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独魂传》——怎样才能找到以前的那个你?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0847 2021.06.30 17:48

  “之前你不是提过特姆斯集团希望我们能入股的事情吗?他们也算行业来的翘楚,你不是也想进军半导体产业?我这个经济学博士虽没实际产出,但还是能为你出谋划策一下。”林士凡说道。

  “哟哟哟,你转性啦,平时让你到公司帮忙,你没兴趣,现在一来就搞这么大的事情,说,是什么影响到你啦?”林士平笑着说。

  “没什么,我就问你到底怎么想的?入股还是不入?”林士凡问。

  “别急,入肯定是要入的,不过不能让他们那么轻易的拿到这笔钱,以前他们可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现在肯低声下气的找我们谈合作,怕是出现了困难哦。我已经派人调查了,具体结果应该快出来了,稍等,我打电话问问。”

  林士平打过电话后说:“有结果了,他们自从更新了产线设备后,良品率直线下降,而他们目前设在大中华区的几个厂区属于上游,下游相互衔接的关系,上游不良率升高直接影响下游接货工厂的不良率,据说内部分歧很大,下游想要外购,但作为集团来说这样只会增加成本。具体情况,稍后他们会把报告递给我,要不你到公司来,我们合计合计?”

  “我这段时间都有课。”

  “哦,我亲爱的弟弟还是个大教授,我怎么给忘了呢?”林士平笑着说。

  “特姆斯集团的事情有什么最新情况,你记得跟我说。”林士凡说。

  “亲爱的弟弟,有这么严肃对自己哥哥讲话的么?哎,你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估计也就只有我们自己家人能受得了。对了Amy还好吧,什么时候带她来家里吃饭啊?”

  “为什么带她回来吃饭,你准备在中国待多久?”

  “什么叫为什么带她回来吃饭?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大学项目组的同学。”

  “好,同学,同学,看着你这样子,估计也就Amy当你是个宝。”林士平无趣的说着。

  “你到底准备待多久?”

  “我最近有几个投资项目,估计近期都不会回美国,而且有你大姐一家子在那边照顾爸妈,我可是怕回去,不光要听唠叨,还要被各种安排社交。在外面多自在,你看这楼下,景色真好。”林士平走到客厅的落地窗边。

  “我先走了。”林士凡正准备转身离开。

  “喂,那天给你订位置的餐厅,我去的时候,服务员跟我说起一件有趣的事情,难得弟弟约人,我就安排在可以挂账在我名下的餐厅,算我赞助吧,原以为你请的是学校领导,没想到是一个女的啊,那女孩也是有趣的很,服务员都跟她说了不必结账了,还非要单独结。”

  “哦?多少钱?”

  “不知道,不过按照我估计差不多7,8千吧。”

  林士凡不说话,转身就离开了林士平的公寓。

  “呀,这弟弟,哎,为什么他会是家里最得宠的呢?”林士平哭笑着说。

  林士凡出门就准备给江岚发消息,但也不好说自己不知道要她花那么多钱请自己吃饭,这显的很装,于是就问她准备什么时候去报名在职研究生的事情。

  江岚很快就回了消息:“这个周末。”

  两人约好周末一起去报名。

  江岚自从经历了邮件门事件后,工作上总是闷闷不乐,张晓艳就隔三差五跑到她的格子间八卦,就想知道她是不是想跳槽了。江岚见到这张晓艳就不想说话,而张晓艳则不断的分享着听来的八卦,其余同事表面都埋着头工作,实际是八卦着听,而只有Amanda对这八卦特别来劲,还搭腔。

  到了周末,林士凡一早就到江岚宿舍下等着,江岚一如既往的睡个懒觉,磨磨蹭蹭的到了12点才出门,因为她跟林士凡约的是下午1.30到学校门口见。

  结果一出门,见到林士凡坐在楼梯上,赶忙上前询问,原来这家伙一大早就来了。江岚说:“不是说好在学校门口见么?”

  “我想早点见到你。”林士凡说。

  “哎,你都是这样追女生的?”江岚问。

  “我没追过女生。”

  “别装了,坦诚点不好吗?你这条件,就算你不追,也有大把女生追你吧。”

  “真没有,我最多的时间是看书,做项目,哦,还有旅游。”林士凡说着。

  江岚将信将疑的,带着等了一上午的林士凡,到兰州料理店吃了碗普通拉面。

  “这顿算我请你,谢谢你等了我那么久。我现在也就只能请你吃这个了。”江岚说着。

  “其实,很抱歉,我并不知道那天那顿饭那么贵,我后来才知道的,我现在就把钱还给你。”林士凡准备掏钱。

  “别,我又不是请不起,既然说请,就请了,再说,上次不是都说过翻篇了吗,不要再提了。”江岚一副死鸭子嘴硬。

  两人坐着地铁来到魔都大学。

  “嗯,招生办在哪边呢?我在网上查到好像是在这附近啊。怎么看不见?这么多楼,这楼也不多挂几个显眼的牌子出来!”江岚嘀咕着。

  “跟我来,这边。”林士凡一把拉起江岚的手,带着她来到一幢白墙绿瓦的建筑物前,门口一个小小的金色牌子上写着“在职研究生招生处”。

  “你怎么知道在这里?”江岚问。

  “只许你上网查,我就不行啊?我不仅查,还看了地图的。”

  “是吗,你厉害行了吧。”

  两人进了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里,堆满了试卷和资料,只有两个办公人员,江岚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请问,报名是在这里吗?”

  “你报什么专业?”

  “工商管理。

  “总学费4万8,包含书本和学习资料,考试费另计,首付80%,一年后付清,考试的时候交考试费。当然学费也可以全额付清。最长学制是3年,每周上课,休息日上课是一整天,或每个工作日的晚上3小时,学完一门考一门,全部课程通过就是准备论文,论文需要到学校来答辩。”招生的老师面无表情,像极了复读机的说着。

  看来因学校名气而来报名的人不在少数,否则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招生老师应该非常热情才是,毕竟是这么大的一笔收入啊。

  “是不是现在报名?”招生老师问。

  4万8呢,江岚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才工作几年,虽没什么社交,但在魔都生活还是花去她大半薪水,这4万8已是她全部家当,心里莫名的紧张。

  “报。”只听林士凡回答到。

  “几个人报?”招生老师看着林士凡问。

  “1个。”林士凡说。

  “能刷信用卡吗?”江岚问。

  招生老师看了看江岚说:“行。”

  江岚信用卡额度是2万,再凑着工资卡的钱,未来一个月不会那么拮据,她拿出信用卡,跟老师说:“老师,我分期付,先付80%,您先用我这张卡刷2万,剩下的,我换个卡刷。”

  老师看着江岚,又看了看林士凡,正准备接过卡时,林士凡收回江岚的卡,将自己的卡拿了出来。

  招生老师瞧了瞧两人,问:“到底准备怎么付?分期还是全额?你们哪张卡付?”

  林士凡推开江岚的手,将她的卡揣进自己兜里,递上自己的卡说:“全额。老师您辛苦了,就刷这张,省的麻烦!”

  招生老师看着江岚笑着说:“小姑娘,找了个不错的男朋友哦。”

  江岚没说话。

  招生老师给江岚办理完所有手续,并将所有的须知等都放在资料袋中,说:“你现在12月份报的,如果学的快,明年5月份就可以开始考第一门了,两年不到一点,你就可以全部学完,运气好就毕业了。全部教材会陆陆续续发给你,这几本是现在开的课的,你下周就可以随堂上课,课表都在这个资料袋里,你把QQ群加一下,有通知都会发到里面的。”

  招生老师熟练的将一连串的事项布置给江岚。

  江岚认真的听着。

  全部手续办理完毕,两人拎着资料袋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江岚瞧见有个公园椅,便带着林士凡过去坐。

  江岚严肃的看着林士凡说:“钱我马上还给你,账号多少?把卡拿出来,我拍个照。”

  林士凡说:“不必那么着急,你慢慢还也可以的。”

  江岚突然之间哭了出来,林士凡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周围路过的人都会看着他们。

  林士凡蹲下看着坐在椅子上,哭的泣不成声的江岚,轻声的问:“能说说是怎么了吗?我刚才看你就有点奇怪。”

  江岚一边哭一边说:“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这个决定也是前不久突然出现在脑中的。”江岚原原本本的将的公司遭遇全部倾诉了出来。

  “没想到这份工作给江岚的压力那么大。”林士凡心疼着。

  “你主要是太在乎这个工作了,嗯,可以说职场EQ不太高。这种职场争斗很正常,人嘛,都是自私的,贪婪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别人,你看开点。”林士凡认真的分析着。

  “你才EQ不高,你看有这么追女孩子的吗?哼!”江岚辩解到。

  “呵呵,能怼我了,看来没事了,江岚,假如你真的不开心,就不要硬撑了,换个环境说不定又是另一番景色呢?”

  “你说跳槽啊?哎,Amanda之前跟我说不要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却一股脑的将全部身家拿来学什么工商管理。现在哪有资本跳槽?”江岚担心着继续说:“我真怕自己属于脑子一热的冲动消费,很多人报名了后没时间学,最后钱都打了水漂。如果真这样,我还不如拿这钱做善事,帮助别人呢。”

  “哦,原来你是担心变成穷光蛋,饿死街头啊,没事,以后一日三餐我请你陪我吃,这样总不会饿死了吧。”林士凡笑着说。

  “你?基本可以算是无业游民,还是算了吧。钱我分期还给你。”江岚不屑的说。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一个急促的刹车声,嘭!江岚赶紧起身张望,看到很多人都围了过去,江岚两人也跑了过去,推开人群,见到一个男孩躺在地上,腿部出血,一辆自行车倒在旁边,还有一辆红色小汽车右侧侧面被撞的凹进去。一看就是交通事故,男孩疼的不断抽搐呻吟,江岚准备拿起电话打120,只见林士凡走到男孩身边,示意让男孩躺下,尽量不要蜷曲,他用手捏捏这,看看那,询问着男孩的感觉,接着他起身四处查看,迅速跑到树下,扯了根树枝,借助腿使力将树枝截成手臂长的长度,他熟练的将男孩的腰间的皮带解下,又借了在场围观一个女孩的围巾,将男孩流血的腿固定住,一连串的操作后,救护车警车都到了,救护人员看到被紧急处理的男孩,询问是谁做的?林士凡站了出来说是自己做的,救护人员佩服的说:“处理手法真专业,你是医学生?”

  “算吧,按照这边学校的说法应该是临床医学外科硕士。”林士凡不咸不淡的说着。

  “谢谢啦,喂,小弟弟,你运气好,碰到个医生哦。再忍耐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救护人员将男孩运上救护车。此时周围的人不断的给林士凡鼓掌,警察也过来留了林士凡的电话。

  江岚被林士凡这熟练的操作惊呆了,回去的路上,江岚问:“你到底是谁啊?医生?为什么不去做医生呢?”

  林士凡严肃着说:“我学医不是为了当医生,而是希望能在我爱的人需要的时候,我有能力救治她。我不希望再看到挚爱离世了。”

  “看吧,说漏嘴了吧,你还是恋爱过的吧。还说没有恋爱经验。”江岚感觉自己终于戳穿这个情场浪子的谎言了,倍感骄傲。

  本以为林士凡会解释什么叫挚爱的离世,结果,

  “我作为林士凡,至今没有与其他任何一个女子交往过,我以性命发誓,这此生只爱江岚一人,愿终生陪伴。”林士凡认真的说。

  江岚突然被这一操作吓到,赶忙说:“别别,不要乱发誓。而且我们才认识几天,就来这么一出,你还不承认自己EQ低。”

  “有些东西说不清,但你要相信我。”林士凡很担忧此时的江岚不信自己。

  江岚一路都在要林士凡的银行卡号,但林士凡就是不给。

  最后林士凡送江岚回了宿舍,准备约好下次见面时间,结果江岚打岔说要努力工作赚钱,就走了。

  回到宿舍的江岚破天荒的见到Amanda竟然在宿舍,她赶紧八卦起来,原来Amanda跟那个相亲对象闹翻了,原因竟然是她那个在法国有妇之夫的男朋友已经离婚,来找她了。

  天啊,这是什么神反转啊!Amanda看到江岚拎回来的学习资料,说:“你真决定去学啦。佩服佩服!该不会是那个奇葩跟你一起去的吧?”

  江岚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跟Amanda说了,Amanda托着腮说:“他的行为确实看不出来是恋爱过的,但不排除是装的。什么时候让我见见这个奇葩啊?”Amanda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想干嘛?”

  “帮你验验货呗。诶,别误会,就是凭我的火眼金睛看穿他的把戏。免得你被卖了还给人数钱呢!”Amanda得意的说。

  “再说吧。我要看书了。”江岚拿出教材翻看起来。

  自从给了自己学习任务之后,江岚再也没有因为工作上的压力难受过,看来Amanda说的挺对的,自己关注的点也最好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多给自己找事做就不会胡思乱想。

  不知不觉一周过去了,到了周末,她再也没有懒觉睡,因为早上8点就开始上课,她早早的来到教室,第一节课:管理经济学3小时。

  离开校园的几年,还真是怀念校园单纯的生活。江岚摸着被人刻字的课桌,坐了下来。

  上课铃响了,进来一个年轻男子身影,江岚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果然不是别人,正是林士凡。只见他在讲台上介绍着自己,并在黑板写着自己的名字,中文林士凡,英文Stan。

  江岚拍着自己的脑袋,天啊,这家伙到底是谁?

  这时从教室外走进一个年龄很大的,一看就是专家的人,走上讲台说:“同学们,原本应该是我给大家上课,但你们运气真好,这位是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博士,建立的模型和研究,都登上了国际期刊,我们学校很荣幸能邀请Stan担任荣誉教授,他将陪你们完成这门课的学习。”

  在场的学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杀鸡焉用宰牛刀?而林士凡笑眯眯的看着坐在第二排的江岚。江岚被这一击,差点刺激到要吃速效救心丸。

  没想到林士凡在课堂上侃侃而谈,用最浅显的语言从微观经济讲到宏观经济,再到管理经济。在场没有人打瞌睡,全程无尿点,1.5小时的课程很快结束,班上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冲了下去,找老师要电话号码,网络账号,希望加老师为好友,结果都被老师以不用网络聊天工具为由拒绝了。

  江岚拿着水壶走出了教室,林士凡赶紧跟了出来,江岚无奈的说:“老师,不是吧,我上个厕所你也要跟?”

  林士凡笑着说:“我帮你拿水壶。你该不会要带着水壶进厕所吧。”

  江岚已经没有了脾气,将水壶扔给士凡,钻进了厕所。

  在厕所里,女同学都在窃窃私语:“这个老师好帅啊,年轻又有才华,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哦。”

  “喂喂喂,我刚才上课的时候用手机上网查了,真的如介绍说的,人家是规规矩矩的经济学博士,而且是国际顶级商学院的。你知道他的同学都是谁吗?说出来要吓死你们。”

  “哇,我们运气这么好啊,我们不过是在职研究生哦。说白了没有毕业证只有学位证的那种。我们真是赚到了。果然学费贵有贵的道理啊!”

  江岚听不下去了,赶紧出来,看到林士凡捧着她的水壶,赶忙拿过水壶,就怕被同学发现,拿到手的水壶已经被灌满了水。

  江岚准备进教室,被林士凡轻轻拦了一下,他俯身轻轻对江岚耳语:“中午一起吃饭。”

  江岚看了他一眼,赶紧回到座位坐好,而林士凡得意的笑了。

  同学们看到老师笑了,便起哄说:“老师你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啊?分享一下啦?”

  林士凡望着江岚,笑着说:“没什么,待会要跟女朋友吃饭。”

  “哇,老师,你不是吧,这狗粮撒的,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怎么办啊?”同学笑着说。

  此时似乎可以听到那些,知道老师已经有女朋友后,女同学心碎的声音。

  下半场1.5小时的课程,依旧全程无尿点,江岚也认真的做着笔记。

  这课让大家意犹未尽,而下次课程就要等下周,同学们纷纷在下课后询问老师下次课还来不来,林士凡则看着江岚,笑着回复,秘密!

  江岚看了看挤在讲台上的人群,背上包独自离开了教学楼。

  刚离开教学楼,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林士凡。

  “你怎么那么快出来?你的小粉丝怎么办?”

  “你最重要。”林士凡笑着说。

  “算了吧,你还有哪些是我不知道的,一次性都说出来吧,你知道我什么感觉么?就是被你耍,你很得意吧。”江岚生气的说。

  “其实我之前想说的,后来好几次被打断了,就忘了,而且在学校上课不算正式的工作,顶多是兼职,而且是那天陪你报完名后,你都不跟我说下次见面的时间,我只好去找学校申请来代课,这样总能见到你了。”林士凡委屈的说。

  “那还怪我咯!”

  “不怪,不怪,是我不好。我呢,除了医学,经济学,还有法律和历史两门。这是我全部的学习经历了。”林士凡打包票的说。

  “还有法律,还有历史!你跨学科跨的太严重了吧,你是天才少年啊!你这么年轻,就完成了这么多学业。”江岚吃惊着。

  “对啊,所以我跟你说过,在找到你之前,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和旅游,旅游也是为了找到你。”林士凡感觉自己终于沉冤得雪。

  林士凡问江岚中午吃什么?江岚说:“食堂,我现在可是穷鬼。对了,你也不给个账号,下次我把钱取出来给你吧。”

  林士凡开心的说:“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

  江岚笑着快步走向前。

  两人来到食堂,竟然同学也在,江岚躲了起来,林士凡拉出江岚,用手扶住江岚的肩,两人靠在一起打菜打饭。

  江岚似乎感觉到同学炙热的目光,她全程低着头,埋头吃饭,而林士凡则不停的往江岚碗里夹菜,江岚依旧低着头扑腾着碗里的吃的,最后实在吃不下,抬起头瞪着林士凡说:“你不要再给我夹菜了,我吃不下啦,再吃就要成猪啦!”

  林士凡温柔的笑着,眼里只有江岚,而江岚开始不好意思。

  饭毕,还有点时间,两人在校园的林子里散步。

  下午的课是人力资源管理,江岚说:“下午的课你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你希望我来吗?”林士凡俯身到江岚耳边俏皮的说。

  江岚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随便你。”

  林士凡说:“下午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我没办法陪你了。”

  “哦,你去忙吧。”江岚虽有些失落,但还是表现的不在乎的说。

  林士凡看了看时间,将江岚送到教学楼下,便离开了。

  江岚回到教室,同学们竟然主动过来八卦,她不太喜欢这种氛围,便找了个借口离开教室,直到老师来了才进教室。

  此时的林士凡来到林士平的公司,公司位于魔都最繁华的金融街上,高耸如云的写字楼比比皆是,而公司就在其中一幢金色写字楼的45层。

  原来是林士平打电话告知,特姆斯集团的资料都弄好了,他也在前几天见了他们的老板,现在就剩最后的谈判条件还需要敲定,大方向都已经确定好了。

  林士凡仔细的阅读资料及谈判备忘录。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江岚走出教学楼,发现天早已黑,因为是休息*****里走动的人很少,她四处张望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四处看,见没什么人,便坐地铁回家。

  自林士凡离开后,便一条信息都没有了。

  江岚看了看手机,又无新信息,整个路上,江岚都有些失落。

  Amanda这个时候也在宿舍,两人在宿舍煮着泡面,边吃边聊。

  “你知道吗?公司将有大动作。”Amanda神秘的说。

  “什么?裁员吗?听说裁员补偿很多的。”江岚说。

  “也不一定,但很多都会调整,比如我们这免费住的宿舍,就要开始收费了。”Amanda说。

  “啊?收费?”江岚惊呼着问:“准备收多少?”

  “嗯,按照魔都现在租房市场价格,公司给你承担了物业、水电、租金,怎么样,也要3-4千一个月吧。”Amanda八卦着。

  “3-4千?太多了吧,好歹是公司福利,你哪听来的?”江岚问。

  “嘘,别说出去啊,总经办那个王倩,我老请她喝奶茶,她告诉我的呗。”Amanda笑着说。

  “王倩不是工厂的吗?她怎么还管这共享中心的事?”

  “你不会不知道共享中心所有的费用是由各个工厂分摊的吧?包括我们现在住的宿舍。”Amanda说。

  “分摊啊,我知道,但为什么她会知道收费?”

  “嘘,她不是总经办的吗?老板那边有什么动向,他们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听说公司正与投资公司谈融资,对方要公司的资料,他们可是准备了好久。”Amanda说。

  “哎呀,你就等着收邮件吧。”Amanda继续说。

  “除了这个房租收费的事,还有什么大动作?”江岚问。

  “这个关乎我们一个月要少好几千的银子,对我来说就是大动作啦,其他的事情跟我又没关系,管他呢?”Amanda说。

  “那如果真收费了,你还住吗?”江岚问。

  “我不会跟钱作对,当然是回家住咯,大不了多听几句唠叨,但至少钱在自己口袋里哈!”Amanda笑着说。

  “哦,好吧。”江岚若有所思。

  “要不你跟我一起,回我家去住,这样我妈说不定就不好意思唠叨我啦。”Amanda勾搭着江岚说。

  “算了吧,我最怕跟长辈住一起了,让我再想想吧。”江岚推开Amanda。

  周六上了一天课,周日休息一天,这天原本是江岚赖床日,可这天她很早就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无信息。而Amanda早已起床出门跑步。

  江岚换了身运动装,来到公司楼下,直接朝着那辆锁在花坛很久的自行车走去,尝试着用钥匙打开,啪,开了。

  于是拿出准备好的湿巾,仔细的擦拭,保安走了过来说:“这车是你的啊?已经停很久了,你看又是风又是雨的,很伤车的,这车看起来也不便宜吧。”

  江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擦干净后,赶紧将车骑走。

  此时的江岚也不知道该骑向哪里,便不断向前骑,不知不觉来到世纪公园,这是江岚最喜欢的公园,虽然已是12月份,但还是有很多人早早的拿着野餐垫和帐篷在这里野炊。公园里有条曲径通幽的小石子路,她推着车慢慢往里走,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

  江岚透过小竹林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啊!是Amanda!!

  江岚并不想偷听,但Amanda哭的太伤心了,她直接冲了过去。

  Amanda与对面一男子同时惊讶的看着这个推着自行车的人。

  江岚将自行车往地上一放,抱住Amanda,大声对男子说:“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男子错愕的看着江岚。

  而Amanda赶紧拉住江岚,说:“不是的,不是的,你误会啦!”

  “那你干嘛哭?”

  “我,我是太开心的哭,同时也是为我受过的委屈哭。”Amanda不好意思的说。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个有妇之夫的男友,刚才正式对Amanda求婚了。

  而Amanda因为之前在法国的不开心经历,感慨苦尽甘来的喜极而泣。

  江岚明白了整个来龙去脉,尴尬的去扶自行车,准备乘机溜走,Amanda笑着拉住江岚,说:“走,一起去吃饭吧,对了,江岚,他是程曦,程曦,她是江岚。”江岚与Amanda的未婚夫程曦,相视而笑。

  Amanda带着江岚来到停车场,程曦的车是一辆斯巴鲁的SUV,江岚手上这辆自行车怎么解决?似乎这车也放不下,于是江岚说:“你们先去,我把车停回去再来找你们?”她向Amanda使了个眼色,笑着说:“这么幸福的时刻,你们还是独处一会儿比较好。我待会来蹭饭,也沾沾喜气。”

  江岚便独自骑车回了公司宿舍。

  刚到宿舍,就看见林士凡在楼下等着,林士凡看着推着自行车的江岚,赶忙冲过来激动的说:“你怎么不回我电话?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江岚看着林士凡,弱弱的说:“我刚才出去骑车,手机忘在宿舍了,没带。”

  两人尴尬的不说话,林士凡看着自行车,笑着说:“下次我陪你去骑车吧。走,我带你去吃饭,我打听到这边有个很不错的餐馆哦。”

  江岚说:“不行,我晚上约人了。”

  林士凡瞬间失去笑容说:“是谁?”

  “舍友啊,她刚刚订婚了,额,还被我撞了个正着,所以我们约着一起吃饭。”

  “你跟他们两个人一起吃,而且在今天这个时刻,不觉得这个灯泡有点亮吗?”林士凡说。

  “额,我……”

  “为了让你这个灯泡不怎么明显,我也要一起去。”林士凡有点不讲道理的说。

  经过一段软磨硬泡,林士凡终于说服江岚带他一起去。

  江岚停好车,回宿舍拿了手机,就准备出发,结果被林士凡嘲笑:“别人今天好歹是个大日子,你穿一身运动套装,不合适吧。”

  江岚只得回去换,其实她也就把运动裤换了下来,毕竟12月的天,大家都穿的棉袄。

  江岚跟林士凡来到Amanda手机上的地址,是市中心一幢老式洋房改装的西餐厅。门口放着一个小立架,上面简单的写着些英文字,江岚根据英语发音念了半天,还是不认识,店内贴着法国国旗,原来这是一家法式餐厅。

  服务员领着江岚他们去找Amanda,江岚自言自语说:“这店厉害了,服务员都是外国人。”

  Amanda老远就看见了江岚,向她挥手,江岚快步走了过去,类似一个小包间的席位,半空是镂空的木质结构,营造一种私密空间感。

  Amanda看着江岚以及旁边那个小跟班,笑着说:“这位是?莫不是那个8千的家伙吧?”

  江岚示意Amanda不要再说啦。

  程曦主动站起来介绍自己,林士凡也礼貌的介绍自己,但最后加了一句:“江岚的男朋友。”

  Amanda笑的眼睛再次眯成一条缝,江岚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别听他瞎说。”

  程曦笑着对林士凡说:“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啊!加油哦!”

  林士凡也笑着说:“已经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了。”

  大家都笑的快岔气了。

  程曦用流利的法语对服务员说着,服务员拿来了餐单,江岚翻看着,两眼已晕,除了图片,金额和字母认识,而字母组合在一起的法语,一个不认识,她偷偷的瞄着其他人,Amanda则靠在程曦怀里,两人看着一份餐单,小声的说着,林士凡则一脸严肃的看着餐单,看样子他应该也不会法语,这下自己就不丢人了,她窃喜的笑着。

  Amanda说:“怎么样?看好了吗?不用给我们省钱,而且这种机会不多哦!”

  江岚忙说:“随便,客随主便。”

  “行。”Amanda叫来服务员,也用流利的法语点着菜。

  江岚看了一眼林士凡,发现他还是一脸严肃。

  似乎Amanda已经点好了,服务员准备离开时,林士凡突然说话了,他用流利的法语说着什么,江岚完全不懂,只看Amanda两人惊讶的看着林士凡,笑着说:“深藏不露哦,你还真体贴。”

  江岚完全不知道这3个人在说什么,便问了出来。

  Amanda笑着说:“秘密。”

  等待上菜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在闲聊,只有林士凡不做声的静坐在旁边。

  程曦问:“士凡兄,没想到你法语这么好?也是法国留学的吗?”

  林士凡摇了摇头。

  程曦笑着介绍起自己跟Amanda在法国的爱情经历,当然也回避了自己的婚史及老婆找到法国的情节。Amanda则满脸幸福的看着他。

  在江岚的价值观里,一直都没法理解为什么Amanda这么优秀的女生会喜欢这样一个男生,她认为,既然是因为爱情而步入的婚姻,那么就应该对这份神圣的婚姻忠诚。所以江岚并不喜欢程曦,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开始上菜,标准的法餐是出名的细致讲究及繁琐,一个吃完换一个,服务员给四人倒了两种酒,也就是只有江岚的酒不一样,而且似乎江岚面前的主菜也与他们不一样。江岚不解的问,Amanda笑着说:“你刚才不是问我们笑什么吗?这就是答案。”

  江岚更加不解,毕竟是第一次吃这么正宗的法餐。她看着林士凡,林士凡低着头,微笑着不说话。

  程曦忍不住了,说:“你的这杯里面是混过果汁的。而且你的牛排也比我们要更熟一些。”

  “啊?”江岚没听懂。

  Amanda补充道:“也怪我马虎,没考虑到你,其实,不是经常吃的人,为了减少肠胃负担,会在菜品上稍作改变。”她切了一块带血的牛排,这牛排的血滴答滴答的还在流。

  江岚看向林士凡,虽然知道他是出于好心,但这样会让自己很没面子。

  Amanda和林士凡此时不好再说什么。

  程曦也看出了江岚尴尬的表情,便说:“其实我第一次吃的时候,没人跟我说这些,害我吃完拉肚子拉了3天,那难受的哦!”

  Amanda打趣着说:“吃饭呢,说的话题是不是太有味道啦?”

  尴尬似乎化解了,江岚跟Amanda热烈的讨论着婚礼。程曦便叫林士凡到一旁的吧台区坐坐。

  程曦和林士凡并无过多交流,而是喝着酒,反而是江岚她们聊的停不下来。

  “你结婚,你父母都同意啦?”江岚问。

  “没敢说,我家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

  “瞧不上呗,他不是本地人,而且还离过婚,30多了。在本地也没有住房。”

  “那怎么办?”

  “我已经决定了,跟他回老家。”

  “啊?”

  “嗯,我们不想再错过。其实待在哪无所谓,跟谁在一起才重要。”

  “你要幸福哦!”

  “嗯,对了,那个奇葩,看起来还不错哦,你知道吗?我们这边看过去,他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你,眼里只有你诶,而且还那么关心你,虽然他不太说话,不过他也不需要跟别人说话,只要跟你说就可以啦。”Amanda满意的说。

  江岚往林士凡那边看去,笑了笑。

  饭毕,Amanda并没有跟江岚回去,而是跟着程曦走了。林士凡说:“你不会还指望她跟你回宿舍吧?”

  “啊?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江岚说。

  林士凡送江岚回去。

  在路上,江岚问:“你法语怎么这么好?”

  “我不是说唯一的业余时间就是旅游吗?如果想真正享受旅游带来的惊喜,就要深入的了解这个国家和城市,与当地人交流,所以,我就学了。”

  江岚看了看林士凡不再说话,自己的内心其实已经很清楚,自己跟林士凡之间的差距不是一个太平洋,而是整个银河系。

  林士凡见到江岚似乎满怀心事,于是打趣的说:“你是羡慕室友,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可以帮你哦,让你在他们之前就结婚的。”

  江岚鄙视的看着林士凡,说:“你想得美。”

  林士凡说:“其实你不喜欢程曦吧?”

  “你别胡说!”江岚惊讶到。

  “程曦是婚内出轨的Amanda吧,你肯定不会认同这种行为。”林士凡认真的说。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不会是刚才程曦跟你单独说的吧?”

  “看来我猜对了,他在分享两人恋爱史时,逻辑有点问题,有很明显的时间偏差,这个消失掉的时间去哪里了?别说是为了学业学习哦,我可看出他们两人,都不是一心只关心学习的人。”林士凡分析着。

  林士凡表现出的洞察力,让江岚更是自惭形秽。

  在路上不再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