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狐妖案续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蜀道难不难 2045 2020.09.13 20:54

  欧阳明走进院子,院子很整洁,没有丝毫的乱像,走近房间,便听到朱一品在那大呼小叫。

  欧阳明靠在门口,调笑道:“三位六扇门的捕快大人,真是辛苦呀!”

  柳若馨看到是欧阳明,疑惑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金如风也是皱着眉头道:“你是个谁?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来人……”

  这时候一个捕快走了进来问道:“头,怎么了?”

  金如风指着欧阳明说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捕快看了看欧阳明,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金如风眼睛一缩,点点头让他出去,看着欧阳明说道:“这次就不治你擅闯之罪了。”然后便站在一边继续当木桩。

  朱一品三人惊讶的看着欧阳明,金如风那么拽的人,是什么让他这样?杨宇轩陷入特沉思,柳若馨好想知道了点什么。

  朱一品则是问出两人想问的:“欧阳,你究竟什么人啊?”

  欧阳明靠近朱一品低声笑着说道:“就许你们仿制六扇门的牌子么?”

  朱一品恍然,但是东西厂的两位不太相信欧阳明的鬼话,欧阳明也没打算让他们相信。

  这时候金如风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发现没有,空气中的味道。”

  朱一品仔细的闻了闻说道:“一股子骚味。”说完还往柳若馨身上闻。

  欧阳明一把抓过朱一品说道:“老朱,这就没礼貌了啊!”

  看着柳若馨气的就快拔剑的神情,朱一品尴尬的说道:“哈哈,这不是在找这个味道的出处嘛!”

  柳若馨咬着牙说到:“信不信我割掉你的鼻子和舌头。”

  欧阳明看差不多了,就站中间说道:“好了,先查查王万金的死因吧!”

  金如风又说道:“这次我们发现这件事不简单,我们猜测就像是狐妖所为。”

  杨宇轩冷哼道:“没想到我们的金捕头还信这些鬼神之说。”

  金如风面无表情的说道:“那这些事情,该怎么说?”

  杨宇轩一愣,便抱着手臂不说话。

  欧阳明一笑,心想:“杨宇轩还是太单纯了啊!哈哈哈,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怵这玩意。”

  这时候,柳若馨发现一个狐狸脚印,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了点液体,随着一阵白烟,便拓下来一个脚印。

  欧阳明不得不感慨,这西厂不愧是现在经费最多的部门了。

  朱一品好奇的蹲了下来,说道:“这是什么玩意,挺有意思啊!给我来点。”

  柳若馨吓唬道:“别动!告诉你,这玩意剧毒,沾着必死。”吓得朱一品手一顿,干笑道:“哈哈!开个玩笑嘛。”

  欧阳明说道:“我们可以走了,现场也没有什么线索了!”

  几人又在房间转了转,便回医馆了,金如风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眼中阴晴不定。

  回到医馆,几人围坐在桌子旁。欧阳明开口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整件事很诡异啊!你们看,这个香囊只在王万金的床上发现的。我仔细闻过,王万金的几房小妾身上都没有这种味道。”

  朱一品抢过香囊贱笑道:“可以啊,欧阳,没看出来啊!说实话,哪来的?”

  柳若馨和杨宇轩也盯着他。

  欧阳明说道:“这是在王万金的床上发现的,再说了,你们检查的也不仔细啊!光看狐狸了。”

  你怎么拿回来了,你这可是私藏证物。”杨宇轩吃惊的看着欧阳明。

  欧阳明漫不经心的甩着香囊说道:“这叫保护证物,”然后坐直身子说道:“再说那些狐狸毛,假设真的有狐妖,它要王万金这样的普通人还不是易如反掌,又怎么会搞得满屋子狐狸毛呢?子不语怪力乱神,凡妖异者,必定人为。既然两个不相干的东西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会不会是有人想要借此来误导我们。”

  朱一品猜测道:“是不是春三娘干的?”

  柳若馨白了他一眼“你觉得可能吗?春三娘武功超群,而且当时摆明了是出任务,何必多此一举。”

  其余两人点头同意,朱一品不是很甘心的说道:“那一定是春三娘的同伙。先杀了他,再嫁祸给狐妖。”

  欧阳明说道:“拜托,一般比较顶级的杀手都是单干的,哪来的所谓的同伙。”

  “果真如你所说,那就难办了。光春三娘一人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了,再加上个同伙,那岂不是难上加难。”柳若馨接受了朱一品这个假设。

  “对啊,那天差一点就抓到春三娘了,没想到连杨宇轩都奈何不了他,让他给跑了。”朱一品见有人支持自己,兴奋地拍着桌子大喊。

  “哈哈!难道你真以为没人抓得住春三娘?”柳若馨瞥了一眼杨宇轩接着说“说不定某人故意放走春三娘也不一定。

  朱一品惊讶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放走春三娘?”

  一旁的杨宇轩听出了道道,怒道:“你说什么?是我放走了春三娘?”

  柳若馨不甘示弱,直视杨宇轩回道“我又没说是谁,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是不是做贼心虚了!不然以你堂堂东厂第一高手的功夫会抓不住春三娘?说出来谁信啊?”

  “你!”杨宇轩大怒,指着柳若馨,怒目而视。“我行的正坐的直,问心无愧,怎么可能做贼心虚。我倒是想起来了,几年前袁尚书的案子就是在坐的某人干的吧。”

  欧阳明端着茶杯吃瓜中。而朱一品在一旁喃喃自语道:“兵部尚书袁伟文,企图谋反,结党营私,威胁朝政。西厂第一高手柳若馨受命以暗器杀之。”

  杨宇轩等他说完后,冷笑道:“当年袁伟文死状极为凄惨,见过的人无不为之胆寒。”

  朱一品大惊“我想起来了,根据卷轴记载他和王万金死相几乎一样,不会吧,真的是你!”说完吃惊的看着柳若馨。

  “哈~,笑话,你还有脸怀疑我啊。”柳若馨被气笑了。

  欧阳明在一旁说道:“行了,你们如果想要去证实自己的猜测,就先合力把这个案子破下来,你们就清楚谁对谁错了。”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恨不得吃了对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