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绝不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庆王

我绝不当皇帝 黑店大掌柜 4034 2019.08.24 10:25

  皇宫,凤仪殿

  刚刚三更天,余志乾便宜老爹,皇帝陛下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吴三桂!”

  “老奴在!”

  “几更天了!”

  “陛下,刚刚三更天,您才休息一个时辰!”

  “才三更天啊!”

  余烨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来,身旁皇后,也就是余志乾的生母也被吵醒,皇帝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继续睡,夜深了!”

  “陛下您呢!”

  “我起身看看!”

  说完,从床上走下来,身旁候着的两个宫女,给皇帝披上了一件斗篷。

  走出寝殿,皇帝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稍微轻松一些,刚才他做了一个噩梦,自己那个不争气的皇子,真的将江山给弄丢了!

  “太子在做什么!”

  吴三桂轻轻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一个黑影在吴三桂耳边说了两句之后,迅速的退去,吴三桂走到余烨身前,鞠躬道:“陛下,锦衣卫回报,太子殿下还未休息,正在书房之中和一群手下正在商议事情!”

  “嗯?这么晚了还在商议事情,这个逆子最近又在做什么?”

  “陛下,今日,您让太子殿下去查科举舞弊案!”

  “嗯,是在商议舞弊案件吗?也算勤勉,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不堪!”

  听到吴三桂的提示之后,皇帝的脸色稍微的缓和了一些,思索了一会道:“听说最近东宫已经没钱了?”

  “好像是的,昨日太子还来宫中,只是看见老奴后就离开了!“

  “哼,肯定是来找皇后打秋风了!”余烨眯着眼睛说了一句,不过脑海里又回忆了自己当年刚刚出阁,每一次没钱,都会跑回宫中找自己母后蹭饭的场景。

  反正只要自己回来,自己母后准会给自己准备一些银子,仿佛知道自己缺钱一样,这一点看来,太子和自己还是很像的。

  “等天亮了,让宫中送些钱粮给东宫吧,不要太多,够东宫用度就可以!”

  “是!”

  “对了,和太子说声,好好干!”

  “是!”

  余烨想了一会之后,摇了摇头,再一次的上床睡觉。

  清晨,余志乾这边还在打着哈哈,做着美梦的时候,就被沈万三给摇醒。

  “殿下,殿下!”

  余志乾张开眼睛,看见沈万三那欠揍的一张脸,二话不说一拳头就抡了过去。

  “殿下,痛,痛,痛!”

  “啊,万三,不好意思,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有一个野兽,我正在和野兽搏斗呢,咳咳咳,大清早的叫我起来何事?”余志乾稍微的解释一下,但是想到自己是太子殿下,好像不需要给手下的人解释这么多。

  “那个殿下,宫中来人,送来了一些用度,还有陛下的口谕!”

  “说吧,我那个老爹说了啥!”

  “殿下不可!”

  沈万三被余志乾这个称呼吓了一跳,余志乾能这么叫,因为他是太子是皇帝的儿子,自己就是一个家奴,要是被人知道了,可能要被杀头的。

  “行了,又没有人知道,锦衣卫那群混蛋还不敢来东宫,说吧,我那英明神武的皇帝老爹有啥口谕!”

  “陛下说,让您,好好干!”

  “好好干?”

  余志乾愣了一下,自己的老爹的意思,是让自己好好的开酒楼吗?自己昨天晚上连夜开会准备开酒楼的事情难道被自己老爹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行了退下吧,奉先,写了多少字了!”

  “殿下,写了两百多张了!”

  吕布盯着一个黑眼圈,有气无力的回答着余志乾。

  “嗯,加油,天亮了,时间不多了啊!”

  说完之后,余志乾立刻裹着被子继续睡觉,大好时光不睡觉,难道还起床锻炼读书吗?

  当余志乾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不远处写了一夜的吕布,有些顶不住,趴在书桌上已经睡着了,身旁还堆着写好的告示。

  “哎,没事别逞能,你看看你,一个人写了这么多!”

  余志乾摇了摇头,伸着懒腰,从书房里走了出去。

  “那个殿下,八王爷庆王派人送来了一些东西,昨天的事情,他已经教训过手下了,还有那个苏灿他已经替您处理了!”

  “嗯?八叔吗?送了什么?”

  “一些黄金还有别的东西!”

  “八叔大气啊!”

  余志乾不由得感慨了一句,送钱直接送黄金,而且还将苏灿给处理了,余志乾摸着自己的下巴,志得意满。

  不过很快余志乾就发现了不对劲:“你说八叔将苏灿给处理了?”

  “说是这么说的!”

  “该死,去派人将张小敬给我找来,挑一份礼物,我去看看八叔,八叔最近在长安?”

  “月底有大祭,八王爷提前回来了,现在住在庆王府!”

  “八叔!”

  余志乾眼睛一眯,不知道这件事是巧合,还是八王爷故意的。

  如果只是巧合,那么也实在是太巧了,自己这边刚刚负责追查科举舞弊案,案件唯一关键认证苏灿就被处理了?自己再去找谁?

  不过余志乾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苏灿不是被荆轲给关进水牢了吗?怎么会被处理了?

  想到这里,余志乾眼珠子一转:“你先去准备礼物,在庆王府门口找个位置等我,张小敬来的正好,和我出去一趟!”

  余志乾说完之后,带着张小敬迅速的离开东宫向着皇宫边上的一处赶去。

  皇宫城西有一处府邸,没有任何的牌匾,处于皇城边缘但是路过的官员都步履匆匆不敢停留,这里比大理寺还要让这群官员恐怖,就像是这府邸之中有什么食人恶魔一样。

  这是锦衣卫的衙门,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不再挂牌而已,但是只要是在京城当官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余志乾带着张小敬来到这处衙门,刚刚来到门口,大门就直接打开,锦衣卫二当家的杨旭就直接迎了出来:“太子殿下!”

  “行了,不必多礼,带我去水牢,去看一看苏灿?”

  “苏灿?”杨旭眉头一皱,思索了一会。

  “就是昨日和我在风月小筑起了冲突被荆轲给抓来丢进死牢的那个家伙!杨大人不会不记得了吗?”

  听到余志乾的话之后,杨旭立刻明白过来是谁了,不过面露难色道:“太子殿下,昨日就有人将苏灿给领走了?”

  “昨日?有人能够从你们锦衣卫大牢之中取人?”

  “殿下有所不知,这苏灿乃是安南将军苏海平苏将军唯一儿子,而且所犯之事乃,乃……”

  “和本太子斗殴就是小事对吧,所以有人来担保,你们就直接给放了,对吗?”

  “殿下息怒!”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锦衣卫,还真的是大公无私,铁面无情啊,哼!”余志乾说完之后,拂袖离开。

  余志乾心中到没有多么怪锦衣卫,杨旭说的也没错,苏灿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大将,自己儿子在京城因为在青楼和太子打架就被关进了锦衣卫,本来影响不好,如果要是被有心人挑拨,万一他老爹脑子一抽,举兵反叛呢?

  余志乾现在担忧的不是这件事,而是这件事幕后,如果幕后的人心在狠辣一点,将苏灿干掉,再嫁祸给自己,再将消息传递给苏灿老爹,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余志乾立刻赶回锦衣卫衙门,杨旭看见余志乾去而复返,立刻再一次的跪下。

  “杨旭,告诉荆轲,苏灿如果死了,让他自己想想后果!”

  说完之后,余志乾再一次的离开,这个时候杨旭脑门上突然的冒出了冷汗,他被余志乾这么一点拨,也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

  “快,立刻派人去查苏灿在何处,派人保护好,还有将这个消息汇报个荆大人!“

  “是!”

  余志乾这边脸黑着离开了锦衣卫,张小敬在一旁跟着,这时候突然的看到街道上几个巡逻的捕快:“殿下,也许我也能帮上点忙?”

  “哦?”

  “大头,你们几个过来!”

  “张头,昨天就听说你被放出来了,没有想到是真的!”

  几个捕快看到张小敬之后,立刻兴奋的跑了过来,张小敬点了点头:“你们几个最近怎么样?”

  “张头,你进去之后,我们日子过得不咋地,兄弟们都怀念跟你的日子!”

  “等有机会和兄弟们喝酒,不过现在有件事需要你们帮忙!”

  叫做大头的人立刻拍了拍胸脯:“张头,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说!”

  “公子,我说了啊!”张小敬说完之后看向余志乾。

  余志乾点了点头,虽然锦衣卫手眼通天,但是张小敬手下这群人也不差,只要苏灿在长安城之中他们并不比锦衣卫查的慢。

  “去查一个叫做苏灿的人,看一看这个家伙在哪里,查到了之后,立刻告诉我!”

  “苏灿?”大头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张头,还有什么特点吗?叫这名字的人应该不少!”

  “最近考中了进士,岭南人,父亲是安南将军,对了,昨日曾在风月小筑之中,你去风月小筑之中询问应该能够得到画像!”

  听到这里余志乾摇了摇头:“不要去风月小筑打听!”

  张小敬看了一眼余志乾,不过瞬间也明白余志乾的意思:“不用去风月小筑,这些消息够吗?”

  “这个人我有点印象!”

  “如果在长安,给我找出来,等会去太子府通知我!”

  “太子府!”

  张小敬点了点头:“边上的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长安万年县巡捕周海见过殿下!”

  “行了,按照张小敬说的去做吧,能找到吗?”

  “殿下放心,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去吧!”

  “是!”

  几名捕快迅速的消失在街道之中,余志乾脸色依旧有些不好看,他心中十分的不爽,有人在算计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针对他,不管怎么说被人算计的感觉并不好。

  “现在我们去哪里殿下!”

  “去庆王府,去看看我的王叔!”

  现在余志乾还在思考着,自己这个八叔和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好像叫做庆王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人,基本上影视剧里叛乱都会有庆王,而且特别喜欢搞阴谋诡计。

  “是!”

  很快余志乾就带着张小敬来到庆王府,府前沈万三已经将礼物准备好,余志乾点了点头,就让他跟在身后。

  庆王府距离皇宫并不是很远,当年庆王也算是先皇比较喜欢的皇子之一,所以府邸距离皇宫并不是太远,沈万三不断的给余志乾介绍着庆王的情况。

  庆王和自己的便宜老爹余烨是一母所出,关系十分的好,当年自己老爹登基也是庆王出了很大的力,所以庆王现在是余志乾所有叔叔里,活的最舒服的一个,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想要回长安直接和自己老爹打声招呼就可以,封地距离长安也不远,平日里比较热爱经商,在长安有不少的产业。

  刚刚来到庆王府门前,余志乾看到的就是一群排着队上门拜访的官员,余志乾眯着眼睛扫视了这些人一眼,默不作声的记在了心中。

  庆王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有野心的王爷,毕竟当年还帮助自己父亲上位。

  不过一个没有野心的王爷,在京城之中,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官员来摆放,很明显,又不符合逍遥王的作风。

  “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殿下有所不知,月末的大祭里,可能会有关于侯爵的变动,这些人都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找到庆王,希望庆王能够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保住自己的爵位。”

  “父皇不管吗?”

  “陛下应该知道这事,庆王每一次收到的礼物,都会分出一大部分给陛下!”沈万三说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说错话了,立刻闭嘴。

  “你怎么知道的?”

  “坊间传闻!”

  “真的是坊间传闻吗?”

  余志乾眼睛再一次的眯了起来,庆王收了礼,然后分大多数给自己的父皇,然后事情却又没有办成,这些世家功勋之后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余志乾越感觉这个庆王越不简单,不像是传言之中那种不问世事的王爷,反而像是一只老狐狸,在密谋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