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又死一个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蜀道难不难 2217 2020.09.15 21:20

  第二天一大早,陈安安就把睡眼惺忪的几人叫了起来。

  看着众人无精打采的样子,陈安安大吼一声,说道:“都给我清醒一下。”

  “根据赵不祝打探回来的情报以及我们医馆的实际情况,我就定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陈安安面带笑容,展示了一下身上穿的衣服,接着说“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觉得我们必须改变以往陈旧古板的形象,加入清楚活泼的元素。比如说服装上,我们要摒弃距离感,都改成半透明的薄纱。”

  朱一品瞬间清醒过来,黑着脸大吼道:“什么?简直胡闹!”

  说什么呢!这是让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啊。”陈安安不满朱一品打断自己,死死盯着朱一品道“朱哥哥,难道你没发现我今天有一点不一样吗?”

  “你今天确实有一种不一样的傻气。”说完朱一品推开陈安安越来越靠近的脸,被陈安安一大早就犯神经搞得忍无可忍。

  欧阳明无语道:“我说安安,我们是医馆,不是窑馆,医馆靠的是大夫的高超的医术,而不是穿的那么暴露,再说了,想要露肉,干嘛不请几个窑姐算了。”

  “真的有用?”听完欧阳明的话,陈安安居然还有点心动。

  朱一品制止道:“好了,欧阳,别说了。”然后指了指陈安安的衣服说道:“快去给我把衣服换了。”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儿了。”这是庄田田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又怎么了,慌慌张张的,难道有死人了。”陈安安打断庄田田,刚刚被朱一品说正在气头上呢。

  “亲爱的,你咋知道的?”庄田田先是一惊,“可不就是有死人了嘛!昨天晚上钱家当铺的钱老板死了。你们是不知道啊,他死的和王员外一模一样。外面都说是狐妖干的......”

  “瞎说什么呢?”朱一品见陈安安面露惊恐急忙打断。

  庄田田听了忙上解释“我没瞎说,外面都是这么传的,搞得现在是人心惶惶的,我都有点担心了。空穴不来风,对不对?”

  “不见得,说不行是认为呢?”柳若馨回答道。

  “唉呀妈呀!亲爱的,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庄田田亮了亮手中的符箓,“我手上拿的可是目前三界之中最流行的除妖黄符,上至魑魅下至魍魉,三分钟制服。现在京城已经断货了,我是托朋友从黑市上花大价钱买来的。数量不多,一人一张,防小妖。”说完将手上的符箓分给众人。

  “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杨宇轩在柳若馨身旁小声说道。

  “空口无凭,怎么不说是你啊!”柳若馨看都不看杨宇轩一眼,低头摆动在符箓。

  “昨天晚上是谁偷偷摸摸地溜出去的?”杨宇轩不肯善罢甘休,继续质问。

  “你不也一样,还好意思说我。”柳若馨怒目而视,杨宇轩也回以颜色。

  欧阳明打断两人道:“行了,差不多可以了,老是这样吵,能不能做点实在的,把凶手给揪出来,你们必须给我合作。”

  “我根本就没打算跟她(他)合作。”两人异口同声说道,然后又各自转头哼了一声。

  欧阳明笑道:“还是有默契的嘛,好了,准备下,我们去看看。”说完对着朱一品使了个眼神,朱一品点点头。

  “安安,我突然想到有几味药材快没了,我跟欧阳他们一起去买。”说完扭头就跑,追上先出门三人。

  “啊?朱一品,你给我站住——!”陈安安先是愣了一下,冲着朱一品离去的身影大喊。

  几人也没去想陈安安如何在医馆发怒。来到钱家当铺,看到案发现场的钱老板的死状,和王万金一样,面带惊恐。

  柳若馨看了看钱老板的尸体说道“死者死状惊恐,和王万金死法相同,应该是同一个杀手所为。”

  “我们没眼瞎。”然后杨宇轩四周搜索一番说道“你们看,当铺里值钱的东西一样没少,显然不是劫财杀人。”他有拿起找到的香囊接着说“这个香囊和在王万金家发现的一模一样。”

  柳若馨也哼道:“我也没眼瞎。”

  就在这时,金如风突然带着一帮捕快冲了进来将朱一品杨宇轩和柳若馨三人团团围住,一时之间双方剑拔弩张。金如风用刀指着三人说道“我查过了,六扇门根本就没有你们三个。说!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假扮六扇门的人,插手官府的事情。”

  朱一品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当场慌了神,赶忙解释“金捕头,误会,这都是误会......”

  柳若馨指着欧阳明说道:“那他呢?”

  金如风看了看欧阳明收回眼神,避重就轻的说道:“现在先说你们三个的问题。”

  柳若馨说道:“那好,我就表明身份了,金捕头,之前是因为有秘密任务,所以才隐瞒身份。其实我西厂的”柳若馨指着杨宇轩“他是东厂的”又指着朱一品“他是......”

  金如风打断他的话说道:“别编了,你是不是说他是锦衣卫的啊?”然后又避开欧阳明的身份。

  “哦!”朱一品听到金如风的话眉毛一挑,得意地说道“我看上去很像锦衣卫吗?”

  “我看你像锦毛鸡,别添乱。”柳若馨小声喝止有点得意忘形的朱一品,她见好声相劝不管用转而威胁道“金捕头,今天我把话撂在这,你爱信不信。不过,若果有一天东厂的曹公公和西厂的汪公公一起到你门衙门大牢里领人,到时连我都救不了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金如风将刀收回,虽是质问但从他犹豫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开始担心抓了柳若馨他们的后果,目光隐晦的看向了欧阳明的方向。

  杨宇轩将手中的刀一抽一放,只见一道光从眼前划过,金如风的帽子便被从中间砍成两半,刚刚杨宇轩在抽刀之际迅速的发出一道刀气,将金如风帽子斩断,顺便划破了朱一品的衣服。欧阳明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不得不说,这杨宇轩对于剑气的控制还是很不错的。

  朱一品见杨宇轩镇住了所有捕快,声嘶力竭的冲金如风喊道“金捕快,你看到了吧,这么快的刀,除了东厂第一高手谁用的出来。”说完朱一品拉着衣服上的开口无奈的看向杨宇轩“还有,为什么又是我。”然后被杨宇轩瞪了回去。

  “好吧,再相信你们一回。”金如风也看到欧阳明朝他微微点点头,便找个台阶,然后又问道:“那你们查到了什么?”

  柳若馨也没纠缠下去,也顺着台阶对金如风说道“跟上一个案件十分相似。”

举报

作者感言

蜀道难不难

蜀道难不难

谢谢大家的票和支持

2020-09-15 2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