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乱魂传》——多希望醒来不过都是一场梦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0823 2021.06.30 17:46

  江岚原本计划睡一会,就起来等着看儿子莱斯受挫的表情,结果这一觉睡的太香了,她伸了伸懒腰,正想询问丽莎怎么不叫醒自己。

  发现自己怎么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传来一个声音:“啊,小姐醒了,小姐您终于醒啦!”

  她起身坐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再一次出现在另一个空间,这又是一个全新的空间,周围是不认识的人,她赶紧躺下,默念着,一定是做梦,赶紧回去,凯看不见自己会着急的。

  谁知身旁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找来郎中,老郎中给江岚把了把脉,摸了下额头,说:“禀老爷,夫人,小姐已经痊愈,神奇啊。小姐已经痊愈,但依小的看,还是卧床休息数日为好。”

  老爷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夫人则说:“休息数日?怎么可能明天就是她嫁给五皇子的日子,来不及了,您开点方子,给她提提气,只要能应付明天的迎娶就行。”

  江岚再次深吸一口气,“我,明日嫁给五皇子?”此时江岚脑袋像炸了一般疼。

  脑中不断浮现萨尔满都国的一切,自己还有儿子和凯,怎么能突然出现在这里?

  郎中勉为其难,答应开药。大家便纷纷离开了屋子。

  江岚看见身旁还剩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婢女吧,于是她轻轻的唤着这个女孩,问:“你是谁?这里是哪?什么国家?我怎么了?我是谁?”小女孩错愕着说:“小姐,您不记得了?”

  江岚点点头。

  小女孩准备出门叫人,被江岚一把拦住,说:“不想麻烦别人,你跟我说说就好。”

  女孩说自己叫江铃,是江岚从小带到大的贴身侍女,而江岚的身份是赵家3小姐——赵玲,是赵老爷以前风流的下场,赵玲的亲生母亲身份低微,赵玲跟着母亲在乡下农庄里长大,直到母亲去世也没能接回赵家,这次赵国的五皇子要迎娶自己的第五任皇妃,前四任均莫名其妙的熬不过1年,不是去世,就是发疯后被休,全国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五皇子。但赵老爷希望能在仕途有点突破,正好皇家取妃必须是本家人,赵老爷就自荐,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五皇子,而这个女儿便是江岚此时的身份。但江岚为什么会躺在床上,病恹恹的呢?原来这赵玲也是个性情中人,在乡下有个相好的,却被赵老爷连哄带骗的叫了回来,三天前才回来,回来后得知五日后便要与这个克妻的五皇子成婚,死活不愿意,乘众人不注意,投湖,大家打捞了很久,找到赵玲,没想到这赵玲还有一口气,但是昏迷了,家中其他几位小姐自然是不愿意的,大家正焦虑着,假如成婚时,赵老爷没有办法让女儿上花轿,就是欺君,赶巧今天赵玲醒了,大家才长须一口气,家中的小姐们也安全了,这才出现刚才那一幕,大家可不想在成婚前出任何差错,屋子里尖锐物品全部被收走,门口也有小厮把守。

  江岚拼命在脑海中搜寻历史中的赵国,天啊,根本没有赵国。看来又是一个异世界。现在她虽然将情形掌握的算是全面,但内心依然无法平静,毕竟自己无论如何是没法割舍自己在萨尔满都的点点滴滴。江铃看见江岚低沉的状态,很担心她又会继续寻死,于是彻夜不离的守着江岚。

  江岚躺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流着,哭累了,睡着,醒了继续哭,江铃担心江岚的身体,忧思过甚会伤身的,可不论江铃怎么劝都没用,眼泪就是一直不停不停的流。

  江岚知道,假如凯知道自己消失了,一定也会跟自己一样,此时心口堵的疼,她顺手摸到脖子上的平安扣,对了,平安扣还在自己身上,也跟着自己到了这个异世界。她赶紧紧紧的握住平安扣,许愿,希望自己能回到凯的身边,平安扣变热了,然后又变凉,江岚发现自己还是在这赵府,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她绝望了。

  就这样到了成婚的日子,江岚如行尸走肉般认人摆弄,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她被带到婚房,房间就她一人,她取下喜帕,走到桌前,桌上放着一壶酒,她痛饮下去,希望灌醉自己,醒来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

  江岚倒头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触感,她抱住那人,深情的说:“凯,我好想你,我回来了。”那人并未有任何回应。

  第二天早上,江岚宿醉的头疼的厉害,但她梦见凯了,梦境是那么真实,曾经如同行尸走肉的她笑了起来,但当她回过神,看到现在的屋子,又变得无精打采。

  江岚穿好衣服,打开大门,伸着懒腰,门口一个人都没有,这是典型的宋朝的房屋结构和庭院造型。她四处张望着,突然一个冷面侍卫拦住她继续前进,前方一个屋子里似乎有人,侍卫伸出手中的剑,拦住江岚。

  她无趣的换另一个方向走去。

  终于在一个小院子里看到有两个婢女,江岚走过去,那两人赶紧行礼然后冲冲离开。

  江岚感觉这屋子太奇怪了,于是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房间已经被打扫过,整理的干干净净。

  江岚趴在桌上,继续低沉的缅怀过去。

  有人通报:“皇宫紧急军报,睿皇子,请接旨。”

  江岚连忙跑过去看,在正厅前,几个人站在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面前,宣读着旨意,她看到不远处那两个婢女也驻足看着。当皇宫的人离开,这男子转身,看到了江岚,江岚也看到了这名男子,这男子倒是眉清目秀,没等看清,男子便回了正厅,江岚偷偷摸摸走过去,结果又是那冷面侍卫,她摆摆手,回了自己屋子,路上恰巧听见那两个婢女闲聊:“哎,这个王妃也是命苦,刚来一天,皇帝便宣睿皇子前往龙都镇守。不知道这个王妃能支撑多久?”江岚并未在意,也许这皇子走了,也好。

  当她还在自己院子里发呆时,突然侍女进来,翻弄着屋子,将衣物装箱子里,江岚拦住他们问:“你们要做什么?”侍女回复:“刚才睿殿下下令了,让你跟着一起去龙都,我们正在给您收拾行李。”

  江岚问:“你们一起去吗?”侍女说:“不,只有您和几个随身侍卫。很抱歉王妃,我们王府人员本来就少,没法再调配人手伺候您了,不过龙都应该会有人接应,您就克服一下吧。”

  侍女们整理好后就走了,江岚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不过是个乡野丫头,现在也算飞上枝头变凤凰呀。”“嘘!虽然时间短,好歹也算做过皇族,也不枉她来这一趟。”

  江岚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4位王妃为什么那么短命,其实她根本不想不关心,现在的她只想独处,发呆,最好没人打扰。

  很快侍卫到房间来带江岚走。江岚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发,而五皇子则骑着马,与江岚也无半点交流。

  从皇城到龙都,整整走了5天,只见队伍在一片密林前停了下来。江岚被带下来,原来整个队伍算上江岚也不过十来人,天啊,这是一个多么不受待见的皇子啊!

  大家将马匹,行李都放在密林外,步行穿林。

  江岚紧紧的跟在队伍里,原本艳阳高照,但在密林中,几乎看不见完整的阳光,只能从叶片与叶片的间隙中看见微弱的光。不知道走了多久,有些累了,江岚低头看了看自己纤细的双臂,双手扶腰继续前行,这是水蛇腰啊,这么细!她尽力跟上队伍,慢慢的,她落到最后,实在走不动了,突然队伍停住,睿走了过来,对江岚说出第一句话:“如果不想死,就跟上。”

  这句毫无感情的话,意思就是,假如你死了,也没人会难过,不要拖累大家。

  好强的江岚继续前进着。

  终于看见前面的亮光,看来要走出去了,出了密林,出现在江岚眼前的是一片奇幻的景色,奇峰林立,云海升腾。

  空中有悬浮的山,瀑布,还有一些奇峰异石在云雾中若影若现,阳光略过云彩湛蓝的泛着七彩霞光。

  原本留在密林外的行李和马车,现在正整齐的摆放在密林的出口处,等待着。

  有一个人在行李旁等候着,这人面庞白皙,阳光照耀下,泛着银光。江岚盯着这人看,睿说:“不得无礼。”江岚横了他一眼。银光男子冲江岚笑了一下,让江岚上车,而她在车上还是继续四处张望着,真想把这美景尽收眼底。

  看来这奇特的景色治愈了江岚受伤的心。

  江岚感觉自己的平安扣发热了一下,但摸了摸,没变化啊,难道自己出现了幻觉?

  没走多远,开始走盘山公路,这里的山真多。终于到了目的地——位于龙都的府邸。

  江岚独自下马车,面前是一片空旷的海天一色,往前走两步,看到下面是梯田状的山,原来他们是沿着这山路上来的。

  江岚转身赶紧跟上队伍进入这用大理石块建成的宏伟建筑物内。

  室内的建筑风格与之前在赵国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江岚从未见过的,全部都是大理石建成,内部雕像也似水晶般玲珑剔透。

  大多数侍卫都留在了一层处,银光男子带着冷面侍卫,五皇子及江岚来到二层,二层有个大露台,江岚来到露台发现这建筑物的两根立柱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两只巨龙。房屋另一面直接就修建在山上的石壁中。

  似乎没人关心江岚这个皇子妃,她独自逛了起来。这时银光男子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也就只有他让江岚感到亲切。

  他向江岚行了个礼,说:“皇子妃殿下,对这住所可还满意?”

  江岚说:“我无所谓,只要有瓦遮雨,有床能卧便可。”

  银光男子笑眯眯的说:“看来殿下也是性情中人啊!”

  江岚问:“你是?为什么你的皮肤会闪闪发光?”

  男子笑眯眯的说:“在下银龙。是这龙都府邸的管事,以后您要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唤我哦!”

  江岚礼貌着笑着说:“谢谢,以后你也不叫什么皇子妃了,叫我江岚吧。”

  银龙顿了一下,依旧笑着说:“小人不敢江岚殿下。”

  江岚被这家伙逗乐了。

  银龙说:“江岚殿下,天要黑了,我带您回屋,这里晚上还是不要出来的好。”

  江岚听出话中有话,便不再过问,跟着银龙回了屋。

  江岚住在二层,而五皇子住在三层。这样也好,互不打扰。

  每日有人准时送饭菜过来,也有人打扫卫生,但一次都没被江岚见到,真是见了鬼了,江岚嘀咕着。

  江岚一直都在二层活动,就没见到有人去三层,也没见三层有人下来。这龙都虽然景色很美,但比赵国的王府还要冷清,至少王府还有两个嚼舌根的侍女,这里只有两条石龙陪着她。

  江岚找来笔墨纸砚,在露台上不停的写着凯,莱斯,丽莎,丽夏,嘉乐博等等人的名字,就怕自己会忘记。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有些凉,看似要下雨了,江岚赶紧收拾东西往回撤,刚回屋,屋外便乌云蔽日,电闪雷鸣。

  好险,还好跑的快,不然准成落汤鸡。

  江岚收拾着手上的物品,屋内因为没来得及点灯,变得昏暗无比。

  忽然一个黑影出现,手持利剑,在电闪雷鸣中,亮剑刺向江岚,江岚迅速的躲闪起来,但对方功夫了得,江岚已经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逃,只见五皇子突然出现,将黑影打跑,没想到这皇子武功更是出神入化。

  五皇子转过身,抱起江岚,往里屋走去。外面的雷雨已经散去,阳光照了进来,江岚这才凑近了看清这五皇子的脸,乌黑的头发,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果然是英俊潇洒,江岚连声道谢,五皇子将江岚丢到床上,江岚奥哟一声,皇子转身看了一下,江岚依旧说着:“谢谢五皇子的救命之恩。”

  皇子面无表情的说:“我叫赵子睿,你难道不知道?不要五皇子五皇子的喊了。”

  江岚没好气的说:“好,礼尚往来,我叫江岚,谢谢,以后叫我江岚就可以了。”

  “你不是赵玲吗?罢了,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五皇子离开了房间。

  江岚真心觉得这赵子睿很没素质,一点礼貌都没有,如果按照现代话来说:“情商为0。”

  不过回想一下,这赵子睿天生克妻的命,估计是心爱的女子被他克死了,才这么冷冰冰吧。

  这么想,江岚也就不生气了,反而有些同情他。

  这时的赵子睿回到自己房间,冷面侍卫等着他。

  “流云,抓到他没?”

  “殿下,很抱歉,他潜入海中,被逃脱了。”

  赵子睿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对冷面侍卫流云说:“没想到他们是越来越嚣张,这么快就动手。我们必须想个对策才好。”

  流云说:“是的,否则皇子妃殿下会凶多吉少。要不要我去守着?”

  “不必,我看这女子脾气倒是蛮大的,就让她应付一二,磨磨她的锐气。”子睿说着。

  江岚躺在床上想着,这龙都的秘密还真多,才来几天,就遭遇到暗杀,莫非他前几任妻子就是这样死掉的?没点定力,估计也会吓疯掉。不过江岚没心情去管这些事情,只想散心,毕竟自己刚刚失去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以及至亲至爱。

  第二天早上,她到处找银龙,嘀咕着:“还说有事找你,人影都见不到,怎么找?”

  谁知银龙出现在江岚的身后,吓了江岚一跳。

  江岚让银龙带她出去透透气,散散心,整日待在这里憋着难受,银龙说,外面很危险,还是通报一下殿下比较好。

  江岚本来就是准备偷溜出去,怎么可能要通报,她偷偷勾搭着银龙,说:“假如皇子知道你轻薄他的王妃,你觉得皇子会怎么处置你?”

  银龙吓的哆嗦起来,说:“行行,行,我带你出去逛逛,但必须很快就要回来,如果被发现,我也会死的很惨!”

  江岚的计谋得逞了,看着银龙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银龙找来一身布衣让江岚换上,然后牵出马车,江岚说:“马车就算了,我们骑马吧,方便。”银龙诧异的说:“您会骑马?太不可思议了。”

  江岚说:“当然。”

  于是银龙和江岚各骑一匹马出去了。

  出了府邸,有3条路,银龙介绍着,左边这条通往小龙寨;中间这条通往水涧;最右边这条通往龙宫。

  江岚说:“那就先去小龙寨吧,以后再去看看另外两处。”

  银龙说:“请您务必跟紧我,这小龙寨有些东西蛮麻烦的。”银龙说着说着,回头一看,江岚不……见……了!

  银龙急死了,到处找,看到了江岚的马,原来江岚跑到一个草丛里,里面有个女孩子嗷嗷的呻吟,仔细一看,原来女孩被蛇咬了,江岚赶紧用嘴吸食着伤口里的毒液吐了出来。

  银龙急着说,不行,不能吸,吸了你也会中毒的,这是小龙寨特有的银环蛇,也是他们的保护蛇,只能去小龙寨找解药,只有小龙寨才能治这蛇毒。

  没办法,银龙只能托着江岚和这个女孩往小龙寨方向走。

  路上女孩不停的道歉,是自己害了江岚,江岚倒是不在意,两人交谈着,原来女孩叫渔歌,住在水涧,这次出来是想抓只银环蛇回去给弟弟治病,没想到蛇没抓到,反而被咬了。

  江岚安慰着说:“没事的,不是说到了小龙寨就有解药了么?说不定还能求他们给一条蛇去治你弟弟的病。”

  银龙不屑的说:“小龙寨可没你想的那么友好,药能不能求到,都很困难,更别提找他们要蛇了。”

  渔歌哭了出来,江岚狠狠的掐了一下银龙,银龙疼的哇哇叫。

  很快,银龙带着两人来到小龙寨,禀明来意,侍卫让他们进了寨。寨子里别有一番景色,全是竹子做成的建筑物,满寨子都是蛇的图腾。看来他们真的很喜欢蛇。

  侍卫将银龙一行人带到议事厅,一位管事大叔大声喊道:“你龙宫的人,干嘛到这小龙寨来?”银龙说:“我是龙都府邸的管事,这是我们的皇子妃,不幸染了蛇毒,求请管事赐药。”

  管事大叔看了看江岚,说:“既是贵客,那怎么能怠慢?药在这里……”

  “等等!”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者拦住管事大叔,说:“皇子妃,就是那赵子睿的娘子?”

  银龙说:“是的,请您赐药。”

  老者说:“既然是他的娘子,必定有过人之处,药我可以给,但必须独自到紫艳谷取。”

  管事大叔对老者说:“都独长老,这未免有些过了,毕竟他是龙都的……”

  银龙气愤着说:“欺人太甚。”

  江岚说:“我的毒可以自己去紫艳谷拿,但这个小女孩的毒,我想请您高抬贵手,赐药救人。”

  管事大叔看了看都独长老,长老点头,

  管事大叔命人带渔歌到堂客间休息,他们去取药。

  江岚拉着渔歌的手说:“你会没事的。”

  渔歌有点担心江岚。

  银龙更是着急,便跟江岚说:“我回去禀告殿下,让他来救救我们吧。”

  江岚说:“为什么要他救?人家不是说要给我解药吗?只是要我自己去拿,我好手好脚,就走一趟呗。”

  “好!”都独长老大声说着。

  银龙急的模样,倒是让江岚好奇,为什么那么担心呢?

  银龙说:“紫艳谷是这小龙寨的毒谷,小龙寨本就是制毒为主,紫艳谷里全是毒物,尤其是银环蛇随处可见。”

  江岚说:“既然那么凶险,这寨子里的人怎么能自由进出呢?”

  银龙说:“因为他们天生血液里就有毒素,可以说他们自己就是毒物,外面的人都说这寨子里的人不过是幻化成人形的银环蛇。”

  “额……”江岚尴尬了,毕竟自己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很怕蛇虫鼠蚁之类的。没想到啊,看来自己就要嗝屁在这里了,不去紫艳谷,就等着毒发身亡,去嘛,估计也是被咬死。

  “你准备好了吗?”都独长老说。

  “好,我去。”江岚应声到,顺便跟银龙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要是撂在这了,你别难过哈,回去跟你主子说,我不稀罕当他什么破王妃,先走了。”

  江岚便跟随寨子里的人去了紫艳谷。

  银龙赶紧转身离开,赶往龙都府邸。

  管事大叔担忧的问长老:“要不要拦住他?这要是惊动了府邸的人,我们也不好收场吧。”

  都独长老说:“不怕,还怕他不来呢!”

  江岚被带到紫艳谷,谷外飘散着清香的味道,真好闻,谷中冉冉升起紫色青烟在霞光映衬下很是漂亮,都独长老说:“你的解药,在紫艳谷的艳阳阁中,进去便能看见,服下便可痊愈。”

  江岚谢过长老,便只身前往谷内。

  谷中充满了奇异的花朵,这让江岚想到了美国科幻片里的食人花。此时她不断脑补科幻情节,这里会不会有杰克的豆子,绿巨人?

  江岚毕竟是死过无数次的人,死对她来说并不可怕,她害怕的是一无所知的活着。

  她沿着五彩鹅暖石铺成的小路前进着,并未看见蜘蛛,毒蛇呀。尽管如此,她依旧是小心翼翼的继续走着。

  看见路边有块锋利的石块,她捡了起来,当个武器,还是蛮称手的。

  太阳落山的也太快了,她此时还没有走到艳阳阁,夜色便降临了,在她的身旁出现无数萤火虫的小光点。此处似乎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恐怖呀。

  她伸手去抓萤火虫,一只正好落在她手上,“哎呀!”萤火虫屁股后面一根针,扎进手里,她猛的甩手,将萤火虫甩了出去,眼瞅着手上开始红肿,中间慢慢变成深紫色,这跟针扎的太疼了,她不停的揉搓着,这时身旁的萤火虫越积越多,她害怕的向前奔跑,身上,头上,脖子上,都被叮的疼痛难忍。

  江岚不停的向前奔跑着,进入一片空旷的草地,回头看萤火虫不追了,她叹了口气,猛然回头,天啊,满地的蛇,蛇眼冒着荧光绿,身上是的银环冒着银光,这就是银环蛇。

  蛇全部都竖起了脖子,丝丝的吐着红信。

  江岚后背一凉,怕是真的撂在这了。

  蛇很快的围住她的双腿,一条蛇咬住她的腿,“啊!”惨叫声在空中回荡。江岚的身体就像变成了石头,无法动弹。

  离她不远的地方,爬过来一条体型更大的蛇,身上满是银圈,蓝宝石般的眼睛闪闪发亮,所有的小蛇都挪到它的周围,只见一只小蛇歪歪扭扭的卷曲在这只大蛇面前,看起来是极其痛苦,这正是咬江岚的蛇,大蛇吐着信子,缠绕在江岚身上的蛇迅速的离开,江岚能动了,但不敢动。

  大蛇一看就是首领,它缓慢的朝江岚爬来,其余的蛇死死围住江岚和大蛇。

  江岚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紧张的不敢吞咽。

  冰冷,且有一定重量的蛇开始缠绕在江岚身上,蛇头缓慢的凑到江岚脸旁边。江岚脑袋里想到的就是大蟒蛇生吞活人。紧张的闭起眼睛。

  1,2,3,周围安静的,江岚都能数出自己的心跳声,耳边偶尔传来有丝丝的吐信子声音,身上的疼痛也都消失了。

  她等了一会,没动静,睁开眼,一只蓝眼睛蛇头出现在她旁边,她顿时晕了过去。

  银龙快马加鞭的赶回府邸,老远就喊:“不好了,出事啦,皇子妃殿下被抓了。”

  冷面流云,赵子睿闻声赶了出来,银龙来不及喘气,便说:“江岚被带到紫艳谷了。快,快……”

  子睿与流云迅速骑上马,银龙也跟着他们赶往小龙寨。

  当子睿到达小龙寨时,看到早早在寨子口等他们的都独长老。

  子睿等人向长老行礼,坦言:“请长老高抬贵手,容许我将娘子带回。”

  都独长老笑着说:“睿,你可是很久都没来我这了,走进去坐一坐,我们喝个茶叙叙旧。”长老拉起子睿的胳膊,径直往寨子里面走。

  银龙跟在后面,只能干着急。

  此时屋内只有都独长老和子睿,其余人都在外面守候。

  子睿再次鞠躬,恳请长老放了江岚,都独长老笑着说:“子睿,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母亲为了保全你,牺牲了自己,你可曾想过为什么?”

  睿沉默了。

  都独长老继续说:“我们都是龙都子民,你的身上流着是我们龙都的血液,怎么能认贼作父?哎,痛心啊!”

  原来赵子睿的母亲是龙都龙宫的公主,赵国皇帝,虽为人类,没有半点灵力,但善用能人异士,他征战四方,联合其他各盟国攻打龙都,龙宫献出公主与龙都,祈求和平。但龙都相较于赵国来说是异世界,仅凭单个毫无法术的人类,是很难控制龙都,要想统治龙都,必须要派有龙都血缘的人,于是便有了赵子睿这个混血儿子,赵子睿从小便生活在赵国,其母亲会定期往返赵国看望儿子,龙都的人虽然有异能,但只要出了龙都地界,便什么都施展不开,成为普通人。所以赵国根本不惧怕龙都人会造反,定期会要求龙都运送晶石出去,这晶石是龙都特有的矿产,坚硬无比,可制成所向披靡的武器。

  这些年,眼看着赵子睿成年,赵国皇帝担心他会不听指令,便安排赵国王亲与他通婚,希望能牵制住他,王亲们都知道这是个不受待见的皇子,且是混血,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但皇帝会加封嫁女者,所以有人还是会铤而走险。赵子睿的母亲在子睿迎娶第一位夫人的时候,就彻底定居在赵国,被严加看管,而赵子睿则被安排管理龙都。

  子睿说:“我一直以为只有龙宫会有此等想法,没想到您也有。”

  都独长老痛心着说:“我年龄也大了,折腾不动了,但实在不想看到这龙都如此衰败下去。赵王用来牵制你的人,我们帮你除掉不是更好,可惜了这无辜的丫头,看起来还是个善良之人。”

  子睿说:“我明白你们的想法,但不要再伤及无辜,我虽然知道大家都很不容易,但至少还能安居乐业。”

  “还请都独长老,放了娘子!”子睿再次恳请。

  都独长老长叹一声,说:“看这时辰,怕是已经晚了。我派人去寻吧。”

  子睿礼貌的深鞠一躬。

  此时外面的天空已是深蓝色的帷幕挂满了闪闪的宝石,子睿与都独长老站到门外,等待寻找的结果。

  江岚晕倒后,感觉脸上冰凉凉的,睁开眼一看,原来自己还在蛇堆中,不过她很好奇蛇怎么不咬自己,也不吃自己。她坐在地上,检查着自己的伤口,之前被萤火虫叮的地方已经消肿,不疼不痒,只剩一个小小的红点。她赶紧看自己被蛇咬过的小腿,但不管怎么看,都找不到咬痕,只有裤子上的几个破洞。

  她看着这个蓝眼大蛇,弱弱的说:“你们……嗯,我能走了吗?我还要去艳阳阁。”

  只见大蛇转身走了,小蛇们也跟着这蛇,江岚想等他们都走了再动,结果大蛇转过身看着江岚,江岚想,莫不是要自己跟着它?

  江岚只好跟着这只大蛇,同时小心脚下,不要踩到那些不规矩到处乱窜的小蛇才好。

  很快前方出现一个阁楼,阁楼散发着微弱银色的光,这是建筑物本身的光?她凑近一看,汗毛都竖起来了,全是银环蛇,爬满了。银环蛇身上的银光照亮了建筑物。

  大蛇带她进入大厅,果然如都独长老说的,在大厅内竖着一根粗壮的树干,似乎是一棵大树上部被截断,剩下的树干做成一个独特的立柱,立柱台面上有一个小盒子,她打开看到一颗红色如樱桃番茄般的药丸,二话不说,她吃了下去,真好吃,甜甜的,不像药丸,更像水果。

  大蛇盯着她,江岚满足的吃完,准备回去,空中飘来一个声音:“终于,我等到你了。主人。”

  江岚回头四处张望,没有人啊,她准备走出这阁楼,大蛇突然一跃跳到江岚的肩膀上,江岚吓一跳,只听:“主人,我等到你了。”

  江岚才发现,说话的竟然是这只蛇,她赶紧看其他蛇,好像就只有这一只能说话,其余蛇全部退到阁楼外。

  大蛇很快的回到地上,面对江岚,说:“主人。”

  江岚很不解,问:“主人,你说我?”

  大蛇说:“是的,主人。已经数千年,我终于等到你了!”

  江岚脑中浮现出在萨尔满都国时,那只雄狮突然与自己交好的情况,莫不是这蛇也同那狮子一般?

  她赶紧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你主人?而且你的主人是谁?”

  大蛇说:“请您宽恕我们之前的无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发现了您,我们没有慧眼,没能一眼认出,只能通过您的血液发现。请宽恕我们。主人!”

  江岚想起之前雄狮也是将自己击伤,舔食过爪子上的血液,它突然变得温顺了。

  没想到自己的血竟然是与这群动物沟通的桥梁。

  江岚问:“数千年?我以前是谁?”

  大蛇说:“我记得您游历至此,救下困在老鹰脚下的我,我便认定您就是我的主人。我陪着您,看您救下无数的动物,但后来您留下一枚红果让我留在这里守护,说以后你定会回来取。”

  “红果?莫非就是刚才自己吃的?”江岚想。

  “但那不是都独长老说的解药吗?”江岚问。

  “都独那家伙,我还以为活的够久了能改掉喜欢戏弄人的毛病。这里根本没有解药,只要有人接近这里,都会被我们干掉,这里是我们的禁地,哪怕是他们小龙寨的人,也不会轻易来此处。”

  “啊?都独那家伙是铁了心让我死啊!”江岚有点生气。

  “主人,要我去干掉都独吗?只要您下令,我们一定办到。”大蛇说。

  “不必不必,没必要,我不是好好的吗?”江岚可不想到处杀人。

  她问:“那红果是什么?”

  大蛇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主人,您失忆了,不记得我们了吗?”

  江岚尴尬的笑着说:“嗯,算是吧。我出来很久了,要回去了。”

  大蛇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那我陪着主人吧,保护你。”

  江岚看了看大蛇,又看了看外面数以千计的银环蛇,假如它们跟着江岚出去,那阵仗,自己想想就恐怖,于是深吸一口气:“说,不用了,我自己出去了,你们不要跟来,对了,我朋友需要银环蛇治病,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助她又不用伤害你们。”

  大蛇说:“需要银环蛇治病的,嗯……这样,您跟我来。”

  江岚跟着它来到一块空地,空地上是一簇一簇的蛇蛋。

  大蛇让她取蛋。江岚不愿意,这都是还没出生的小宝宝。

  大蛇说没关系,一两个蛋不会有事的,而且他们也会很乐意能帮助到您。

  大蛇张开鳞片,卷了两个蛇蛋放在江岚脚下。

  江岚拿起泛着银光的蛇蛋,对着月光看,还能看见里面卷曲着的小蛇。

  江岚感觉这份礼物太重,但大蛇及身后无数的银环蛇都严肃的盯着江岚,她只好收下,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口。

  大蛇将自己腹部鳞片直接咬下,交给江岚。说:“我虽不是百蛇之王,但我敢发誓,世间将不再有蛇能伤害到您,假如您有需要,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也要完成指令。”

  江岚不知该如何感谢大蛇,但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够久,需要赶紧回去,朋友还等着这蛇蛋救人。

  大蛇将江岚送到紫艳谷边,说:“刚才有人闯入紫艳谷,可能是冲您来的,我们已经吐出毒液,毒液会在空气中生成迷瘴,他们暂时找不到您,您放心的回去吧。”

  江岚跟大蛇再见,原来蛇也知感恩,哪怕千年,也要信守自己的承诺。

  抚摸着怀里的蛇蛋,想起萨尔满都国里的凯还在等自己,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江岚独自走出了紫艳谷,谷外灯火通明,小龙寨的人都举着火把站在外面,他们看到江岚的身影,赶紧大喊起来:“出来了,出来了。”

  都独长老,赵子睿,冷面流云,银龙全部跑到谷口。

  所有人都惊呆了,江岚不是被抬出来的,而是独自走出来的。他们在江岚身后张望着,问:“他们人呢?”

  江岚说:“还有人?不是就我一个人进去的吗?”

  都独长老摇着头抚着胡须说:“不可思议。”

  江岚盯着这都独长老,毫不客气的说:“你确定艳阳阁里是解药?”

  都独长老一惊,敢情这丫头是去过了艳阳阁,为什么还活着?而且好像毫发无伤。

  江岚看了赵子睿一眼,继续问:“渔歌呢?之前跟我一起的女孩?”

  管事大叔回答道:“她没事,在堂客间。”

  江岚赶紧赶去堂客间,渔歌见到江岚活着回来了,激动的哭了,江岚见渔歌蛇毒已清,便说:“走,我带你走。”

  银龙早已准备好了马匹,江岚带着渔歌对银龙说:“走,我们回去。”

  赵子睿礼敬都独长老便也骑马离去。

  剩下来的小龙寨的人,面面相觑。

  管事大叔走到都独长老旁,只见都独长老挥挥手,示意大家散了吧,他也回了屋,独自一人的都独长老看着明月,长叹一声:“看来这天,要变了。”

  江岚快马加鞭的带着渔歌回到府邸,她完全无视随行的其他人,带着渔歌回到自己房间。

  银龙准备前去阻拦,赵子睿拦住他,说:“就由着她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银龙笑嘻嘻的说:“没想到皇子妃殿下的马骑的这么好,更想不到的竟然能安然无恙的走出紫艳谷。”

  “流云,你回赵国仔细查一下这个赵玲,顺便再查一下叫江岚的。但要秘密进行。”子睿吩咐着。

  “银龙,你盯着江岚,不要再出现今天这样的差池。否则丢你回龙宫。”子睿有些生气的说着。

  银龙不敢吱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