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阴大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太阴大魔神

河阡老狗

  • 仙侠

    类型
  • 2019.06.26上架
  • 4.32

    连载(字)

84位书友共同开启《太阴大魔神》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狠辣

太阴大魔神 河阡老狗 3636 2019.06.24 20:38

  十二重玄天渊粒界星罗密布,是十二个世界组成、金字塔状,越往上世界的本质越高,最上面的一座浮空仙域,是呈白玉色,氤氲仙气流荡,一切物质浸泡仙气,其中一道观。

  琼楼天外玉京山

  混沌之前有仙道

  始道至尊三千客

  十二明楼观想经

  一荷一叶一莲藕

  太古之前三教灭

  今我玄门掌乾坤

  重整十二天外天

  十二重界,最下界面微空劫狱界。仙道昌盛,玄门道统生根发芽。

  仙道之前无玄门,远古、太古修仙成道讲究因果,玄门两字加上去,因果纠缠、劫数不断。

  远古、太古,因果劫数极致,先天神明、先天生灵出行,遇到劫数容易生死道消。

  玄门。

  道主玄都大道君成就无量无劫永恒果位加上的。

  清晨,蛮野城朗朗读书声。

  “仙”

  鸿钧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三人行必有我师。

  又有一稚嫩童音朗朗上口。

  元始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儒以死灰,玄门取之。

  礼、仪、德、仁仙道把控,开智学文取代儒门。

  洗脑腐蚀,长大种下一颗种子,一颗仙道利益种子。潜移默化灌输仙门共荣,仙门万岁观念。

  蛮野城荒诞城墙破烂严重,古铜色砖块青色纹路失去往日光鲜变的黑沉看不清颜色。

  这里是微空劫狱界东南方,地里位置偏远。早上蛮野城城门洞敞开,人流往来衣衫褴褛。

  突然,一个声音道:大哥大哥,您看,那个野浪人,城门口守卫,悄悄支吾旁边睡觉方脸人。

  说完不看。方脸人见怪不怪,习惯伸懒腰,打哈切弯下腰,撅屁股一个连环屁。

  闻闻,犹如诗人享受词令。

  回味芳香,回眼。

  小子挺早去帮里点卯。方脸心里想,脸上看过去。

  嗯……?一看,察觉不对,远方争吵声音不大,但传来了。门洞口看一年轻人和老人说话,

  小子干嘛,方脸听声,耳朵动了动。

  “挨打要站好,说话要立正”声音模糊,传到耳朵。

  方脸面色黑,想到。小人,明里暗里干的肮脏事。

  做还不准别人说坏话。

  明白今儿有人撞枪口,一桩冤案,方脸摸了摸胡子,掐着点什么时候去洗地。

  城门五百米,穿和袍、秃头灌顶少年抓手讥讽道:老杂碎眼神鄙夷,当我眼瞎,刁民嘴臭厥舌根,说浪人恶心,是不是,少年斥责道。

  话有板有眼,人忍不住吸引。

  背柴民夫、卖鱼小贩、书生、猎人。行人闪开,少年吆喝惊人,正常人凑热闹,这里不喜欢热闹。

  反而见怪不怪。

  大人……您好,老婆子敢给眼色。老人辩解话完,急求救命,得来的人心,却是嫌弃与冷漠。

  恶霸欺负弱小,正义英雄没有见到。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有。

  没救命人,老人手颤抖,身躯风雨飘摇,像树枝一样。

  之前作死,不知道人敏感,才有这么一出。

  咳咳咳,求大人。

  老人话到这,身体经不起拉扯,咳嗽不停。

  手捂完嘴,接着,喘息空气剧烈咳嗽。

  赵九姑,老婆子吐血了,路边大妈说道。

  是呀!真造孽,得罪谁不好,得罪宗神一。赵九姑叹道。

  宗神一喜欢。

  喜欢弱小人绝望、痛苦委屈,这是浪人的怪癖。

  好了好了,逗你的,滚,陡然,传出一声厉喝。

  老人一听,喜悦爬脸,点头作揖道:谢谢宽厚,谢大人。

  摆手腕,指道。

  这是让我走,老人理解道。

  大人,不。

  好人。

  ……。

  话哭笑不得。

  宗神一的面瘫般微笑,却让老人放下了戒备。

  商贩见让老人走,这结果不对,往日最少不都是把人给打残或打伤么。

  老人喜哭。

  杵拐棍挪开身子,转身,步伐蹒跚,费力走着。

  平衡感不够,人一直在原地蹉跎。

  慢慢,蛮野城季候偏冷。

  一股凉风。

  风过。

  宗神一面孔变了,杀气漏,左手夸武剑。

  下蹲出鞘,剑光一闪,淡淡剑痕而过。

  咕咕咕……。

  血洒出在蛮道鹅卵石上,冷气一吹。血雾飞散。

  鲜血,残忍,冷酷,过路人心到。

  瞳孔焦距一暗,老人死了。

  宗神一剑入鞘很慢,正见人身子瘫倒,老人疑问眼神,宗神一嗤之以鼻,得罪自己,不值解释。

  武剑,类似于武士刀的长剑,只不过是把武士刀弯弧刀身设计改成了直线,但这并不影响美感,反而带有一种另类的磅礴气势在刀面上。

  不管它人,宗神一享受完杀人乐趣后。

  看了一圈,对于这些游民商贩敬而远之的眼神,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它之所以要杀人也是为了在别人心里留下恐怖、敬畏和不可招惹的印象,现在效果达到了。

  世界就是这个样。

  现在这个世界很乱很乱,这些年更加的变本加厉,处处都听闻有天傾灾难死了很多人,数以千万计数的国战、小的帮派争斗、即使有好一点的环境,也要担心随时随地吃人的怨魂恶鬼,喜怒无常的妖魔更是动不动就要屠城灭国、仙人斗法宛若末日阴阳颠倒、天地变色,让山川破裂引发的洪水,大地枯槁引发瘟疫,一切的灾难源源不绝……。

  百姓如蝼蚁,饿殍遍野,白骨盈地,粮食颗粒不收,贫瘠之地更是传闻有易子而食之说。

  现在又有大匹的难民挤进城里。

  这就涉及到了自己往后的利益,往后绝对不缺一些有想法的难民不满足现状而拨动城里阶级层次,提前把自己的威明传扬出去即可以避免被一些权贵欺负又可以在难民心中留下心狠手辣的印象,两全其美。

  宗神一祖祖辈辈家就住在蛮野城,本是一地主家的孩子,小时候就是城里的孩子王,对于人心的把握是非常精准独到。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装孙子。现在这么多难民跑到自己地盘过活,杀鸡儆猴完完全全是有必要的。

  想着这里,眼睛停在血泊里的老人身上继而说道:“老子最近赌花仙配手气这么差,今天就用你这老杂碎的血给老子冲冲霉气,冷漠无情的话传入。”

  拍了拍宽敞的和袍,像是在打灰尘,和袍两胸口位置绣着的两朵万花筒月菊葵非常醒目。

  刚刚路人们的反应宗神一心里已经有底。

  它相信路人会把自己的丰功伟绩传扬出去的,今天大早上的过来堵在城门口杀人扬威也是一种小伎俩,上不得台面。

  转眼之间一个生命消失在眼前。

  路人惶恐畏惧的离开,或是隔着距离在远处指指点点。

  残忍的作秀需要观众,做样子就要做全套。

  面无表情的宗神一样子很唬人,事情告一段落后。

  践踏着老人的尸体向前远去。

  人走远以后,路人不停的把今天的事传出。

  走走走,赶紧走,这事不是咱平民老百姓能管的,一小贩嘀咕说完话,像是对着自己说又想是对旁边的路人说着。

  不到两分钟这里恢复了正常,只留下老人孤零零尸体在路上被人拖走。真正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