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喜提直男一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洞房花烛有点乱

穿越后喜提直男一枚 微微尘沫 3356 2020.02.13 15:30

  苏金珞随手抓了件披风穿在大红嫁衣外面,低了头向着院门方向走去。

  很快,她发现自己迷路在一座园子里,仰望高高的墙头,苏金珞恨不得自己会轻功。目测离墙最近的大树有四米多高,如果爬上去……算了吧,爬树也是个技术活啊。

  低头看到墙边有个洞,苏金珞比较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原身没别的优点苗条倒是真的。这时候还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钻吧。

  苏金珞费力的把上半身从洞里钻出来,心情顿时轻松不少,觉得逃出裴府有希望了。一抬眼,不由吓地往后一缩身子,,一只姿态凶猛的黑花大狗正蹲在前面冷冷的盯着她。

  啊!苏金珞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原来钻的是狗洞。

  “狗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专用通道,圣人说过,不知者无罪。”苏金珞对着大狗陪着笑脸,“我这就给你让路。”

  苏金珞赶紧费力的往回挪身子,想从狗洞里缩回来,突然后腰上一沉,一只大脚踏在她身上。

  尼玛,你往哪踩,自己多大号脚不知道吗?一半踩腰上,另一半分明踩在屁股上,你等我起来不撕了你的。

  心里叫骂着,苏金珞嘴上不敢逞强,“大爷,我不是小偷,我就是出来溜达下。”

  背后的人沉默半晌,忽然低沉的叫道:“虎仔!”。

  “呜呜呜——”苏金珞面前的大狗立马站起来,气势汹汹的发出危险的呜鸣。

  “啊——”苏金珞尖叫一声,奋力的向后退着,当人面对危险的时候,求生本能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苏金珞完全顾不得后背上踩着的脚,三下两下就从狗洞中缩回了身。

  惊魂未定的苏金珞看着眼前的男人,顿时白了脸,这人渣怎么追来了,刚才祭出春桃那么水嫩的丫头没好使?!

  裴珙脸色平静,双眸阴沉的盯着苏金珞,“你这是干什么?”。

  “我就是到处转转,熟悉熟悉环境。”苏金珞刚想从地上爬起来,裴珙一脚踏住她的肩膀,把她踹得贴在墙上,虽然没用多大力气,但这个样子比较屈辱啊。

  这人渣真垃圾,人家都玩壁咚、腿咚什么的,那有你这么咚的!心里骂着,脸上赔着笑,“裴公子、裴四爷,我就是四处转转。”

  “你这是想玩什么?”裴珙眼眸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寒光。

  “裴四爷,我……家世低微,长的也不好看,我配不上你,你家的聘礼都在嫁妆里,都还给你们,咱们就当没结这婚吧。”

  “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早说。”裴珙眼神黯然,有些失望。

  本来他对家里定的这门婚事并不热心,还是表兄热心的要来了她的肖像画,给他一睹芳容,对于女人的样貌他没有太多的挑剔,只觉得不讨厌就行,反正已经定了亲,等成亲以后就好好相处呗,反正总归得有个女人持家过日子。多年混迹军中,钢铁直男的他心里也没那么多情情爱爱的旖旎想法。

  那天在酒楼里见了她,认出她竟然是跟自己定亲的女子,还以为她是乔装去相看自己的,当时只觉得她行事作风实在有些大胆,又见她痴痴的看着自己,觉得她心里应该是喜欢自己的,莫名有几分高兴,也特别留意的看了她。

  裴珙知道自己长的不错,也有不少女子对他暗送秋波、甚至投怀送抱,只是他对此没什么兴趣,谨言慎行、修德立身,他不想因为女色让自己名声有失。

  但当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未婚妻——妻子时,那又另当别论了,互相喜欢,相处起来会更融洽,他喜欢这样的前提。

  只是如今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回事,这个女人根本不想嫁给自己,这就打脸了,裴珙有些懊恼,这女人用她的行动羞辱了他。想到那天自己存了心逗她玩时候的情景,裴珙自己都嫌羞耻了,他竟然还对她生出了挑逗的心思!

  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生出些不一样的心思,结果竟然被嫌弃了,伤自尊!可恶可恶!

  他现在心里对她真是厌恶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是你呀!早知道你长的这么英姿神武、光济天人,我也不敢答应啊!”苏金珞自然不敢说我嫌弃你人品不好,只能顺嘴胡说八道。

  “你那天去酒楼做什么?”裴珙冷冷的问道,她既然不是去相看自己,穿着男装出现在那种场合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苏金珞吓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什么酒楼,我没去过什么酒楼。”

  裴珙冷笑,“你带翻茶水的时候,露出了一截里面的女装衣袖。”

  苏金珞脸色一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人有相似吧。”

  “是吗?我听说有种画皮面具,带在脸上可以让两个人变得一模一样。”裴珙从怀里抽出一把小刀,“是不是你也带了?我看看。”

  小刀慢慢向着她的脸凑过来,苏金珞真是走投无路了,急到:“我是去看帅哥的,那天,我听说,你们那屋里的人都长的好看,我就去看热闹了,我觉得你长的最帅,别人都不如你帅,真的,真的。”

  这马屁拍的真响,裴珙竟然笑了,“你跟我定了亲,还去看别的男人,你这算不守妇道吧。”

  刀刃按在脸上,苏金珞吓的连哭都不敢了,“我不是,我没有,我错了还不成吗,你快把这玩意收起来……”

  裴珙冷冷的看了苏金珞一会儿,觉得她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在她不知道自己是她未婚夫的情况,她花痴的看着自己,几乎流了口水,这女人还真是品性轻浮。

  “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既然和我成了亲,以后就要谨守妇道,被我知道你再那样看别的男人,我一定杀了你。”

  “咱们这婚能当没结吗?”苏金珞小心的问道。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裴四郎娶妻了,你说当没结,置我名声于何地?!”裴珙收起手中的小刀放进怀中。

  名声!名声!他还挺在乎名声的!苏金珞的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心中暗骂,你在乎名声还做那样垃圾的破事,人渣!

  “人渣是什么意思?”裴珙不解的问到。

  苏金珞赶紧捂住嘴,她竟一不小心把这两字给秃噜出去了!

  “这是对某类人的一种尊称。”苏金珞解释到。

  “哦?!”裴珙转身走了两步,回头看着苏金珞,“你想在这坐一晚上我不管,如果明天有关于我新婚第一夜不好的传闻,小心你的脑袋。”

  果然是粗野之人,这么会儿功夫,不是要命就是要脑袋的。

  苏金珞只好起身跟在他身后。

  春桃和几个裴府的丫鬟站在门口目送二人进屋关门。

  桌上还放着酒菜和合卺酒,摊上这样一个妻子,裴珙哪里还有心思弄这些,自己倒在床上,冷声说道:“你睡地下。”

  屋子里还有桌子、椅子,凭什么我要睡地下啊,不理他,苏金珞把两把椅子放在一起,勉强蜷身躺在上面。

  “呼”的一声,大红的鸳鸯被隔空扔过来,正好盖在苏金珞的身上,这人渣功夫还不错的样子。不过好像只有这一床被子,自己盖了他盖什么?

  “那你……”

  “闭嘴!”不等苏金珞说什么,裴珙冷冷的呵斥了她一声。

  苏金珞也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早晨,二人起来去给裴国公和夫人请安。

  苏金珞陪着小心奉上茶水,裴夫人赏赐了一只镶宝紫楠匣子。

  看着儿子似乎不太高兴,裴国公和夫人对视了一眼,略略摇头叹息,委屈自己儿子了。

  打发苏金珞先行回去,裴夫人拉着儿子的手安慰着,“四郎,委屈你了,实在是因为你救云瑶公主的事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真怕圣上突然来个圣旨赐婚什么的,咱家趟不起皇子争储的浑水,要不也不会这么匆忙给你定个门第低,长相又平庸的媳妇。唉!先等等,过了这阵子,娘再给你娶个好的。”

  裴珙低眉说道:“娘,我嫌麻烦,不必再折腾了,既然已经面过圣了,我这就回去了。这个苏氏女,不似稳重之人,还劳烦娘亲费心管教着,别弄出什么不好的名声,毁了我裴府的清誉。”

  裴夫人一愣,回头看向裴国公,裴国公皱眉说道:“我早年听说苏秉忠这个女儿是个贤良淑德的好闺女,难道是假的?”

  裴夫人摇头,“算了,左右是顶过这一关,以后再说吧。”

  裴珙匆匆走了,苏金珞自然也被他无视了。

  三天回门,苏金珞自己回去的,要问自己有什么优点,苏金珞觉得大概就是脸皮厚了。

  苏秉忠问道:“我女婿呢?”

  “爹,他军中有事,早就走了。”

  苏秉忠有些不是心思了,自己闺女显然被轻视了,才结婚就落得独守空房。

  因为不顺心,苏朝议郎多喝了两杯,絮絮叨叨的说道:“闺女,你爹我虽然官职低微,但咱也不必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当初是他们裴家上门求咱嫁给他家的,如果今后他们裴家敢对你不好,爹绝不答应。”

  “他们对我挺好的,昨天婆婆还给了个大匣子,里面都是头面首饰,我看都像挺好的东西。”苏金珞把一个鸡腿夹给小弟苏文敏,另一个夹到自己碗里,拆出肉来放到苏老太和苏朝议郎碗里,“奶奶、爹爹,你们吃鸡肉,春红的手艺真不错。”

  “还是你多吃点吧。”苏朝议郎把碗里的肉夹回女儿碗里,“在人家不比自己家,回家了,多吃点。”

  “爹,看你说的,裴家怎么也是国公府,还能差我伙食吗,你就吃吧。”苏金珞坚持把肉夹回苏秉忠碗里。

  苏秉忠叹息一声,这孩子性情是变了些,本质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细心的体贴着家里的每一个人。

  苏金珞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异世,虽然落在这个生计略为清苦的小官宦之家,但一家人亲情融洽,让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也真就把这一家子人当成了自己至亲的人,希望能与他们一起安然度过此生的岁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