想我吗?我肯定会想你的。”

  “会的。“

  “傻儿,将来不许你有别的人做姐姐,只能是我,听见没有?”

  “听见啦。“

  霓罗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舢板靠近那个海湾,她既为能和田宁单独在海上过一天而兴奋,又是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傻儿,傻儿,你在听我说吗?你,你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对不对?“

  霓罗抱着田宁的胳膊,仰头看着田宁,一双杏眼水灵灵地,好像世界都不存在了似的。

  田宁如何不知晓霓罗的感情。

  感受着霓罗那软在自己身上的娇躯,真想好好抱抱她;看着她那吹弹可破的俏脸儿,也真想亲亲她。

  但是自己知道,在这个界面,自己如此弱小,将来充满不定,而霓罗的身世绝对很不简单,他不想过早地纠缠着霓罗,那样自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谈得上去保护霓罗。

  想了想,田宁有了主意,可以把霓罗从这卿卿我我中拉出来。

  “霓罗,你知道吗,按照曲牌的韵脚和平仄写诗填词,那是比较传统的风格。

  有些词句上口、意境优美的诗,反而能更充分地表达感情。我给你朗诵一首,你想听吗?“

  “想,只要是你吟诵的,你写的,我都想听。“

  舢板来到了海湾的中心,田宁放下摇橹,和霓罗坐在船尾,任由舢板随着微波轻摇着。

  田宁那舒缓的声音,吟诵了起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你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瞭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却深潜海底……“

  霓罗已经抱着田宁,头紧紧地靠在他的怀里,泪流满面。

  田宁心疼了,用手为霓罗抹去眼泪儿,“傻丫头,又要哭花脸了。“

  “扑哧“,霓罗哭着哭着被田宁逗笑了,出来了个鼻涕泡。

  “你看你个傻丫头,也不知道羞羞。“赶紧拿手帕帮霓罗擦了干净。

  “就不知道。“霓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田宁面前从来不知道害怕,也不怕丢脸,觉得他好像天生就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好了,你不是说我们一起到海底去玩吗?开始吧?“田宁不想霓罗沉浸在这伤感里。

  “嗯,你的避水魔珠呢,拿出来啊,启用一次,可以七七四十九天在水底呼吸,你用意念感应就可以认主使用了。”

  霓罗帮助着田宁启用了避水魔珠,忽然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不安扫过。

  “对了,喏,再给你一个海族的传讯魔珠,将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用上呢。

  在海里可以一直使用,不过在陆地的时候,使用一次需要等十天左右才能再次使用。“

  田宁接过来,放入空间魔戒,心里也觉得怪怪的,本来出来散心很高兴,怎么总觉得霓罗是要在告别似的。

  别去想就好了,田宁把舢板锚在礁石旁,率先一个鲤鱼打挺,从舢板上跃入了海中。

  霓罗一看,哼,在海里,看我不轻松地追上你!

  两脚轻轻一点舢板的船帮,瞬间在海里已经窜出一两丈远,紧跟在田宁后面。

  田宁的游泳本来就是经过许多训练的,现在有避水神珠在身,更觉得神勇无比,一会儿穿梭在丛丛海草里,一会儿环绕在海礁的岩石旁。

  再看那霓罗,这多少天没有在海水里生活了,入了海水,浑身都感觉更加舒爽,曼妙的腰肢快速地摆了几下,就紧紧地跟在田宁的身后。

  两个人在海湾里左右翻腾,上下飞舞,恰似天生的一对儿,海设的一双啊。

  就连隐身在海面的吴大师,都是看得连连暗赞,“如果这小子是海族的嘛,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啊。可惜,他这人族之身,又怎能成就大的境界,保护这丫头啊。罢,罢,罢,长痛不如短痛,把她带回去,过一段时间也就忘了。“

  想到这里,吴大师的身形慢慢地现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