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魂传》——我一直都在这里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8628 2021.06.30 17:45

  寝殿内,嘉乐博、贝尔尼、吉尔、波特曼、罗嘉尔、班步,都围着江岚,打量着这个陌生女子,江岚独坐中间,实在被他们这样的举动弄的烦躁不已,喊出:“够了啊,你们!别这样看好么?你是贝尔尼,吉尔,波特曼,罗嘉尔,哦,对了班步,好久不见,你长好高了啊,而且也健壮不少。”

  大家不可思议的惊呼。凯一副得意的样子:“看来又是我救了你哦。”凯将匕首交还给江岚,江岚赶紧收起匕首。

  贝尔尼还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说:“我翻遍古籍,都没有找到原因,请问,您是怎么从安达房间消失的,而且您这副容貌又是?”

  江岚详详细细的将北海遇到辛娣王妃的事情,之后辛娣用最后一口气救了自己,并且脖子上这个平安扣就是圣杯,原原本本的说了个详细。

  她看着凯,毕竟辛娣是他的母亲,凯长吁与口气,望向窗外皎洁的月光,原来是母亲。

  贝尔尼感叹道,原来是先王妃,难怪了。大家都做出行礼的姿势面对窗外说:“感谢辛娣王妃。”窗外吹进几瓣梅花花瓣,似乎是辛娣的回应。

  不过八卦的罗嘉尔的问话,打破了这严肃的氛围:“江岚,你这副身躯又是哪来的?说实话,还是以前好看。你看现在这模样嘛,哎!”

  江岚气愤的追着罗嘉尔暴打。大家哈哈笑出声,也确实,以前的容貌大家已经很熟悉了,而且以前不算倾国倾城吧,但也算闭月羞花,现在这容貌虽谈不上其貌不扬,但绝对是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大众脸,大家还是需要时间适应的。

  “既然江岚找回自己的身体,并且安达的计谋也失败了,我们可以安心想怎么打大怪了吧。”嘉乐博说。

  江岚说:“打大怪?是不是就是拔除向达鲁这样腐朽在帝国内的权贵?”

  凯说:“没想到你能看懂!”

  江岚说:“那当然,我们国家也有啊,叫反腐倡廉好么?”

  凯说道:“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我们并不是排除异己,而是希望大家能和谐共处,人民安居乐业。”

  时间不早了,大家都散了,江岚也正要离开,被凯拉住。

  凯说:“你先别走。”

  江岚留下来。

  凯将头埋在江岚的怀里,江岚并没有推开他。

  凯说:“你看到我的母亲,她当时可好?”

  江岚知道凯还是很思念自己的母亲,说:“辛娣王妃真的是非常温柔,亲切的人,这么多年以灵力存在着,其实她一直都有关心着你,知道你的一举一动。”

  凯问:“她最后走得辛苦吗?”

  江岚轻抚凯的头发,摇摇头说:“她很安详的离开的,放下了一切,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极乐世界了吧。”

  凯抱紧江岚的腰:“安详就好。对了,你腰怎么变粗那么多?”

  江岚气的猛锤了一下凯,凯笑着说:“呵呵,挺有精神的嘛,你能活着,真好!”

  凯不愿让江岚离开,江岚只得待在房内,趴在桌上睡下。

  一大早,江岚站在寝殿门口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吉尔端着水过来,向江岚打招呼,笑着说:“江岚小姐,您辛苦啦!”

  江岚感觉这笑意,笑中有笑。

  回到殿内对睡在床上的凯喊道:“喂,你该起来了,都是你,把我留在这里,弄的大家似乎都误会了。”

  凯鬼笑着说:“误会?有什么误会的,我单身,你单身,不是很正常吗?”

  江岚气着说:“少来,你可是有妻室孩子的人哦。我三观还是很正的,绝对不做第三者。”

  凯打趣的说:“以我的身份来说,即使有几个嫔妃也是很正常吧。”

  江岚不想跟他说话,独自走开。

  本次送火种的任务完成,找到了江岚,还顺便干掉了一个蛀虫,凯可以说是心情最好的人。大家整装准备回满都,江岚担忧的对嘉乐博说:“满都的权贵估计没那么容易妥协吧。”嘉乐博说:“这次拿云都开刀,也是希望满都和其他都城的人能收敛一下。其实杀戮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假如这次可以以儆效尤,那就好了。”江岚慢慢的理解什么是政治。

  凯的队伍即将离开云都,江岚骑着阿斯兰走在凯的旁边,群众纷纷走上街头,“谢谢凯王子,凯王子万岁,凯王子万岁。”突然一个声音出现:“王子妃殿下万岁,谢谢王子妃,弥尔神保佑啊,王子妃殿下万岁。”大家都跟着喊了出来。

  凯震惊了,江岚更是不知所措,准备解释自己不是什么王子妃。凯让她向民众挥手,不要说话,凯说:“民众似乎很爱戴你哦。”

  江岚说:“拉倒吧,你可是有莎莉了。”

  江岚转身热情的挥手跟民众再见。

  一行人出了城,云都到满都大概一天的行程,第二天便能抵达满都,江岚依旧不理睬凯,凯一把将江岚从马背上拉到自己马背上,驾,扬鞭奔驰,吉尔慌了,准备去追,嘉乐博拦住了,示意没事的,大家保持队伍继续前进。

  嘉乐博望着他们的身影,继续保持冷静指挥着。

  江岚被这举动镇住了,忙说,:“你疯了,干嘛呀?队伍在那边,你这是往哪去?”

  凯说:“不要说话,当心咬住自己舌头。”

  奔驰了很久,凯带她来到一座石头山前,有一个山洞,他们走了进去。

  穿过黑乎乎的通到,里面却是一扇门,凯推开门,里面是一间极其普通的密室。

  凯点亮油灯,将江岚推到床上,江岚一惊说:“你要干嘛?”迅速拔出匕首。

  只见凯拿出一个箱子,凯见江岚这模样,说:“我要告诉你,我跟莎莉什么都没有,孩子不是我的。”江岚凑近看着箱子里的东西,里面更像是小孩子的玩具箱,什么都有,但都不值钱。

  凯拿出一把小木剑,说:“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别看我是高高在上的王子,我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在家人环抱下快乐的成长,从小便知自己的责任,我将自己的对别人的羡慕全部都收藏起来,放在这里,这里只有我一人知道,嘉乐博都不知道。现在,我跟你分享着我的秘密,就是希望你能相信我。”

  江岚看着这简陋的石室,粗糙的雕工,简陋的床,几个普通的箱子,一盏油灯。

  原来凯还有这一面,凯一把抱住江岚:“你相信我吗?”江岚心都化了,怎么能不相信?

  两人深情的相拥。江岚说:“那莎莉为什么要这么说?”凯说:“我也不清楚,但我一定会查出实情。我不希望这件事伤害到你。”

  江岚打趣的说:“你可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多几个嫔妃不是很正常吗?”

  凯说:“那你是同意了?那我就收了莎莉吧。”

  江岚向凯挥出拳被凯一把抓住,深情的亲吻了江岚的手背。凯说:“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实在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江岚,希望你也能明白,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样的心情。”

  江岚说:“我,现在的我不是之前的我,你还会喜欢?”

  凯笑着说:“不论你变成什么模样,你的眼神,你的微动作,你的语气,你的立场都不会变,我都能找到你,我喜欢的是那个有趣的灵魂。”

  江岚一把抱住凯。

  两人离开石屋,往满都方向前进,希望能赶上队伍。

  凯让江岚放心,嘉乐博是个靠谱的家伙,会安顿好队伍的。

  回到满都,江岚再次进入这个熟悉的行宫,门口的丽莎丽夏看着这陌生的女人,弱弱的说:“你真的是江岚?”原来吉尔已经将江岚的信息透露给了丽莎。

  江岚笑着说:“好久不见,让你们担心了,真抱歉。”

  三姐妹相拥在一起。

  丽夏说:“江岚,你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以前的你……”

  江岚无奈的说:“对对对,以前的我是花柔玉软,现在我是不是更英姿飒爽呢?”

  丽夏围着江岚转着打量着说:“看来得重新给你制一身衣服了,以前的衣服估计是穿不上了。”

  江岚有点生气说:“我好像不胖吧,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丽夏指了指江岚健硕的身体,没说你胖,只是身材变得更好了,哈哈,哈哈。

  江岚脸都红了。

  舟车劳顿,大家都疲惫不堪,丽夏对江岚说:“你要等等了,现在浴池被他们一群将军使用着,我们待会再去,你跟我们多说说你的奇遇吧。”丽夏,丽莎那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江岚非常乐意跟丽夏他们分享自己的趣闻,还带他们去了马厩,看那匹脾气超大的阿斯兰,果然阿斯兰一如常态,拽的不得了。哈哈,三人说笑着。

  丽莎说:“江岚,我发现你变得开朗了,我更喜欢这个模样的你。”

  江岚说:“其实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哈哈。”

  吉尔忙前忙后的招呼着浴池里的大佬们,门外的侍卫传来王宫的命令,国王及多位长老请凯王子殿下即刻进宫。

  江岚有些担心的看着凯,凯向江岚挥了挥手,便出了门。

  不出所料,大家都等着凯向大家解释达鲁的事情。

  凯笑着说:“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只见多名卫兵带着十几个大箱子进入大殿,打开看到的全是珍宝,真是叹为观止。

  凯说:“相信不用我再解释达鲁的事了吧。”

  大家都不再提起,反而说,现在国库充盈,弥尔神保佑我萨尔满都国啊!

  长老修罗突然很严肃的说:“听说云都出现了王子妃,能请凯殿下解释一下么?”

  看来是为莎莉的事情而来,云都的传言这么快就到满都了。

  凯笑着说:“有好消息,我会向父皇及各位报告的。修罗长老有空可以到我那坐坐。”

  修罗长老也是要脸面的人,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这次云都,流都,望都,耳都的运送火种都非常顺利,国王设宴,犒劳本次活动的功臣,所有亲眷都可以参加,感谢亲眷们在功臣背后的默默付出。此举对长老大臣很受用。

  国王说:“今晚邀请游历诸国的杂耍团,为大家助兴。听说他们很受欢迎哦。不知道你们看过没?”大臣都纷纷表示很期待。

  凯回到行宫,问江岚呢?吉尔说:“刚刚去浴室了。”凯走到浴室门口,对里面喊:“江岚,你在里面吗?”

  突然一个男人在浴室外面喊,谁不惊慌,江岚马上躲进水里,说:“我在。有什么事么?”

  凯笑着说:“今晚王宫设宴,我要带你去。丽夏,记得找件漂亮的衣服给她换上。”

  江岚之前的一次赴宴,可是有着非常不好的经历,这次又来,丽夏笑着说:“这次是江岚本尊出马,不会再发生不好的事情的。”丽莎也笑着说:“对呀对呀,现在的江岚没人认识,放心吧,我们会把你打扮的非常漂亮,让你一鸣惊人,压过那些公主们,哼!”

  江岚笑了,说“低调,低调!哈哈。”

  也对,以前在别人眼里,江岚不过是个侍女,奴隶,现在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要自信,嗯,江岚给自己打气。

  江岚再次站在铜镜前,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个正是陪伴自己成长的自己,她向镜中的自己微笑着。

  重新打扮一番的江岚,格外耀眼,江岚摸着脖子上的平安扣,叫丽莎找来一个纱巾,在脖子上绑着,遮挡起这平安扣。

  江岚出现在凯的面前,凯看着眼前这个阳光的女孩,笑着伸出手,搀扶着江岚上了马车,这次在马车上,两人有说有笑,很快的到达王宫,大家被凯这次带着入场的江岚吸引着,这女孩青春,阳光,自信,大方。见到休斯长老,江岚主动向前打招呼:“休斯长老,您好,好久不见,您身体还好?”休斯长老看着眼前这陌生的面孔说:“谢谢你的关心。”江岚笑着又跟凯去见其他人。休斯纳闷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着,“凯殿下这么快又换女伴咯,不知道这个能撑多久。”

  “嘘,听说之前那个好像是死了。”

  安达过来跟凯打招呼,江岚咬着嘴唇,恨的牙痒。凯牵起江岚的手,安达说:“凯,你这是又从哪里骗来一个妙龄少女啊?”安达打量着江岚。凯说:“多谢母亲关心,不知道您身体可好?癔症有没有再犯呢?”安达气愤的转身走了。

  凯看着江岚,他明白江岚是没法放下,安达将刀刺向自己心脏的事。

  修罗长老,带着莎莉也来到宴会厅,莎莉乖乖的坐在父亲身边,突然看到凯的身边坐着的江岚,情绪开始激动,修罗长老让莎莉冷静,这个场合不能有任何不当的举动。

  待所有人坐定,侍女对江岚的位置提出异议,江岚很自觉的站起来,准备去那最遥远的位置,只见凯一把拉住江岚,并对侍女说,“她就坐这里,有问题,就直接来找我。”

  侍女看了一下安达,便退下。

  莎莉看到这一切,不断的揉搓着自己手中的手帕。

  杂耍表演开始了,江岚看到了熟悉的杂耍团,开心的对凯说,这就是她在外认识的杂耍团,里面的人都非常友善,而且团长凌兰长相还有点像凯。凯听着,感觉有点酸。

  杂耍团的表演非常精彩,迎来阵阵掌声,凌兰也在台上表演,穿火圈,舞剑等,只见凌兰站在台上说:“邀请在座的一位尊贵的公主,一起来完成一场表演。”

  大家左看看,右看看,国王笑着说:“你们有自荐的么?假如没有,那我就指定啦?哈哈”

  国王看到莎莉一直摆弄着自己的手帕,心不在焉,便点名莎莉。修罗长老一惊,莎莉也吃了一惊,踉踉跄跄的走到台上,带着面具的凌兰,邀请莎莉站在中间的花丛中。随着他手在空中飞舞,铺在地上的花跟着飞舞起来,团团将莎莉围住,不多会,中间的莎莉被鲜花装扮着像一位花中仙子。下面的掌声更热烈了。

  凌兰对莎莉低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仙子。”

  原本还在游离的莎莉,突然回头看着这带着面具的男子,男子摘下面具,凌兰出现在了莎莉面前,莎莉的表情明显就是认出了这个人。

  凌兰依旧保持着表演者姿态,跟大家一起谢幕,感谢这位上台的嘉宾。

  台下的江岚给出热烈的掌声,旁边的凯似乎看出了什么。

  宴会结束,凯带着江岚回行宫,江岚开心的说:“今天真开心,好吃好喝好玩的,凌兰的表演真精彩。”凯说:“你认识这凌兰?邀请他来我这,可好?”

  江岚摆摆手说:“他们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的,他们喜欢云游四方,让精彩的节目被更多人看到。”

  不出意料,第二天早上,修罗长老带着莎莉来到凯的行宫,修罗咄咄逼人的说:“凯王子是不是忘记自己的事情,您是让我女儿,您的儿子一直流落在外吗?”

  凯平静的说:“稍等,我想问您女儿几个问题。”

  “莎莉,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是凯殿下,我的爱人。”

  “那你的孩子是谁的?”

  “当然是你的,我的爱人。”

  凯说:“那我能抱一下你吗?”

  莎莉非常激动的说:“殿下,您愿意抱我了?”她扑向凯。

  时机真的卡的刚刚好,凌兰出现在了门口,凌兰气愤的冲向前,拉开莎莉。

  修罗一脸震惊的喊道:“你是谁?”

  莎莉看到面前的凌兰,哭了出来,凌兰一把抱住莎莉,莎莉就像只受伤的小猫依偎在凌兰怀里。

  凯笑着说:“修罗长老,似乎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了。”

  江岚等人偷偷的躲在门口偷看。

  凯对莎莉说:“莎莉,你可以说出实情了么?”

  凌兰看着莎莉,莎莉看了看周围的人,跪向父亲,哭着说:“父亲,请您原谅,我没办法完成任务。当年跟凯王子交往的时候,我发现他并没有看中我,但我却爱上了他,便对父亲您撒谎,当时纠结的我到城外遇到了凌兰正好游历到满都,他有着跟凯一样的发色和双眸,他对我一往情深,我也不能自拔,但我对他说了谎话,让他根本找不到我,我希望他能离开,因为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但没想到,我竟然有了孩子。呜呜呜。”

  莎莉哭着继续说:“其实我想将这个秘密带到坟墓中,但我听到您跟其他几位伯父的谈话,必须要与凯王子联姻,不然他们将会抛弃您,让您在长老院无处容身,我便……对不起。”

  得知真相的修罗长老瘫软的坐在地上,凌兰抱着莎莉说:“您真傻,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多么希望能再次遇见你,感谢弥尔神的保佑,让我昨天又见到了你,我带你离开这充满压抑的行宫,带你看这世间大好河山。好吗?”

  凯说:“修罗长老,看来你家要办喜事了,关于长老院的事情,您若信我,我不会让您有事的,您是一个有原则的人,相信您也不希望助长这不正之风吧。”

  修罗长老向凯深鞠一躬,“谢谢凯殿下的宽宏大量,我真为之前的行为感到抱歉。”

  凯走向凌兰,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也要谢谢你。”

  凌兰不知这谢从何而来,因为这只有江岚和凯知道。

  修罗带着莎莉和凌兰离开,在大门口江岚将阿斯兰牵了出来,凌兰看着这马,又看着江岚叹息着说:“曾经我也有过这么一匹马,可惜旁边的女孩估计已经死了。”江岚跟凌兰道别。

  送走修罗一行人,凯的行宫出现了欢呼声,丽莎,丽夏欢呼着:“太好了,这事让这里压抑了大半年,此刻大家都能透透气啦。”

  江岚悄悄的问凯:“你怎么知道是凌兰?”

  凯得意的说:“男人的直觉,昨晚看到的。”

  原来昨晚之后,凯便派吉尔去打听凌兰的消息,将他带来。

  贝尔尼来了,向凯道贺,不过这让凯同那些权贵们的关系更糟糕。

  此时在城中某个隐蔽的屋子里,黑衣斗篷男子与一群长老商议着。

  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霍特满传来消息,国王利瑟斯去世了,大王子纳什登上王位,小王子斯诺被发配到边疆。纳什登基,首要任务就是一洗前耻,攻打萨尔满都。

  特姆斯国王得知利瑟斯是被纳什直接杀掉的,迅速召集人员,准备应战。

  纳什的残忍,凶狠,让周边小国闻风丧胆,纷纷投降。

  很快达利被攻陷,纳什的军队长驱直入。

  凯和皇叔塞隆被定为出征的将领,迅速带着大军赶往达利。

  江岚坚持一同前往,身披战甲,骑着阿斯兰,进入军队。

  凯多想江岚能像金丝雀般留在宫中,但江岚似乎就是为这个世界纷争而存在的。于是凯坚持让江岚与自己住在一个营帐内,江岚只好答应。

  这次大战,江岚深切的感受到纳什用兵的凶猛,好几次都差点被干掉,凯将受伤的江岚拦在营帐内,不许再出发。

  突然从满都传来消息:“国王,驾崩了。现在大王子赛拉昂代理朝政。”

  怎么会?大家都感到意外。

  皇叔塞隆看了一眼江岚,安慰着凯,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场艰难的战役。

  江岚等大家都散去,她留在凯旁边,凯抱着江岚,哭了。江岚不出声,默默的陪着他。

  纵使以前有多难,他的心里总有个父亲能支持着他,现在父亲去世了,终于长大了,没人再能为他遮风挡雨了。江岚希望自己为凯做点什么,只可惜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默默的陪着。

  后面的战事异常艰难,纳什似乎能看透萨尔满都所有的军事布局,逐个击破。

  皇叔塞隆找到凯,说:“我们认输吧,现在大家士气这么低,割掉几个城池给霍特满,相信他们不会再追着我们打了。”

  凯此时沉默着。塞隆见得不到答复,便出去了。

  江岚走到凯身边,轻抚他的头发,:“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凯一把搂住江岚,深情的吻了。

  凯对着江岚耳语:“我怀疑有奸细,有人将我们的布防图带走了,如果找不到这个奸细,我们会一直输。”

  江岚担忧起来,凯突然诡异的笑着对江岚说:“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个事。”

  江岚看到这表情,更担忧了。

  果然,凯让江岚穿上女装,在大帐里,表现出歌舞升平的样子,江岚对自己这演技,也是恶心到,塞隆进来看到这场景,惊呼:“这是怎么了?”

  凯说:“皇叔,你其实已经猜到了吧,我确实带着一个女眷在军营里,我们已经伪装很久了,既然都准备投降了,我们就不要再装了,这样多好。”

  江岚穿着暴露,依偎在凯怀里,向凯嘴里喂着水果,并不时的向皇叔抛着媚眼。

  皇叔气愤的离开。

  凯对江岚说:“没想到你演技这么好。以后你对我也多用用这眼神嘛,我估计会想要抛下这江山,带你私奔。”

  江岚赶紧披上披风,把凯盯着自己身上的眼睛推向一边。

  还是赶紧进行下一步吧。

  凯说:“嘉乐博应该已经行动了。”

  果然,没多久,只见塞隆大帐中走出一个士兵,偷偷摸摸的放出一只信鸽,嘉乐博一箭射了下来。将信件交给凯。大家打开一看:“凯已准备投降,现沉溺在女色中。”

  凯没法相信自己深信的皇叔会出卖自己。

  这次凯的所有布局,均秘密进行。

  后面的战局,凯逐渐站了上风,塞隆察觉出来,在一场高地的战场上,凯已经将纳什逼到绝境,突然一把利剑悄悄的放在了凯的脖子旁边,纳什奸笑着,凯回头问:“为什么?”

  塞隆说:“我为这个帝国付出了多少?我是多么爱自己的国家,但却换来了什么?”

  凯问:“父皇的去世应该不是意外吧。”

  塞隆说:“呵呵,他死的太容易了。”

  凯迅速的击中塞隆的下巴,又是一个手肘击中塞隆的腹部,塞隆手中的剑掉到地上,凯将手中的剑对准塞隆,说:“战争结束了。”

  纳什被俘,塞隆被俘。

  两人被带到满都,大王子,权贵们都在大殿等着他们。

  凯向大家陈述着:“塞隆通敌卖国,杀害国王的罪行,桩桩件件都是死罪。”

  大王子感觉此时的凯已经不一样了,如果凯以前是只小猫,那现在的他便是睡醒的雄狮。

  长老们也感觉到凯的领袖之力,这个力量是无法被操控的。

  纳什现在是霍特满的国王,凯请他上座。

  凯建议两国签订不战条约,毕竟两国有着深厚的血缘,不要再互相厮杀了民众安居乐业最重要。

  大王子与纳什在满都签订了《不战之约》。

  纳什知道只要凯还在一天,他将不会在战场上有胜算,虽有不甘,但还是签订了。

  大王子派人送纳什回霍特满。

  大王子赛拉昂拉住凯,说:“凯,你变了。”

  凯说:“不,我没变,只是你们都忽视了民众而已。”

  凯回了自己的行宫。

  嘉乐博等人都在行宫中等着凯,大家开心的相拥在一起。终于,不用再有战争了,大家的愿望实现了。

  凯严肃着说:“不,还没完。”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在凯的行宫中狂欢着。

  凯拉着江岚来到庭院,单膝跪下,深情的对江岚说:“江岚,我的生活可能会水生火热,可能会惊心动魄,没法给你最平静且最平淡的生活,但是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江岚眼眶湿润着说:“嗯,我愿意。”

  两人相拥在一起。

  其他人躲在旁边看着,贝尔尼一如既往严肃着说:“看来我们要准备办喜事了。”

  过了几个月,在满都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江岚穿着新娘的衣服,站在铜镜前,回想着,几年前自己还是个新时代青年,此刻却留在这里生活,有些不可思议。

  没多久,江岚有了身孕,接着生下一名男婴,凯依旧很忙,帮助现任国王——大王子处理政务,由于江岚生出的男婴—莱斯,被直接指定凯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儿子为第二顺位继承人。

  江岚以为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着。

  当自己的儿子莱斯6岁的时候,江岚正准备着为他制作点心,谁知,她看到自己的手被出现几道裂纹,拉开袖子,手臂上也有,她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用手握住脖子上的平安扣,裂纹消失了。

  之后的每一天,江岚都做梦,梦见漂浮在水里,这么多年平静的生活,让她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她亲吻了身旁熟睡且深爱着自己的凯,披上披风,走到长廊上,抬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凯发现身旁的江岚不见了,赶紧出来找,看到江岚靠在柱子上,他从背后搂住江岚,深情的说:“我好怕你会不见。我真不知道失去你会怎么办?”

  江岚深情的看着凯说:“我一直都在这里,相信你会找到我的。”

  早上凯带着莱斯到城外打猎,见没那么早回来,江岚便慵懒着躺在庭院里,睡起了午觉。兴奋的莱斯射中一只兔子,高兴的跑回来,到处找自己的母妃,丽夏姐妹让莱斯小声点,江岚正在睡午觉。凯也蹑手蹑脚的跟着莱斯来到庭院,只见江岚睡的很熟,莱斯哪里憋得住,拿着兔子就往江岚那里边喊边跑,:“母亲,母亲,看我打到什么了,我厉害吧!”凯站在一旁,等着看江岚被吵醒,然后训斥莱斯的热闹,但莱斯站在江岚身旁定住了,手中的兔子掉到了地上。凯发现不对劲,跑了过去,只见这躺着一个陌生的女人,确切的说是以前那个妮妮,似乎已经死了很久。

  离魂传,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