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浴血激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浴血激战

达盖尔的旗帜

  • 游戏

    类型
  • 2018.06.15上架
  • 65.96

    连载(字)

2.9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浴血激战》的游戏之旅

盟主lmilmi 护法我的大坚果啊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〇章. 李未济无辜遭拘禁 寻真相命丧抛石机

浴血激战 达盖尔的旗帜 6167 2018.06.14 22:16

  李未济现在很烦。

  任何人遭遇贼喊抓贼都会很烦,更烦的是和平系统对此没做任何批示。

  “已经三十分钟了,你应该再次向系统申报我的情况!”他扯着脖子上的电击圈坐立不安,“我是无辜的。这种事,只要和平系统调取监控就能立刻真相大白。”

  警员IPZ-127声音轻柔,给出标准回复:“请您稍等,本楼的和平系统正在集中资源处理其他案件。”

  “你们这个警厅怎么回事,分配给你们的运算力这么少吗!”李未济声调高涨,电击圈立刻检查到情绪波动,刺激性电流致使身体酥麻,整个人顷刻间瘫软在座椅上。

  警员IPZ-127说:“请您不要激动,我们将很快处理您的案件。”

  李未济有气无力道:“我还有正事要做,麻烦你们快点。实在不行就向上级申请更多的运算力嘛。”

  IPZ-127无视了他的话。

  按设定好的程序,此时此刻它应该询问嫌疑人是否需要喝水,还没等固定语句脱口,和平系统插入高级优先内容:“请问,你是李未济先生吗?”

  还是那个美貌机器人,说话声调却变得颇为正式,李未济闻声舒心。

  和平系统终于来处理他的案子了。

  IPZ-127重复问道:“请问,你是李未济先生吗?”

  他点头。

  IPZ-127架起他走进旁侧的暗门,房门关上,整个房间没有丝毫光亮。

  在黑暗中又走了大约十分钟,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就被按到了椅子上,一束灯光直接打进眼睛里,长久黑暗之后突然的光照让泪水不停地滚落。

  “李未济,男,汉族,二十四周岁,独身,游戏记者。劳动财富:9756423。个人信用:793;信用特征:乐于助人。个人潜力:B++;潜力特征:绘画。职业潜力契合度:53%。”IPZ-127一字一句地读着资料。

  李未济还在不停抹眼泪,当听到IPZ-127报出个人潜力时,心头不由一紧。

  个人潜力是公民的高级隐私,除了极少数情况之外,任何机构不得拥有公民的潜力数据。

  他当即打断道:“《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华夏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自2025年基因评测技术完善之后,为防止出现基因歧视,《宪法》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修正补充:基因评测数据直属于【深蓝】。该法令完美执行了25年,你今天该不会想要破坏吧?我这个案子顶天也只是偷盗,你一个小小警员不应该有这么高的权限。你到底是谁,以哪种机体级别与我对话?”

  IPZ-127端正自己的服装,目视李未济,机械地说道:“警员IPZ-127现由第25生活区和平系统接管操作,本系统已取得【深蓝】许可,可临时查看您的潜力。本系统将在案件结束后报备【深蓝】并删除与潜力有关的一切内容,请您放心。”

  “我不明白。这只是普通案件,为什么要越级由生活区的和平系统接管?”他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IPZ-127答道:“案件属性已发生变化,7号大楼的和平系统没有处理权限,只能由我来处理。接下来我要给您播放一段视频,请您在看完视频后就视频内容回答相关问题。”

  房间完全暗下来,李未济眼睛终于好受点。

  IPZ-127与他并排坐着,两道光从它精密的电子眼中射出,漆黑的房间里有了影像有了声响。

  “站住,不要跑,抓小偷啊。”一位长发美女左手拎着高跟鞋右手提着粉色小皮包,急跑着,高喊着,与李未济撞了个满怀。美女把高跟鞋和皮包都塞进他手里,向远处跑去。李未济还没反应过来,又来了位身穿蓝色束身裙的短发女人,因为束身裙的原因她跑得并不快。他往前迎去,把皮包和高跟鞋放到这个女人手上,说道:“你不要急,我去追。”谁知这个短发女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还装。”他尚未明白发什么何事就被警员IPZ-127扣住,套上了电击圈。

  看到这里,李未济说道:“嗯,这就是全部的事件经过。我就是被那个长头发女人栽赃的。你们直接抓她就好了。”

  IPZ-127道:“我们已经抓到罪犯了,她对偷窃的事情供认不讳。而且,以往的数据证实你们没有任何交集,的确不是同伙。”

  “那事情都调查清楚了,你们还关着我做什么?”

  “因为,有证据显示,你与一桩谋杀案有关。”

  “开什么玩笑,我是守法好公民。”他从椅子上蹦起来。

  IPZ-127手臂伸长扭曲变形将他按回椅子上,说:“你不必紧张。我说的有关是指你或许能为这桩谋杀案提供线索。”

  “我只是出门买个游戏舱而已。”李未济有点不明就理,“怎么会和谋杀扯上关系?”

  “还记得画面上这个女人吗?”IPZ-127的眼睛放光,一位性感女性悬空而立。

  这个女人身材火辣,穿著暴露,光着脚。

  “记得。”李未济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最终还是将前面的这张脸与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合,“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莫笙。”IPZ-127说,“是许氏集团请来为《激战》代言的模特。十……十三分钟之前,她坠楼身亡了。你是最后见过她的人。数据显示,你和她在一起大概五分钟,我们想知道这五分钟内发生了什么。”

  “你们有监控视频,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没有监控视频。”

  李未济有点震惊:“还有【深蓝】监管不到的地方?”

  “目前看起来,至少有一处地方不在监管区。”IPZ-127略带戏谑地说,“所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如实告诉我们,你们当时在做什么。”

  他的记忆力很好,但有些事太耿耿于怀就有违这新丽新世界的生活规则。

  听到警员IPZ-127的问话,他不得不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回忆了两三遍之后,他只记得莫笙递烟球这件事,却想不起来半点细节。

  “我忘了。”他诚地说,“当时应该没有发生特殊情况,要不然我肯定会记忆深刻的。”

  IPZ-127微微点头,说道:“嗯,萍水相逢的确不会有深刻的记忆。不过,人类的记忆系统十分特别,它会自动储存你感知到的所有状况。你的记忆区保存了所有影音,但你却无法自由读取大脑中的记录。没关系,我们有办法让你想起来。”

  机器人声音落下,不远处传来轴承转动的声响,顺声找去,漆黑中隐约好像升起一块长方体。

  警员IPZ-127将眼睛注视到声音响动的地方,借着机器人眼中的光,他终于认清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x。”他用最直接了当的方式表达震惊,因为摆在面前的正是朝思暮想的《激战》游戏舱,而且是最顶级的深蓝版。相比其他版本,深蓝版拥有众多附加功能,其中的记录功能更是为游戏记者量身定制。

  还没等IPZ-127有所行动,他一个箭步冲到了游戏舱面前,反复地抚摸着舱体外壳,好像是在摩挲宝玉。

  “等等。”李未济突然停止了抚摸,“你们该不会是用这个游戏舱让我回忆事情吧?”

  “那你还不躺进去?”IPZ-127笑道,“你说得没错,这个游戏舱原本就使用了脑电波和神经感应技术。只要【深蓝】开放相关的权限,游戏舱就能读取你头脑中特定时间段的记忆,并且将这段记忆安插在游戏中。脱衣服吧。”

  进游戏舱需要裸体,李未济是知道的,面对一个机器人,他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三下五除二,便一丝不挂。

  等他躺进游戏舱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这个游戏舱是双人的。

  黑暗中,他问:“你们也能接入游戏么?”

  IPZ-127回答说:“不能。我们不具备接入游戏的生物条件,但我可以通过游戏舱读取你的记忆数据。我要跟你说一下,现实时间与游戏时间是1:12。我们会锁定你和莫笙相遇的那五分钟,换句话说,在游戏里,你有一个小时去找回那段记忆。我会通过外置设备全程检测记录你的脑电波,一旦发现异常,我会给你提示的。还有其他想问的么?”

  “如果我没找到线索会怎样?”

  “可能会因为涉嫌谋杀被拘留候审。”IPZ-127郑重其事说道,“当然,我们也是非常人道的,你总共有五次机会。”

  “为什么是五次?”

  “以目前的技术手段来说,重复读取特定记忆会影响该记忆数据的真实度,五次以后,读取到的记忆就是一团乱麻,根本无法使用。”

  思考了片刻,李未济说道:“好了。开始吧。”

  游戏舱门闭合,营养液缓缓流出管道,他闻到一股异香,整个人都飘了起来,飘着飘着他就离开地球,只见斗转星移,姹紫嫣红。

  你有多渺小,在包容一切的星空中。

  你有多伟大,在万籁俱静的宇宙里。

  化作万千星辰中的一颗,飞速地移动着,发光发热。

  突然,星辰偏离轨道,坠入迷雾,光也被束缚。

  李未济拨开迷雾,发现自己身在一间六角形的白色房子里,像千万只蜜蜂的一员。

  “必须有人浴血奋战,世上才有自由可言。”《激战》的宣传语回响耳中。

  “我的先辈们也曾浴血奋战,但自由在哪里?”李未济不敢说出这句心里话,在【深蓝】掌控的世界里,他比羔羊更加温顺。

  温顺不是一个坏词语,至少,它能让你活下去,甚至活得还不错。

  白色房间是《激战》的登陆平台,游戏为玩家提供了一桌一椅一灯。

  桌子是普通的木质桌,椅子是普通的塑料椅,灯是普通的可调节台灯。

  这三件东西在白色的房间里显得十分简陋,所以游戏提供增值服务。

  如果你舍得花费劳动财富,这个登陆平台完全可以被打造成最顶级的住所。

  游戏中也能通过各种手段获取装饰登陆平台的物品,而且游戏中获取的物品是买不到的。

  毕竟,每次浴血奋战都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不是吗?

  李未济早已熟读游戏舱操作指南,他往塑料椅子上一坐,桌上台灯亮起,整个桌面笼罩在柔和的光照中,一行大字出现在桌面上:“欢迎来到登陆平台,通往泰瑞亚的大门目前尚未开启,您可以选择本地模式。”

  文字下方有两个选项:「网络模式」「本地模式」,「网络模式」呈灰色不可选状态。

  这也正常,今天是4月3号,而《激战》的开服日期是5月1号,在没有正式开服之前,玩家只能进行本地模式。

  所谓的本地模式其实很好理解,正如警员IPZ-127之前提到的,游戏舱可以读取玩家的记忆区,【深蓝】会利用这些记忆碎片生成几乎无穷无尽的副本,在无穷无尽的副本中总有某些副本是玩家特别钟爱的,可能是因为剧情感人,可能是因为场景美丽,可能是因为副本适合练习技能……不论基于哪种原因,玩家愿意反复体验这些副本,为了满足玩家的要求,游戏开放了本地模式,玩家可以将经历过的副本下载到本地,当然副本的难度也会自动适配。

  作为全球唯一的神经元感应游戏,【深蓝】开放海量权限给《激战》。打个比方说,以往的游戏为了更真实的体验普遍都会加入痛感,但是它们都是使用外界电流刺激,这样的痛感十分生硬,而且对人体并不安全,但《激战》的痛感直接由接入体内的神经元系统提供,在【深蓝】的调控下,这种痛感精准并且安全可靠。正因为【深蓝】给予了《激战》最大的支持,导致《激战》的游戏模式太过于新颖,为了让全球玩家都能适应全新的游戏模式,许氏集团提前一个月发售游戏舱,随游戏舱一并发布的还有极为详尽的游戏说明。

  我们必须要承认一点,世界上总有不看操作说明的人,总有看了也不明白的人,所以本地模式就成了最好的新手训练。

  李未济迫不及待地选择了本地模式,桌面上的内容变成了副本列表。

  列表总共128个条目,意味着玩家最多可以同时储存128个本地副本,如果想要体验更多,请花费劳动财富扩充。

  存有副本的列表由最能代表副本的场景油画和高度概括副本剧情的名称文字组成,反之则是一个空白的长方形框体。

  “您可以选择任意副本进行体验。建议您从最基础的自由行动开始训练。”提示文字出现在列表最上方。

  当前列表中只有初始设定的五个新手训练副本以及三个挑战副本。

  对于五个新手训练副本,李未济并不在意,他早已把游戏说明看了不下十遍,自认可以直接上手游戏。

  面对三个挑战副本,他犹豫片刻最后决定防守要塞。

  防守要塞副本的场景油画由一座城堡、三架投石机和数不清的半人马构成。

  长按条目5秒,场景油画中投石机转动,一块巨石扑面而来,李未济下意识闭目躲避,黑暗之中,连续听到三声游戏提示:

  「副本加载完成。」

  「本地模式不提供任何奖励。」

  「您的幸运值为3。」

  “我竟然还有幸运的时候。”李未济自嘲一笑,但是,他很快就收住笑容,因为他发现自己身在一座军事堡垒中,风沙漫卷,眼前昏黄迷糊,耳朵里全是厮杀的呐喊声,兵器撞击的金戈声,飞沙走石的呼啸声,鼻子里充斥着血腥味,焦肉味……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柄长剑划破黄沙刺到眼前。

  “靠。”李未济明明知道要躲开这一剑,但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明明已经把游戏操作看得那么仔细,明明知道只要集中精神就可以做出相应的动作,但事到临头,他的精神偏偏不能集中,游戏舱无法读取他的真实意图,所以他的游戏角色像是被定格了。

  捆绑,束缚,压抑。

  “早知道就先去新手训练。”

  意识到这款游戏与众不同他已经放弃挣扎准备重新挑战,却听怒吼、马嘶,电光火石间,黄沙里,一位无头士兵,半具人马尸体,血喷如柱。

  “还有一个平民,还有一个平民。”一个沙哑急促的声音穿透风沙灌入耳中,“来三个人向我靠拢,护他离开。”

  风沙中亮起蓝光,千丝万缕的光线交织成半透明护罩,护罩中隐约有人屈膝挺腰举盾仿佛正承受千均之力。

  这个人步履维艰向李未济方向行来,挤开风沙,开辟出一条坎坷小径。

  风急,沙狂。

  眼看着蓝光越来越接近自己,紧张的情绪稍缓,李未济下意识向蓝光走去,脚抬起来了。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扶着栏杆,歪歪扭扭小心翼翼地向前跨步。

  他抬起的脚跨了出去,却像踩在空气中,整个人失去重心,四脚朝天跌在地上,地上的碎石硌得后背生疼。

  还没来得及喊疼,就看到一支箭从天而来,锐利的箭头正对着自己的小腹。

  箭悬于顶,这一次他没有放弃,他想活下来。

  至少要对得起那个丢了头的士兵。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他在心里不停地暗示自己,但他的念头太多了太杂了,游戏舱接收到的脑波讯号依然无法变成他想要的动作。

  现在最需要的是侧滚翻,他明确地知道这点,问题是如何在游戏里实现这个动作。

  根据运动学,侧滚翻需要调动肩、背、侧腰部、侧腿部,这个动作完美地避开了人类最脆弱且易受伤的脊椎,在搏斗或其他突发情况时是非常有效的闪避手段。

  游戏中扩展了这个动作的意义,在非定身状况下,玩家可以消耗耐力值使用侧滚翻闪避一切非症状伤害。

  简单来说,这个动作就是短暂的无敌状态,假设天上坠落陨石,只要玩家能看准时机做出侧滚翻的动作,哪怕陨石砸在身上,玩家也能毫发无伤,但陨石造成的灼热环境则会产生燃烧伤害。

  这种设定并不是技术缺陷,仅仅是为了更好的游戏体验。

  游戏的魅力不正在于此么,让披上床单的小孩成为真正的超人。

  就在他思考如何侧滚翻的时候,锋利的箭头扎进小腹,一滩血化开来,随着血一同化开的还有疼痛。

  百分百的疼痛,他玩游戏从来都是最高真实指数。

  神经元将钻心疼痛直接映在他脑子里,游戏舱中的本体弓腰缩腿,小便失禁。

  游戏舱立刻启动清理程序,排出的脏物几秒内被清除,一股热流清洗他全身,痛感渐轻。

  游戏中的李未济死命的按着伤口,但伤口出血量一点也没有少,几秒钟后,箭消失了,伤口也愈合了。

  除了略感体力不支,他仿佛从来没有受过箭伤。

  “看来,为了不妨碍玩家流畅游戏,游戏设计师还是摒弃了部分物理真实。”

  正思索着,三个身著锁甲手执铁剑的士兵赶来将他架起。

  “把他送去安置营。快去快回。”那个沙哑的声音在左边响起,侧头看去,蓝色的光罩中有位金剑金发金盾金甲的将军。

  还未等他开口说话,三个士兵抬起他走进了茫茫风沙中。

  颠簸中,他脑子动的飞快:“看来这个剧情是故意安排好的。玩家刚进入剧情肯定不适应,所以系统安排了看似紧张其实毫无危险的情节,利用紧张感迫玩家投入到剧情中,然后让NPC保护玩家撤离,之后肯定是让玩家经过短暂的适应再回战场厮杀的剧情。”

  想到这里,李未济松了口气,脑中杂念顿消,一试手脚,果然,感觉自己能动了。

  “放我下来,我能走……”

  话音未落,巨石压顶而来。

  定睛再看,已回登陆平台。

  呆滞良久,无奈选择退出。

  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能退出游戏,但谁能退出现实?

举报

作者感言

达盖尔的旗帜

达盖尔的旗帜

我已经没办法回复这章的本章说内容了,有疑问请移步评论区吧。

2018-06-14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