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独魂传》——好事多磨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3348 2021.06.30 17:49

  “林士凡!”林士娴在他们身后大喊。

  两人转身,见到后面的3人,江岚赶紧将手甩开。

  林士娴走上前,打量着江岚,拍着林士凡的胳膊说:“喂,这就是你的事啊!难怪叫你去山庄你不去!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嘛!”

  “我没保密。”林士凡看了看林士平和Amy继续说:“他们俩知道。”

  一个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林士娴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林士娴显然很生气,对着一旁的林士平和Amy说:“你们俩都知道?”

  Amy不做声。

  林士平笑着说:“他有女朋友不好吗?呵呵。不过Stan,你这就不对了,怎么不带她一起来聚餐呢?”

  江岚忙挥动着说:“他有邀请我,是我有点事,来不了,不怪他的。”

  林士娴抓住江岚的手说:“这,这,这,是真爱诶。大哥你看。”她指着江岚手指上的戒指说。

  Amy忙说:“看错了吧,别拉着,注意一点形象。”

  Amy拉开林士娴,并道着歉。

  林士娴其实并不是要挑事,而是太惊讶了,她曾经怀疑自己这个哥哥可能是gay,没想到会跟女性交往,如果跟女性交往也应该是跟Amy这样的女生。

  她看着江岚,一身平价服饰,长相普通,连连摇头。

  林士平说:“既然都碰见了,不如一起去山庄吧。”

  林士凡看了看江岚,直接回绝说:“不用了,你们去玩吧。我们还有事。”林士凡拉着江岚离开了。

  这时三人回到车上,短短几分钟,车上已经贴了张违停的单子。

  “没想到魔都警察这么高效的。”林士娴打趣着继续说:“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都不跟我说?弄的我很没面子!”

  Amy不吭声,林士平边开车边说:“没多久,也就是前两天。是吧,Amy?”

  “哦,嗯!”Amy回应着。

  “Amy,你看开点,你看你喜欢Stan那么多年,我们其实都知道,但有时候感情这事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的,对吧!”林士娴想开导Amy。

  “我没事的,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情吧。你是不是为了躲男朋友,才在圣诞假来魔都的?”

  Amy说。

  “知我者,Amy莫属。嘿嘿。”林士娴笑着说。

  江岚被刚才那么一闹,弄得心情很复杂,林士凡拉着江岚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们现在去哪?”江岚问。

  “没人会来打扰我们好心情的地方。”

  只见车跨过大桥,继续往东开,“竟然是海洋公园!”江岚兴奋的叫出来。

  这个公园是江岚自从开业,就很想来玩的地方,但人实在太多,她有些担忧着说:“现在这个时间段来这里,排队时间太长,而且很快就会闭园,会影响心情的。”

  “瞧我的!”林士凡神秘的笑着说。

  江岚在门口等着,林士凡去买票,只见他对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工作人员便拿了两张挂绳的卡给林士凡。

  林士凡将卡挂在江岚脖子上,自己也挂一个,这时来了一个工作人员,邀请他俩跟着。

  两人坐在游览车上,省去了步行的时间,游览车在鲸鱼表演馆停了下来,他们跟着工作人员进去,完全没有排队,就直接找了个座位坐下。

  江岚问:“你是不是买的VIP服务,不过VIP好像也要在VIP队伍里排的,不会是网传的VVIP吧?”

  林士凡笑着说:“开心就好!”

  “VVIP很贵的!”江岚有点不敢相信。

  “来这里就是为了获得愉悦感,这么多人排队会抹杀掉所有节目带来的愉悦,所以花费一点点钱,就能保持住这份开心,还是值得的。”

  表演非常精彩,驯兽师邀请现场观众上台,之前他们跟着的工作人员过来邀请江岚上台,江岚激动不已。

  接下来在工作人员的全程陪同下,他们游览了全部展馆和节目。江岚开心的早就将之前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

  夜幕降临,两人跟随着人潮离开了公园,林士凡准备带江岚回公寓,江岚看了看时间,决定回宿舍,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

  林士凡有些失望,但尊重江岚的决定,江岚摸了摸林士凡的脸颊,笑着说:“周末就来了!果盘要用起来哦!”林士凡开心的抱着江岚转了几圈。

  江岚回到宿舍,水阀早就修好,她看着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放在抽屉里,这时林士凡电话打来:“喂,你不可以把戒指取下来!”

  “啊?你怎么知道?”江岚怀疑屋子里被林士凡偷放了摄像头。

  “放心,我没那么龌龊,没装摄像头。我猜你就会取下来,我很丢你人吗?赶紧给我戴上!”林士凡表现的很霸道。

  江岚赶紧戴上,两人煲起电话粥。

  这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太多,江岚自己都没还没来得及消化,便上班了。

  上班后,不停的有同事看着自己,她有些不安,便悄悄跟Amanda说。

  Amanda说:“现在公司有个传言,你要不要听?”

  江岚说:“关于我的?不好的?”

  “好还是不好,主要看你怎么想。听吗?”

  “说吧。”

  “是你让我说的啊!你知道的,办公室的人通常都很八卦,你看张晓艳的事就知道了。这次你这事嘛,热度直逼张晓艳。”

  Amanda笑着继续说:“张晓艳不是去了厂区吗?后来听说圣诞活动上你的‘英雄事件’,主要是磐石公司老总主动给你们俩打招呼,就被张晓艳大肆宣扬,说你跟高层有一腿,所以才把她临时调厂区,什么别看江岚平时对谁都不冷不热,私下很豪放。你知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大家都知道本来就该张晓艳去厂区,但也愿意相信你是放荡的人。”

  Amanda安慰着江岚:“现在是娱乐至上的社会,娱乐明星不是也一样被茶余饭后拿出来谈吗?你看有多少是真的。真相对他们来说不重要,别介意啦。”

  来不及江岚表态,领导已经叫江岚到办公室了。

  江岚想,不会是领导也听说了吧,这误会就大了。

  领导没说八卦的事情,跟她就说要抓紧做好几个工厂的绩效分析,最好能今天就做出来,他们开会需要资料。

  Amanda看到江岚出来便打听,结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便没劲的说:“8个工厂,今天做出来?他们工厂有没有把资料发给你啊?看来你今晚OT要很晚咯。”

  江岚苦笑着。

  繁多的工作,让江岚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更是没有时间关心流言蜚语。

  下班了,Amanda跟江岚打了声招呼,程曦晚上给她把行李搬回家。江岚嗯了一声,继续OT。

  林士凡发了数条消息,还给江岚打来电话,江岚都没接,最后她抽空回了条剪短的短信:“加班中。”

  随着晚上8点,最后一间工厂将资料发给江岚,江岚冷静的进行着整合分析,再将8家工厂合并起来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发邮件给了项目组。

  她伸了个懒腰,终于结束了,一看时间,11点,她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

  魔都的生存压力还是很大的,园区的晚上依旧热闹,很多公司里还亮着灯。宵夜摊子也推到园区门口做着生意。

  江岚听到有人叫她,回头竟然看见林士凡。

  这家伙手里提着打包的宵夜,递到江岚手上,江岚开心的笑着,加班的疲惫也瞬间消失了。

  林士凡送江岚回到宿舍,江岚说:“下次不要再来了,现在都这么晚了,等你回去更晚了。”

  林士凡说:“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啊。”

  江岚回到宿舍,Amanda的床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似乎从未有人住过。

  她收拾了一下屋子,睡前给林士凡发了个消息:“晚安。”

  第二天的工作日,领导一大早又将江岚叫到办公室,让她准备一下,待会一起到会议室参加视讯会议。

  江岚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自己,领导说,现在新领导比较关心经营绩效这一块,她待会负责回答就可以了。

  江岚将辛苦做好的资料夹带上,跟着领导到了会议室。拿出笔,认真的做着会议记录。

  集团新上任的财务官,来自北美共享中心,江岚听说过这个人,40多岁雷厉风行,而且对细节尤为看重。

  会议绝大部分内容跟江岚毫无关系,当谈到华东区几个工厂情况的时候,领导让江岚做详细的报告。江岚很仔细的将数据内容分析给入会者听,当对方提出质疑的时候,江岚将自己提前收集到的资料也分享了出来,对方听了后便继续下一个项目。领导示意江岚可以离开了,江岚便离开了会议室。

  从这次会议中,江岚感觉到集团目前运营状况并不是很理想,而融资后,投资方给的压力也是非常的大。

  Amanda给江岚发了个消息:“公司组织架构要调整了,貌似1月份就是新的组织架构。”

  江岚现在已经不怀疑Amanda给出的任何消息,因为她从未出错。

  后勤部给所有正在住宿的人发了消息,办理退宿,请于12月30日早上10点前申请,未申请员工则自动默认续住,将在当月工资中扣除当月住宿费。

  Amanda问江岚想好没?住还是不住?还给江岚分析,假如自己在外面租的利弊,还提醒江岚明明有了小汽车干嘛还要自行车?

  江岚每月工资并不高,公司福利好,所以每月工资只需要负担伙食费,剩余数还是很可观的,还能每年过年给她妈妈包个大红包。假如一下子承担这么高的住宿费,她的存钱计划八成是落空了,因为这几个月已经把她所有的积蓄花光,虽然报读在职研究生的钱还没还给林士凡,但在她心里,就是自己花的。

  她看了看手上的戒指,开始在网上查询着林士凡的公寓到园区的最佳路线及费用,一个月交通费仅300元,于是便给林士凡打了个电话。

  “你那公寓住不住?”

  “不住,平时我都住学校。”

  “那行,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借给我住可以吗?”

  “当然,我的就是你的,随时都能住,哦?怎么啦?想通啦?”

  “公司宿舍开始收费,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只能借助你那边了。当然我可以付租金的。”江岚是第一次对林士凡提要求,她自己都没底气,因为只要她独处时,总感觉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可以随意支配对方。

  林士凡很干脆的答应着,因为还在上班时间,江岚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林士凡兴奋的赶回公寓看看哪缺,马上补。

  江岚给后勤部发送退宿申请。

  很快便收到后勤部的回复,大概内容就是30日前搬离,并交还钥匙。

  这一周是年末最后的几个工作日,元旦假期仅放3天,对于他们这样的共享中心,元旦仅1天,就是1月1日,双休是没有调休和补班之说。

  恰巧,这次1月1日是周六,所以这次江岚可以连着休息3天,有些同事老早就多请了两天假,带着家人错开高峰回家或旅游,而江岚国庆才回去过,也没回家打算,除了公司组织的旅游,也没什么地方想去玩,便被安排1月1日假期值班。

  林士凡这边联系了大姐,告诉她自己近期都不会回美帝,让她把他房间已经打包好的行李寄过来,八卦的大姐联系了林士平,林士平笑着回复大姐,他一直看着这个弟弟在,没事。

  林士平约林士凡晚上吃饭,林士平笑着说:“你知道你最近变化特别大吗?”

  “哦?”

  “是啊,以前你出去旅游,一去就是几个月不见人影不与人联系,这次突然主动要大姐把你行李寄过来,这在我们家可是大事啊!”

  “哦?我以前这么无理吗?”

  “不是以前,其实你现在也蛮拽的。哈哈,谁叫我是你亲哥呢!不过你跟那个女孩,不会是认真的吧?”

  “认真的。”

  “啧,你这家伙,不是我说你,据我观察,这个女孩子很一般,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我虽然女朋友无数,也没几个我妈看的上眼的,更何况你是他们最疼的儿子。还有那个Amy。人家为了你都跑这边来了,你怎么样也要表示一下呀。”

  “其实我没准备现在跟你说,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是明确一下,我已经向江岚求婚了,她也答应了。”

  “什么!”林士平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对,而且不论有多困难,我也不会放弃。”

  林士平感觉自己根本没法说服这个弟弟,只能喝了杯闷酒。

  林士凡说:“我现在还不想公布,你还是不要说出去为好。”

  林士平又喝了一杯闷酒。

  “对了,我到磐石上班,你看看,给我弄个职位吧。”

  “你这个弟弟,对我这个哥哥太不客气了吧。”

  “行不行?”

  “好好好,你能帮我的地方多了,我好好想想。”

  “什么时候上班?”

  “你怎么这么着急?最快也要元旦之后了吧,你看没几天就是假期了。”

  “好,那说定了,假期后我就来。”林士凡用天真无邪的笑容望着林士平。

  “你这样,是不是要再给你配一辆车呢?”林士平无奈的说。

  “暂时不用,不过车可以暂时放在你那里。”

  “你还真对你哥不客气。”

  两兄弟吃完饭,林士平准备去第二场,而林士凡则独自回公寓,他路过街边的商店,看着橱窗的衣服,便进去,笑着买了几套女装带了回去。

  江岚晚上在宿舍打包着行李,这么几年的生活,宿舍里的东西真的很多,看来需要找搬家公司了。她跟林士凡说着自己的打算,林士凡说:“我来搞定,明天晚上你在宿舍乖乖等我就行。”

  到了约定时间,江岚在宿舍看着满地的包裹:两个最大号行李箱,两个背包,一个大红白蓝塑胶袋,几个盆子,几个纸箱。除了盆子,每个都塞的满满当当,沉甸甸的。

  林士凡电话来,他已经到了楼下,马上就上来。

  江岚打开房间门,只见几个陌生人进来见东西就搬,江岚不知怎么回事,林士凡拍了拍她说:“没事,很快就好。”

  直到最后一件行李被搬下楼,他们关了门下楼。

  楼下是两辆车,一辆商务车,一辆小轿车。他们坐在前面的轿车上,便出发了。

  江岚询问什么情况,原来林士凡找的林士平。江岚说:“那他不是全知道啦?”

  “他本来就知道,而且我也告诉他,我们要结婚啦。”

  “啊!”江岚想到当初碰见林士娴时的场景,不由的浑身哆嗦。

  “放心,他还蛮可靠的,只要你还没准备好,我是不会让他说出去的。”林士平笑着接着说:“有这么一个好哥哥,就该好好用一下。”

  估计此时林士平会打好几个喷嚏。

  很快,他们回到了公寓。

  两人整理着行李,林士凡看着这一堆一堆的,笑的伸不直腰:“天啊,这是什么?按摩仪吗?”

  江岚一把抢了过来。她赶紧将林士凡推开,宣布今晚整理就到这里结束。剩下来的,她后面自己慢慢整。

  江岚将衣服挂到衣帽间时,发现里面除了之前留下来的衣服,还多了有几套女装,林士凡笑着说是给她新买的。

  她想找到商标,结果都被剪了个干净,衣服款式还挺好看的,便欣然接受。

  这天,林士凡其实早早就将公寓布置了一番,桌上放了一个小花瓶,里面放着3只红玫瑰,厕所,房间也都放着有一只玫瑰的小花瓶。

  可只关心搬家的江岚,似乎并没有看到公寓的小小变化。

  其实她早就看到这小小的惊喜,但假装矜持,装没看见。因为第二天还要再上一天班才放假,江岚便早早睡下,林士凡见江岚睡着了,便搂着她也睡了。

  早上手机闹铃响了,是江岚预约的闹铃,她很快的穿好了衣服,林士凡在床上伸着懒腰说,怎么这么早。

  江岚说:“我可不希望迟到,还不知道路况怎么样,必须早点出发。”

  “那我去给你弄早餐吧。”林士凡准备起床。

  江岚亲吻了林士凡的额头,说:“不用啦,你继续睡吧,我到公司门口买放心早餐,很方便的。”

  林士凡并不满意这额头一吻,伸手勾住江岚的脖子,吻到了嘴唇,笑着说:“这才对嘛!”

  江岚转身离开了卧室,笑着说:“我走啦,晚上见。”

  江岚提前1个多小时出门,走到最近的地铁站仅花了不到10分钟。早高峰等地铁的人并不比晚上少,似乎更多了。

  等了1趟车后,终于轮到她上车,应该是被人潮推进了地铁。中途没什么人下车,看来大家都是到终点站园区的。

  半个小时后,地铁准时的到达了终点站园区。大家步行的频率非常高,江岚也跟着这节奏出了地铁站。

  离上班还有40分钟,公司离地铁站步行15分钟左右,她便没有那么着急,慢慢的向公司走去,路过早点摊,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

  她在心里盘算着,以前住宿舍,通常提前30多分钟出门,现在足足多了1小时,但是看着身边这些码农跟她一样,便不觉得辛苦。

  林士凡不停的发消息问到公司没,江岚到公司后便回复了他。

  假期前最后一天,工作量依旧很大,财务部门关心着结账,人事部关心候选人能不能在节后准时入职,而她管理部则关心这一年的经营绩效数据。

  领导让她在假期结束前将年度绩效数据发出来,她计划在1号值班的时候做,今天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催数据。

  Amanda发了一个消息来:“亲爱的,我离职了!”

  “啊?为什么啊?”

  “我不是要结婚了吗?准备去程曦老家,所以节后就开始交接,其实也没什么交接,节后办手续,我刚好结束试用期,就不续签了。”

  原来Amanda才来3个月,江岚却早已经将Amanda当成自己的好朋友。

  江岚有些不舍,Amanda笑着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快要下班的时候,大家收到新组织架构的邮件,其实就是之前领导会议上提到的一些合并和拆分,而这算正式通知,正式文件。

  江岚知道1号再催资料,基本没可能,所以她临到下班,还在催大家的资料,看来大家也想好好过节,在下班前将最后一份资料发给了江岚。

  江岚满意的关上电脑,跟着大家,准时下班。

  看着地铁站的人潮,江岚有些犯怵,但还是牟足了力,冲向地铁。

  终于下了地铁,她长须一口气,回到公寓。

  此时林士凡已经准备好一桌子菜等江岚回来。

  江岚回到家,疲惫的松开手上的包,看到一桌子的饭菜,激动的抱了抱林士凡。

  而林士凡发现江岚棉袄背后被硬物划破了。

  江岚反倒不在乎,挤地铁难免会有一些碰擦,补一补就可以了,如果补的不好看,网上买个徽章缝上去也挺好的,她坐在桌前,招呼着林士凡赶紧过来一起吃。

  林士凡想明天带她去郊外走走,江岚想起来还没告诉他自己1号值班,听到要值班的消息,林士凡没说什么。两人吃完饭,江岚准备到厨房洗碗,被林士凡拉住,他从背后搂住江岚的腰,撒娇着,要出去散散步消消食。

  两人手牵手到楼下逛着,也许简单而平静的生活就是这样吧。

  江岚的电话响了,是妈妈,江岚让林士凡不要出声,接了电话。原来是妈妈提醒江岚,过年是1月份,要提前买好票回家。

  林士凡笑着看着江岚,原来江岚家教这么严,难怪她时常会表现出畏首畏尾,与异世界的她截然相反,在异世界,没有父母的约束,表现出了的更多是本性。

  这时林士凡的电话也响了,是林士平:“喂,林士凡,你听好了,明天,母亲要见你。”

  “她来魔都了?”

  “是的,预计明天早上到,我可是提前告诉你了!自己琢磨一下吧。”

  “怎么突然来了?”

  “估计林士娴那个大嘴巴咯,反正你迟早要面对的。”林士平挂了电话。

  江岚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林士凡看着江岚说:“别装了,你其实都听到了,明天我送你上班,别担心,你就好好做三好员工吧。”

  跨年夜,两人并没有像大部分年轻人在外狂欢,而是家里蹲。

  两人很喜欢这样安静的环境,没有人打扰,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便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新年第一天,伴随着江岚的闹铃声,开始了。

  江岚和林士凡都精神抖擞的准备好,出门。

  林士凡发现江岚还是穿的破的外套,想让她去换他新买的,可江岚说,挤地铁就不要浪费新衣服了。

  果然新年第一天,挤地铁的人少多了,第一次看到车厢都没站满。

  园区里上班的人也变的很少,门口的保安跟来上班的人问着新年好。

  江岚回到办公桌继续她未完成的工作,此时的办公室只有几名财务人员辛苦的加着班。

  林士凡则打了辆车,直奔林士平家。

  这一大早林士平的屋子热闹的不得了,在林士凡到达的时候,瞬间被围住。

  林士娴,林士平,Amy,将他逼到沙发上,林士凡不说话。

  林士娴说:“这次母亲来,就是为你来的!”

  “还不是你个大嘴巴,把妈引过来的!”林士平说。

  “我又没跟妈说,我只是跟大姐说的。哼!”林士娴委屈的说。

  “大家都不要那么紧张嘛,其实伯母也没你们想的那么恐怖!”Amy打着圆场。

  “哪有,我肯定会被她带回去的。”林士娴说。

  “我最好去哪边避避。”林士平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询问最近哪个项目比较急,他可以去谈,结果秘书说假期,大家都放假了。

  “Stan,你看你的兄妹都紧张的,你紧张吗?其实有需要我支援的,我很愿意。”Amy对林士凡说。

  “谢谢,不用麻烦你了。”林士凡说。

  林士平派去接母亲的司机打电话来说:“飞机已经到达,我很快就能接到,请林总放心。”

  几人将屋子整理了一番,安静的坐着等待。

  司机又来电话,预计5分钟到楼下。

  林士平让大家在屋子里等,他到楼下去接。

  没多久,林士平带着母亲大人进了屋。

  母亲看了看房间的几人,笑着说:“你们都在啊!别站着啊,坐坐!”

  她看着Amy,夸赞她又变漂亮了,看着林士娴,说:“你准备待多久?别忘了,你只剩半年就毕业了。”看着林士平说:“这屋子收拾的倒是干净,进步不少。”看着林士凡,大家此时都为林士凡捏把汗。她笑着说:“Stan,听你大姐说,你搬到魔都来住了,这次准备住多久啊?”

  “母亲,我还没想好,不过近期应该都不会回去了。”

  “诶,是的,母亲,Stan马上要回公司工作,最近几个项目都离不开他。”林士平打着掩护。

  “哦?是项目离不开他,还是他离不开人啊?”母亲冷笑道。

  林士平不敢说话。

  母亲气场太强大,现场没人敢吭声。

  只听林士凡用平淡的语调说着:“母亲,乘大家都在,我有事要说。”

  “哦,什么事啊?”母亲笑着说。

  其余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士凡。

  “我,要,结,婚,了!”林士凡一字一句的说。

  林士娴差点晕过去,林士平佩服这个弟弟的勇气,Amy则直勾勾的盯着林士凡。

  只见母亲笑着说:“哦?结婚?也是,你也不小了,是谁家的女儿啊?做什么的呢?”

  “叫江岚,目前在特姆斯集团工作。”林士凡说。

  “哦,是特姆斯的千金啊!”母亲说。

  “不,只是普通员工。出生在普通家庭。”林士凡说。

  母亲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身边的Amy,笑着说:“我一直以为是Amy。”

  “对不起,唯一能让我付出一切想要守护的人只能是江岚。”林士凡说。

  Amy听到这话,打断了谈话,说自己有事,便走了。

  Amy躲在外面哭泣。

  母亲见没有外人,便面色严厉,说:“你知道你说的什么吗?”

  “对,我已经做好准备面对一切困难。”林士凡坚定的说。

  母亲第一次见到林士凡如此认真的谈一件事,毕竟是自己宝贝的儿子,语气变的和缓些说:“那什么时候带我见见你这个命中注定的人吧。”

  林士娴和林士平诧异了。毕竟自己可是被母亲严厉管教到不敢忤逆。

  “嗯,我来安排,不知道母亲您准备待多久呢?”林士凡说。

  “一周吧,毕竟美帝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母亲说。

  “母亲您也辛苦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吧,我马上带您去酒店休息。”林士平说着。

  “嗯,年纪大了,这种远程飞行,真的受不了,你带我去吧。”母亲拉着林士平。

  子女三人送母亲在最近的五星酒店住下,母亲叫林士娴也搬过去跟她一起住,林士娴虽有百般个不情愿,但无法违抗母亲的要求,其实他们不是怕母亲,而是爱她,知道她是为自己好。

  这时大姐寄给林士凡的行李也到了,林士凡回公寓收拾。

  林士凡打开包裹,里面都是这么多年旅游照及旅游纪念品,还有一个画夹,里面夹着几张江岚不同时期的画像。

  他看着画像,激动的边哭边笑。

  江岚完全不敢分心,稍一分心,可能会OT,为做好年度分析,她不接电话不回消息。终于在值班结束前,完成了,她点了一下send键,终于可以安心享受假期,但忽然想到林士凡的妈妈来了,就担心。

  江岚准时下班,林士凡已经在楼下等了,旁边还停着一辆车,江岚被接上车,司机竟然是林士平,江岚有点手足无措,林士凡笑着说:“别紧张,待会我们有个家庭聚餐,我们都希望你能参加,当然你若不愿意,我就送你回去,我跟哥去就可以了。”

  江岚问:“家庭聚餐?”

  “嗯,我母亲想见你。”林士平插话说。

  “你别给江岚压力!”林士凡对林士平说。

  “我,我!就这样见是不是不太好?要不我回去换身衣服?”江岚紧张的说。

  林士凡笑着说:“你答应啦?衣服我准备好了,待会在车上换,我让这家伙下车。”

  “喂,你是我弟弟啊,怎么就没见你对我这么好的!”林士平吃醋着说。

  江岚噗嗤笑了出来,林士凡也开心的笑着。

  见到林士凡笑的这么开心,林士平也笑了。

  这次聚餐的地方还是那个会员餐厅,为保证足够的私密及安静,特意选的这个地方。

  林士平停好车,便下车等,江岚在车上换上林士凡准备好的衣服后,三人就一起进去。

  此时林士娴和母亲早已到达。

  林士娴悄悄说:“母亲回酒店根本没睡,你们当心点。”

  江岚进入包间,紧张的直打哆嗦,林士凡牵起江岚的手,示意不要紧张。

  她主动跟林夫人问好:“伯母您好,我是江岚。”

  林夫人并没有回应,而是招呼大家不要拘束,坐,坐。

  林夫人问:“你们交往多久了?”

  “刚,刚开始。”江岚说。

  “那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3个月前。”

  什么?林士平和林士娴不敢相信,认识这么短天数的人,就让林士凡如此认真,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啊?

  林夫人问林士凡:“你确定?”

  “嗯,确定!“

  “想好了?”

  “嗯,绝不后悔。”

  林夫人叹了口气,说:“既然这样,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啊?结婚?”江岚惊讶的看着林士凡,没想到林士凡竟然将这个事情跟林太太说了。

  “我希望过年的时候跟她一起去见见她的家人,到时候再订日子。”林士凡一字一句的认真的说。

  林夫人对江岚说:“我不管你是用什么办法,让我儿子对你这么执着,但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他。”

  “嗯,我不会辜负他的。”江岚认真的回答道。

  “那既然这样,我们吃饭吧,都饿了吧,你们多吃点,我时差没倒过来,吃不了什么,你们年轻人多吃点。”

  紧张的氛围一下子缓解了,林士娴看着江岚,笑着说:“嫂子?!”

  江岚对这突如其来的称呼,紧张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傻笑着。

  林士娴对林士平说:“大哥,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弄个嫂子嘛?”

  林夫人笑着说:“他的女朋友,有几个是正经的?”

  林士平委屈的说:“我没几个女朋友好吗?别说的我好像花花公子。我可是很专情的。”

  大家都笑了。

  江岚看着大家,也笑了。

  饭局散了,林士平送母亲和林士娴回去,林士凡和江岚两人独自回家。

  他们两人夜间在广场上漫步,广场上有跳广场舞的,玩滑板的,好不热闹。

  江岚坦露自己很紧张,林士凡紧紧的牵着江岚的手,愉快的回了公寓,度过了浪漫而甜蜜的一夜。

  早上江岚早早起来,收拾自己的行李,发现行李已经收拾好了,甚至屋子里多了很多物品,她知道一定是林士凡自己的物品寄到了,便仔细的欣赏这些旅游纪念品和相片。

  她来到书房,看到书架上夹着一个画夹,便拿出来打开。

  突然手中的画夹滑落在了地上,里面的画纸散落在地上,里面全是江岚的画像,但表情,发型和服饰完全不一样,落款日期也是好多年前,最早的一张甚至是10多年前。

  江岚被自己看到的惊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替身还是什么?这画纸上的人是谁?

  无数的疑问充斥着她的大脑,她不顾一切想要让自己静一静,拿了包跑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的林士凡,呼喊着江岚,没有回音,起身在书房看到散落一地的画纸。似乎明白了,便赶紧换好衣服出门找江岚。

  林士凡不停的给江岚打电话,发消息,都得不到回复。他发疯的到处找,魔都太大,如果一个人存心想躲起来,想要找到,是很难的。

  林士凡回到公寓,他多希望江岚可以回来,可惜并没有回来过。

  他抱头痛快哭,说:“江岚,一直都是你,这都是你!”

  他终于明白自己还是赵子睿时误会江岚,江岚得多难过。

  在林士凡不断自责,这时江岚开门回来了。

  林士凡紧紧的抱住江岚,哭着说:“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江岚也感觉自己就这么跑掉很不负责任,不论是什么结果,问清楚比较好。

  她还没有开口,林士凡便拿出画纸,认真的说:“这些人,都是你!”

  “啊?怎么可能,你看看落款日期。”

  “也许你现在不会相信,但这真的是你,这是在萨尔满都国时的你,这是在龙都的你……”林士凡逐一介绍着,并拿出脖子上的平安扣,让江岚也将平安扣拿出来,两个平安扣放在桌上,连纹路都一样,林士凡说:“我的这个平安扣就是龙宫大战时,你给我戴上的,将转生之力给了我。”

  江岚此时觉得不是林士凡疯了,就是自己疯了,连神话故事都讲的出来。

  “一直很疑惑,如此优秀的人,怎么会看上我,我是如此平凡。原来我不过是个替代品。”江岚冷冷的说。

  林士凡否认着,此时的江岚回到房间,关上门,只听到屋内传出的哭泣声。

  哭累了的江岚睡着了,梦里一个端庄温柔的女子,飘了过来,轻声对江岚说:“不要被表象迷惑,看清自己的内心。”瞬间所有的幻象被一对大翅膀扇没,身体飘在空中,转头一看自己伏在一条龙身上,吓的突然醒了过来。

  最近的梦太诡异了。江岚再次准备外出,打开房门,一直在门外守着的林士凡赶紧上前。江岚推开林士凡,表示想独自出去走走。

  林士凡哪里放心此时一个人独自外出的江岚,偷偷跟在后面。

  新年假期,街上热闹非凡,但只有江岚内心冰到了极点。

  漫无目的在路上闲逛的江岚,突然看到一个拿着气球的小孩,气球飞了出去,小孩落单追气球,只见一辆快速驶来的汽车就要撞到小孩,江岚赶紧冲了过去抱住小孩,汽车来不及刹车,司机转动方向盘,车还是漂移了过来,直接撞到江岚背上,江岚被撞的趴下,小孩哇哇的吓哭了,孩子的家长赶了过来,孩子没事,但汽车撞上隔离护栏,江岚也被撞伤,跟在身后的林士凡紧张的跑了过来抱住江岚,江岚疼的说不出话来。

  救护车将他们送到医院,江岚脊椎受到重创,医生建议马上手术,但风险很大,有可能以后就瘫痪了。

  医生让家属签字,林士凡以未婚夫的身份签了字,等在手术室外,突然他起身冲了出去,赶回公寓,拿着桌上两块平安扣回到了医院,在门外祈祷着。

  手术还在进行中,3小时,4小时,5小时,手术结束了。

  江岚,送到病房但迟迟未醒,医生告诉林士凡,手术很成功,但能不能下床,就看病人自己的意志了。

  林士凡紧紧握住平安扣,心里默念:“不要,不要再离开我!”

  江岚进入梦境,里面有一个自己,不,是两个自己,一个是萨尔满都时的自己,一个是龙都时的自己,三人手牵着手围在一起。

  三人一起飞过美丽的萨尔满都国的上空,飞过龙都、无穷山林,熊狮国,赵国。

  最后三人停在曾经满是冰雪的北境,此时的北境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只见远处有两个人,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他们是磬和亚罗,两人快乐自由的奔跑在草原上。

  萨尔满都国的江岚笑着说:“一切变故,看似痛苦,看前路,原来美好就在面前。”

  龙都的江岚笑着说:“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都已经过去,珍惜当下。”

  瞬间两个江岚化作蝴蝶飞散开。

  躺在病床上的江岚虽没有醒,但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此时林士凡手上的两块平安扣发出白色光芒,飘在空中,两块融为一块,光芒包裹住了江岚,林士凡认识这光芒,他退到床后。

  光芒消失,平安扣随即消失了。

  林士凡紧紧握住江岚的手,呼唤着。

  江岚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的林士凡,用微弱的力气说:“我,我,凯,子睿,是你吗?我是江岚。”

  林士凡激动的将江岚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说:“是的,是我!”

  江岚自从醒了,恢复的特别快,很快就能下床,医生连连惊呼不可思议。

  此时江岚的妈妈又打电话来,电话那头依旧是命令的语气:“你票买好了没?快点买,不然买不到了!”江岚笑了笑,她并没有将住院的消息告诉她。

  林士凡笑着说:“你不打算告诉她,我吗?”

  江岚笑了笑,说:“惊喜不是更好吗?”

  江岚这次受伤,在医院呆了足足半个月,出院后不久便是过年,所以她直接请假到了年后。

  林士凡很担心江岚没有痊愈,一直让她躺着休息,但出院后的江岚总想着出去走走,甚至乘林士凡不注意溜到街边公园,找不到江岚的林士凡已是心急火燎,看到江岚回来,便急的训斥了两句,又开始疼惜起来。

  两人预订了年二十九的飞机票,跟随着春运的人潮回到了江城。

  “我第一次见你妈妈,你看我这样可以吗?她看的上我吗?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你家还有哪些要注意的?我要不要再买点东西带过去啊?……”林士凡不停的问东问西。

  江岚看着傻乎乎的林士凡,幸福的笑了。

  独魂传完,不,接下来是高甜时刻。

  江岚带着林士凡回到江城的家,江岚的妈妈见到江岚亲密的挽着林士凡,惊讶的闭不拢嘴。她偷偷拉着江岚说:“他是谁?现在流行租男友,你不是也搞这一套吧,我们没逼你。你退了吧,花了多少钱?”

  江岚笑着对林士凡说:“喂,我妈说你是我租的男朋友,你看该怎么办吧!”

  江岚的妈妈尴尬的看着林士凡。

  林士凡赶紧将买的大包小包礼品摆了出来,介绍着自己,并说:“伯母,我和江岚要结婚了,您会祝福我们的吧。”

  江岚的妈妈吓的坐在沙发迟迟说不上话来,江岚赶紧坐到旁边,给妈妈顺顺气。

  江岚的妈妈跟大部分的妈妈一样,开始查户口般的提问。最后小声对江岚说:“他是不是傻子?还是有什么隐疾?怎么会看上你?你别委屈了。”江岚赶紧说:“没有没有,你怎么就不信你女儿的魅力呢?”

  硬件上江岚的妈妈挑不出毛病,看来第一关过了。

  林士凡来到江岚的房间,仔细的看这看那,托着下巴笑着说:“原来你小时候是这样的啊。”

  江岚有些不好意思。林士凡抱起江岚,贴着她耳朵轻声说:“我无数次幻想着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我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来到了你的世界,找到了你。”

  两人深情的相拥,结果江岚的妈妈抱着被子过来,打断了这浓情时刻,两人不好意思的相互背对着。

  年夜饭上,林士凡成为所有人的焦点,最爱显摆的大姨妈总喜欢鸡蛋里挑着骨头,林士凡则完全听江岚的,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虽然他很不解,但照做了,大家都感叹江岚是个颜控,靠脸是吃不饱饭的,还是要踏实点。江岚告诉林士凡,这样可以省掉很多麻烦,再说没有骗人,而是很多没有说而已,所以不要有心里负担。江岚的妈妈也觉得现在不宜说的那么清楚。

  过年放假期间也是各种同学会聚会的时间。郭玲玲来到江岚家,准备跟她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这次聚会,公认的校草贾政也会出现,郭玲玲看到江岚家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人间尤物,便故意说江岚学生时代有多喜欢这校草,林士凡吃醋了,非要跟着她们一起去,因为订的是自助餐,林士凡则假装客人坐在一旁看着。而校草贾政一看江岚他们来了,便热情的打着招呼,班长把老师也邀请来了,老师看着十多年未见的学生激动的,不停的挨个打听大家的情况,在座的有一半都做了公务员,老师,还有成为了科研人员,医生的,只有江岚和少数两个人是普通打工族。同学们还拿当年江岚骑自行车狂追校草贾政的事说笑,江岚自然是不太开心的,同学们笑着问江岚结婚没,有没有男朋友了?要不要跟贾政处处?贾政刚离婚,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

  一旁的林士凡看不下去了,走了过去,站在江岚身后,抚摸着江岚的脸颊,郭玲玲早就想吃瓜了,端着果盘准备看戏。林士凡对开玩笑的那个同学说:“不好意思,她是我老婆,这个玩笑不太合适吧。”

  连同老师在内的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访客吓了一跳,郭玲玲更是将吃进去的西瓜喷了出来,天啊,太直接了!简直就是霸道总裁啊!

  “啊?江岚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都没听说啊?保密工作太好了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

  同学聚会的八卦结束了。

  节后工作日第一天,两人拿着户口本和证件,到民政局拍照,领证。看着手上红灿灿的小本子,两人开心的不得了。

  当江岚回到公司已是一个月后,张晓艳被调回共享中心,她的工作也由张晓艳代替。领导让她先做做打杂的事,等人事安排下来了,再重新规划。江岚同意了,并跟领导继续请假,这次是——婚假。

  林士凡也在江岚上班第一天到林士平的公司报到,职位是投资风控部经理,所有项目必须由他审核过才能放行。林士凡拿出红本本跟林士平请假,林士平将准备好的礼物从柜子里拿出来说:“猜到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这么快!”

  江岚选择旅行结婚,两人坐着幸福的航班出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