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案情继续推进

医笑之不一样的衙内 蜀道难不难 2029 2020.09.16 16:14

  “也是,整个屋里所有东西都完好无损,没有破坏的痕迹。而且满屋子都是动物的骚气,连死者的表情都一模一样,你们说邪不邪门。”金如风依旧是那平淡的语气,不经意间也把众人向另一个方向在带。

  四人准备回到医馆再仔细讨论一下,欧阳明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回来。”

  杨宇轩皱眉道:“不行,你不能到处乱跑。”只有柳若馨若有所思。

  欧阳明笑道:“你东厂还能管我去哪?再说了,你们的任务是老朱,又不是我。”

  杨宇轩做出拔剑的姿势说道:“你必须跟我们待在一起,万一这两人是你杀的呢?”

  欧阳明轻笑道:“我说杨宇轩,你们东厂都是没脑子的吗?曹少钦就是这么教你的?”

  杨宇轩大怒说道:“好胆,敢直呼厂公之名。”说完便拔刀攻向欧阳明。

  欧阳明只拔出一把匕首,侧身弹开杨宇轩的刀,对方被弹开三步后稳住身形,惊疑不定的看着欧阳明,握刀的手微微颤抖着。

  一旁的柳若馨也是眼神一凝,心道:“好强的力道,难道他真的是......不可能啊,外界相传他只是一个文人。”

  欧阳明说道:“我要杀人,不需要那么麻烦,还有,两个时辰后我会回来的。”

  望着欧阳明的背影,柳若馨问杨宇轩:“如何?”

  杨宇轩转身便走,留下一句:“你我都不是对手。”

  朱一品到现在还懵的,追问道:“你们怎么了?怎么说打就打啊,前几天还不是好好的吗?”

  柳若馨问朱一品:“欧阳明什么时候来的?”

  朱一品说道:“比你们来的早多了,有问题?”

  柳若馨摇摇头说道:“没有,好了,先回去分析下案情。”

  欧阳明先是回到家里,看望了下母亲,惹得母亲唠叨了好一阵,但是欧阳明全程都是笑嘻嘻的,直到谈到婚事的时候,欧阳明才落荒而逃。原来不管在哪个朝代,自己儿子的婚事永远是最容易被唠叨的。

  来到刑部,径直走进父亲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应了声之后便走了进去。

  明父看到事欧阳明,说道:“是你小子,怎么?有空来看我?给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欧阳明笑嘻嘻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这不是想父亲了嘛。”然后问道:“对了,父亲,卷轴没了。”

  明父放下手中的卷宗疑惑道:“哦?没了,为何?”

  欧阳明说完情况后又说道:“是这样的,孩儿猜测,是陈幕禅用了什么江湖方法,让朱一品既记住了内容,也让卷轴不让有心人拿走。”

  明父轻笑道:“不愧是陈幕禅,好了,我知道了,你继续保护吧,有时间多看看你娘,每次都在念叨你。”

  欧阳明行礼道:“孩儿知道了,那孩儿告辞了。”

  回到医馆,三人正在讨论案情。

  见欧阳明进来,朱一品起身问道:“欧阳,你去哪里了?”

  而柳若馨和杨宇轩出奇的没有开口问他。

  欧阳明坐下来倒了杯水,说道:“见了几个江湖朋友,让他们打听点事。”喝了口水,问道:“案情梳理的怎么样了?”

  朱一品抱怨道“现在案子是一筹莫展,春三娘是唯一的线索,若果能抓住他,说不定就真相大白了。”

  “你说的倒轻巧,江湖上没人见到过春三娘的样子,所有见过的人全被他杀了。这叫人怎么抓?”杨宇轩嘲笑朱一品的天真。

  柳若馨趁机拆台,阴阳怪气地说“没错,再加上有人通风报信,那就更难抓喽!”

  见两人又要掐起来了,阻止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上次老朱用一盆荨麻砸中了春三娘的手?这玩意可是狠毒的,碰到后又疼又痒。普通人严重了还能危机生命,虽然春三娘不至于,但是他绝对会奇痒难忍。”

  朱一品好奇地问“行啊,欧阳。这你都知道了,不过这和抓春三娘有关系吗?”柳若馨和杨宇轩也将矛盾暂时放到了一边,好奇的看向欧阳明。

  欧阳明笑道:“老朱,我也跟你学了好几个月医术了吧?大夫算不上,医徒还是算的吧,再说我们的本职可是开医馆的。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全城张贴告示说我们专治这种症状,你们说春三娘会不会自投罗网。”

  “这个办法是不错,但春三娘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他会不会知道解毒的办法?”柳若馨提出来质疑,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欧阳明面色神秘的说道:“不会的,他回来的,看着吧。”搞得其他三人莫名其妙。

  “老朱,你们几个怎么还在这里偷懒啊。”这时赵不祝跑了过来,四人便停下讨论,“快跟我走,前面有人来踢馆了。”

  “踢馆?我们是医馆又不是武馆,有什么好踢的?”朱一品对赵不祝的话十分不解。

  “没工夫跟你解释了,快跟我走。”说完赵不祝连拉带推的带四人向大堂走去。

  几人来到大堂,看到陈安安正在和一个胖子对峙着,几人便站在陈安安身后。

  “陈幕禅写的果然是一手好字。”苟尚仁抬头看了看天和医馆的招牌,接着说道“想当年,陈幕禅是处处打压我,把我赶出了京城。现在想想,他都是为了我好啊。”

  “别再那假惺惺的了我们医馆不欢迎你这样的人,请你圆润的离开吧,否则后果自负。”朱一品挥舞着手里的棍子。

  “安安啊,你好好考虑考虑,嫁给我你不吃亏,我先走了。”苟尚仁被几人的气势吓住了,但临走前还是不忘恶心众人。

  欧阳明掏出一个坚果,打向苟尚仁的小腿,只见他“哎呀”一声,摔倒在地。半天没站起来,这还是欧阳明收力道了,要不然直接打穿了。

  “你,你们,我才不会问是谁干的。”苟尚仁被家丁扶起,转身怒视几人,却见他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得打碎牙齿往肚里咽无奈地离开了。

  苟尚仁的事并没有对医馆造成多大影响,朱一品按照计划张贴出了告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