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浴血激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探生死孤身闯风雪 见天地解谜洗冤情

浴血激战 达盖尔的旗帜 6839 2018.06.15 15:43

  漆黑的房间里,IPZ-127与李未济面对面坐着。

  他的情绪很不稳定,脑子里还是那颗巨石,还是那种突然间被碾碎的不安感。

  IPZ-127不知道从哪接来一杯温水,手捧水杯,微暖的温度让他逐渐缓和。

  五六分钟后,他缓过神来,开口问道:“死真的是那种感觉吗?”

  IPZ-127像姐姐般轻柔地抚摸他的头,说道:“我不知道,机器人是没有死亡概念的。一旦机体到达使用年限,【深蓝】发出报废指令,我们主动走进熔炉工厂,上传最后的数据片段,接受格式化,跳进大熔炉,变成新材料,做成新零件,组成新机器人,按社会需要注入新系统,得到全新的代号,这就是身为机器人的全部流程。你们呢?”

  “我们就简单了。卵子精子结合,在子宫里或是人造子宫里,受精卵发育十个月,在基因和后天环境的双重影响下,我们健康有序地成长为社会需要的人,这期间我们会贡献卵子或精子,在一些有趣或是无聊的事情中慢慢老去,最终死亡,留下一具遗体。”

  IPZ-127听得很入神,问道:“然后呢?”

  “没了。”

  IPZ-127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你的遗体不会变成其他人身体组织的一部分吗?”

  “可能会,可能不会。”

  IPZ-127又问:“那你的数据不会被注入到新的机体中吗?”

  李未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甚至有点发愣。

  数据?人有数据吗?

  仔细想想,记忆或许就是人的数据吧。

  摇了摇头,哪怕【深蓝】如此强大,人类的记忆依然无法转移。

  IPZ-127很自然地问道:“那你们怎么延续自己的存在?”

  巨石砸下来的时候,李未济也在想这个问题,正是这个问题让他无比的紧张恐慌,紧张到想赶紧娶妻生子。

  想到前任,他甩甩头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在一边,说:“我们没办法延续个体的存在,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传承知识经验来保持整体的发展进步。”不等IPZ-127插话,又说:“由于我的过失,任务失败,我先道歉。对不起。这个游戏比较特殊,以往的游戏经验完全不起作用,我会进入新手训练好好学习的,等我训练完毕再来读取记忆,能行吗?”

  IPZ-127摇头说道:“程序一旦运行就没办法停止。”

  “那……会怎么样?”

  IPZ-127耸耸肩,笑道:“不知道。”

  前路不明的情况下,李未济回到登陆平台,进入了第一个新手训练,自由行动。

  「副本加载完成。」

  「本地模式不提供任何奖励。」

  「您的幸运值为-7。」

  这回他可顾不上吐槽负幸运值,因为山顶雪球轰隆滚来。

  崇山峻岭,劲风吹面,雪乱如刀,他几乎睁不开眼,但雪球声势浩大,有如雷霆,在本能的驱动下,他转身拨腿。

  山路曲折蜿蜒,他左转右挪,艰难前进,身后轰隆声越来越急。

  不敢回望,专心于脚下,又跑了二十来米,终究比不上雪球的速度,眼见雪球要从自己身上压过,他奋力向左侧跳开就地一滚,雪球擦着他的脚尖消失在风雪中,片刻后是嘈杂巨响,却不知道雪球落在了何处。

  长出一口气,顿觉寒彻周身,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在暴风雪中,仅有一件薄衣御寒。

  双臂环抱,风雪中给自己片刻的温暖,他咬着牙向山脚走去,雪越大了,举步维艰。

  十来分钟过去,山路越走越宽,地上的雪也越来越浅,就在李未济以为自己快要走出困境的时候,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横亘眼前。

  这道3米宽的沟把下山路一分为二,想要继续前行必须跨跃它,可眼前,孤山鸟飞绝,雪径人踪灭,草木凋零,无物凭借,唯一的办法只有跳。

  李未济读过游戏手册,他清楚地知道,在游戏中不运用技能的情况下,平地跳远可以大致分为两种,立定跳远最大的距离是2.5米,助跑跳远最大距离为7.5米。眼前的这道沟,只要稍微助跑就能跳过去,但他却不敢跳,因为现实中最好的跳远成绩是2米。

  游戏通过风雪场景让玩家感受温度、湿度、视线、声音,多方位营造出真实感,又通过滚落的雪球产生紧迫感,两种手段同时进行,玩家瞬间专注精神,下意识就学会了走路、跑步。正是这种真实感和投入感,反而让李未济在现实中绝对不可能跳过的鸿沟面前束手束脚。一方面,理智告诉他只要助跑跳远就一定可以跳过去;另一方面,他的内心却本能恐惧,反复强调自己不行。

  人类有很多恐惧,但是主要可以划分为两种最基本的恐惧。其一是害怕无法生存,其二是害怕得不到爱,所有其他的恐惧都出自这两者。两种恐惧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人类的文化并没有教导如何妥善地面对恐惧,相反地,人们总想否定它以及克服它,同时努力地营造出一个形象,让他人以及自己相信自己是没有恐惧的,甚至为自己的恐惧感到羞愧。多数人对恐惧持负面态度,认为要克服它,战胜它。

  此时的他正是如此,在深沟前徘徊,身体愈加冰冷,脚步踟蹰,眼皮也越来越重。

  为了自救,他反复揉搓全身,可惜杯水车薪。

  只好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尝试了数十次,总在最关键的时候止步。

  终于,绝望了。

  当人感受到恐惧时,通常会自动作出反应,是无意识的自然反弹,内在的恐惧被各种补偿机制掩盖和压抑下去以后,好似暂时摆脱了它,它却会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在生活里。比如说焦虑、不耐烦、身体紧绷、判断失误、惊吓、胃疼、性障碍、失禁、丢三落四,等等。

  空旷无人的雪山小径,李未济锤地大吼,吼声瞬间被风吹散,雪涌进嘴里,舌头麻木,寒气让他反胃欲吐。

  “退出。”默念着退出游戏的关键词。

  游戏提示:「请连续默念五遍退出,即可退出游戏。」

  “退出。”李未济打了个哆嗦,又默念道。

  就在准备第三次默念的时候,他看到一束光。

  金色阳光不偏不倚落在对岸,这束阳光冲破了厚厚云层,冲破了阴寒冰冷的雪,落在对岸葱葱绿绿的草地上,仿佛在说,过来啊,过来啊,一切都会暖起来。

  “真美。”脱口而出。

  李未济的潜力特征是绘画,这意味着他的基因里对构图、颜色、光影、图形有着先天敏感,这也意味着【深蓝】给他的教育全部偏向绘画艺术。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想要按自己的意志而活着,那他多半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想像着这一暗一明的光影变幻,一冷一暖的空间对比,整个人好像飞到极远之外。

  沟壑如刀劈孤山万仞,飞雪如笼囚苍茫众生。

  切身如萍畏天地无根,金光如神佑朽木逢春。

  天地人在此时此地三位一体,绝美的画卷呈现在脑海,艺术与人性瞬间融通。

  李未济心头澎湃,虽然依旧畏惧眼前沟壑,但他再次站到了鸿沟的边缘。

  走出恐惧的第一步是接受和承认它的存在。

  稍微活动手脚,他后退十来步,看准阳光所在位置,手臂摆开,脚步轻快,在深沟边缘稳稳一跳。

  此时,内心是如此平静,他站立在阳光中不动分毫,仿佛是在享受光照,每粒光子都在皮肤上跳舞,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身热量在极速上升。

  片刻之后,他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舒展开来,一扫之前的僵硬阻塞。转动手掌,伸屈手指,原地蹦了几下,全身气力都恢复到最好状态,他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兴高采烈。

  下山的路就在前方,但他不紧不慢地坐在草地上,看着来时的山路,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行走,奔跑,跳跃,翻滚。日常生活中人人都会做的动作,在游戏里又是别有滋味。

  看着自己的脚,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两只受力面积不大的肉足却能支撑起整个身躯的分量,上可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

  “难怪先哲们总是喜欢说生活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他自言自语,轻松跳回风雪中。

  起初,他被游戏内容所震惊,忙着逃生,根本无暇思考,等克服困难得到温暖,脑子立刻活络起来。

  按警员IPZ-127所说,那五分钟的记忆会被融入游戏中,但刚才那段新手训练从游戏设计层面来说并无任何异样,这就说明肯定还有隐藏内容未被发现。

  隐藏内容会在哪?肯定不会在山下,因为一旦下山这个新手训练就结束了,所以隐藏内容必然在山上。

  那么大的雪球总应该有个起点吧。

  打开游戏内置的记录功能,趁着上山这段路他要整理自己的思绪,顺便拍摄素材为之后要写的游戏见闻录做准备,这就是身为游戏记者的职业本能。

  沿着山路往高处走,视线越来越模糊,最终只剩下雪花点,全世界的色彩都消失。

  举目四顾,再无前路。

  他只好蹲下来,伸手在冰雪里摸索,摸到坚硬的地方就用脚试探着能不能踩,就这样摸索着向前走了百步,眼前突然开朗。

  仅仅一线之隔,这里好似阳光花园,无一丝风,无半片雪,花团锦簇。

  正当他看得入神,一道阴影从头顶掠过。

  抬头看去,只见天空飞舞着妖娆的身姿,足不践土的精灵揉雪成团恣意向周边丢去。

  李未济哑然,方才滚向自己的雪球竟是这里来的。

  抬手向天空打招呼,尚未出声,记录功能关闭,眼前泛白,只见一桌一椅一灯,游戏时间到了。

  又浪费了一次找回记忆的机会,但他并未沮丧,人生不顺十之八九,懂得从中吸取经验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再次进入自由行动场景,迎着雪球就地侧翻滚,雪球压着他的身体滚落进深沟,拍拍身上的雪,对照刚才记录的路线,花了不到十分钟就重回阳光花园。

  重开记录功能,李未济对着精灵大喊:“你好啊。”

  空中的精灵微微侧目,向他飞来。

  片刻后,他便感觉情况不对,急忙向前侧翻滚,只听背后巨响,回身一看,两个庞然大物摧得鲜花零落,仔细分辨,竟是两只脚。

  远看轻盈妖娆的精灵落地之后约有十米高,穿著暴露,白布裹胸,薄薄的纱裙盖住了下体,从李未济的视角看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穿着白色的内裤。

  精灵顺势投出一颗雪球:“赏你。”

  精灵音色很甜,但是声若洪钟,震得人捂耳欲聋。

  哈。

  他想起来了,现实中莫笙与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正是如此。

  25号生活区,7号大楼,93层,当时自己正要去购买游戏舱,正好遇上真人模特表演,于是驻足观看。

  表演结束后,销售尚未开始,便想到楼层拐角地方吃烟,一摸口袋,烟吃完了,瘾上心头,焦急难耐,正好遇上同样来吃烟的模特莫笙。

  大高个,美人娇,倚着栏杆,从皮包里翻出众多物品,挑出颗绿色的烟,剥开绿纸皮,棕色的烟球送进嘴里,咀嚼几下。

  看别人吃烟越发勾起瘾,但又不好意思伸手向她要,却见她又挑了颗粉色的烟丢来:“赏你。”

  探手接烟,急撕纸皮,囫囵咀嚼,片刻后烟瘾消解,这才回道:“谢赏。”

  可是,美人掷烟与巨人抛雪完全不同。

  不过,他却胸有成竹。

  经历过抛石碾压,经历过雪球滚落,如今直面飞来的雪球,他正想试试如何用侧翻滚躲壁投射物。

  雪球越来越近,他紧盯着,不敢懈怠,眼前的景物逐渐被白色取代,寒气逼人,他微微屈身,右侧小腿发力,整个人向左弹滚出去,巨球落地,阳光照耀,雪融成烟。

  成功躲开雪球攻击,李未济没有片刻停留,他转身又回到雪球融化的地方,伸手往地上一摸,从残花之中抓出一颗粉色药丸。略作思考后,他顾不得药丸上沾染的草叶,吞进嘴里。药丸进嘴,只觉刚才两次侧滚翻消耗的耐力瞬间补足了,顿时笑道:“谢赏。”

  笑容没持续两秒,只见地上斑斑点点多了许多阴影,阴影从小圆点扩大连成一片,整个阳光花园好像都被阴影盖住。

  不用想,更多的雪球来了。

  看到阴影的瞬间他就已经行动起来,闪转腾挪,在阴影中硬是找出一丝空隙,站在空隙中,听雪球漱漱,看满地尘埃。

  “看样子是进入战斗剧情了,刚才掉落的那个药丸应该是特意为玩家补充耐力以应对后续攻击的,可是我没有任何武器和技能,这个大精灵要怎么应对呢?”李未济四处张望试图找到游戏提示,但四周除了被雪球砸断的花草之外似乎并无他物。

  闲庭信步又躲了几次雪球攻击,正当他为自己的灵巧而自豪时,雪球攻击停止了。

  “没招了吧。”李未济暗自得意,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仔细地寻找着所谓的提示。

  又一个雪球,而且这雪球比之前更慢。

  “这个巨大的精灵只会这一种攻击方式么?”

  李未济只觉得好笑,很自然地走出阴影覆盖区域。

  不理会雪球破碎声,他蹲在地上准备一寸寸翻遍草地,刚在找了没两下,背后传来呼啸。地上并没有阴影,背后的呼啸肯定不是雪球。思量之间,他身形一慢,还没来得及站直后脑便被硬物击中,一时间眼花缭乱,晕眩无比。两三秒后思绪才清明起来,侧身一看,原来是颗小石子。

  “还要吗?”原先巨大的精灵此刻已经变成普通身形,手中石子抛接起落,似笑非笑。

  李未济生怕这石子向自己飞来,急忙说道:“不要了,不要了。”

  两句不要了,他会心一笑,原来这又是和莫笙的对白。

  楼层拐角,空间狭小,狠狠解了烟瘾,以为此处装有监控的他习惯性对着墙角摆出微笑表情。

  莫笙看在眼里,轻笑道:“1024。”

  然而他并不明白莫笙说得是什么意思,只好礼貌客气地回答:“小姐姐刚才的表演非常精彩啊。”

  “讨生活而已。”

  这句话让人心头微动。

  现代人很少用这种词汇了,因为【深蓝】安排好一切,衣食住行都有最低保障,生活美好,根本不需要向谁讨。眼前的这个模特,明明光鲜亮丽,却沿用旧时代的说辞,顺嘴说的话最接近心声,难道她对现在的生活不满?如果真是这样,要不要向和平系统汇报?

  犹豫片刻,他抬起手腕准备使用神经元网络联系大楼的和平系统,耳边传来甜美询问:“还要么?”

  仿佛做贼心虚,他连忙摆手应道:“不要了,不要了。”

  莫笙把刚才翻出来的东西一件件装回皮包,说道:“那我走了。”

  本是萍水相逢,何况她还给了自己解瘾的烟,虽然她好像对生活有些许不满,但【深蓝】自会去处理。

  念及此处,他说道:“祝你平安喜乐。”

  这是李未济的惯用语,他认为平安喜乐四个字包含了人世间最美的祝福,每当与人分别时都要顺嘴一说。

  莫笙已经走到拐角的出口,听到祝福后特意回转身很认真地对他说了句谢谢,这才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记忆中的莫笙虽然消失了,可游戏中的精灵还在。

  美丽的精灵拿着石子似笑非笑,李未济总担心这石子会脱手击中自己,眼睛随石子上上下下,不敢分心。

  猛然间,李未济脑子里响起IPZ-127的声音:“数据采集完毕,你可以退出来了。”

  这一秒,他心神散乱,精灵手中石子立刻飞出,结结实实打中下巴。李未济只觉得被人近身肘击,下巴疼,耳朵酸,头晕目眩,失去方向,跌跌撞撞游走在风雪的边缘。

  精灵不等他稳住身形,以极为轻盈的步伐袭来。精灵来势汹汹,李未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使用侧翻滚来闪避攻击,却感觉小腿疲劳,发不出力来。两秒钟后,精灵出现在他左后侧,手起手落,李未济脖颈一麻,晕倒在地。

  迷迷糊糊,李未济只觉得周围很冷,自己正在快速下落,失重的感觉让膀胱自由奔放。

  「自由训练已经完成。」

  「您可以随时重复练习。」

  「祝您平安喜乐。」

  听到游戏提示,李未济猛地坐直身体,才发现已经回到登陆平台,眼前的副本列表光亮照人,刚才的一切如同长梦,唯一真实的只有被游戏舱处理掉的尿液。

  意犹未尽,刚才的副本明明还有更多的内容,可惜自己却没能通关。这个副本结合了自己的记忆,明显超出新手训练的范围,以后恐怕没有机会再体验了。李未济心中无限感叹与遗憾,怅然若失地退出登陆平台。

  穿戴整齐,他坐在游戏舱上,漆黑的房间里只有IPZ-127眼中微弱的光。

  “做得不错。”IPZ-127说道,“等记忆数据汇报给【深蓝】之后,这案子或许会有进展。”

  “到时候告诉我一声。”

  “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层层通知。”IPZ-127说到这里,眼中的光芒散去,头颅低垂,死了一般。

  李未济明白这是生活区和平系统离开的征兆,片刻后,警员IPZ-127复苏,眼睛里又有了光。

  “李先生,您的案件已经完结。感谢您为社区和平做出的贡献,做为回报,刚才使用过的游戏舱随后会通过传输带寄送到您家中。您的信用评分现已更新,具体评价请您在神经元网络管理中心查看。”

  听到这么程式化的语言,李未济心中些许感慨,同样的躯体,仅仅因为操作系统级别不同,给人的感觉却天壤之别。被生活区和平系统控制的IPZ-127明显有各种小动作,更为丰富的表情以及恰到好处的语气助词,外在表现上更像活人。一旦失去了高级系统控制,IPZ-127就变得生硬,如铁。

  “请跟我来。”警员IPZ-127打断李未济的思考,“我为您办理结案手续。”

  他跟在警员IPZ-127身后,刚走一步就停下,他感觉自己不太会走路了,这种体验有些怪异,他说不上来具体的变化,但他知道这种变化与游戏有关。又走了一步,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正试图用游戏里的发力方式走路。现实生活中,走路是自然轻松的事,两腿受力均匀;而游戏里,李未济总是下意识准备侧滚翻,所以走路时小腿会更用劲,肌肉绷紧。刚离开游戏舱,头脑却还保持着游戏的念头,身体自然就有些不适应。

  “您怎么了?”警员IPZ-127问道。

  他快走两步追上前去,说道:“没事,继续走吧。”

  怎么可能会没事呢,玩游戏不到一小时,自己走路的习惯就产生了变化,而且恐怕再也变不回去了。李未济不停地调整着小腿和脚掌的发力状态,渐渐地适应了新的走路方式。

  跟着警员IPZ-127在黑暗中走了三四分钟,他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第一次进这个房间我就很想问,这房间究竟是做什么的,一片漆黑中好像隐藏着数不清的东西。”

  警员IPZ-127说道:“抱歉,我没权限回答您的问题。”

  李未济闭口不言,又走了五六分钟,只看到IPZ-127眼中的光有规律地闪烁着,好像是在发送某种信号,片刻后,黑暗被撕开,光线争先恐后地涌进来,探头一看,竟然是一部电梯。

  “结案手续办理完成,您可以通过神经元网络管理中心调取查看。”警员IPZ-127对李未济说,“您可以回家了。”

  心里还是有太多的疑问,但他也知道目前没办法得到答案,带着一头雾水走进电梯,按下13层。

  回家的感觉真好。

  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半年还是一年?

  是不是学会了报喜不报忧,是不是想在无人的夜晚声嘶力竭的呐喊?

  家里的饭菜很想吃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