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柳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离开(下)

柳良 羽生结衣 2989 2019.05.31 12:42

  薛良又回到了独行的时候,一个人走在黑夜的小巷中,但他却可以看的很清楚。

   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烁,就像星空一样,很是好看,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抬起头了,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偶尔他也会在狭小的小巷中抬头看星空,白天下了雨,晚上的夜空很是明亮,星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薛良就在这样的夜空下行走,他很清楚的知道他要干嘛,也知道其实是不应该去做,但是他怕自己再一次后悔。

   没多久,薛良就来到了副城主的谋士的住处,那个较偏的宅子,他已经很清楚这个宅子的分布了。

   薛良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发现后,便找准一个位置,一跃而上,甚至不用借助外物做踏板。

   薛良轻轻的进入里面,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人睡了,但还是有一些个房间还亮着灯。

   王常正在书房了,准备动笔写信。一封给城主的信,他作为副城主手下最大的谋士,这些年出的坏主意可谓不少,帮助暴虐的副城主杀多了不少人,现在,他准备改头换面了,他要做一个好人。

   王常慢悠悠的写着,一边写还一边考量城主对他的看法,毕竟这城主林坤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但他这些年掌握的秘密也不少,足够他好好打量打量自己了。

   在王常洋洋得意的时候,却不知道门外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正在观察自己。

   薛良虽然没有见过这个谋士,但是可以看一个人的行为和气质判断出他平时是干什么的,确定了是这个人后,薛良便动身了。

    只见薛良敲了敲门,里面的王常以为是家中的下人或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便直接说道:“进来吧。”

    可等到的人却是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这人也没带面巾遮住脸,王常马上在脑海里回忆,却没有对这人的印象。

    “你是?”王常问道。

    薛良直接上前,抽出袖子里的不沾,一刀抹过王常的脖子,王常死了。

    死之前都是睁大着眼睛,这与他想象中的不符啊,他还想好以后怎么去做个好人呢,可现在就直接死了。

     

    薛良杀死他后,便按着原路返回,重新翻出围墙,就此离开。

    而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只是人家走的是正门。

    “老鸨,你来干嘛?”王公子问道,他也只是刚好想要出门。

    “公子,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王大人说。”正是翠香阁的老鸨说道。

    “好吧好吧,我带你去找他,他现在应该还在书房。”王公子无所谓的说道。

   “谢谢王公子。”老鸨说道。

    走进去的路上,王公子不断的揩她的油,还动手捏她的屁股,但她也没办法,只得笑脸相迎,这让王公子更是来了兴趣,还打算一会说完了事情,带着这老鸨来场鱼水之欢呢,毕竟这半老徐娘的风味也应该是不错的。

    “到了。”王公子把她领到家中书房前说道,“快去快回啊,我就不进去了,不想看到他。”

    “好的。”老鸨说道。

    只见这书房的门虚掩着,但她还没有大胆到敢直接推门进去,就在门外敲门。

    敲了挺多声后还是没有回应,老鸨便回头看王公子。王公子也有点疑惑,再怎么样也应该听到了啊,难道是睡着了。

    “我和你进去吧。”王公子说道,便走上前去推开了门,两人一进门便看到了那幅场景。

    “啊!”老鸨被吓的尖叫。

    王公子虽然没有叫出来,但心中早已是翻江倒海,这可是他爹啊!他忍住双腿的颤抖,走上前去查看他爹的尸体,全身只能看到一处痕迹,就是脖子上的刀痕,干脆利落,王常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王公子结巴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谁干的!”老鸨激动的说道。

     “谁,谁!”王公子也陷入了癫狂。

     “是一个穿黑衣的青年,今天他来翠香阁向我问是谁陷害江水冬来到我们这里的,我就随口说了,我想了下不对劲,今晚想来提醒一下王大人的。”老鸨老实的说道。

     “是你,都怪你。”王公子生气道,就要上来掐她的脖子。

    “王公子,你现在杀死小人也没用啊,最重要的是怎么找出凶手。”老鸨解释道。

    王公子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思考道:“黑衣青年?”

    “是不是有双很奇怪的眼睛。”王公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对对对,您见过?”老鸨问道。

    “何止是见过,我们现在就带人去抓他。”王公子咬牙切齿道。

    “先等等,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而现在又是副城主刚死...会不会不太好?”老鸨问道。

    “你说的对,那你先和我去探明情况。”王公子说。

    其实老鸨不太愿意参与这个的,但原因毕竟在她,也不得不答应了。

    王公子让下人来安排父亲的尸体,然后便匆匆的出门了,他不能放过那个有可能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两人来到了来福客栈门口,老鸨还好,王公子可是在这里吃过不少亏了。

    两人走进去询问,看到店小二正坐在凳子上发呆。

    “那个黑衣青年回来了吗?”王公子先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王公子,”店小二说道,“没呢,他们出门买干粮了。”

    “买干粮?那他们是不是要走?”在一旁的老鸨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是啊,听说明早就走。”店小二说道。

    “明早?呵,够快的啊。”王公子冷笑的说道。

    “那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么?”王公子接着问。

    “这我倒是听那个女的提到过,好像是要去滨海城。”店小二说道。

    “滨海城,那就是要过南门了。”王公子自言自语道。

    “行了,没你的事了,别告诉他们我们来过。”王公子警告道,然后拉着老鸨走了。

    王公子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确保薛良没有发现他来过。

    “你有办法了?”老鸨问道。

    “明早我们在南门堵他,用我爹的身份调多点将士们去南门,一举抓住他们。”王公子得意的说道。

    “好办法。”老鸨附和道。

    薛良回到了看戏曲的地方,柳育华还在安安静静的看着,一边看一边吃着零食。

    柳育华用眼角余光看到薛良回来,开心的看着他。

    薛良到她旁边的找个位置坐下了,柳育华抽了抽鼻子。

    “嗯?”薛良疑惑道。

    “你身上有一股味道。”柳育华说道。

    薛良马上就知道了,是王常的血的味道,虽然没有溅上去,但是那股血气还在。

    “是…”薛良想解释。

    “没事啦,一会回去洗洗就好了。”柳育华说道。

    “嗯。”薛良答道,他也没有想到柳育华的鼻子竟然这么灵。

    看完之后,两人又去买了干粮,才回去了。

    回到客栈之后,薛良和柳育华说明早出去,柳育华答道知道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好了行李,店小二到房间来帮忙。

    去到薛良的房间的时候,店小二和薛良说道:“昨晚王公子来问了你们的行踪,我说你们会从南门离开,可能他会对你们不利,要不你们还是换个门走吧。”

    “知道了,谢谢。”薛良感谢道。

    “这倒没什么,主要是怕你们不安全。”店小二说道。

    “嗯。”薛良说道,然后塞了那张一百两的银票给店小二,“这是你应得的。”

    “啊?”店小二不敢收。

    “收下。”薛良说道,然后便下楼了,剩下店小二看着手中的一百两银票不知所措。

    柳育华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两人吃了早饭,然后便出门了,他们要离开了。

    和客栈的掌柜和店小二告别之后,两人便向南门走去。

    

    南门这里,早已等待的有王公子和将士,但他没想到的是城主也刚好在城墙上,这可真是帮大忙了,现在等的就是那两个人了。

    薛良和柳育华出现了,王公子如临大敌,但知道周围有那么多将士就又有底了。

    城主在城墙上看着柳育华二人,还有下方的王公子带着将士蠢蠢欲动。

    “下去把那个家伙绑了。”城主林坤对着旁边的将士说道,将士马上就下去了,亲手把王公子绑了。

    薛良和柳育华走过他的前面,他在大声喊着,但这两人都没有理他。

    薛良抬起头看着城墙上的人,又低下了头接着走路,就这么和柳育华出城了。

   “呀,野外的空气真好。”柳育华说道。

    “嗯,”薛良答,“我有样东西送给你。”

   “什么呀?”柳育华有点期待的问道,心中暗暗想到:这个家伙也会送人东西?不会是什么奇怪的物品吧。

    只见薛良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木盒,里面装的是胭脂,这个胭脂叫紫龙卧雪。

    “哇哇哇,是紫龙卧雪哎,好开心。”柳育华开心的说道。

    “你开心就好。”薛良说道。

    一个没有问胭脂哪来的,一个也没有答去哪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