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乱魂传》——自作自受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2019 2021.06.30 17:46

  乘房内只有两人,江岚拿出怀里藏着的蛇蛋,交给渔歌,渔歌看到如此珍贵的礼物,激动不已,不停的跪拜,江岚最受不了这个,拉起渔歌,说:“你好好休息,明天我送你回去救弟弟。”

  渔歌激动着说:“感谢您的大恩大德,我将没齿难报,如果您不嫌弃,就让我留在您身边伺候您吧。”

  江岚说:“我身边倒是冷清,你若愿意,我当然高兴,不过,你不是有弟弟要照顾吗?”

  渔歌说:“我住在水涧,那里重男轻女,所有的男性都被涧主悉心收养,我的弟弟也不例外,我跟阿婆一起生活,弟弟跟涧主生活倒也舒适。涧主养的男孩太多,而弟弟生的病需要的银环蛇,是小龙寨的圣物,涧主不想因为一个男孩欠小龙寨的情,毕竟他们地位相当,而阿婆去年也去世了,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实在看不下去,就独自出来寻。所以,殿下,您若不嫌弃,我愿意追随您!”

  江岚看着这可人的女孩,说:“行,你乖乖睡觉,明天我们出发去水涧。”

  江岚与渔歌一起睡下,她脑海中不断浮现曾经拉姆、丽夏、丽莎的影子,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踏实,已是日上三竿,江岚跟渔歌赶紧到马厩牵马,银龙突然出现拦住了他们,江岚没好气的说:“你还真出现了。”

  银龙经过昨天一事,特别的警觉。

  江岚表示,不论怎么拦都没用,自己一定要护送渔歌回去救弟弟,银龙只好跟随前往。

  水涧果然地如其名,到处都是溪泉,清澈的水,江岚下马捧起就准备喝,渔歌赶紧拦住她,说:“不要喝,水里有毒。”

  啊?怎么这里到处是毒啊!

  渔歌解释说:“这是防御的一部分,虽然大家都生活在龙都,但龙都内多个部落,互相争斗,谁都不服谁,尤其是这么多年对晶石的采挖,龙都更是动乱,目前只有生活在海里的龙因为其强大的神力,大家都不敢动手。但为了提防有心人,防御此时是必不可少。”

  晶石?江岚打听着,银龙说:“晶石是龙都独有的矿产,有孕育生命的力量,是我们整个龙都世界的镇都之魂。这么多年不断采挖上交给赵国,导致龙都内部平衡失调,常见一些极端恶劣天气,甚至以前与人们和谐相处的小动物也会突然发狂的攻击这里的居民。”

  哎,不管到了哪里,破坏原有的平衡,都会引发一连串的无法估量的反噬。江岚双手交叉环抱与胸前,感叹着。

  银龙和渔歌看着江岚的背影,突然感觉很高大,看来龙都迎来了一个优秀的王妃了。

  走了一段路,渔歌让江岚和银龙在外面等待,以免他们的出现又会生出什么事端。

  江岚同意了,还是低调点好。

  渔歌赶紧找到弟弟,此时的弟弟已经高烧2天,失去了神志,她将蛇蛋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交给医师手上,医师看到这珍贵的药材,大呼,“这功效比已经孵化出了的银环蛇更强,你弟弟有救了,有救了!”渔歌握着弟弟的手,激动的说:“你要加油,快点好起来。”

  只见医师空中御水,蛇蛋被空中的水包裹起来,散发出来的银光越来越亮,空中的水流越来越快,最后紧缩成一个光点,光点慢慢的落到弟弟的眉心,原本因发烧满脸通红的弟弟,面色恢复,渔歌扶起弟弟,小口小口的喂水,弟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很激动:“姐姐,我好想你。”

  渔歌说:“姐姐也想你,你能说话太好了。”医师通知涧主这个好消息,渔歌趁涧主过来前,对弟弟说:“姐姐不能多待了,涧主会好好照顾你的,记住了,是王妃救了你,但你要保守这个秘密,对外就说是我取来的药。我现在要去府邸了,你长大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哦,下次我再来看你!”

  渔歌快速的交代了事情后,跟弟弟道别,便悄悄的匆匆离开。

  江岚等来渔歌,渔歌坚定的说:“好了,我们走吧。”

  三人乘还没被人发现赶紧返回府邸。

  水涧里,由于医师的禀告,所有人都感叹,竟然渔歌能凭一己之力,取得银环蛇的蛇蛋。涧主似乎若有所思,便派人去打听。

  江岚最后还是天黑后才返回府邸,他们蹑手蹑脚的进入,只见正堂中站着一人,不用猜都知道,是赵子睿。

  银龙胆小的躲在后面,江岚毫不惧怕的走向前,什么也没说,要将渔歌带走。

  “站住。”子睿一声呵斥。

  银龙瞬间跪在地上,哆嗦着,说:“殿下,请恕罪……其实是……”

  江岚坚定的看着赵子睿说:“有事?”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王妃气场真大,现场气压好低。

  子睿看了一眼渔歌,说:“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去吃吧,至于她,房间在一层,西边厢房。”

  大家听到这话,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江岚说:“谢谢。我还要带她去洗漱换药。”

  临走前,江岚又回头对子睿说:“谢谢了!”

  银龙留在子睿身旁,禀明今日发生的事情。子睿这才得知,原来昨晚江岚不仅安然无恙的走出紫艳谷,还顺手取出蛇蛋。

  “她到底是谁?”子睿自言自语着,希望流云能打探到。

  此时的江岚虽然是赵玲的身份,但好歹也是在萨尔满都国经历过风雨的人,按照年龄推算,她应该也是30多的人,不再是刚入职场,懵懂无知的小女孩,爆发出的气场也是强大。

  江岚细心的照顾着渔歌,这让渔歌很不好意思。

  江岚问渔歌:“你们都有神力,那你的是什么啊?”

  渔歌很不好意思的说:“水涧的人都能御水,不过我……”她尝试将茶杯的水提起来,结果水刚飞出半米,便洒落一地。

  哈哈哈哈,江岚笑了起来,渔歌脸红着,江岚扶摸着渔歌的头发,轻声说:“没事,慢慢练习就好了。我以前也是手无缚鸡之力,跑不动,跳不高,不会骑马舞剑的人,你看,现在不是也会了。”渔歌看着这眼前跟自己一般大的女子,不敢相信,这话会从她嘴里说出,这神情更像大姐姐,温暖,亲切。

  江岚安顿好了渔歌,便回到自己房间,拿出收藏在木匣子里的纸卷,摊在桌上,纸卷上画着萨尔满都国的各式图腾,建筑,人物。原来这都是江岚的记忆,她安安静静的看着,又将其收好放回木匣子,便睡去。

  早上,银龙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禀,禀告……殿下,公主殿下她,她病逝了!”

  赵子睿手上的茶杯掉落在地上,空旷的空间只有杯子摔碎的声音。

  子睿命银龙准备一下,即刻返回赵国。

  躲在一旁的渔歌看到了,赶紧回去通知江岚,江岚得知子睿的母亲病逝,也赶忙准备,渔歌说:“殿下好像没叫我们前往啊!”

  江岚说:“他没说,不代表我们不用去,既然他是皇子,亲生母亲去世,我作为妻子,理应陪同,假如我不去,他在赵国将过的更艰难。好歹我也算是唯一连接他与赵国的纽带。”

  渔歌赶紧一起收拾,江岚留下渔歌,毕竟渔歌伤势未痊愈,独自牵出马厩的马赶了出来。子睿见到已整装待发的江岚,江岚对他笑了一下,便混入队伍中。

  银龙也看见了江岚,准备去拦,子睿说:“罢了,就由着她吧,毕竟她是赵王给我的许配的妻子。此时回赵国还是需要她的。”

  子睿嘱咐银龙盯着龙都的一切,有任何异样赶紧禀报。

  大伙很快赶到密林,依旧下马,步行穿过密林,行李和马匹已经在另一端等待他们了。

  这次全部人员快马加鞭的向赵国都城赶,到达驿站直接换马匹,继续赶路,原来需要5天的时间,这次只花了3天,江岚跟着子睿风尘仆仆的直接前往王宫,宫门口的侍卫拦住他们,等待通报。

  江岚安静的待在旁边,看着子睿面无表情,实则内心焦急的模样,有点心疼。

  等了许久,侍卫让他俩进入。

  赵国皇帝,太子,三皇子,众大臣正在大殿等着他们,其中也有赵玲的父亲。

  两人向皇帝行礼,太子说:“子睿,你未经传召就离开龙都,可知罪。”

  江岚吃了一惊,这是哪门子的家人,亲生母亲去世都不能赶回来,还要等传召?

  子睿低着头说:“臣知罪,但,我想见母亲最后一面,请父皇成全。”

  这是站在一旁的三皇子表情和善的说:“父皇,五弟也是思母心切,还请宽恕五弟吧。”

  接着他转身对子睿说:“五弟,你来晚了,你的母亲已经下葬,安葬在皇陵。你该向父皇谢恩,能安葬在皇陵,是莫大的荣幸。”

  江岚能感觉到子睿的不甘,但他不能表现出来,拜谢父皇及各位兄长。

  此时太子说道:“想必你身旁这位就是新妃吧,尚书大人,您的女儿没想到竟是如此沉鱼落雁。既然他们回来了,不如请父皇宽恕两人,您看五弟迎娶的这,哦,是第三,还是第四位妻子,我们都还没有见过,不如设宴,大家聚聚。”

  皇帝皱了皱眉,说,“也罢,念在龙都公主陪伴朕多年,就以此低过,尚书也许久未见女儿了,不如一起赴宴。”

  江岚与这赵老爷对视了一番,赵老爷答应了。

  子睿与江岚谢过皇帝,便回自己的府内整顿休憩,此时的府内一如既往的冷清,只见流云已在门口等待。

  子睿带着流云进入堂屋内,江岚则独自回到自己屋子,屋内一层灰,一看就是未打扫过的,她去找婢女,找不到人,只好自己动手收拾屋子。

  这时,婢女带着江铃过来了,江铃激动的喊着:“小姐,小姐。”

  原来赵老爷请江岚回府聚聚,江铃见到屋子这么脏,还要小姐自己打扫,便呵斥婢女,婢女不屑的说:“府内本来人手就不够,再说这一去龙都多日,突然回来,自然是来不及打扫了,还请王妃原谅。”

  江岚懒得跟她吵,便对江铃说:“我要跟睿殿下说一声才好。”江岚一改之前在龙都的独断专行,这次有礼貌的去了堂屋,江岚看大门紧闭,便走近了些,里面说话声极小,根本听不清,她干脆当当当大力的敲门,门内说:“谁?何事?”

  江岚也懒得推开门,就在门外喊:“是我,赵老爷请我回府探亲,不知殿下应允?”

  门内说:“准,注意安全。”

  江岚转身便随着江铃来到赵府。

  此时,堂屋内的子睿与流云二人嘀咕着公主病逝及这赵玲的事。

  流云回报,公主在皇宫中,因地位低下,不受皇帝待见,常常被宫人欺负,只是这些都不曾告诉子睿,毕竟是龙都的人,长期生活在人间,难免水土不服,也没有了神力,身体每况愈下,最后郁郁而终。而现任五王妃赵玲,是赵尚书一直养在乡下的女儿,在成婚前5天从乡下接回皇城,其母亲是个刺绣女工,早年死在乡下。

  “嗯,说点我不知道的。”子睿让流云说点更深点的关于赵玲的信息,而不是这些表面大家都知道的。

  流云说:“王妃在乡下有个相好的,是个砍柴的,似乎两人是两情相悦,王妃在回到皇城后不久便投河自尽,大家搜寻了半日,找到王妃的时候,还有一口气,昏睡两日便醒了,但醒来后的模样痴痴傻傻的,大家传言说是失心疯。”

  “哼,这群人,得了失心疯还要往我府上送。哦?你看这王妃像得了失心疯的人吗?”子睿反问流云,继续问到:“那江岚呢?又是谁?她为何自称江岚?”

  流云回答到:“臣,暂未查出。不过王妃确实不太像失心疯。”

  “那赵府可曾命人给子女教授马术?”子睿问。

  “这,据臣观察,赵府除男子会马术,女子均不曾骑马。”流云答道。

  “莫非是乡下有马场?”子睿问。

  “臣去过乡下打探,也到了王妃曾经的住处,那里山路崎岖,不适合马匹奔跑。臣也见到那樵夫,此人其实早已有婚约,而且也曾经告知过王妃,他现在也已成亲。”流云回答到。

  而此时江岚请求回赵府,子睿答应了。

  子睿对流云说:“跟着,密切关注这王妃的一举一动。”

  流云便偷偷跟着江岚回到赵府,躲在屋顶注视着屋内一举一动。

  江铃问:“小姐,你过的可好?这皇子是不是暴戾成性?你有没有被欺负?”

  江岚笑着说:“没事,好着呢,你看,我现在力大如牛,谁敢欺负我。哈哈。”

  江铃还是有些担忧,江岚问:“你在赵府还好么?”江铃哭了出来,原来赵府嫌弃江铃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也不懂察言观色,经常被管事骂,被各房小姐欺负。

  江岚见她可怜,便问:“你可愿意跟我回王府?哦,我这王府可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地方,你也看到了,屋内我还要自己打扫。但至少不会有人欺负你。”

  江铃感激的说愿意。

  江岚拉着江铃的手,笑着说,那行,我去向我那父亲要了你。

  江岚因为赶路,已是风尘仆仆,回来还在打扫房间,完全忘记要换身衣服去赵府。

  门口的小厮拦住江岚,问:是何人。

  江铃气愤的说:“这是小姐,你不认识了吗?”

  小厮摸着脑袋,上下打量这衣着朴素的王妃,说:“小人眼拙,实在没认出来。请,小姐请。”

  赵老爷带人从里屋出来迎接,家眷们看到如此狼狈的江岚,嫌弃的窃窃私语起来。

  赵老爷打趣的说:“王妃风尘仆仆的刚回,你看我真没眼力劲,这个时候叫你回娘家,也该让您休息一下的。”

  江岚说:“父亲您说笑了,您能想着女儿,女儿已经非常开心了。”

  一屋子看似其乐融融的吃着饭,父亲问江岚:“这次在龙都可还好?”

  江岚说:“一切都好。”

  “就没发生点什么事?”赵家小姐追着问。

  “能发生什么事?无非跟这边一样,都是吃喝拉撒的琐事。”江岚笑着说,她看出这一家子哪是关心她呀,各个都是包打听。

  父亲接着说:“这赵子睿可有跟你说起什么?”

  江岚肯定不能让他们知道,这赵子睿跟她总共说不上十句话,他哪会掏心掏肺的跟自己说想法。

  于是江岚搪塞着说:“他担心皇帝陛下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不停的忙,这不,也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失望。”

  “哎,这皇子也是可怜啊!”赵老爷叹气说着:“从小这皇子便是病恹恹的,皇帝众多皇子中,他身体也最差,跑不快,射箭也不准,更别说骑马,好不容易现在才学会,更不会舞枪弄剑了。看来混血还是没有纯种的好,现在让他去管理龙都,也确实够呛啊。”

  大家伙开始同情起这不受宠,武力值还弱的五皇子,再看看江岚,更是叹起了气。

  “啊?”江岚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形容词会是这个赵子睿!

  敢情刚到龙都,自己被刺客刺杀时,谁使着炉火纯青的剑术将刺客打跑。

  看来这个赵子睿秘密还真多。

  江岚偷偷笑了下。

  赵老爷向江岚敬酒,表面是叙叙父女之情,实际还是感谢这个女儿的牺牲,让他在朝堂上得到尚书之位。

  饭毕,赵夫人客套的要江岚留宿,江岚一想,回去还要继续打扫,不如先在这歇会,有吃有喝,明天再走。于是答应了,这反而让赵夫人吃了一惊。

  江铃开心的给江岚准备着房间,江岚对老爷夫人说:“父亲,母亲,我在外面甚是想念家里的美味,但可惜没人会做,女儿手拙,也做不出,想找父亲,母亲讨了江铃这丫头,她自幼与我在一起,也知我的喜好,她若能来,也能以解女儿常年在外的乡愁之苦。”

  赵夫人看了看身边的嬷嬷,便答应了。

  江岚开心的谢过夫人。

  江铃为江岚沐浴更衣,发现江岚脖子上戴着的平安扣,很是稀奇,问:“哇,这平安扣油亮亮的,好似一块羊脂,这么好看的一定是殿下送给您的吧。”

  江岚摸了摸平安扣,笑了笑。

  流云见夫人卧室熄了灯,便回府禀明情况。

  子睿若有所思的说:“她竟然没有拆穿我。有意思。”

  第二日,便是家宴,江岚早早的便从赵府赶回皇子府,就怕因为自己耽误了这皇子,怎料大门口停着一辆气派的马车,江岚盯着瞧了瞧,车上没人,便进了府,怎料刚进前厅,便听到旁边的小别院有动静,她让江铃去房间准备一下带回进宫要用的东西,自己便偷偷溜到别院。

  只见一位桃腮带笑,温柔可人的女子牵起子睿的手,含情脉脉的望着他。女子说:“对不起,我……”话没说完,子睿打断了她的话,说:“对不起,敏婕,我已成婚,怕是辜负你了。”

  结果那女子说:“这已是你的第五任夫人了,每一任都不足一年,让我来终止这可笑的游戏。”

  江岚听了这话,顿感好笑。按照这个小姐姐的说法,自己是过不了一年咯?数数日子,过门也有3月,难道自己气数将尽?真心有点生气。且不说这子睿跟这敏婕的关系,就这盼着她死,她就对这小姐没好印象,他俩莫非是一对?真心是乌龟配王八。江岚心里骂骂咧咧着。

  江岚转身离开,结果被蔷薇花刺到,啊的叫了出来,她发现不对,不能被发现,赶紧溜走。子睿转头看向江岚方向,并未继续理会这位赵敏婕小姐,便请她回去了。

  本来江岚没打算盛装出席,但被那赵敏婕弄的心情很糟,便让江铃一起找最华丽的饰品都带上。

  装饰完的江岚照着镜子,自己就像只花孔雀,天啊,真心被自己蠢哭了,没必要因为别人折磨自己,于是又重新打扮,这次倒也大方得体,她和江铃都很满意,便出了门。

  此时只有流云在大堂,江岚心想,自古都是男子等女人梳妆,这可倒好,全部人等这个大少爷。

  没过多久,子睿出来了,虽然玉树临风,但依旧是深邃略带忧伤的眼神看了一下江岚,便说:“出发。”

  江岚心想,这人是唐僧吗?真是惜字如金!

  两人便乘坐马车前往皇宫。

  说是家宴,其规格也是很高的,只见群臣也携家眷来了,鼓乐齐鸣,灯火辉煌,江岚看着这些虚伪的外表下穿着的华美宴服,很不以为然,觥筹交错间,只听太子说:“父皇,儿臣有一节目献给您。”

  只见舞池中出现一朵金莲,从金莲中走出一仙子,摇曳多姿,江岚定睛一看,是那赵敏婕。她赶紧看了一眼身旁的子睿,果然是冰山一个,面无表情。

  赵敏婕精湛的舞技,引来阵阵掌声。

  皇帝大赞,要赏赵敏婕,赵敏婕看了一眼子睿说:“请皇帝陛下准我婚配自由,倘若我有了意中人,我便请皇帝赐婚。”皇帝笑着看向一旁的吏部侍郎赵大人,说:“你家这丫头也到了及笄之年,看来是有了心上人了啊。哈哈!”

  然后当着群臣面,说:“准了!哈哈。”

  看来皇帝今天是很开心了,江岚看到三皇子的表情似乎有些异样,而子睿依旧是冰块脸。

  整场宴会,江岚压根没觉得跟子睿这个皇子有关系,两人就是背景板。

  三皇子提议,难得大家都在,择日不如撞日,举办一场竞技,王公贵族的年轻人都参加,年轻人的实力也能反映当下国力如何。

  皇帝笑着说:“这主意甚好。”

  三皇子笑着对子睿说:“五弟,你也会参加的吧,我也好久没和你切磋了。”

  子睿出现为难的表情,说:“还请兄长高抬贵手。”

  皇帝有些不悦,对子睿说:“是好男儿,就都用实力说话,不要什么高抬贵手。”

  三皇子笑着说:“是,父皇!”

  江岚看着子睿,心想:“这家伙武力值并不弱,还在这装,真心累,谁让是影帝呢?演技一流!”

  这次竞技分为团队马球和单个的擂台比武。

  可以说,所有的公子哥都不愿意跟子睿一队,最后只能抽签决定。

  江岚在一旁观战,这战况相当惨烈,可以说不仅赵子睿的队伍输的很惨,赵子睿本人甚至摔下了马,引来阵阵嘘声。江岚赶紧跑过去查看情况,手好像骨折了。

  江岚赶紧搀扶其回去,大夫看过后说:“已无大碍,不过伤筋动骨100天,最好能静下来修养。”送走大夫,江岚见旁边无人,便说:“你对自己可真狠,都骨折了!”

  子睿看着江岚笑着说:“你看出什么了?”

  江岚对子睿快没脾气了,说:“你这是故意受伤,这样就不必上擂台比武啦。而且你为了不引起皇帝对龙都的不必要纷争,自己隐藏实力咯,甚至连自己的恋人都要舍弃,你真的是牺牲大了。”

  子睿看着江岚,说:“没想到你还能看到这一层。”

  江岚说:“其实我对你的事没兴趣,不过在龙都似乎有很多人要杀我,估计这就是你前4位夫人暴毙或疯掉的原因吧。”江岚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子睿说:“那你怎么想的呢?和离?”

  江岚说:“是成全了你那赵敏婕吗?”

  子睿笑着说:“吃醋了?”

  江岚说:“假如真是,那我便成全你,不过,我感觉你这个王妃不太好当,别怪我乌鸦嘴,说不定换个人一样活不过一年。”

  子睿笑的更放肆了说:“难道你有信心活过1年?”

  江岚第一次见这冰块脸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坦言:“其实在小龙寨时,那个都独长老就想置我于死地,说什么紫艳谷有解药,其实什么都没有。”

  子睿严肃起来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不过你是怎么离开紫艳谷的?”

  原来子睿也会道歉的,江岚被这块冰块彻底颠覆了,说:“紫艳谷没他们说的那么恐怖,就是萤火虫会蜇人,躲过去就行了。”

  子睿接着问:“你是赵玲还是江岚?”

  江岚一惊,回答道:“既是赵玲,又是江岚。我喜欢江岚这个名字,仅此而已。”

  子睿知道江岚有秘密而且有意回避,便不再过问。

  三皇子带着一些慰问品来看子睿,江岚站在一旁看着。

  这三皇子明面是嘘寒问暖,实际是勘察虚实,一见子睿骨头都断了,便放心的离开了。

  江岚叹气的说道:“哎,世态炎凉啊!”

  子睿看了看江岚,笑了笑。

  由于子睿受伤,江岚这些日子都在旁边照顾,府中的婢女明显对江岚友好很多。

  这几些天的朝夕相对,子睿与江岚发现两人之间总能通过一些微小的动作,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两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皇帝下令,待子睿伤势无碍于行动时,即刻返回龙都。

  子睿问江岚:“再回龙都,你怕吗?”

  江岚说:“怕,,要不和离吧,把机会让给那赵敏婕,如何?”

  子睿似乎不太喜欢开这种玩笑,便不再理江岚。

  江岚也没趣的说:“我去街上逛逛,买点东西,看能不能带到龙都去。”

  子睿便让江岚带着江铃一起去。

  等江岚出了门,子睿唤流云跟随去保护。

  江岚好久都没逛街了,看什么都新鲜,胭脂水粉,珠串首饰,她寻思着要给渔歌带点小礼物,权当伴手礼了。

  江铃带着江岚来到一个首饰铺子,铺子口停着俩马车,江岚觉得眼熟,正准备进铺子,结果见到一女子从铺子里急急忙忙冲出来,身后紧跟着一男子,江岚发现是三皇子,她赶紧拉着江铃躲到一边,女子很快上了车,江岚认出这是赵敏婕,而三皇子看着赵敏婕上车,且马车走远了,于是对跟身后的店铺老板说:“刚才那位小姐看上的全部都包起来送到吏部侍郎赵大人府中。”

  江岚目睹这一幕,敢情这是三角恋啊!她愉快的当着吃瓜群众。

  江岚二人在路上有说有笑,手上拿着刚买的发簪,原来江岚送江铃和渔歌一人一只莲花簪。这时听到有马鸣叫,原来是熊狮国的商人在赵国卖马。

  江岚凑近了看到一匹黑马,眉心有块闪电标记,她就像被电击中,呆在原地不动弹,而那匹黑马则不停的跺着马蹄,声音低沉的哼哼着。

  缓过神的江岚慢慢的走向黑马,将手伸了出来,商人赶紧制止江岚说:“当心,这马野的很,不过姑娘好眼力,这匹可是千载难逢的追风逐日,你看这马蹄跺跺有力,这眼是囧囧有神啊。”

  江岚轻声唤出:“阿……斯……兰。”黑马安静下来,将头伸向江岚,江岚抚摸着马头。

  商人赶紧说:“看来姑娘与这马有缘,要不买了去?”

  江铃问价钱,商人开出1锭金。

  江铃大呼,太贵了,这一锭金都可以买一间不错的庭院了,更是一个普通农户一辈子的收入。

  江岚问江铃身上有多少钱,两人与商人讨价还价着,江岚将身上钱财,首饰一并给了商人,换了这匹马。

  江铃不解,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要一匹马。

  子睿得知江岚花了所有的钱就买一匹马,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女人了。

  江岚自从带着马回来,整个人都变了,又变回沉默寡言的“失心疯”,整日与马在一起,婢女们见到江岚在马厩跟马说话,更是觉得这新夫人脑子有问题。

  而江岚整日与马匹在一起,回忆着以前策马奔腾的日子,果然马是世上最有灵性的动物,虽然这马不能说话,却能明白江岚说的话。

  五皇子妃整日待在马厩与马在一起的流言已经传的满城都是。

  赵子睿来到马厩,看见江岚跟马有说有笑,驻足听见别人的故事竟如此详尽的从这小女孩口中说出,便转身离开。

  赵子睿唤人叫来江岚,对江岚说:“你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吗?”

  江岚才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开心就好。

  子睿冷峻的说:“收拾一下,即刻前往龙都。”

  江岚将江铃留在赵国,毕竟龙都还是凶险,为了安全起见,她留下会更安全。

  江岚并没有坐上准备的马车,而是骑上阿斯兰,子睿与江岚原本看似缓和的关系,现在又到了冰点。

  一行人来到密林,江岚不舍得独自留着阿斯兰在林外,子睿告诉江岚,入林后果自负。

  江岚依旧不顾阻拦,执意牵着马入林。

  江岚虽不是第一次走密林,但似乎每一次走的路都不一样,泥泞,潮湿,还有沼泽,里面的空气让人窒息。江岚牵着马觉得步子越来越重,身后的阿斯兰似乎已经快走不动了,她使力拉着,只见阿斯兰倒下了,江岚大呼求救,子睿屈身查看马匹状况说:“我已经提醒过你,后果自负,你不要以为谁都能过这密林,这是龙都与外界的屏障,它会化解这些生灵的活力。”

  “那为什么我们没事?”江岚问

  “因为我们已经提前服下汤药,之前给你服下的水,是龙都圣池之水,可保命,但不能长时间呆在这里。”子睿说。

  “那赶紧给它服下呀。”江岚着急着说。

  “没用的,这水对马没用。”子睿说着。

  江岚着急的摸着胸口的平安扣祈祷着,只见平安扣发热了一下,但瞬间又灭了。

  江岚摸着倒下的阿斯兰,哭了,眼泪滴落在马上,只见马身周身泛着白光,子睿等人也是惊呆了。

  一阵光芒消失后,马变成一具浑身赤裸泛白的眉心一道闪电标记的黑发男子,子睿赶紧取下披风给他盖上,查看有呼吸,便叫人将其扶着,走出了密林。

  银龙在路口等着大家,发现多了一个家伙,赶紧将其扶上马车,江岚也跟上。

  回到龙都府邸,江岚找渔歌赶紧来帮忙,子睿,流云在一旁看着。

  阿斯兰醒了过来,江岚看着他,喊着:“阿斯兰,阿斯兰!”

  男子眼泛泪光嘴巴哼哼的冒出:“是。”

  子睿望着流云说:“有趣!”

  流云依旧冷面。

  银龙见江岚一直在房间照顾这男子,便对子睿说:“这,整日与男子在一起?是不是不妥?”

  子睿说:“在赵国便在一起了,不必管它,不过是匹马。”

  银龙大呼:“马?不可思议。”

  原来阿斯兰是第一次化身人形,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江岚和渔歌一起教他。

  没过几天,阿斯兰便能自如行走,只是说话还需要锻炼。

  渔歌一直不敢相信,这居然会是一匹马!

  江岚笑着说自己也不敢相信,但这里是龙都,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是吗?

  银龙乘江岚他们不在,偷偷溜到阿斯兰房间,质问:“你是马?如实招来,是谁派你潜入我龙都的?”

  阿斯兰也不是个好脾气的,根本不理会银龙。

  银龙生气的说:“你不要以为能骗过我们皇子妃,我们可不会被你骗。”

  阿斯兰不屑的说:“切,谁有心情去诓骗你们?”

  银龙见到自己问不出什么,便离开了。

  江岚从房间取出自己心爱的小木匣,准备跟阿斯兰分享萨尔满都时的光景,撞见子睿独自喝着闷酒。此时的子睿的骨折的手臂似乎已经痊愈了。不可思议,好的那么快,要是在自己的世界,这样的断骨,一定是打钢钉,取钢钉,历时至少1年。

  江岚好心提醒说:“你是受伤的人,喝酒会伤身。”

  子睿瞟了眼江岚说:“哟,有时间关心你夫君啦?”

  江岚说:“懒得理你。”

  子睿让江岚留下陪酒,江岚不悦,迅速的离开,去找阿斯兰。

  此时的阿斯兰已经能流利的说出话来。

  阿斯兰跪在地上说:“没想到还能见到您,我的主人,弥尔神保佑。”

  渔歌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

  阿斯兰继续说:“您怎么又变成这副模样?”

  “一言难尽!”江岚说。

  江岚问:“你怎么认出是我的?”

  阿斯兰说:“我是您最忠诚的侍从,从您出现的时候,我便感受到您的气息,一开始我觉得这女子为什么会有主人的气息,直到听到您唤我的名字,我便知道是您了。”

  江岚继续问:“你怎么到这里来的?萨尔满都呢?”

  阿斯兰说:“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吉尔很久都没有喂我了,我准备自己出去,结果没走两步突然摔了一跤,头撞护栏上,晕了,当醒来的时候,发现那商人围在我旁边,就这样被带走了。后来就遇到您了!”

  阿斯兰说:“没想到,我原本已经老却的身体,在这里,又变年轻了,而且现在竟然能变成人形。太不可思议了。”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

  渔歌完全听不明白,只知道这原本是江岚的马,后来失而复得,阴差阳错变成了人。

  江岚想:“阿斯兰竟然也穿越到这里,会不会其他人也有可能呢?”她的希望再次燃起。

  江岚带着痊愈的阿斯兰找到子睿,希望能让阿斯兰留在府邸,帮助银龙。银龙不同意这来路不明的家伙,子睿倒是同意了,说:“你要做的事,何时询问过我的意见?现在这样,反倒有些不像你了。”

  江岚懒得跟子睿打嘴巴官司。

  殿外传来消息,龙宫太子殿下携龙族三公主不日将来拜访。

  子睿吩咐大家准备宴客,嘱咐江岚好好打扮一番。

  龙宫太子及三公主驾到,他们对子睿及江岚行礼,并说:“表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子睿算半个龙族,现在的龙王是子睿母亲的弟弟。

  子睿招呼着,问起来意,太子表示,就是叙旧,顺便看望一下新夫人。江岚发现这三公主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友好。

  这顿饭吃下来很不自在,终于送走龙宫的人,江岚大呼这比骑马还要累,便要渔歌准备沐浴,她要好好泡个澡,休息休息。

  龙都府邸的浴池嵌入山石中,水来自山中的溪泉,但浴池中有一个会发热的晶石,浴池的水能保持常温。这晶石便是赵国皇帝一直命人开采的。

  江岚支走渔歌,独自一人在浴池。

  只见一阵风将所有烛台的灯都吹灭了,江岚警觉起来。

  莫非又来刺杀?

  果然出现一个身影,下手极狠,几乎刀刀致命,但都被江岚躲过去了,江岚跳进浴池,那黑衣人纵身一跳,手中的剑即将刺向江岚,只见子睿带着剑赶来,再次出手救了江岚。

  子睿大呼:“快追,务必抓住。”

  流云如黑风般飞了出去。

  子睿拉起江岚,发现江岚身上多处刀伤,便又将江岚丢入水中。

  江岚被这连续的操作吓一跳,她正想喊出声。只见子睿双手出现银蓝色的焰火击中浴池中的晶石,晶石四周开始不断有泡泡涌现。

  江岚想出来,子睿大喊说:“不要动,待在里面。”

  江岚不敢动。

  江岚发现自己被剑割伤的地方在慢慢的愈合,她赶紧问:“这是你的法术?”

  子睿说:“不,是晶石,我只是驱动了一下它,晶石是我们龙都的圣物。只可惜……”

  江岚见伤口都好了,想从浴池出来,但子睿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说:“今夜那刺客应该不会再来了,谢谢殿下,您可以去休息了!”

  谁知子睿脱下外衣,进入浴池,江岚见状想赶紧跑掉,可还是被子睿一把拉在怀里。

  子睿说:“你真的是个奇怪的女人,遇到这样的刺杀都能如此淡定。你到底是谁?”

  这么久了,江岚也不想再隐瞒,便将自己情况跟子睿全盘脱出。

  江岚说:“你若相信,那我便是,若不信,我便是得了失心疯。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子睿对江岚突然爆出的这件事,震惊到,他曾经做过无数次假设,但却没想到竟然是灵魂穿越。

  子睿放开江岚,正当江岚准备走出浴池,脚下一滑,子睿赶紧扶住,江岚就倒在了子睿怀里。

  子睿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停顿了片刻后,放开江岚,江岚披上浴巾匆忙的跑回房间。

  平静的日子是短暂的,龙都收到赵国的加急快报,熊狮国扰赵国边境,请赵子睿速运晶石回赵国。

  又是晶石,子睿虽有不悦,但为了能让龙都免受战乱,还是装了一车晶石,护送其去赵国,但这次并没有叫江岚一起,他命令流云在龙都守护江岚安全。

  子睿出发已一月有余,这1个月,流云时刻守护这江岚,阿斯兰嘀咕着,如果自己也会武功,也能保护主人,于是他整日在院子里操练。

  江岚觉得奇怪,为什么子睿会去那么久,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结果一封信被送到江岚面前,子睿,被派往熊狮国了。

  原来本是太子前去平定战乱,但不幸中了埋伏,太子被射杀。

  赵国皇帝下令即刻召集大军攻打熊狮国,可队伍都还没出发,皇帝便气急攻心,中风了,现在朝政全由三皇子住持,三皇子声称熊狮国是赵国的盟友,一定是有误会,主张议和,派子睿去议和。

  江岚看着这消息,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个从小到大都不受待见的皇子,怎么会突然要被派去议和,太子都能被暗杀,这五皇子莫非是去当炮灰的?

  于是,她叫来银龙,流云,说自己要去找子睿,假如子睿被杀,估计自己小命都难保,所以她一定要去。流云追随江岚,而银龙则留在龙都。

  阿斯兰也希望能一同前往,江岚担心他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穿过密林,但阿斯兰坚持,江岚只好带他一同前往,阿斯兰在穿越密林时,身体巨疼,快要穿过密林时,重新变成黑色骏马,原来阿斯兰离开龙都便会变成普通的马。

  江岚骑上阿斯兰,流云跟在后面向熊狮国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