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魂传》——重逢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1971 2021.06.30 17:44

  江岚在杂耍队里,体验着一种全新的生活,大家其乐融融,虽过的拮据,但整日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杂耍队里有老人,小孩,妇孺,大家对她也很热情,都不让她干活,其实完全不缺打下手的人,江岚明白了凌兰的好意,于是主动提出帮马匹添草料。

  江岚来到马厩,那匹脱缰的野马,被关在最里面的单间,她逐匹马喂过去,到了最后一间,黑马满脸的不愉快,江岚看着好笑,开始对马说起了话:“马儿大哥,你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小命的哦,我已经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你不会不给我面子吧,快来吃,这好吃着呢!”

  马不理睬江岚,哼哼着。

  凌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江岚身后,说:“你看它,脾气倔着呢,不过你看这身形,这腿力,是匹好马,驯服需要慢慢来。”江岚转身看见凌兰,估计他听见自己幼稚的与马对话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着。

  凌兰向江岚介绍马厩里的马匹,原来每匹马都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哇,凌兰对马真了解,而且体贴入微。

  “因为马跟我们一起生活,就跟家人一样”凌兰笑着说。

  随即江岚问起:“那这匹马叫什么?”她指着这匹不羁的黑马,凌兰表示暂时还没有起名字,最近刚抵达满都,忙的也没时间想叫什么。

  江岚蹦出一个名字:“阿斯兰——你看它的嘶鸣声如此响亮,而且是你凌兰的马,就叫阿斯兰吧。”

  “阿斯兰,好啊,那就叫阿斯兰吧。”凌兰笑着对马说:“马儿,你有名字了,叫阿斯兰哦。”马似乎听懂了般,嘶鸣声非常雄壮。江岚和凌兰两人都笑了。

  果然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总是暗藏汹涌,安达一直都有派出灵力蝴蝶监视着凯的行宫,由于凯一直用灵力压制,所以蝴蝶只能在行宫外蹲守,当他们发现江岚独自离开行宫,便向安达报告。

  安达得意的笑着说:“看来这匹小野马不乖哦,独自跑出来,该怎么办呢?我还是好心送她回去吧。哈哈,哈哈。”

  安达安排的士兵很快的找到杂耍班,大家被吓住不敢出声,江岚听到外面的嘈杂声,猜想安达来抓她了,什么蝴蝶印记没有就没有危险,还是自己涉世未深,看问题太简单,安达岂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凌兰也发现士兵时来抓江岚的,但杂耍班实在没地方可以躲,当士兵找到江岚,凌兰挡住士兵,问:“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有国王盖过章的许可书,并没有做违法事情。”

  士兵马上拿下凌兰:“谁人敢阻挡大祭司的士兵?我们是奉大祭司指令抓这个大神殿的逃奴。”

  对啊,江岚自己都忘记了,自己这个身体的原身份其实就是大神殿的女神官,江岚走向前,对士兵说:“把我带走吧,放了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士兵本来就不想节外生枝,放了杂耍班的人,带走了江岚。

  众人心里想着:“原来江岚是大神殿的人。不过出逃的奴隶下场都不会很好,看来江岚凶多吉少。”

  江岚被捆绑着带回安达的秘密房间,安达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安达凑近江岚,对其耳语道:“小家伙,你以为能逃出我的掌心吗?你的蝴蝶印记到哪里了?赶紧如实招来!”江岚也算见过风浪的人,拒绝回答。

  安达笑着说:“不说,没关系,不过你的血今天怕是要留在这里了。即使没有了蝴蝶印记,我也很想知道你体内是否还有残存的力量。”

  江岚说:“你想启动圣杯?”

  安达说:“对啊。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哈哈,哈哈。”

  只见安达从一个精美的木质盒子里拿出一件物品,由于太小,等走近身前,才看清楚,这,这,怎么会跟自己父亲送给自己的羊脂玉平安扣一模一样!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圣杯?不会吧!

  只见安达将这雪白如凝脂般的平安扣放进一个黄金制成的精美高脚杯中。

  安达介绍着,要让江岚的的血流入这杯中,不仅要浸过平安扣,还需要满满一杯让其吸收。

  江岚看着这黄金杯,真大,要装满少说也要800毫升的液体。

  说江岚不怕,不可能,她看着安达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赶紧说:“假如,假如你错了,我的血启动不了圣杯,那么你不就相当于污染了这圣物。”

  安达停顿了片刻,笑着说:“不会的,即使不对,我还能用天池水的净化功能,将圣杯清洗干净。好了,你应该感到荣幸,能为弥尔神之力现世出份力。哈哈,哈哈。”

  只见安达将小刀戳进江岚的心脏,血顺着刀柄流入黄金杯中,屋外突然天昏地暗般的狂风大作,安达大笑,呐喊着:“弥尔神现世了,是我的,是我的,我将掌控这神力,哈哈,我是磬大陆上唯一的神。哈哈,哈哈。”

  正当安达得意忘形时,一个身影更似鬼影般突然出现,飘忽不定,安达根本抓不住,黑影卷起江岚的尸体及身旁的圣杯,化作一团黑烟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安达发狂的不断的释放灵力蝴蝶去追赶,但一无所获,安达瘫软在地上。

  江岚又来到了意识空间,这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周围都是黑暗的一片,她呼喊着,没有任何的回音,胆怯的她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就这样待着。

  此时波特曼紧急的跑到凯的行宫,不顾礼节大声说道:“江岚,江岚被安达抓住,带走了。”

  凯不顾贝尔尼的阻拦,拿起披风便驾马赶往安达行宫。

  安达行宫的侍卫根本拦不住凯,凯找到安达,发现她瘫软的坐在地上发呆,又看见房间内如飓风袭过,凌乱不堪,地上把带血的小刀,满地都是血迹。他什么都不顾了,迅速的抓住安达的胳膊摇晃起来,大喊:“你把江岚怎么了?江岚呢?”

  安达微微抬头看着凯,举起颤抖的手指向墙边,颤抖的说:“她……我明明成功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不停的摇晃着头。

  “你到底把江岚怎么了?”凯嘶吼着。

  “我明明用这把刀刺向了她的心脏,血也顺利的流入圣杯,为什么,发生什么了?她怎么就消失了?我的圣杯,我的圣杯呢?我的圣杯在哪里?”安达也喊出了声,到处寻找圣杯。

  凯转过身,对身后的侍从说:“王妃身体不适,暂时停止一切大祭司工作,暂时不接待任何人的求见,待身体康复再会客。父皇那边我去禀报,你们,如果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后果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明白了吗?”

  侍从赶紧跪下说:“明白!”

  凯迅速的离开安达的行宫回到自己的行宫。

  此时自己的行宫内,所有人都焦急的等着,凯对吉尔说:“去拿公文件来,我要向国王呈报一些事情。”

  在等吉尔拿东西的时间,凯双手紧紧交叉抱臂于胸前,语调平静的说:“安达,将刀刺向江岚的心脏,血已侵染着圣杯,但后来……江岚和圣杯一起都消失了。”大家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丽莎与丽夏瞬间相拥哭出来。

  凯严肃的对贝尔尼说:“江岚消失了,安达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此时甚至有些恍惚,应该是祭祀过程中突然消失的,你那有什么头绪吗?”

  贝尔尼向凯深鞠一躬说:“很抱歉殿下,臣不知。我将回大神殿翻阅古籍查找线索。”贝尔尼转身便离开。

  凯坐在椅子上,吉尔也将文件拿来,凯恢复了一下心情,开始向国王呈报安达因病暂时不宜探访。盖好他的印章,便让吉尔迅速递交到王宫。

  凯让大家都回去,他想一个人静静,嘉乐博希望能留下来,凯同意了。

  嘉乐博让丽莎拿些酒来,然后就禁止任何人来打扰他们两人。

  凯一口就干掉一大杯酒,低下头,嘉乐博只是小口的喝了点酒,无声的陪着凯,凯抬起头看着嘉乐博说:“她是因为我,是因为我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凯的身边出现大量蓝色的光焰,嘉乐博见状赶紧用手拍着凯的肩膀,轻抚说:“不,不是这样的。我相信江岚还活着。”

  凯望着嘉乐博:“她还活着?”凯身边的光焰消失了。

  “是的,想要她死没那么容易,你看,她都能制服一只雄狮,还去了趟北海,都平安的活着,这次她一定没事,安达不是说消失了么?一定是什么障眼法。”

  嘉乐博安慰道,其实此时嘉乐博也在安慰着自己,而他也发现凯对江岚已经超出一般人的关注,他便收起自己的心思,依旧一心为凯着想。

  他明白凯的身份注定了肩上的责任巨大,并且无法随意追随自己的情感意识,他懂凯的隐忍和此时的痛哭,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两人边喝边聊,嘉乐博问凯:“假如,江岚找到了,你打算怎么办?继续以侍从,奴隶,女官留在这行宫当中?”

  凯说:“不,你明白的,我为什么这么多年都独身一人,因为我不希望政治婚姻,不希望将神圣的婚姻当做权衡官场的工具。我希望有这么一个人能明白我的使命,并能与我并肩看往远方。”

  凯喝了口酒继续说道:“是的,我确实与城内多个公主交往过,曾经幻想过,说不定能在他们当中找到这么一个人。可,神却将江岚送到我身边,我没想到会是她,现在我向尊贵的弥尔神祈祷,请您再将江岚送回到我的身边吧。”

  嘉乐博微笑着说:“你的心愿会实现的。”

  就这样,嘉乐博与凯畅饮后就睡在了庭院内。

  江岚此时还是只身一人在意识空间,她看着自己的心口,平滑的没有伤口,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也向弥尔神祈祷着,希望能解放自己。

  一个声音飘了过来,很熟悉,是辛娣,对就是辛娣。

  “你真是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啊!”

  江岚四处张望着找寻辛娣的身影。

  江岚喊着:“辛娣王妃,是你么?辛娣王妃?”

  过了一会儿,周身泛白光的辛娣王妃走了过来。

  江岚开心的笑着喊了出来,终于这里不再是她一个人。

  江岚问辛娣:“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辛娣说:“因为你已经死了啊!”

  江岚错愕的说:“不可能。”

  辛娣笑着说:“不可能?你是人诶,一把刀就这么戳进你的心脏,你能不死?”

  江岚哭了出来:“不,不行,我不能死,我,我……”

  辛娣说:“你为什么不能死?”

  江岚哭泣着说:“我还没来的及跟大家说再见,虽然我知道我迟早要走,但不是这个时候,而且……”她欲言又止。

  辛娣说:“而且什么?而且你这次是因为一时负气出走的,还来不及认清自己的情感吧。”

  江岚惊讶的看着辛娣,为什么她什么都知道。

  辛娣继续说:“你知道为什么蝴蝶印记会消失吗?当时我确实想用你的力量激发那遗骸晶石让我转生,您的蝴蝶之力也确实从你的身体内抽离出来,并且与晶石融合在一起,但我完全无法控制它,它很快的飞回了你的身体,并且你的身体就在我的面前消失了,而我,也彻底失去了转生机会,连晶石也失去了,也许是注定的,于是准备用最后的灵力去看望自己的孩子。结果却看到你的出走,后来竟然被安达那个女人杀掉。我只能用最后的力气将你带走。没想到因祸得福,圣杯啊,我竟然漏掉圣杯,有了圣杯就能以此为媒介拥有了转生之力。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无法承受这转生之力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意识,连灵魂都不是。”

  江岚听出了辛娣王妃的灵力即将消散,哭着说:“不,不要,我不想你死,我有转生之力,你快点实现自己的愿望吧。快点。”

  辛娣笑着说:“傻孩子,我不是早就死了吗?能看到你,我也很开心,凯的眼光不错,我也很喜欢。来,把这个收好。”辛娣将圣杯——那块羊脂玉平安扣,配上一条脖绳,戴到了江岚的脖子上。

  辛娣欣慰的说:“神祇,注定的。”

  那把迷你匕首飞到了江岚的面前。

  江岚紧紧的握住匕首,哭着。

  辛娣轻抚着江岚的脸庞,依旧温和如春风般的笑着说:“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容,挺好看的,去吧,还有很多人在等你,你该醒了。”

  只见辛娣化作一缕星光飘落到匕首的宝石内。

  江岚将匕首抱的更紧了,痛哭着。

  突然感觉远处有光,江岚缓缓的睁开眼睛,自己在一个草坪上,她看着手中的迷你匕首,摸了一下戴在脖子上的平安扣,向对面的山峰深深的鞠了一躬,轻声的说了声:“谢谢。”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草地上,草地开出一朵小红花,就像辛娣王妃温和的笑容。

  江岚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在喊:“快抓住它。啊,前面有人,前面的人当心,快躲开!快!”

  她回头一看,又是一匹黑马,眉心有一块闪电标记,这分明是阿斯兰那匹野马嘛。

  马发疯似的朝她撞来,她往旁边一个躲闪,迅速抓住马的缰绳,使劲一拉,向上一个使力将自己跃上马背。

  江岚死死的抱着马,不断的念着:“阿斯兰,阿斯兰,停下。”马带着江岚跑了很远,马停了下来,江岚依旧还是死死的抱着马,马鸣叫了一声,似乎在提醒江岚该松松手了。

  江岚缓过神,慢慢的从马背上滑下来,毕竟这马比江岚高出快2个头,江岚腿都软了,虽说江岚以前骑过马,但那仅限游乐场的游乐项目,这次的骑马简直太刺激了。

  阿斯兰跑到湖边,开始饮水,江岚来到水边,俯身捧起一汪清澈的水喝了起来,突然她看见水中倒影着自己的模样,是她原本的模样,她开心的欢呼起来,再也不是别人的身体了。

  阿斯兰抖了抖身子,江岚牵着缰绳,摸了摸马脸,兴奋的说:“马大哥,你看,你看,是我,我,这才是真正的我!”

  阿斯兰臭屁的哼了一声,示意要走了。

  江岚骑上马,继续向前奔驰着。也不知道阿斯兰把江岚带到哪了,定睛一看,前方是一座大神殿。

  江岚牵着马,到侍卫处询问这是哪里,侍卫说:“这是萨尔满都的四大神庙之一的风神庙。”

  啊,他们竟然在云都,江岚想赶紧赶回满都,不能让大家担心。

  但阿斯兰似乎不愿意,拉着江岚往云都内走。

  江岚竟然拗不过一匹马,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

  咕噜噜,江岚肚子饿的咕噜叫,她看了下马,马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还是先觅食为好。

  身无分文的他们想到了大神殿,神官应该会免费施粥的,他们希望能讨点吃的,谁知侍卫驱赶着他们,这时一个神官走出来对侍卫说:“最近我们要做庆典,需要一些人来帮忙,你们要是看到有人来找工作,就带他们来。”

  江岚赶紧上前自荐,自己不仅能干活,这匹马也能干活,只求能找个栖身之所,有顿饱饭。神官打量了一下江岚和马,同意了,江岚就这样待在神殿干活赚钱攒路费。

  在大神殿,阿斯兰吃到了好吃的草料,江岚也有了温暖的被窝,安心的睡了。

  没多久,江岚被急促忙碌的声音吵醒,有人在喊,快点去干活,江岚揉揉眼睛,发现天微微亮,便被安排打扫大殿。

  江岚打听着是什么庆典活动?侍女们才知江岚是外乡人,介绍道:“这个庆典应该是萨尔满都国最重要的日子了,在寒冰节这一天,也就是一年中最冷的这一天,满都王宫内弥尔神的大神殿,会在殿外的高台上取得象征希望的光与热的火种,并将这火种长明于大殿中,作为弥尔神的四大守护使者,风神、水神、雷神、土神的四大神庙都会收到来自大神殿中的火苗,各大神庙会用最高的礼仪来迎接这火苗。全城的人民都会涌入到街道一睹这盛况。”一个侍女说道:“每次传递火苗的人,都是王家最尊贵的人来做。不知道这次会是谁来我们云都呢?好期待啊!”

  江岚也想着,不知道会是谁,会不会是自己认识的呢?

  侍女们让江岚去城里的布匹店拿庆典定做的帷帐。江岚带着阿斯兰出发了。

  云都还真热闹,虽没有满都那般繁荣,但也算和谐。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抓住他,砍了他的手。”

  江岚挤过去看,是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指使着身边的侍卫抓住一个小孩,小孩身旁的母亲跪在地上拉住侍卫的手,请求华服男子的原谅。围观的人小声嘀咕着:“哎,真可怜啊,这孩子不过是捡起他丢在路边的饼给他母亲吃,竟然要被砍手。”

  “快,给我砍了他的手。”华服男子喊着,侍卫拿出刀向小孩砍了过去,江岚在路边捡来一根木棍向侍卫扔了过去,大家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母亲赶紧救下小孩,紧紧的抱住。华服男子更是凶狠的喊道:“是谁?是谁?胆子大的,敢拦本大爷做事。”

  围观的人,纷纷退后,露出江岚,江岚见状心想,哎,他们都是平民老百姓,躲避是很正常的。自己便向前走了几步说:“哼,正是本小姐!”

  男子看到江岚穿着神庙的服饰,轻蔑的笑到:“不过就是个打杂的野丫头,还敢跟我撒野,就算是你们神庙的大祭司也要在我面前毕恭毕敬。来人啊,把这丫头也给我抓起来,狠狠的打一顿,让你长长记性,你以后见着本大爷,赶紧给我绕道走。”

  侍卫冲向江岚,阿斯兰则冲向前,用马蹄踢倒冲上来的侍卫,江岚喊道:“我看你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弥尔神赐予你身份,是希望你能用你的身份为平民百姓谋福利,让大家安居乐业,老百姓真心愿意追随的人,不是有多么尊贵的身份,而是事事为他们着想的人。你想让大家都怕你,你做到了,但没人会真心想要追随你。这个小孩不过是捡起你丢掉不要的,你便要砍了他的手,这样的残忍,暴戾,我都为你感到羞愧。你简直就是有愧于弥尔神的子民。”

  华服男子愤怒的说:“即使是我丢弃在路上的,也是我的,拿我的等同偷盗,根据律法是可以砍掉偷盗者的手。来人,赶紧把小孩手砍掉!”

  江岚张开双臂护住母子,阿斯兰也蹬着脚蹄子,随时准备作战,不知是哪丢过来一个石子,接着石子越扔越多,周围的人高喊着:“身份尊贵的贵族,我们真为你觉得可耻。”“我支持这女孩。”“放了这小孩!”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华服男子与侍卫不过数名,跟现场的群众比起来,寡不敌众,华服男子对着江岚喊着:“哼,我不会就这么饶了你的。你给我等着。”溜了。

  周围的人拍拍江岚的肩膀说:“小姑娘,了不起哦,敢直面这恶霸。不过你要小心哦,他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一些群众给江岚送来一些吃的。江岚实在无法拒绝大家的好意,她将吃的分了些给这母子,并让他们赶紧躲起来,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当心那人来报复。

  江岚继续前往布匹店取货。

  当江岚回到大神庙时,被神庙的侍卫扣住带到大祭司面前。大祭司很气愤的说:“听说是你,在街上以下犯上,让尊贵的达鲁殿下受到侮辱,我将送你到严惩之崖,在那里受到神的惩罚。”

  江岚不解:“为什么他可以在随意欺凌手无寸铁的平民,我不过是看不过去他如此霸凌。”

  大祭司说:“达鲁殿下是从先辈开始就在云都的高等权贵,我们大神殿每年的花销都需要靠达鲁殿下提供,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虽为神职,但无法与权贵抗争的。”

  江岚冷笑道:“哼,不过就是向钱看而已,原来到哪里,钱都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江岚被带到严惩之崖。严惩之崖,在一个悬崖峭半腰突出的一块露台上。此时是冬日,悬崖更是寒风凌冽,她反手被捆绑着,侍卫将她从悬崖顶端用绳索缓慢的送到峭壁半腰的露台上,然后割断绳索,这里只有两种下场:如果她能活着走回来,那么她所有的罪行都将免除;如果她死了,那么也是神的旨意。

  江岚此时还反手被捆绑着,倒在这冰冷的露台上,她的心跟这石头一样冷了,这炎凉的世道,她真心觉得自己力量太过渺小,看着不公的发生,却做不了任何事。她想起凯的理想,想起嘉乐博他们誓死追随的理想,此时的自己是这么无用,这么渺小。

  此时的大神庙,达鲁跟大祭司畅饮着,大祭司跟达鲁赔罪,表示已经将不敬之人送往严惩之崖,达鲁假意说:“哎呀,大祭司,你这也太严厉了,打几下惩戒一下就可以了。哈哈!”两人你来我往的喝着。

  门外侍卫通报,满都的嘉乐博殿下到了,嘉乐博到了大厅,看到大祭司与达鲁,相互间礼貌的行礼,大祭司询问其来意,嘉乐博说:“本次的火苗将由凯殿下亲自送达,我是提前来准备的,估计就这两日便可到达。不过我看这殿内似乎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有闲情小酌。”

  达鲁毕恭毕敬的说:“哪里哪里,我这是来感谢大祭司的。哦,我还有事,这就走了,嘉乐博殿下,您留步。”

  嘉乐博用高冷的语气说:“哟,感谢大祭司?”

  大祭司忙解释:“是我们神殿的侍从,对达鲁殿下不敬,现在已经将她惩罚了。”

  殿外传来吵闹声,大祭司连忙传唤询问什么情况,侍卫说:“是马,那个侍女的马,突然像发疯了一样,不停的乱窜。”

  嘉乐博连忙跑了出去,只见一匹黑色骏马冲他跑来,他一个转身,用刀鞘用力向马腹部一击,马被推的踉跄着,赶过来的侍卫忙拉住缰绳。大祭司连忙道歉。

  嘉乐博仔细的观察着这马,问:“这马?……”话还没说完。

  大祭司连忙解释:“哦,就是那冲撞达鲁殿下的侍女的,其实也不是我们神殿的侍女,因为最近因为庆典,缺少人手,找来的帮手,才来几天,是个外乡人。”

  嘉乐博见这马着急的模样,似乎是关心自己的主人,便让人备马,准备跟着这马出去一看究竟。

  阿斯兰被放了出来,它径直的向严惩之崖跑去,嘉乐博跟了过去。

  江岚在平台上听到来自悬崖顶部马的鸣叫声,赶紧喊着:“阿斯兰,是你吗?我在这里,你不要来,这里很危险!”

  嘉乐博听到下面有声音,而严惩之崖的守卫拦住嘉乐博,说:“这是圣地,不管是谁都不能进入,只能让里面的人自己出来。”

  嘉乐博转身离开,心想,这惩罚对一个女子来说实在残酷,但他也无法对抗这规则,阿斯兰则一直呆在崖上,等着。

  江岚想起自己的匕首,她缓缓的将手从下面穿了出来,拔下绑在腿上的匕首,用嘴巴叼着慢慢的割断手上的绳子。虽然绳子被割断了,但要爬上去,还是很困难的,这寒日,岩壁上都是冰,滑溜溜的,根本踩不住,这该怎么办。天色渐暗,她越来越冷,打着哆嗦。

  嘉乐博来到云都落脚的驿站,眼见天色暗了下来,身旁的侍从班步给嘉乐博点燃了油灯便退下。突然一个身影将油灯掐灭,嘉乐博知道是凯来了,行了个礼,凯说:“这次听说云都内神职人员与权贵勾结,民不聊生,我就想提前来实地看看。”

  落日的微光透过窗户照在凯的脸色,轮廓清晰可见,俊朗无比。

  嘉乐博说:“那火种怎么办?”

  “呵呵,交给贝尔尼和吉尔了。”凯笑着说。

  嘉乐博头上开始冒着汗,继续说道:“今日确实见到了达鲁跟大祭司在一起,感情甚好。”

  “哦?说来听听。”凯托着下巴望着嘉乐博。

  嘉乐博将严惩之崖的事情告诉凯,凯说:“确实有些严厉,不过那匹马对主人这般深情,看来主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只听见门外的班步过来敲门说:“嘉乐博大人,不好了,听说民众晚上都冲到大神殿门口了,说是去大神殿求情,请求宽恕今日惩罚的一个侍女。”

  凯笑着说:“看来有好戏看了。”

  凯乔装后跟嘉乐博一同混在人群中。

  人群中高喊着:“严惩之崖太残酷了,希望能请大祭司高抬贵手,她并不是十恶不赦之人,只是出手帮助一对母子而已。请从宽处理。”

  凯问嘉乐博:“你确定那女子在严惩之崖?”

  嘉乐博说:“是的,但这天气,怕是凶多吉少。”

  凯拉着嘉乐博,“走,去看看。”

  他们二人悄悄的来到崖边,那匹黑马还在,而侍卫已不见踪影,他们点燃火把,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身影躺在平台上,凯让嘉乐博拉住绳索,他亲自下去看看这是怎样的女子,嘉乐博知道无法阻止,便拉住绳索,一旁的阿斯兰见状,过来咬住绳子,嘉乐博笑道:“你这马还真聪明,知道我们是来救你主人的。好,你拉好了,我们一起使劲。”

  凯下到平台,扶起躺在冰冷地上的女子,她身上还有一丝温度,还有呼吸,看来没死,凯笑着说:“看来你命不该绝。”

  突然凯看见女子手中紧握着的迷你匕首,又看了一眼这陌生的女子,他将迷你匕首收了起来,好久才平复的心情,又起波澜。

  江岚被救了起来,并带往城外一个小旅馆,嘉乐博为了不被发现,回了驿站。江岚感觉好温暖,拉着被窝动了一下,突然一惊,被窝,马上起身,发现自己在温暖的房间中,她赶紧摸了一下平安扣,还好还在,再寻找匕首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她起身在房间到处翻找着,门外的凯进来了,江岚看见了凯,死死的盯着这张她无法忘记的脸,凯不慌不忙的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看着江岚翻得到处乱糟糟的屋子,说:“你在找东西?”

  江岚发现凯并不认识她,对啊,这才是江岚的真实容貌,没人见过。

  她低头轻声说:“是的。”

  凯拿出匕首:“你在找这个?”

  江岚看到匕首,要抢过来,但反被凯一把抓住,反手扣住江岚无法动弹。

  江岚喊着:“放开我,抓我干什么?”

  凯放开她,说:“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个匕首?”

  江岚说:“你还给我,这是我一个故人的遗物。”

  “故人?是谁?你又是谁?是哪国派你来扰乱我国秩序的?”凯问,

  “哼,不告诉你,你们的这秩序还需要我来扰乱吗?权贵仗着自己的身份不干事,整天欺压老百姓,这样的权贵谁愿意真心追随?”江岚说道。

  经历了那么多事,再次看见凯,虽然满心欢喜,但想到凯已经有了小孩,便不打算告知自己身份,就让他当自己死了算了。

  凯好似被暴击了一下,缓了一下说:“你这话,很像我认识的人。”

  江岚向凯讨要着匕首,毕竟也算是辛娣王妃的遗物。

  而凯知道这匕首是当时江岚被塞瓦侬国王带往北海前,他亲手交给江岚的,那么眼前这个人一定认识江岚。

  咕噜噜,江岚肚子叫了,瞬间紧绷的气氛被缓解了,凯叫来吃食,打听着大神庙的情况,店小二说:“哎,门口的民众似乎要被大神庙的侍卫抓起来了,太可怜了,都是一群可怜人啊。”

  江岚得知人们在为她求情,来不及吃东西,出了门,骑上阿斯兰便赶往大神庙。

  独留凯一人在房间。凯看着这熟悉的身影但陌生的面孔,又看了看手中的匕首,也驾马走了。

  江岚骑着马来到大神庙外,看见侍卫正在驱赶,抓捕民众,便骑着马,大声高喊:“住手,都住手。”

  民众喊出声:“看,是那个女孩,她没有死,她经受住了严惩之崖的考验,弥尔神保佑,弥尔神赐福啊!”

  大祭司,达鲁众人看到完好无缺的江岚,恨的牙痒痒。

  达鲁大喊道:“抓住那个女人,她聚众闹事,关进大牢,还有人要跟她一起被关进大牢的吗?”

  江岚喊道:“谢谢大家,我没事,大家回去吧,不要做没有必要的牺牲。谢谢大家。”

  江岚被侍卫关了起来。

  江岚在牢里,看着窗外,真心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就是牢狱专业户,到哪都要被关起来,如果有幸能回到自己的世界,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信。哎,她长须一口气。

  时间就在不经意间流逝了,天亮了,大神庙收到来自满都使者即将到达的通报,全城的人也欢呼着到城外列队欢迎满都带来的希望火种。

  江岚在牢里都听到了外面的欢呼声,好热闹啊,其实自己也想去凑个热闹看看这神奇的火种是如何给人希望的。

  在大神庙内,云都内所有高贵的人都来了,大祭司走在最前面恭迎圣火,只见凯身着华服,手持黄金托盘,托盘中心一缕细小的火光,郑重的交给大祭司。

  大祭司将火苗放入殿中心,由数名女神职人员将油灯拿来分享着这火苗,没多久,昏暗的大殿便因这火苗变得灯火通明。

  盛典活动的节目非常丰富,大家都使劲浑身解数希望被权贵看中,凯坐在上座,四处观察着,没有看到那个女孩。他轻声问大祭司:“听闻在我来之前,你们这还有一场精彩的表演呀。”

  大祭司紧张着说:“殿下说笑了。”

  凯说:“哦,是吗?我可是听说了关于严惩之崖的事情了哦。”

  大祭司马上跪在凯面前,周围的权贵看到这一幕,不免有些吃惊。

  凯笑着说:“快起来,现在还在盛典中,你是想亵渎神灵,自己也去体验一番严惩之崖吗?”

  大祭司赶忙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紧张的不停的搓着双手。

  庆典活动结束,权贵邀请凯去云都的行宫中参加晚宴,凯笑着推脱着说:“今天忙了一天了,大家都累了,改日吧。大家先回去休息休息。今日我就在这大神庙的偏房休息了,相信大祭司不会介意吧。”

  大祭司赶紧说:“您能光临,我不胜欣喜。”

  大祭司将凯带到房间,凯支开所有人,对大祭司说:“那个女孩在哪里?”

  大祭司说:“她,她,不是在严惩之崖么?”

  “哦?她不是已经经受住了考验,听说活着回来的哦。”凯不屑的说。

  “她因为聚众闹事,被关进地牢。”大祭司说。

  “聚众闹事?我怎么听说是民众自愿前往这大神庙的?”凯说。

  大祭司跪在凯面前,浑身颤抖的说:“殿下饶命啊,都是达鲁的命令,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看来,你还是个明理的人……”凯跟大祭司秘密的说着。

  “你知道怎么办了?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暂时保密,如果泄露出去,相信要给你找条罪状,还是很容易的。”凯说道。

  “是的,是的,臣告退。”大祭司满头大汗的离开了凯的房间。

  蹲守在门外的嘉乐博进来说:“你好像比计划早了一天哦,那女孩似乎又被抓住了,真是不珍惜她的小命。”

  凯说:“她很像一个人。”

  嘉乐博担忧的说:“像,但不是的,你不要多想。这女孩不论身材,样貌都跟江岚不一样。当心江岚哪天回来,又要被你气到!”

  凯笑着说:“我倒是希望她能冲我生气,至少她还活着。”

  江岚被狱卒带出监狱,前往云都城主的大殿,云都城主地位其实并不高,主要处理一些城市管理的工作,更像个城管。

  凯此时已坐在上座,左右坐着城主,大祭司。

  江岚跪在下面,她不知道又要干嘛,静静的等着,这时达鲁被几个大块头侍卫捆绑着带到殿前,达鲁骂骂咧咧的说自己是高贵的公子,怎么能这样对待他。

  城主呵斥着,但达鲁依旧轻视着城主说:“你算哪根葱,不过就是我们面前的狗,别忘记你的吃食还得看我的心情。”

  凯笑着说:“哦,那我呢?”

  达鲁不屑的说:“我敬你是王子,你也该敬我,我们本是一条船的,不要认为我给你一点颜色,你就能开染坊。”

  凯说:“呵呵,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了,我们王族作为一国最高统治者,却要被你这样的人卡住脖子,外敌入侵的时候,你在哪?发生天灾时,你又在哪?城市建设,你在哪?”

  大祭司说:“达鲁,不要出言不逊,萨尔满都国有如此的繁荣,都是由我们下面无数的老百姓一砖一瓦建设而成,由我们国家勇往无前的战士们杀出来的繁荣之路。如果不是王族无私的奉献,我们怎么能享受如此的繁荣?”

  达鲁吐了口痰,说:“少给自己戴高帽子,如果没有我们送的钱,你能这么滋润?”

  大祭司说:“这些钱都属于国家,是国家给你的财富,现在要将其全部收回。”

  城主说:“达鲁,纵容属下杀淫抢掠,已被弥尔神舍弃,我代表云都律法,判处达鲁极刑,砍下头颅挂于城门口警示10天。”

  达鲁气愤说:“你们敢!你们会后悔的!”

  凯假装无奈的笑着说:“哎,我也没法救你了,船友,你该下船了。”

  江岚看着这一切,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果然自己还是太年轻,根本无法应付这官场。

  达鲁被带下去行刑,剩下来大家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看向江岚,此时从门外带来两人,正是那对母子,江岚见状,以为要判刑,赶紧护住他们2人,说:“不要动他们,事情都是我做得,不关他们的事,我认罪,你放了他们!”

  凯笑着看着城主和大祭司,说:“你们说怎么办吧!”

  城主说:“殿中何人喧哗?”

  小孩小声的喊着江岚:“江岚姐姐,我怕!”

  虽声小,但这一声江岚,被放大无数倍,传进凯的耳朵,在场的嘉乐博也听到了,不敢相信的看向殿中的人。

  城主继续问:“殿中何人?报上名来。”

  江岚严肃的说:“江岚。人不改名坐不改姓。”她一边说,一边看向凯,看向嘉乐博,她原本想保密的,看来没法再保密了。

  凯激动的站了起来,城主和大祭司见其站了起来,也跟着站起来,城主赶紧宣读着:“江岚,你见义勇为,并且还经受住了严惩之崖的酷刑,足见你是无辜的,我代表律法宣判你无罪,堂下的母子二人分得良田5亩,需靠自己的劳动来解决温饱问题。也希望你们能感恩,弥尔神派出使者于危难中将你们解救。希望以后萨尔满都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能出一臂之力。”

  堂下的母子感激的不停跪拜,只有江岚不为所动。

  侍卫带走了母子,正准备带走江岚的时候,被凯拦住了,凯走向江岚,解开绑着的绳索,轻声说:“你是,江岚?”

  江岚深吸一口气,没好心情的说:“是呀,凯王子殿下,哼!”

  哈哈,你竟然没有死,我就知道是你。凯突然开心的抱起江岚,几乎要把江岚甩了出去,开心的说着。

  江岚羞涩,又吃惊的说:“快放我下来,干嘛呀,当心我放大猫咬你的!”

  凯笑着说:“好呀,大猫在哪呢?”

  在场的人蒙住眼,纷纷离场,天知道这王子到底跟这女孩是怎么回事。

  嘉乐博静静的待在一边,原来她没事,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