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魂传》——寻找答案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5021 2021.06.30 17:44

  \人在这世间活着除了这一身皮囊,重要是内心的魂。有的魂会一直陪伴皮囊,与皮囊经历人间风雨,直到皮囊先死去才会魂飞魄散,有的魂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让魂离开身体,有的是魂自己去寻找这力量的源头,有的则是外力强行让魂离开身体,就像有人昏迷很久,等醒来的时候脑中出现奇怪的记忆,这记忆来自魂,魂到底去了哪里?现实的技术太过狭隘,找不到原因,也无法解释这一现象。\

  江岚琢磨着自己的灵魂穿越,庆幸萨尔满都国的景色太美,庆幸不是去小说里的阴曹地府般的地方,庆幸遇到拉姆,庆幸自己还活着。

  拉姆带着江岚来到别院外不远的小集市,拉姆需要采买一些日用品,毕竟别院多了一个人,用度增加,还不能被别人知道。

  江岚四处张望,寻了一个像城墙一样的石块站上去,这城市依山而建,层起彼伏,没点脚力,还真走不远。拉姆紧张着喊:“快下来,快点。”

  江岚见石缝中长了朵娇羞的粉色小花,便摘了下来,戴在了拉姆微卷的棕色头发上,小花映衬着拉姆,可爱,娇羞,江岚不自觉的笑了,拉姆也笑了。

  问:“拉姆,凯住哪里?”

  拉姆介绍说:“凯殿下的行宫在那西边高地上,你看那边,有金顶的是王宫,旁边白顶的是王妃安达的宫殿,王宫紧连着弥尔神大殿,天池在东边,你看,我们别院就在东南边,这里是满都,萨尔满都国的国都,还有云都、流都、望都、耳都四大都城,这四大都城原本位于满都的四个角上,里面分别有四大神殿,神殿内有弥尔神的使者守护,风神、水神、雷神、土神,后来各地人们纷纷涌向这四大神殿附近生活,于是满都便将这四个分离出来,单独成为都城。弥尔神是我们的守护神,一直守护着我们,为我们整个萨尔满都国带来祥和。”

  听了那么多,江岚总结起来,就是这是一个宗教味很浓郁的古代,而且绝对不在自己所认知的地球上。

  没过多久,拉姆拉着江岚回了别院。

  江岚开始在心里计划着第二次的外出。

  “呵呵,我找到她了。原来她躲在那里。哈哈哈哈,竟然还活着。”大祭司安达笑着站在宫殿回廊上,几只带着银光的蝴蝶跟随她的手势飞舞着。

  这次江岚铆足了劲吃,在院子里锻炼身体,她当时可是吃了这瘦弱的身体推不动桌子的亏,这次不能再因为走不动,跑不动而坏了大事,这连自己都看不过去了。

  原本以为会安逸一段时间,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喊声打破了这一切。

  “住手,这里是已故塞拉尼王妃的行宫,不可以硬闯。”别院的守卫喊着。

  “别管他们,进去,抓住那女孩。”外面的人说着。

  就这样,一点征兆都没有的,拉姆和江岚被冲进来的士卫抓了个正着。

  此时,在王宫的大殿上。

  “尊敬的国王,特姆斯陛下,我身为你的王妃,同时也是这国内的大祭司,为了稳定国的安逸,不被有心人士动摇,我必须要这么做。”安达争论着。

  “父亲,这是亡母的行宫,怎么能派人随意搜查。”凯很不满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陛下,污损王宫大殿弥尔神的圣泉,刺杀女神官,是对弥尔神的大不敬,弥尔神的震怒,您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有心毁我国的小人,哦,不,一定是奸细,来自别国的奸细,他们有意为之。”

  “行了,就让安达去把人抓出来吧。”国王对凯说道。

  大殿外传来声音,

  “报,陛下,已在塞拉尼王妃行宫别院抓住两名嫌疑人,现在就在殿外,听候发落。”

  “将他们直接斩首。”安达大喊。

  “不,不可以,都没有审判,直接斩首,会影响民心的。父亲,您应该不想被霍特满都国的人以此为话柄吧。”(霍特满是萨尔满都国的死对头,曾经在多次战争中,打成平手,其国王是萨尔满都国王的胞弟,利瑟斯。)

  “哼,确实不能被利瑟斯那家伙胡乱宣扬,好吧,那就将他们带进来,接受审判。”特姆斯国王说着。

  江岚和拉姆被捆绑着带进了王宫大殿。

  大殿上已经左右站满了两排人,国王威严的坐在最上面,他的右边是安达王妃,左边则是大王子赛拉昂,二王子凯.塞拉尼

  此时从两排大臣中,站出来一位光头且白胡子的年长者——休斯长老。

  他面对江岚和拉姆宣读着:“我代表萨尔满都国最高领袖特姆斯.拉斯塔姆陛下,向你们提出以下控罪:残忍杀害王宫中,弥尔神殿内女神官,并将污水倒入神殿内的圣泉当中。此乃奸吝小人之作为,特姆斯陛下仁德,特紧急召开此次审判大会,给你们申辩的机会,由众议院长老、大祭司安达、贵高领袖及尊贵的皇子们一起决定此次审判结果。希望惩罚凶手,得以平息弥尔神的震怒,继续保佑我国,繁荣昌盛。”

  江岚和拉姆吓了一跳,什么?刺杀女神官,玷污圣泉?

  “妈呀,这就算是和平年代的中国,相当于在政府门口杀人,不管怎么说也是要被判刑的啊。什么?杀人的是我和拉姆?不,不可能。”江岚心想,“这一定是安达那个奸诈的女人干的,我要怎么证明我的清白呢?”

  江岚看着身旁的拉姆,拉姆低垂的着头的身体在瑟瑟发抖,此时已经历过3次鬼门关的江岚并不怕,江岚悄悄的对拉姆说:“别怕,他们是冲我来的,你会没事的。”

  拉姆稍抬起头看着江岚反而更担心。

  “带证人!”休斯长老喊了一声。

  只见一位中年妇女被带到大殿,胆怯的说:“殿下,小人报告各位大人,我是弥尔神殿内一个打杂的女奴,昨天夜晚,我看到……我看到她(女奴将手指向江岚和拉姆方向)将女神官杀死,然后将身旁的一个水罐倒入圣泉中,等她走后,我来到圣泉边看到,圣泉被污染了,于是马上报告给大祭司。”原本声音很小的女奴,越讲声音越大,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你看到凶手行凶了?”凯王子问

  “是的”女奴回答。女奴悄悄的看了安达一眼。

  “你认识凶手么?”凯王子问

  “不,但是凶手说,我守护的塞拉尼大人是这个国家最受敬仰的女人,要给安达一点颜色瞧瞧。等那人离开后,我看到留在圣泉旁的罐子有辛娣.塞拉尼行宫的标记。”女奴很大声的说。

  “那么根据你的描述,是一个人作案,这里有两个人,你怎么确认是谁?”凯,皱了皱眉又问。

  女奴说:“那凶手在离开时,路过一盏油灯,我看到了她的侧脸,对就是她(女奴再次将手指指向拉姆和江岚,但此时并不是指向一个方向,而是直接指向了江岚。)”

  在场的人都小声嘀咕着。

  江岚赶紧说:“你放屁,你是瞎了什么狗眼,看到本姑娘在圣殿?我连路都不认识,怎么来这大神殿的?飞吗?”江岚想从地上站起来,可还是被卫兵压下去。

  “肃静,不得喧哗。”休斯长老接着说:“下面的女人,对就是你,你叫什么?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叫江岚,我只想说,这事不是我干的,我没做过,其他没有了。”江岚憋屈着。

  此时江岚看着在场所有人,只有凯表现的沉默不语,其他人都在交头接耳。

  “莫不是小命这次真的要搭在这了?说不定明天醒来我就能回家了,不知道砍头疼不疼呢?”江岚这家伙虽乐观,但还是琢磨着,假如搭载灵魂的躯体死去,灵魂会魂飞魄散吗?如果魂飞魄散了,那更别谈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江岚小声对拉姆说:“放心没事的,你要好好活着,我这次估计就搭在这了,虽然认识你的时间不长,但能交到你这个朋友真好。”

  “此乃奸吝小人,虽辛娣王妃过世多年,倍受敬仰,但用这般低劣的手段有损辛娣王妃清誉,简直罪该万死,现在证据确凿,明天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便是斩首之时。”安达宣读着。

  审判会议结束后,大家都散了。

  江岚被带到阴暗潮湿的地牢,一轮满月挂在天上,她透过石窗看着月亮,这时几只银光的蝴蝶飞过,“哇,是蛾子么?还是蝴蝶,好美啊。”

  安达回到自己的行宫,此时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走到旁边,安达说:“现在你可以把那东西交给我了吧,她这次是跑不掉了。哈哈,哈哈!”安达一种奸计得逞的模样。

  凯回到自己的行宫,拉姆也被带了回来。此时凯的行宫很是热闹,嘉乐博(与凯从小一起长大,是前王妃塞拉尼在沙漠中捡到的孩子,凯军队的将军)、贝尔尼(凯的谋士,同时也在大神殿任职)、吉尔(凯行宫的内务总管)、波特曼(嘉乐博的下属,负责凯行宫的安全防御,战时做副将)、罗嘉尔(凯军队的副将)都在大厅等着。

  “姐姐,你没事就好了。”班步跑出来,抱住了拉姆。(班步负责嘉乐博的起居生活)。

  此时贝尔尼站了出来,严肃的说:“那女的被判死刑了?”

  “嗯。”凯,点了点头。

  “求求你,凯殿下,救救江岚吧。”拉姆哭着说。

  “拉姆,你跟江岚相处了也十来天,她是什么人,你清楚么?”贝尔尼问拉姆。

  拉姆回忆道:“江岚她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人,她来自中国,据她说,是个和平没有战争的国家,她说了好多我从未见过的东西,比如他们国家有一个工具能将人送上天。她人很好,对我也很友善,从来没有做很过分的事情。我可以很确定,她没有干过这事。”

  大家听了拉姆的描述,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贝尔尼接着问:“她有没有说一些关于安达的话?”

  “嗯,她说,她从水里出来,很多人以为她会淹死在水里,结果发现她还活着,并且安达说终于找到了蝴蝶使者,安达本来准备砍她的头,结果被国王赦免了,后来有一个男人跟安达合谋又准备砍头,结果失火,安达就干脆准备让江岚闷死后用她的血启动圣杯,获得弥尔神力,对了,有个男人说他给安达找到了圣杯,并且要获得王位。”拉姆完整的交代了江岚跟她说的经历。

  凯坐在大厅中央的椅子上,用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凯殿下,您是不是也猜到了?”贝尔尼看着凯。

  嘉乐博说:“贝尔尼,你说的莫不是那个传说?”

  贝尔尼点点头。

  大家伙瞬间紧张起来。

  拉姆着急的说:“什么传说,可以救江岚么?江岚真的是好人,她是冤枉的。”

  “姐姐别着急,你看大家都在想办法呢。”班步拉住拉姆。

  吉尔告诉拉姆:“现在我们生活的萨尔满都国和其他几个诸国,在很久以前,其实是一个混沌蛮荒之地,到处是沼气、毒物,为了活着,人群中更是出现人吃人的现象。千年前,传说弥尔神降临,赶走了沼气与毒物,并用自己的骨血建立了古老的萨尔满都国的位于王宫中央的大神殿,同时幻化出4个分身:风、水、雷、土,在大神殿的4个方位建立了4座我们现在熟知的神庙。其实很久以前,4个神庙和大神殿都在满都内,后因为一些政治原因,才分成了4座小城。原本人吃人的时代,因弥尔神的降临而改变,当时弥尔神众信徒中选择了一位使者,这位使者将自己置于天池中3天3夜,大家都知道如果是人,肯定早淹死掉了,但这个使者,3天后活着从天池中走了出来,其身上多出了一个蝴蝶疤痕,这就是蝴蝶使者,弥尔神弥留之际将神力交给蝴蝶使者,便消失了。之后没过多久,蝴蝶使者也消失了,有人说,蝴蝶使者毕竟是人,老死了,有人说是追随弥尔神去了。各种说法都有,但是最终,大家相信,只要找到蝴蝶使者,就能掌握呼风唤雨,翻天覆地的神力。”

  “江岚的肩膀上确实有蝴蝶疤痕。”拉姆说着。

  “你确定?”大家异口同声的问。

  “嗯,我确定,江岚说,这是她以前一次意外后长出来的。”拉姆很肯定的说着。

  “那圣杯是?”凯问道。

  “应该是弥尔神与蝴蝶使者间的纽带,传说弥尔神不是直接将神力交给了蝴蝶使者,而是放在圣杯中,但没人知道圣杯是不是真的存在,就连圣杯长什么样子,也没人知道。”贝尔尼说。

  “看来安达谋划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我当初救这个女人的时候,只是想跟安达逆着干,破坏她的好事,假如她真的获得神力,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不会留下我们,而那个要王位的人,也不知是谁,但一定会带来一场血雨腥风。为了我们的小命,天下人的命,看来,这事,我们管定了。”凯说着。

  “啊,意思是不是可以救出江岚了?快说,什么办法。”拉姆急切的说。

  大家都不出声。

  波特曼说:“要不我去劫狱吧。”

  “不行,如果你出手,那么维护塞拉尼大人,诋毁安达的帽子就会很自然的落到我们头上,她毕竟现在是受人敬仰的大祭司,安达这是一石二鸟,可以去除我们这个眼中钉。所以不能劫狱。”

  “那怎么办?只能找到凶手?”大家说着。

  “没用的,既然是安达的计谋,她肯定早就将凶手处理掉了。”贝尔尼说着。

  拉姆独自一个人站在旁边,听着,突然看见嘉乐博走了出去,她便跟了出去。

  嘉乐博在庭院内看着月光,回过头对拉姆说:“没事的,别担心了。”

  “那大人您,现在又在焦虑什么呢?”拉姆问道,突然拉姆觉得自己问的不合身份,赶忙道歉。

  “呵呵,我只是想起小时候,生活在沙漠里,很小便在尸体上找食物,甚至与野兽争抢他们吃剩的骨肉。如果不是辛娣王妃在沙漠中找到了我,给我衣食,让我与凯王子一起学习,我可能早就死掉了。辛娣王妃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她让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帮助人民获得幸福。可安达的计谋,却是颠覆萨尔满都国,这将让整个国家的人民生活的水生火热,又会有多少孩子会失去父母……哦,我可能喝了点酒,话有些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们还在想办法呢。”嘉乐博回到大厅中继续与大家商量着。

  拉姆偷偷把班步叫了出来,问:“班步,你在嘉乐博大人身边可还好?”

  班步说:“当然,嘉乐博大人教会我很多事情,我希望能一直都跟着大人,以后还能上阵杀敌,保护家园,让人民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不再有战乱,不再有骨肉离别。姐姐你怎么了?放心吧,大厅里面可是我们萨尔满都国最聪明智慧的人,一定能想到办法的。你快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们男人吧。”

  拉姆看着班步离开的声影,凯王子行宫的议事大厅灯火通明。她走在月光下,心想,嘉乐博,班步都有自己要做得事情,自己能做些什么?自己也想为大家做点什么,虽然自己并没有出生在萨尔满都国,但自从嘉乐博从战场带他们回来后,就感受到了亲人的关怀,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生而排斥,嫌弃自己,拉姆决定为了这个生活的地方做点什么,她来到文书间,拿起砂纸,写下这么几句:“嘉乐博大人,我一定会完成你的交代,好好保护好江岚,我也希望能看到这个国家免除战乱,大家都能幸福的生活在阳光下,弥尔神保佑。”

  拉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当手滑到江岚给她戴上小花的地方,似乎看到了江岚的笑容,她坚定了,紧握的双手,走向王宫。

  天已微微亮。

  “报,凯殿下,刺杀女神官玷污圣泉的真凶已经抓到了,现在长老们已经下令将其处斩首,并将其首级丢至荒芜沙漠以示惩戒。”一名士兵急冲冲的跑进大厅。

  大厅的众人惊讶不已。

  贝尔尼合十双臂,“弥尔神保佑!”

  大家迅速来到王宫,原来是拉姆承认自己是凶手,已经被行刑了。

  凯与众人一起赶到地牢,江岚突然看到大家,此时牢门打开,凯说:“你可以走了。”江岚问:“不是要处死我的么?怎么改主意了?”

  “因为找到了真凶。”嘉乐博说。

  “哇,太好了,是你们帮忙的对吧,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的。谢谢啦!”江岚开心的说着。

  她看了看周围的人,问:“诶,怎么没有见到拉姆,拉姆没来么?也是,这种地方还是不来的好,嗯,她如果知道一定会开心的晕掉。”

  嘉乐博转身过去,班步强忍自己的泪水。

  凯担心安达又会有什么鬼主意,就赶紧将江岚从地牢接回自己的行宫。

  回到行宫议事厅,凯问:“你们是不是离开过别院?”

  江岚说:“嗯,别院缺点生活用品,我就跟拉姆一起去小集市采买了点,你别怪拉姆,是我,是我求她带我出去的。”

  “难怪安达能那么快速准确的知道你们的踪迹。”贝尔尼说。

  江岚不解。

  凯说:“当时安排你在别院,是因为别院受到天池的圣力庇护,外界力量是无法窥探里面的情况,安达是大祭司,会用灵力窥探她想窥探的任何地方。但受灵力限制,只能在满都内,当你离开别院,相当于暴露了自己。”

  江岚很惭愧,自己的无知,惹了这么大的祸,她忙问,拉姆在哪里。

  大家都沉默不语,江岚拉住班步问:“班步,你姐姐呢?”

  班步忍不住,大哭出来:“姐姐为了救你,承认自己就是凶手,现在已经被斩首了。呜呜,呜呜。”

  江岚愣住了,大家看着江岚,都以为江岚会大哭出来,但是江岚没有。江岚面无表情的走向窗边,说着:“其实我在地牢想过,如果能出去,就必须找到凶手,但我这事情明显是安达的阴谋,所以我们不可能那么快找到真凶,除非找人冒名顶替,或真的走了狗屎运。”江岚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没敢看向身后的人,问:“拉姆尸首在哪里?”

  “她的首级被丢到荒芜沙漠,身体被丢在惩戒之山。”班步哭着说。

  “我能去接她回来吗?”江岚问。

  “看来,不行,她因为藐视弥尔神,她的身首必将受到酷刑,荒芜沙漠和惩戒之山都有士兵监督巡视。”贝尔尼答到。

  江岚不再说话,而是安静的看着窗外。

  凯等人看着这个安静瘦弱女孩的背影,突然感觉身形虽小,但阳光照下来的身影却很大,不由的被她吸引。

  吉尔突然从门外跑进来,拿着一张砂纸递给嘉乐博。

  嘉乐博读出上面的文字:“嘉乐博大人,我一定会完成你的交代,好好保护好江岚,我也希望能看到这个国家免除战乱,大家都能幸福的生活在阳光下,弥尔神保佑。”

  文字虽短,但却有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让在场所有的人眼眶湿润了。

  江岚赶紧跑到嘉乐博身边,夺过砂纸,她看不到上面的文字,但知道是拉姆写的绝笔,故作坚强的心,彻底化了,她嚎啕大哭起来,哭晕,醒来,继续哭,周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离开,只剩她一个人,天色已近黄昏,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看着无人的屋子,走了出去,只见凯站在庭院中,回头望向她,温柔的说:“好了?去吃点东西吧,如果你想为拉姆做点什么,那么就活下去,实现拉姆的愿望。”

  江岚看着眼前的男子凯,他似乎并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讨厌了,于是他们一起来到餐厅。

  这是第一次江岚在餐厅用餐,说是餐厅,其实有点像野炊搭出来的院子,院子有个回形长廊,廊边用睡莲修饰,院落的墙上爬满粉红色的小花,还有几颗红枫树,餐桌摆在最大的亭子内,亭子布置的很精致,很浓厚的异域风情既视感。

  吉尔忙前忙后的准备吃食,并说着:“罗嘉尔和波特曼,你们也来帮忙一下呀,你看我跟班步两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待大家坐定,江岚看着在场的人,其实除了凯、嘉乐博和班步,其他人都不认识。

  在这个情况下,江岚不说话,埋头吃着,凯说:“现在别院已经不能待了,江岚,你叫江岚是吧,就住这边。”

  江岚抬头看着凯,又环顾一下其他人。

  江岚还是问出来:“我希望你们谁能好好介绍一下,这是什么情况,似乎你们都知道,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没法左右自己的生死,而且已经有人因我而死。如果非要死,能不能让我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贝尔尼,我觉得你来说会比较好。相信你已经做了很多研究了。”凯说着。

  “是的,殿下。你(贝尔尼指着江岚),本名叫妮妮,来自西方的小海岛,在弥尔神殿做女神官,后来安达在选死侍的时候,选中你,她在你身上试毒,你承受不了,偷跑到殿外小河边,跳河自尽,大家以为找到你的尸体,结果你竟然活着,不仅无毒痊愈,而且身上还出现了蝴蝶印记,于是安达就认准了你就是蝴蝶使者。蝴蝶拥有破茧成蝶的力量,意味着重生,能操纵万物的能力,这个能力也就是传说中弥尔神的神力。安达同样来自西方海岛,是个平民,但安达一直有操控蝴蝶的能力,所以大家都封她为女祭司,最后成为我国最大且地位最高的大祭司,国王甚至都迎娶了她作为政治上权利最大的女性。但现在看来,她似乎想自己封神,要夺取弥尔神的力量。”贝尔尼介绍着。

  “谢谢,我知道这个身体的人叫妮妮了,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叫我江岚。我承认自己肩膀有蝴蝶疤痕,但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没有神力,我也不信真有神力一说。”江岚是典型的唯物主义者。

  “看来,你真的不够聪明。”凯笑着说。

  只见凯将手一挥,庭院内突然出现几个闪光,然后看见几个银光蝴蝶被击中,飘落下来,落到地上的时候变为一滩水。

  江岚惊呼出来,“这是什么?这个蝴蝶我见过好几次。这么美,怎么就死了?”

  凯说:“美吗?这是安达的眼线,她那些小伎俩,我已经习惯了。这些是她灵力的表现。”

  “那我们一直被安达监视着?”江岚问。

  “放心吧,我们凯殿下好歹是辛娣殿下的孩子,辛娣.塞拉尼殿下之所以是全国最受敬仰的女性,不仅来自塞拉尼家族,更是有着枯木逢春,万物复苏的神力,凯殿下继承了其母亲的神力,他可以在自己周围设置类似天池那般的屏障。”吉尔说着。

  “对啊,不然我,这个总是跟安达对着干,而且是她在这个国家最大的绊脚石,没点能耐,估计早死上100次了。”凯有点凡尔赛的说着。

  江岚嫌弃的看了一眼凯。

  吉尔跟江岚介绍着这个国家,传说,以及在场的所有人。

  江岚问:“既然你那么厉害,为什么当时让我跟拉姆在别院?”

  凯说:“当时还不知道你是安达故意设置的奸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既不想安达顺利得逞,也想观察一下。”

  江岚明显很生气,就是这样一开始的袖手旁观,牺牲了拉姆。

  凯一把拉住江岚的胳膊,将江岚拉到自己面前,看着江岚,轻声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袖手旁观。”

  妈呀,江岚突然脸红了。

  还好周围的人附和着说:“对,我们不能再容忍安达做这些惨无人道的事情。我们还想追随凯王子,成就更好的萨尔满都国。”

  一番酒足饭饱,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住处,吉尔张罗着江岚的房间,江岚好奇,怎么整个行宫都见不到一个女的,之前拉姆总要来帮忙,一度认为是个荒淫无度的花花公子,莫非只对男人感兴趣?

  江岚对自己有颗八卦的心,表示很满意,她向吉尔打听着。吉尔似乎是个害羞的男孩,结结巴巴的说:“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走了,哦,你要有什么需要,到西边的厢房找我。”

  江岚送走了吉尔,一个人看着这个房间,这个房间与别院比起来,简单很多,干净,整洁。

  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江岚变得越来越感性,躺在床上,想起过往,想起拉姆,不尽的流下眼泪,眼泪浸湿了枕头,江岚也睡了过去。在梦里,她看见了爸爸,她奔跑着,喊着,让爸爸不要离开她,但爸爸还是走了,接着是拉姆,江岚着急的去拉拉姆的手,怎么都拉不住,拉姆挥手跟江岚再见。

  当江岚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天上,她来到庭院,大家都在餐厅,向她招手,她来到餐厅,这时大家已经开始用早餐了,这对于早餐来说,是不是有点过于丰盛?满眼的酒肉。

  吉尔介绍到,这里一天吃两顿,现在一顿,晚上一顿。江岚说:“这样会不会对胃不好啊。”“啥是胃?”吉尔问到。

  江岚心想,这里不能用自己的常识来看待,说不定他们长了4个胃,跟牛一样呢,江岚偷笑起来。

  凯王子并没有在这里用餐,吉尔解释说:“王子殿下一大早就去王宫了,嘉乐博也跟着去了。贝尔尼回大神殿了。”

  江岚看着波特曼和罗嘉尔一边吃一边互怼,很是好笑,班步则默默的吃着,江岚走到班步身边,拍着班步的肩膀,安慰道:“你若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姐姐,希望你能原谅我。”

  班步说:“不,我不恨你,我恨安达,我恨不得将安达碎尸万段。哦,对不起,吓到你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江岚抚摸着这大男孩的头发,无奈的笑了一下。

  这时凯和嘉乐博从门外风尘仆仆的进来,将披风递给门口的小厮,就径直走到餐厅,嘉乐博拍着波特曼和罗嘉尔的肩膀,说:“你们要准备起来了,我们要出发啦。”

  凯笑着说:“对。”

  吉尔激动着。

  估计就江岚一人看不懂。

  凯走到江岚身边,说:“我们马上要出去打仗了,这次塞瓦侬在边境作祟,我们会出去几天,整顿好边境就会回来。”

  江岚顿时心里一揪,那自己该怎么办?安达不是可以分分钟灭了自己?

  凯说:跟我一起去,这次是小平定,很快就好。

  江岚说:“我事先说明一下,我不会骑马,不会射箭,力气小的连我自己都嫌弃,更是跑不快,跟你去打仗?这是让我提前见阎王吗?”

  哈哈,哈哈,在场的人都乐了。

  吉尔说:“我也去的,但是我不上战场,我们可以在他们身后做援助。”

  江岚瞬间鄙视起自己的低智商,哎,毕竟生活在和平年代,根本没见过战争,更不知道战争需要什么。

  江岚跟着吉尔来到西院,这里全是兵器,吉尔介绍说:“这是他们日常训练用的,凯殿下说,即使是没有战争,我们也要时刻保持良好的状态,这样才能像现在这样迅速行动,不能让敌军抢占先机。”

  江岚开始佩服起这帮年轻人,看起来大不了自己多少,但看待问题都那么深,那么远。

  吉尔给江岚准备了一把小匕首防身。

  凯走了过来,说:“虽然是自己的军队,但人太多,保不准会有安达的奸细在里面,你还是有个匕首防身比较好。对了,你会用么?”

  江岚感觉自己被小瞧了,拔出匕首,说:“你要不要试试?这次可不像那个水果刀能轻易的被你打掉了。”

  凯和吉尔笑了。

  整装待发,江岚准备换上士兵男装,凯叫吉尔准备了一身女祭司的服饰。江岚不解,但还是换上了。

  出发前,首领们聚集到王宫城墙外,国王鼓舞着士兵,突然看见女祭司服饰的江岚,对凯说:“你这是什么用意?”凯笑着说:“父亲莫不是忘了,您在祭祀台说这少女是弥尔神的使者,弥尔神的使者能赐予我军大获全胜,您说呢?”

  “呵呵,凯,你怎么那么会笼络人心?”国王笑到。

  “这还不是跟父亲您学的。”凯一丝奸笑。

  安达在城墙看着,黑袍男子走来,说:“看来你计谋又失败了,我是不是要换个合作伙伴了?”

  安达气的锤向城墙,说:“哼,这是战争,别以为能那么顺利。”

  出发了。

  原本紧张不已的江岚,发现路上风平浪静,开始怀疑,这真的是战争?

  3天后,达到萨尔满都国与塞瓦侬的边境小国——帕秋。

  “帕秋?”江岚说道。

  “对。我们的故乡。”班步说道。

  江岚内心五味杂陈。

  因为早些年塞瓦侬国将帕秋献给萨尔满都国,现在帕秋是萨尔满都国的附属国。

  大军在城外休息,凯及亲兵还有江岚进了城。

  迎接他们的是王宫的长老,说国王因为处理国事太过操劳,已经病倒,所以大家未能见到国王。长老带大家到大厅休息,备好美酒美食美女。

  江岚感觉浑身不适,大家坐在餐桌旁,并没有吃,凯看了嘉乐博一眼,嘉乐博起身走向大门,大门紧闭,根本打不开,敲门,门外也不回应。

  凯及众人起身看向四周,江岚猜想,自己是不是掉进陷阱了。紧握手中的匕首。

  突然大殿中的6根石柱上开始有蛇向下爬来。

  “啊!”江岚惊呼,有人被咬了。

  “莫不是又要嗝屁到这个地方了吧!”江岚心想。

  凯迅速的来到江岚身边,将身上的披风拿下,披在江岚身上,全神贯注的看向四周涌入的蛇。

  “大家将火把全部点燃,到高地去。”凯指挥着。

  蛇的数量太多了,越来越多的人被咬伤。

  这可怎么办?

  嘉乐博将斗篷点燃挥舞,指挥着士兵将门撞开。

  一条蛇从屋顶跳向江岚,凯迅速的挥动着手中的剑,把蛇劈成两半。江岚吓的大叫,本能的抱向身旁的凯,头埋在凯健硕的胸膛中,凯有些诧异,江岚大呼:“快呀,你不是有神力吗?赶紧把蛇赶出去。”江岚催促着。

  凯一边驱赶着身边的蛇,一边说:“不行的,神力不能乱用,会迷失人心的。”

  江岚急着喊出声说:“人都要死了,还人心,等人活着再谈人心啊,呀!快看那边还有。”

  江岚见凯无心用神力,继续说:“神力就像人的拳头,可以伤人也可以保护人,只要自己的内心够强大,就一定不会被神力吞噬,神力只是一个工具,主要还是看使用者的用意,只要自己不被自己的无穷尽的欲望吞噬,那么就不会因神力而迷失人心的。”

  凯看着四周受伤的将士,举起了右手,出现以凯为圆心的巨型风环,风力很大,将四周的蛇全部卷到空中,只见被蛇咬伤的人,从伤口中出现一丝丝红蓝色的光线,也一并跟着蛇一起卷到空中。

  空中的蛇逐渐卷成球状,嘉乐博将手中的火把丢了过去,瞬间蛇球变成了大火球,屋子里瞬间弥漫着烤肉的味道。

  “真香。”江岚不禁说了出来。

  凯看着身旁这人,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人。

  只见凯将举起的右手握拳,空中的蛇球爆破开来,掉落四地。

  嘉乐博也跟士兵们将大门撞开,并迅速的控制了两名守卫。

  波特曼将受伤的士兵集中起来,分发着金疮药,原来凯在消灭蛇的时候,一同将蛇毒从受伤的人体内逼出。

  嘉乐博询问被士兵扣押的守门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守卫:“我,我,是国王,国王下的命令。”

  嘉乐博接着问:“为什么?帕秋不是萨尔满都国的附属国吗?你们这是叛变!”

  守卫:“塞瓦侬的人在1个月前来这里,掳走了国王的亲眷,让国王抓住一个从满都过来的后背上有蝴蝶印记的少女,用这个少女去换他的亲眷。”

  “又是蝴蝶印记。”江岚说着:“莫非又是安达?但塞瓦侬是敌国啊。”江岚想起之前在牢里见到的黑袍男子,莫非那人就是塞瓦侬的人?

  此时罗嘉尔已带领士兵抓到躲在房间的国王。

  国王跪在地上哭诉:“尊贵的凯.塞拉尼.拉斯塔姆殿下,我实在是该死,但我想到我的妻儿还在塞瓦侬人手上,心里焦急万分,我实在弥补不了我的过错。”

  凯让侍卫把国王带走,安排军队在城外待命,他们几人便来到议事厅商议对策。

  江岚说:“又是要我小命的人,但国王太可怜了,用我去换回他的妻儿吧。”

  嘉乐博说:“不可以,你的命关乎着整个萨尔满都国。”

  江岚说:“如果连他的妻儿都不管不顾的话,这不是太冷血了吗?你既然拥有拯救世人的力量,为什么不去使用,而是看着人去死吗?我不希望有人因我而死,已经牺牲了一个拉姆,我不希望有第二个,第三个出现。”

  大伙看着江岚,凯说:“不是我不愿意使用神力,而是神力会让人迷失自己,使用神力会轻易的达到自己的目标,会让人失去判断力及战斗力,会渴望获得更多的力量,变得霸道,专横。现在的安达就是如此。”

  江岚:“还是很感激你最终出手啦,让我们蛇口脱险。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可以考虑一下不用神力就能解救家眷的事情啊。”

  嘉乐博:“你们太冒险了,别忘记我们还有更大的使命。”

  江岚:“我希望你们的使命不是建立在这群无辜人的尸体上。”

  凯:“好了,确实我很认可江岚的话,我们不能因为要达到自己的目标而是牺牲无辜的人。既然事情找上我们,那么我们就去把他们救出来。”

  嘉乐博:“你们疯了!”

  大家都散去休息,凯留下了江岚,:“现在形势不明朗,你最好跟我待在一起,至少我能保你的命。”

  江岚心里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凯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两人坐在房间外的露台上,江岚看着满天的繁星,很美,在江岚的世界充满了光污染,天上的卫星比星星还多,更别提看到星座了。

  凯说:“你想好去换人质了?”

  “嗯。如果他们跟安达是一伙的,你们就去搜集证据,把安达赶下圣坛。哦,还有圣杯,我们可以找一下线索。”江岚说着。

  凯说:“你会没有命的。”

  江岚说:“我是经历过4次生死的人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这不是还有你吗?不是说蝴蝶有破茧重生的能力吗?你们都说我是蝴蝶使者,那我就算死了也会重生的。”

  望着眼前这个让人吃惊的少女,凯的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第二天早上。

  嘉乐博:“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

  凯笑着拍了拍嘉乐博的肩膀,放心吧。

  原来凯、波特曼伪装成城内的士兵,帕秋国王带着江岚,和这两个伪装的士兵到塞瓦侬的营地。

  塞瓦侬是个好战的民族,虽国土面积比萨尔满都国小很多,但常常骚扰周边邻国,掠夺财物。

  塞瓦侬士兵将一行人带到在营地大帐中,是塞瓦侬的国王,竟然国王亲自出征,江岚不禁开始紧张。

  凯拍着江岚的肩膀,江岚回头看,凯示意让她放心。

  江岚似乎没那么怕了。

  帕秋国王表明来意,希望塞瓦侬能依照约定释放他的妻儿。

  塞瓦侬士兵检查了一下江岚的后背,确认了蝴蝶标记,塞瓦侬国王大喜,邀请帕秋国王能留下来庆祝,帕秋国王只希望能早日与妻儿相聚,士兵将妻儿带入大帐,他们相拥哭泣,希望塞瓦侬国王能放他们离开。

  塞瓦侬国王说:“行,你们走吧,这次合作这么愉快,期待下次的合作哦。”

  江岚被独自留在大帐中,凯和波特曼在护送帕秋国王一行时,悄悄溜到大帐外,他们随即干掉两名巡逻兵,换上他们的衣服。

  江岚此时在大帐中,面对塞瓦侬国王,说:“你抓我这个小女子干什么?莫非你和安达是一伙的?”

  塞瓦侬国王说:“呵呵,我不知道抓你能要干什么,但是受人之命,必须办成,我还以为有多难,没想到这么容易。”

  江岚:“那就是安达咯,安达指使你的!”

  塞瓦侬国王捏着自己的小胡子不屑的说:“安达,哪个安达,哦,你们满都的那个女人啊,呵呵,她凭什么指使我?”

  江岚心想:“不是安达,那是谁?天啊,这世界还有想要我命的人?”于是她问到:“你这是要将我带到哪里去?”

  塞瓦侬国王笑咪咪的说:“你这丫头有趣的很,人都被绑着了,还有心情聊天,我心情好,告诉你吧,我们去北海。”

  江岚:“那你们不打算进攻萨尔满都了?”

  “进攻?我们本来就没想打仗,我们的目的就是抓到你,然后去领赏。哈哈”

  “你怎么就那么笃定,能抓到我?”江岚很好奇。

  “呵呵,我们可是受萨波神指引着的,让我们所向披靡。哈哈,来人,我们准备去北海。”国王说着。

  此时凯同波特曼一起,准备趁塞瓦侬人不注意,将江岚带回去,结果发现士兵们开始整理行装。

  “不对劲”凯惊呼,“他们这是要离开了。我们要赶紧行动。”

  乘侍卫都在准备出行,看守薄弱的时候,他们溜进关押江岚的房间。

  江岚说:“你们快走,侍卫马上要回来了,我告诉你们,听清楚了,不是安达,不是塞瓦侬要抓我,是他们的萨波神,现在他们要带我去北海见萨波神,你们回去,这背后可能还有更大的秘密,我要去北海,找到答案。”

  江岚推开凯,:“快走,快走,注意安全。”

  凯将一把迷你的匕首交给江岚说:“你记住,你要给我活着。”然后不情愿的跟着波特曼潜回自己的营地。

  嘉乐博看着凯和波特曼回到营地,开心的说:“终于回来了,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江岚呢?她在哪?”

  波特曼说:“江岚被带到北海了。塞瓦侬人正准备撤退回去。”

  凯说:“即刻整队,波特曼留在这里监视敌情,他们若撤了,你们也回来。我们和嘉乐博先行返回满都。”

  凯与嘉乐博带着几个亲信快马回到满都,向国王复命。

  国王高兴着说:“凯,不亏是弥尔神庇佑的子嗣,不费一兵一卒,平定了帕秋,赶走塞瓦侬,我要跟你举办庆功宴。”

  凯说:“感谢弥尔神的庇佑。”此时凯的心已经早飞到殿外。

  觥筹交错之后,凯赶忙回到自己的行宫。

  此时贝尔尼等人已经在大厅等候。

  “贝尔尼,相信嘉乐博已经都跟你说了,你怎么看?”凯问到。

  “回禀殿下,您应该知道,萨尔满都国所在的大陆以前叫磬,满是瘴气,毒虫,而在磬的北面,有一片深邃的海洋,海上满是浓雾,在弥尔神建立萨尔满都国后,很多人尝试到北海去探索,但海上的浓雾与磬时期的瘴气相当,那些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塞瓦侬虽然是北方国家,但并没有听说他们能渡海,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并不识水性。”

  “那萨波神呢?”凯接着问。

  “我从来自塞瓦侬的商人那边打听到,十多年前,突然之间萨瓦侬王开始有预估未来的能力,多次不战而胜,人民都开始幻想塞瓦侬将统治磬大陆。”贝尔尼说。

  凯唤来了波特曼,说:“我有个任务需要交给你,到北海去,找到江岚,如果可以,将她带回来,记得活着。你是否愿意。”

  波特曼屈膝,将右手放在胸前说:“我愿意,我会尽全力将江岚带回来,哪怕付出生命,誓死效忠凯殿下。”波特曼随即启程出发。

  此时的塞瓦侬。

  江岚先是被带上马车,走了好几天,之后换到一艘大船上。她尽量不说话,保持低调,希望不要有人特别注意她,一路上看到塞瓦侬的士兵酒池肉林,让她极度不适,这些士兵跟萨尔满都国的士兵完全不一样,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为什么当初没有跟凯一起走,为什么那么执着要找到答案。

  此时的满都。

  国王召集各长老,大臣,安达及王子商议,接下来出兵霍特满的事宜。

  霍特满,是南方一个国家,其实力与萨尔满都国相当,国王——利瑟斯.拉斯塔姆与萨尔满都国的国王是亲兄弟,在很久前,因王位相争,利瑟斯带着亲信南下到达利吉这个小国,然后不断扩大,几十年后,其规模已经接近萨尔满都国,并且是整个磬大陆上,唯一能与萨尔满都国相对抗的国家,目前首都为霍都。

  “攻打霍特满?”凯问到。

  “禀报殿下,据探子回报,霍特满现在国内出现两股势力,一个是大王子的王妃派,一个是小王子的女祭司派。两方势力均为王位相争,而此时国王已经控制不了这个局势。”大臣回答到。

  “对,你在平定帕秋之乱有功,乘着士兵们士气高涨,这次的出征一定会好好挫一下利瑟斯这家伙的锐气。我这次也要亲自出征,先夺下他3,5个城池。”国王特姆斯.拉斯塔姆自信的说道。

  周围的大臣们纷纷赞成,安达说:“各位,我已占卜星辰,伟大的弥尔神通过星辰将讯息透露给我,神主伟大,示意我们将大获全胜。恭喜陛下。”

  凯看着安达,心想:“她又在耍什么花招?”

  安达继续说着:“凯殿下,听闻你身边那个女祭司被塞瓦侬带走了?没事吧!”安达奸笑着。

  “感谢母亲的关心,为国捐躯也是她的愿望,弥尔神保佑。”凯装作毫不介意的回答道。

  “好,看来大家觉悟都很高,那大家准备一下,择日出发,首战利吉这个小附属国。”国王下令。

  凯回到行宫,吉尔一边给他更衣,一边汇报来自波特曼的消息,“尊敬的凯殿下,忠诚追随您的波特曼此时已经达到塞瓦侬国境,但未打听到江岚的消息,我将深入军营打探,您的波特曼敬上。”

  凯紧皱眉头,握紧双拳。

  嘉乐博来了,打趣的说:“殿下,这是担心霍特满呢?还是担心江岚那个野丫头呢?”

  凯横了嘉乐博一眼,说:“你小子就知道跟我打趣,你怎么老往我这跑,自己的行宫是不是都结蜘蛛网了?你这样我很难与各家千金小姐约会的。”

  嘉乐博笑着说:“呵呵,能开玩笑,就是人没事咯,我还真担心你的心被江岚那个丫头拐走了,别忘了,我们的伟大理想。”

  嘉乐博接着说道:“最近安达这女人似乎很安静,没听见有什么动静,她知道江岚被塞瓦侬抓走后,应该出手的,结果没有,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凯说:“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你还有事么?我需要休息了。”

  嘉乐博识相的说:“好嘞,不打扰您的春宵时刻,我去找我的阿香咯。”

  其实此时的嘉乐博口中的阿香,就是罗嘉尔,两人相约到酒馆喝酒。

  凯看到嘉乐博离开后,对吉尔说:“你也担心我被江岚影响了?”

  吉尔傻傻的笑着说:“其实我觉得江岚倒是一个很真实的女孩,而且有大智慧,至少在满都城内,我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哦,我见的女孩也不多。”

  “真实?!~江岚,你现在在哪里?”凯沉思着,手中突然出现一丝蓝光,但很快就消失了。

  此刻的江岚。

  江岚被带上一艘大船,她被关在船舱的一间小屋子里,里面有一扇小窗,她看着外面灰茫茫的一片,平静的海洋,死气沉沉,看不见太阳,周围都是灰白色的雾气吞噬着所有的生命力,看来连太阳光都被这雾气吞噬。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守卫丢了件皮草给江岚穿上。

  江岚发现窗外开始出现冰柱,此时呼出来的气似乎都要凝固。

  船停了,守卫带她来到夹板,她看到了大陆,雪白一片,而船上也仅有十来人,大军原来并没有跟过来,国王仅带着几个亲信和她在船上。

  下船后,周围全是白茫茫的雾气,国王手里握着一个发光的石头,光线示意着他前进的方向,如果没有这光线,大家一定会彻底迷失。

  感觉走了没多远,他们停下来,雾消散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石门,国王将手中的石头放入石门旁一个凹陷处,门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