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乱魂传》——故人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2182 2021.06.30 17:47

  熊狮国位于赵国西北面,崇拜的是凶猛无比的熊,其着装也很有那味,浑身都是皮草。龙都位于赵国东南面,这次路程较远,原本阿斯兰一日千里的脚力,在这样的狂奔中,也累倒了。

  流云给江岚找了一间客栈休息,江岚问:此为何地?赵国?

  流云说:“这里是无穷山林的地界,位于赵国的西面。往北就能赶到熊狮国了。大概还需要5天。”

  江岚说:“我们已经走了3天,还有5天?不知道子睿那边能不能撑住?”

  流云说:“不知道。”

  江岚看着流云冰块脸,不再说什么。

  阿斯兰吃了一大堆草料后,睡了整整一晚上,早上又生龙活虎,江岚继续前进。

  店家见他们要北上,便提醒:“客官,最近无穷山林不太平,建议北上绕赵国北上吧。”

  江岚问:“无穷山林怎么了?”

  店家说:“原本温和的林主,最近性情大变,好多人进了无穷山林,都有去无返。”

  江岚看了看这翠绿的山林,但如果绕赵国,路上又需要多出5日,赵子睿可能更危险。

  江岚决定直接穿过这无穷山林,直达熊狮国。

  无穷山林漫山的林子,宽畅的马路并不多,一户人家都看不见,他们跑跑,走走,两人一路上,直接打野味,夜宿山林。

  晚上。有动静,流云将江岚推醒,林中树梢上有飞鸟经过摩擦树叶的声音,听这声音,感觉这鸟体积不小。

  流云从火堆中抽出一根火把,四处照亮,只见黑影,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江岚说,既然都没法睡了,不如缓慢向前,不能耽误行程。

  流云没想到江岚胆子也大,便又支了个火把给江岚。

  两人牵马警惕着向前,走了一夜,天蒙蒙亮时,突然一群土著服饰,头上还插着鸟毛的人,手持长矛拦住他们,将他们带到一个圆形的石头堆中,只见石堆中满是尸骸,有些都成了白骨,有些则面目全非的流着鲜血,空气中充满着血腥刺鼻的气味。

  流云说:“不好,这里是巨食鸟的餐盘。”

  “什么巨食鸟?拜托说清楚点。”江岚拿起手中的佩剑,时刻准备着应战。

  “巨食鸟是无穷山林的神鸟,以吸食新鲜血液为主食,任何猛兽逃不脱它的爪牙。”流云说。

  忽然几只大雕飞了过来,落在石堆边缘,江岚指着雕说:“是这个?”

  流云说:“这是雕,不是巨食鸟。”

  接着又是几只秃鹰,老鹰,乌鸦,江岚说:“他们要干嘛?集体吃了我们?”

  只见一个土著衣服的人,拿着类似拨浪鼓的玩意,边念叨边挥舞,看来这是祭祀啊,就像我们吃饭前先拍个照的仪式感。

  江岚摸了摸自己的平安扣,虽没见到这玩意在这里发挥了什么作用,但还是期望能度过难关。

  只见一只大鸟飞过,双翅庞大到能遮天蔽日,感觉这鸟爪就能将他们的骨头捏碎。

  江岚挡着流云说:“你功夫好,乘机逃,去救子睿,不要管我,子睿要紧。他的生死关系到整个龙都。”

  流云见眼前女子毫不畏惧,心生敬佩。

  大鸟俯身冲下来,江岚举起佩剑,那一刹那,紧张的闭上眼睛,只听身旁呼呼声,大鸟立在石堆上,对天就是一阵鸣叫,声响震天动地,回音在山间缭绕,所有穿着土著服饰的人都跑了,巨食鸟再次鸣叫,身旁的大雕将流云抓住飞了起来,江岚见状,大喊:“放下他,要抓就冲我来。”

  巨食鸟挥动了两下翅膀,大雕将流云丢下,流云狠狠的摔到一堆骸骨上,昏迷不醒。

  江岚见流云还有气,便回头独自面对巨食鸟。

  巨食鸟开口说话了:“没想到我还能见到您。主人!”

  江岚见过蓝眼大蛇,便不惧怕这会说话的大鸟,不过让江岚很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些珍奇怪兽全叫她主人,她要问出个缘由才是。

  巨食鸟说:“主人虽然您的容貌发生了变化,但我依旧能感觉到你的气息,您现在似乎很虚弱啊。”巨食鸟从腹部啄下一根绒毛递给江岚,说:“您将此物收好,我曾说,假如再次遇到您,便将这给您。”

  江岚向巨食鸟打听自己的身份,巨食鸟说:你原来是个灵力极强的圣女,四处游历,具体从何而来,最后去哪我都不知道。

  江岚请巨食鸟帮帮流云,巨食鸟说:“找无穷山林的林主,她有药,假如需要我帮助,您可以握住这绒毛默念,我便会出现。”随即巨食鸟载着江岚和流云飞到无穷山林的宫殿。

  这宫殿建在山林中,参天大树直穿房屋,林主见巨食鸟飞来,赶忙来迎接。

  原来巨食鸟只对江岚说话,其他人在时,都只鸣叫。

  江岚赶紧求林主帮忙救救流云,林主见江岚竟然能驾驭巨食鸟,答应了江岚,她命人带流云到休息室,而她单独跟江岚聊了起来。

  林主是个非常有气质,似乎有50了,但风韵犹存的女子,对江岚也很客气,说:“你既然能驾驭巨食鸟,那便是我无穷山林之人,我已年迈,是天神将你赐予我,我希望你能留在无穷山林,接替我的位置做林主。”

  江岚婉言拒绝了好意,表示自己要去救自己的夫君,自己是赵国五皇子的妃子。

  林主感慨到,:“这五皇子可是龙都的那位?龙都,你跟龙都扯上关系,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江岚询问:“为什么现在边界上的人说这无穷山林不太平?为什么我们一来就要抓我们去石堆?”

  林主难过的说:“赵国之前派使者来求联盟,他们已经够强大了,还妄想凌驾在我们所有人之上,我拒绝了。结果赵国多次派人来暗杀我国的将领,甚至连我最亲爱的女儿无故失踪,到现在,一直都找不到她。我们无穷山林本就与世无争,赵国简直欺人太甚。”林主谈到自己的女儿哭了。

  江岚同情这林主。

  无穷山林进行全封闭,所有外来者都得死,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人。

  江岚问:“那你们想过攻打赵国吗?”

  林主说:“我们不过有些小法术,控制鸟禽,但具体作战,太为难我们了。而且赵国有晶石作为武器,我们根本打不过。”

  江岚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林主。

  经过一日的休息,流云已经痊愈,江岚便向林主告别,他们还需要赶往熊狮国支援赵子睿。

  林主说:“赵子睿,龙宫公主之子,想必没有那么容易出事。我本无意帮助跟赵国有关的人,但我还是送你们一程吧。江岚,倘若你想回来,我们随时欢迎你。记住,巨食鸟不是谁都能驾驭的,你拥有强大的灵力,善用之。”

  随即唤人准备。

  江岚说:“假如在赵国,我看到您的女儿,一定会设法将其救出的。”

  林主会心一笑。

  没想到林主准备的是只飞船,4只巨型大雕,托着藤编的篮网,将江岚、流云还有2匹马运往北部边界。在天上的江岚,看着下面郁郁葱葱的山林,心里不禁感叹着,这群无辜的人,明明生活在这山林中,过着闲鱼野鹤的生活,却因为别人的野心与欲望被卷入这争端中。

  果然飞还是比路上跑的快,仅大半天的时间,他们便翻过无数山头,看到远处满是石头的山,完全看不见绿植。流云说:“那边便是熊狮国的国境了。”

  大雕将他们放在山中一处洼地中,江岚与大雕道谢并再见,大雕飞走后,江岚继续赶路。

  赶到边境的小镇,这个镇子位于三国交汇处,实际属于赵国,但却看不见赵国的官兵,很是奇怪,她向街边的市民打听,原来三皇子主张议和后,熊狮国便撤兵,赵国也撤了兵,赵国派出了议和团进入了熊狮国已经数日,没听说议和出事的。

  “看来子睿还在熊狮国的都城内,暂时还活着,我们快走。”江岚跟流云说着。便驾马前往熊狮国的都城。

  江岚在路上看见一小男孩躺在地上,她赶紧停下,下马查看,还有气,她将水给小孩喝,这时远处一位妇人看见了,喊着:“不要碰他,他是被诅咒的人。你会被诅咒的。”

  江岚定睛一看,这男孩,双眼发黑,手心,脚心全是乌黑。

  妇人说:“这是诅咒,诅咒!”

  江岚不好放任这小孩独自在路上,便对流云说:“你先去,我留下照顾这孩子,我会尽快赶来,你功夫高,能帮助子睿,得知他现在还活着,我也放心些。你快去吧。”

  流云只好先行赶往都城。

  流云只身一人比较方便避开各路侍卫,赶到了熊狮国都城的皇宫,此皇宫由花岗岩建成,随处都是花岗岩建成的高耸的尖塔,需要找到赵子睿的具体位置,花了点时间,他尾随着侍从,来到其中一个尖塔中,原来赵子睿被关押在牢房中,但看情况,对方并没有为难他,仅是限制了自由。

  流云打晕侍卫,准备破门带子睿走,子睿惊讶流云怎么会在此处,他应该保护江岚才是。

  流云表明是江岚的命令,并且江岚也来了。流云详细的告诉了子睿他们一路上的经历和遭遇。

  “当得知子睿殿下您还活着,她便放慢脚步,救下路边的小孩……”流云说着。

  子睿对流云说:“这是三皇子的阴谋,本来我早该被秘密处死,但熊狮国却打着自己的算盘,便将我藏于此处。你快走,去找江岚,我暂时无碍,她此时在熊狮国内,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

  江岚因为救这男孩,村民将他俩赶到一个偏僻的农庄,里面全是得病的人,有的人身上都已经乌黑,满地污秽,恶臭难忍。

  江岚捏住鼻子,这哪是人待的地方,简直就是让这些人等死。

  流云返回找江岚的时候,没找到,这个情况下,流云决定再次回到子睿旁边,静静的保护着,子睿得知江岚不见了,担心起来。其实将江岚留在龙都,依然未必安全,刺杀行动依旧会针对她而来,天下之大,竟然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他重锤身旁的石壁。

  农庄内,

  江岚赶紧拿起工具打扫起来,不远处一位大婶过来,她见大婶没事,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大婶说自己的丈夫在这里,家里的孩子参军战死,丈夫是唯一的亲人,便留在这里照顾。大婶让江岚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每天都会有新的人送进了,老的人会全身乌黑后七窍流血死掉后被拖出去焚烧掩埋。

  江岚看了看身边的小孩,又看了看大家,不行,不能放任不管,便继续打扫起来,她请大婶帮忙烧开水,大婶很纳闷,烧开水?要做饭吗?

  江岚说:“给他们喝啊?”

  大婶说:“他们自小就直接饮用这泉水,没有喝热水的习惯的。”

  江岚说:“在我家乡,生病要多喝热水。”

  江岚坚持烧水,大婶看了看,半信半疑的拾来柴火,烧起了水。

  水沸腾了,江岚让水烧开个3分钟再取水,她记得专家总是宣传,刚烧开的水,需要沸腾一下,那么这个水就可以喝了。

  她将水分给病人喝,有的病人不喝,甚至说这是亵渎祖先,祖祖辈辈都直接饮用来这来自上天的馈赠,加热就是亵渎。

  她不好辩解,便照顾起身旁的男孩,男孩一口一口的喝着。

  忙乎半天,天色渐黑,她倒在男孩身旁累的睡着了。

  睡着睡着,浑身痒,她发现睡的垫布下的稻草已经生虫,最怕这些虫子的江岚,实在没法继续睡,起身去取水,准备好好用开水烫烫这些垫布。

  天蒙蒙亮,大家发现院子里已经晒满了垫布。

  她希望大家能挪到太阳下晒晒,她能将垫着的稻草拿到太阳下晒晒,虽为西北方的熊狮国,太阳依旧强烈,很快稻草被晒的热乎乎的,她将稻草抖抖,甩甩,希望能打掉里面的虫子。

  农庄的人,有些能动的,也开始帮助江岚,江岚开心的说:“谢谢大家。”

  大婶给大家煮着最简单的粥,但这粥吃起来真香。

  一整天,江岚都给小男孩喂食的烧开的热水,给孩子睡上了洗晒过的垫布,晚上江岚睡的特别踏实。

  早上,江岚依旧准备着热水,正要给小孩喝时,发现小孩的手心脚心的黑色已经褪去。她开心的欢呼起来。

  欢喜声引来了周围的人,大家看到小孩奇迹般的好转,纷纷围住了江岚,不停的磕头,口中念叨着:“神明保佑,神使驾到,帮助我们驱除了诅咒啊!”

  于是大家疯抢起这不起眼的热水。

  江岚自知没做什么事情,便跟大婶打听,到底这诅咒是怎么回事?

  大婶说也就是1个月前出现的,具体原因不知道,但那时候正好是边境这边出现战乱的时候,也许是神明的惩罚。

  江岚不相信天灾,更相信是人为。

  她继续照顾着大家,好转的人也越来越多,更多的人加入她的行列,整理着农庄。

  收运尸体的卫兵,近日都没收到尸体,而且人们也在好转,便将情况报告给了边境都尉。

  都尉带着人赶来查看,发现原本脏乱差的农庄,此时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色,大家在里面欢声笑语。

  小孩已接近痊愈,在院子里与江岚奔跑嬉闹着。

  卫兵指着江岚说:“就是那女的。”

  都尉下令:“将她给我带来。”

  大婶有点担心,周围的人围住江岚,对都尉说:“是神使大人来解除了我们的诅咒。她是救我们的恩人。”

  都尉不屑的说:“哼,是不是神使,都城自有定夺。带走。”

  江岚被带走了,临走时,对大家说:“不用担心,神会照拂大家的。”似乎说这样的话,会更和时宜吧。

  其实都尉并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因为这诅咒也是束手无策,突然见到有人能治好,但又不能失了威仪,才会当众来这么一出戏。

  都尉感谢江岚的帮助,请教着救治的方法。江岚说:“根据观察,大家都是直接饮用了生水,导致毒素沉积,停掉毒素来源,喝了热水后,代谢掉了毒素,自然痊愈。”都尉将信将疑的听着,但为什么有人生病,有人没有得病。

  江岚问水源口的情况,原来大部分生病的人来自东边的水源口,想必是水源被污染了。

  都尉马上命人将几处水源口分别取样查看。

  果然东边的水质泛着很淡很淡的黄绿色,这颜色淡到基本没人会注意,只有拿着这几份水样对比了才看的出来。

  都尉马上下令封掉东边水源。

  江岚准备离开,都尉拦住江岚,说自己已经将此事禀报都城,国王下令,招江岚进宫觐见。

  江岚一听,进宫,马上答应了,这样她就能见到子睿了。

  江岚骑着阿斯兰,跟着都尉,没几天就到了都城。

  江岚被都城王宫的建筑群震撼到,完全就是中世纪古堡嘛,但更震撼,宏伟,尤其是那么多高高的尖塔,少说也有10几层,20层楼高,在这样一个时代,能建这么高,真的是大工程。

  一位金发绿眼的男子在宫门口等着,只听都尉礼貌的说:“二王子殿下竟然亲自前来,臣之荣幸。”

  原来这是熊狮国的二王子,他眯着眼仔细打量着江岚说:“我听说了在边境诅咒一事,就是这女子化解的?不错不错。”

  江岚感觉这目光不怀好意。

  果不其然,江岚到王宫后,见到了国王,太子等人,国王准备嘉奖江岚,问她想要什么。江岚差点就说要见到子睿,但忍住了,这时二王子插话说:“不如让她留在王宫,我想留在王宫,是无数少女心中的梦想。”接着他转身对江岚说:“别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出了你心中所想呀。哈哈”

  太子说:“怕是你看上人家了吧。”

  大家见江岚不说话,便命令侍从将江岚带到客房,不日将举办一场宴席,请江岚准备一下,一起参加,这对一个平民来说是无上光荣了。

  江岚在房间四处观察着,房间在尖塔中,窗外墙壁光滑,根本不可能飞檐走壁爬下去,即使绑着床单下去,似乎床单也不够长。

  这叫她怎么去打探赵子睿的下落。

  这时,熊狮国的九公主带着华服来看江岚,九公主主动与江岚交好,说:“二哥看上你了哦,你可是要做我的嫂子咯。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这些都是我平时不舍得用的,我要好好把你打扮一番,这样二哥一定会感谢我,会给我带更多好吃好玩的东西。”

  江岚没心情管这些,只想打听赵子睿情况,问:“听闻前日,赵国派了议和使者,一直未归。怕不是又要打仗了吧。”

  九公主不耐烦的说:“打不起来的,你不要担心了,还是好好做你的新娘吧。”

  江岚听这话,明白了,赵国同这熊狮国间一定盘算着什么,那么表面的议和使者赵子睿必在风头浪尖中,会成为炮灰。

  江岚不好再打听关于赵国的一切事情,便委婉的说自己疲惫,明日再聊。

  公主无趣的离开了。而这公主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来到关押子睿的牢房,说:“你考虑清楚了么?答应,你便能马上离开这里哦。”

  子睿说:“公主,相信您也早知道我早已娶妻,为什么要为难我?”

  公主说:“我二哥近日运气好,捡了个老婆,他肯定不久就会成婚,如果此时我再婚配,父王一高兴,就帮你把赵国灭了,多好。你那夫人据说是赵国人吧,你受尽赵国压迫之苦,我帮你除了这夫人可好?这样再无赵人牵制你了。”

  “不要伤及无辜。”子睿说。

  原来赵国三皇子不仅觊觎皇位,同时要统管龙都,再加上赵敏婕心系赵子睿,对三皇子无意,更是加深了要除掉子睿的想法,这次边境之乱不过是三皇子与熊狮国的一场交易,假意动乱除去赵国太子,囚禁赵国皇帝,只要熊狮国砍下赵子睿的头,献给赵国,便可将一切嫁祸给子睿。赵子睿是谋反的主谋,以晶石为条件勾结熊狮国,干掉太子,但熊狮国良心发现,手刃叛贼以示诚意,结果熊狮国真的觊觎晶石,留下赵子睿,希望私下与其结盟,赶巧这九公主看上了赵子睿,便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你最好能答应我说的事,不然我马上就去干掉你那夫人。”九公主傲气的说。

  子睿不出声,心中默念:“王宫凶险,江岚,你不要来!”

  九公主继续说:“不日的宴席,我要带你参加,希望你不要再敬酒不吃吃罚酒。”便转身离开。

  这个不日举办的宴席,原来就是第二天。

  九公主早早就来到江岚房间,给江岚打扮,其白皙的皮肤,在几乎都是黑皮肤的熊狮国中,格外抢眼。

  江岚穿着熊狮国的传统服饰,露出纤细的腰。对比传统的赵国服饰,这服饰可谓相当暴露了,江岚很不习惯。

  九公主带着江岚,走进宴会厅,二王子看直了眼,大家纷纷赞许这美丽的姑娘,但江岚一眼就看见坐在席位上的赵子睿,两人对视着,欲言又止。

  江岚被安排坐在二王子旁边,子睿就坐在对面。

  熊狮国王毫不掩饰的说以后与龙都结盟,让龙都自由,不再受赵国牵制,并指着江岚说:“神使保佑啊,在这关键时刻还送给我们这么一个大礼,现在边境对整个王室支持率都有增加。”

  九公主柔媚的说:“是呀,二哥运气好,找到这么好的嫂子,还能提升国家的士气。”

  二王子起先将手搭在江岚肩膀上,后来慢慢滑了下来,让江岚很不舒服,叫了一声突然站了起来。

  子睿也站了起来。

  在场的人吓一跳,子睿连忙将江岚拉到自己身后,悄悄对江岚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你的。”

  江岚说:“是我自愿的。你没事就好。”

  子睿笑了一下说:“现在有没有事可不好说了!”

  国王惊讶的站了起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二王子大喊:“大胆!”

  子睿义正言辞的说:“此人正是我的结发妻子,请二王子尊重一下。”

  九公主眼神变了,但很快的反应说:“误会误会,尊夫人也是我国的恩人,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来人,给夫人看座。”

  国王瞅了一眼二王子,二王子虽心有不甘,但与龙都联盟更是大事。

  子睿说:“联盟之事,我会考虑了。但容许我能带夫人先回龙都。我愿用人头担保,不再为赵国输送晶石。”

  国王等了这么久,没想到这么一闹终于等到了子睿的回复,满意的说,“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大家举杯庆祝。

  谈妥第二天便送两人回龙都。

  当天晚上,子睿与江岚回到房间后,子睿深情的将江岚拥入怀中,轻柔的说:“你怎么会来,不是让你好好呆在龙都么?这一路,你辛苦了,辛苦了,谢谢你。”

  江岚轻轻拍着这个大孩子,说:“我明白你的隐忍,你的责任,我,我只是想来分担,但好像我又办砸了。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

  子睿不顾一切的拥吻起江岚,这吻的感觉是那么熟悉,江岚来不及思考,此时脑袋里只有子睿。而子睿的心里想的是:“不管你到底是谁,不管你过去是怎样的,我要的就是现在的你。”

  流云敲门打破了这浓情蜜意,两人整理了一下情绪,毕竟周围险恶,子睿让流云速去赵国打探现在皇宫是什么情况,将情报送到龙都,他们即将于明日启程返回龙都,不回赵国了。

  流云见到两人终于在一起了,笑了一下。这是流云第一次笑。

  江岚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家都笑了,未来等待他们的更是不可估量的凶险。

  第二天早上,九公主来邀请江岚,乘她还没离开熊狮国,想带她看这熊狮国的美景,江岚见九公主诚意满满,便答应了。子睿拦住九公主,九公主说:“放心,我之前是说笑的,她可是很受民众崇拜的神使哦。”

  子睿嘱咐说:“尽早回来,我们马上要出发了。”

  九公主带着江岚来到王宫最高的尖塔上,这里真的很高,风很大,但能看的特别远。

  九公主说:“江岚,你看我们熊狮国美么?你看远远的山似乎没什么树吧,其实那是矿山,我们有丰富的矿石,你看下面,一样有同无穷山林般的郁郁葱葱的树林,一样有奇珍异兽,你看,你看。”

  只见九公主将几只兔子从阳台扔了下去,下面的树枝凌乱的动了会儿。

  九公主指着下面,江岚低头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下去,突然江岚被推了下去,在江岚掉落的时候,看见九公主笑着说:“我从不食言,哈哈,你别怪我,怪只能怪你是子睿的妻子。哈哈,哈哈。”

  江岚从高塔摔了下来,尽管塔下茂密的树林托了几下江岚,但江岚依旧重重的摔在塔下的基石上,她睁着眼,侧着头抽搐着,咕嘟咕嘟的嘴里吐着血。

  只见几只豹子围了过来。

  九公主整理了一下情绪,突然边喊边跑:“快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九公主跑到子睿面前一把抓住子睿痛哭:“江岚,江岚她掉下去了。是我,是我没有拉住她。”

  子睿快速的赶到塔下查看,其实士兵早已经搜查过一遍,除了一滩血迹及衣服的碎片,其他一无所获。

  子睿趴在江岚摔下的那块基石上,摸着上面还新鲜的血液,眼泪浸湿了眼眶。

  九公主满脸伤心,不断的自责,她只是想带江岚看着最美的风景,没想到失足掉落下来。

  面对突然发生的事件,国王下令加派人手寻找江岚的尸体,并安抚子睿在熊狮国多待几日。

  江岚从数十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后,守在下面的几只豹子舔食着鲜血,没多会便转身离开。

  剩一口气的江岚只觉自己被一个大块头抱起,温暖,舒服,她沉沉的睡了去。

  不知睡了多久,她的嘴边有水,咕嘟咕嘟的喝了点,呛到了,猛地醒了过来,只见自己躺在一口泉水旁边,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树叶太密,几乎见不到太阳,往树林深处看,几只绿眼盯着她,不好,是狼?是老虎?江岚缓缓的挪动着浑身伤痕的身体。

  一个巨大的身影出来,她认出是那个抱起自己的人,不,确切的是一只巨型大黑熊。它的身旁有豹子,狼。

  江岚反而不那么怕了,自己这样都没被攻击,而且自己并不在塔下,想必是这黑熊救了自己。

  黑熊走了过来,给江岚带来了一些果子,鱼还有蜂蜜,豹子更是丢了只兔子在江岚面前。

  江岚傻笑着,这是让她吃吗?这鱼,兔子都是生的,怎么吃啊?

  江岚主动说:“黑熊大哥,是你救了我吧,谢谢你!”

  果然黑熊会说话:“主人,没想到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见面。”

  原来这泉水并不是普通的泉水,有滋润万物,提供生命力的能力。江岚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外伤内伤,都很重,需要在这泉水处休养,故而黑熊将她带来此处。

  江岚想要生火,但这林子太密了,找不到干燥的柴火,四处潮湿阴冷。她打着哆嗦,黑熊趴在她身旁,示意让她趴在自己身上。果然还是这软垫舒服。

  江岚向黑熊打听自己的过去,黑熊也表示不清楚,只是感受到江岚身上的灵气,这才发现,而灵气便是那几只豹子,因为舔食的血液感应到的。

  经过大黑熊的精心照顾,配合着泉水的神力,江岚康复的特别快,她表示要赶紧回去告诉子睿,不然他们要担心的。黑熊让江岚骑在自己身上,他一路狂奔着将江岚送出树林。临别前,黑熊掰断自己熊爪的一根长黑指甲,让江岚好好保管,假如需要自己的时候,只需要握住指甲呼唤自己。

  江岚与黑熊相拥互相道别,便起身前往王宫找子睿。

  此时距离江岚坠楼已经整整7天,所有寻找的士兵都回复找不到,大家内心都默认了江岚被吃掉的事实。

  子睿并不相信,江岚是何等神奇的女子,不会这样轻易的死掉,九公主这几天一直陪伴着子睿,并表示自己愿意陪伴子睿一同前往龙都,子睿谢绝了公主的好意,决定在第二天天明便离开熊狮国,独自回龙都,熊狮国国王应允了,但要子睿信守承诺。

  天微微亮,子睿的车队整装待发,突然阿斯兰发狂的向城门外奔去,子睿知道阿斯兰的感应特别敏感,莫非是它感应到江岚了?他赶紧驾马追了过去,只见阿斯兰停在一个衣衫褴褛的人面前,那人摸着阿斯兰的头,子睿下马,小心的,缓慢的走了过去,见到熟悉的面孔,对,江岚还活着,他一把搂住江岚,只听江岚喊着:“哎呀,疼,疼,疼。”

  子睿这才发现江岚破烂的衣服下都是伤痕,心疼的抱起江岚,江岚搂着子睿委屈的说:“其实我……”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下来。子睿轻声说:“我都知道。我们走。离开这里。”

  国王得知江岚活着回来了,希望能挽留她休息几日,但子睿担心夜长梦多,还是准时出发了。

  九公主气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江岚命这么大,这么摔下去都没死!

  一路上子睿对江岚呵护有加,江岚也感到久违已久的那份温暖,尽管自己心中忘不了凯,但眼前的子睿也是无法割舍的。一行人乔装打扮穿越赵国回龙都,赵国百姓都传着,三皇子已贵为太子,而五皇子谋逆,已被处决。

  一行人路过赵国的国寺——大相国寺,皇家最近都在这里祈福,他们将路让给皇家人,只见住持送走皇家人后,并未返回寺庙,而是径直往子睿车队走来。阿斯兰再次叫了起来,江岚嘘,嘘的,让阿斯兰不要斯叫,但阿斯兰突然冲向了住持,江岚,子睿等人都来不及拉住,这要是撞上还得了?

  住持笑着伸出手,阿斯兰停在他面前,让他摸自己的头。

  江岚看了看子睿,又看了看阿斯兰,这马是怎么了?

  便跑了过去,牵起阿斯兰,说:“阿斯兰,你怎么突然这样,吓到住持是大不敬的。住持实在对不起,让您受惊了。这马突然发狂,平日它还是很温顺的。”江岚不停的道歉。

  “哦,果然是阿斯兰,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住持笑着,接着说:“你定是江岚?”

  江岚看着这年过半百长胡须的住持,疑惑的说:“是的,您认识我?”

  住持一把握住江岚的手激动的说:“我是,嘉,乐,博!”

  嘉乐博!这名字遥远但又那么熟悉。

  江岚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只见住持走向马车,说:“车上定是贵客,方便请你们到寺里小憩吗?”

  子睿应允了。

  一行人从小门进入,由住持安排在一处偏僻的厢房。

  住持将子睿留在厢房内,而将江岚带到另一处,江岚跟着住持走到他自己的房间,只见房间内有一个密室,他们进入密室,住持拿出一张羊皮纸卷,上面画满了萨尔满都的建筑,这是地图啊。

  江岚看着,激动的不得了。

  但江岚看着眼前这个年迈的老人,怎么都无法跟自己印象中的嘉乐博联系到一起。

  嘉乐博说:“当我醒来的时候,便在这个寺庙里了,我一直都在寻找大家,但一无所获。”

  江岚激动着问:“凯呢,凯怎么样了?还有我的儿子。”

  嘉乐博说:“你的离世很突然,凯随即病倒了。”江岚捂住嘴巴痛哭起来。

  嘉乐博叹息着继续说:“凯殿下,连续病了好久,没多久便离世了,莱斯殿下则交由国王赛拉昂陛下照料。我在凯殿下离世后辅佐莱斯殿下3年,一次在大神殿的祭祀大典上,突然出现异象,不知怎么,我就突然出现在这里。”

  江岚得知凯离世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嘉乐博说:“我在这个世界不断翻阅典籍,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当年弥尔神很有可能是从这个地方去往磬大陆,这里是弥尔神力的发源地。具体位置应该是在龙都圣池。”

  嘉乐博让江岚仔细的听他说并记住:“传说数千年前,在圣池出现了一个少女,云似衣花欲容,春风吹槛露华浓,步履生花,能施云布雨,云游四方,最后用尽全力在赵国北境建起万米长百丈高的玄冰幕墙,这幕墙是抵御来自北方的冰狼族。大家将这少女称为磬,而萨尔满都国的弥尔神是这磬在圣池中嬉戏时无意掉落的一根发丝,发丝沉入圣池中的磐石中,与其中一颗磐石纠缠在一起经过了吸收天地精华,幻化出人形,沿着东边迷雾飞翔,发现了一片大陆,便命名磬大陆。之后磬大陆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

  江岚听着这诡异所思的故事,不敢相信,而且得知凯已逝的消息,内心实在悲伤。

  嘉乐博继续说:“没想到啊,我竟然还在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你,江岚,虽然你的容貌再次改变,但你还是你。其实凯殿下也来到了这个世界,你感觉到了么?”

  江岚一把抓住嘉乐博,拼命的摇:“你说什么,凯在这里,凯在哪里?快说,快说!”

  嘉乐博低沉的微微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用心去感受。”

  接着说:“我来这世界已经太久了,久到自己都快忘记自己的家乡,20多年了,我到处云游找寻答案,突然看到赵皇宫天降异象,便猜想到,后来我机缘巧合的碰到过这个孩子,确实跟我从小长大的凯殿下一模一样,虽然模样变了,但深邃的眼神,气质谈吐依旧。刚才一见,我更是确定。”

  江岚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说:“刚才,你说的莫非是赵子睿?”天啊,江岚惊呼!

  嘉乐博说:“我终于把憋在心里的秘密说了出来,真爽快,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江岚盯着嘉乐博说:“离开?你要去哪里?”

  嘉乐博笑着说:“我已经活的够久了,这次能再次遇见你们,我感觉自己已无牵挂。可以追随佛祖了。”

  江岚哭着拉着这位老者,“不要,不要,我们才相见,不要。走,我们去找凯,找子睿,告诉他一切。”

  嘉乐博说:“凯自幼在这世长大,脑中只有他赵子睿的记忆,并无凯,我希望大家能既来之则安之,不要再缅怀过去,向前看吧。江岚,我跟你说的磬的事情,希望你能注意,近日听闻皇家子弟说现在北境的玄冰幕墙似乎不太坚固了。当心冰狼族。”

  嘉乐博将江岚送回厢房,子睿看到江岚伤心的神情,抓住住持说:“你把她怎么了?”

  住持微笑着说:“这位施主没事,只是与老衲是老相识,叙叙旧而已。”看到子睿坚定的眼神,说:“施主,您看起来真的很像老衲的一位故人。”

  江岚拉开子睿,谢过住持后,便与子睿离开。

  住持回到自己禅房内念经,小和尚过来叫用膳,听见里面念经声,便不再打扰。

  江岚与子睿回到马车上,一路向东南前进回龙都,江岚伤心的紧紧的抱着子睿。虽然子睿与江岚已交好,但似这般的亲密,还是第一次,子睿不想强迫江岚说出心事,只是紧紧的抱着回应这突然的拥抱。

  整个路上还算顺利,达到龙都,阿斯兰变回了人形,银龙依旧等在一旁。

  回到府邸,流云已等候随时可汇报消息。

  子睿来不及休息,召集大家商议此次熊狮国的事情。而龙都之前收到消息说子睿被就地正法,龙宫那边开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夺下龙都,对赵国宣战。战争,不论输赢都会是两败俱伤,子睿与银龙商量,明日将前往龙宫,但小龙寨,水涧的动向,还需要人盯着,江岚主动请缨,去小龙寨。

  经历了这么多,江岚的大局观还是不容小觑的,尽管之前在小龙寨有不愉快,但子睿还是同意了,安排流云陪同,江岚却执意带阿斯兰1人,让流云跟渔歌去水涧,渔歌是水涧人,说不定能打听到消息,也能说服涧主。

  最后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兵分三路行动。现在首要任务就是稳住龙都。

  散会后,子睿跟江岚来到二层的露台,夜间龙都的月亮恰巧落在露台的正前方,好似一颗明珠,子睿牵起江岚的手,说:“来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好好见过龙都,我带你去看看。”

  江岚说:“这么晚了,骑马出去,明天来的及赶回来么?还有事情呢!”

  子睿笑着说:“不是骑马,你过来。”

  江岚被子睿带到露台最边边,只见子睿俯身跃下,江岚吓着赶紧去抓,结果连衣角都没有抓住。她赶紧俯身看下去,突然一只银蓝色的巨龙飞到了自己的面前,巨龙伏在地上,回头望着江岚,江岚激动的骑了上去,很快的巨龙飞上了天。

  “哇!”江岚不停的惊呼着,此时皎洁的月光,即使再深沉的海也泛出如少女羞涩般的银沙,微波粼粼的海面,映着圆圆的月亮,一只飞龙,甚是迷人。不多会看到那紫气腾腾的紫艳谷,江岚兴奋的指着,巨龙向上腾飞,飞到空中的岛屿上,岛屿的瀑布直接流到水涧中,这才叫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远处突然出现一团白光,朦朦胧胧的,那地方远离龙都喧嚣之地,似乎很远且神圣。

  巨龙并未飞过去,而是游历一遍龙都之后便回了露台,江岚从龙身上下来,果然,龙变回了子睿,子睿健硕的身材一览无余。江岚赶忙将披风披到子睿身上,扶着他回寝殿。子睿说:“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真身的人,我一半人一半龙,你不怕吗?”

  江岚温情的看着这个赤裸的男人,摇着头,说:“你是我见过最帅的龙了。”

  这天夜晚,子睿留在江岚寝殿了。

  江岚羞涩的说:“这算我们的洞房花烛了。”

  子睿微微的笑着说:“不,洞房花烛我们并没有错过。”

  原来洞房花烛那晚,江岚喝醉后,以为是在做梦,其实是真实发生了。因为赵王的探子一直盯着子睿,子睿必须要让探子回报,所以那晚他们确实是洞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