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魂传三部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魂传》——血雨腥风

魂传三部曲 会劈叉的蜗牛 12945 2021.06.30 17:45

  大家进门后,随即门自动关上,门内是一个深幽的长廊,深不见底,突然两边墙壁上的火把自动点燃,这里面并没有很冷,大家纷纷脱下披在外面的皮草,继续向前走。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周围普通的石壁变得光滑,越变越光滑,越变越透亮,长廊的尽头是一扇木门,木门两边矗立着两座石雕像,江岚看着这雕像,感觉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看见过。

  木门开了,国王带着江岚进去,侍卫全部都留在外面。

  这是什么?简直就是一座宫殿。江岚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美丽而华丽的装饰,布局上没有男性的高大雄伟,更多是女性的柔美,啊,这是一个女性的宫殿!

  他们走到大殿中央停住了。正前方是另一扇巨大的金色石门,门前是两根看似汉白玉的石柱,两旁虽然没有窗户,但落地的窗纱点缀着,仙气十足。

  此时金色的石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两位身材轻盈的妙龄女子,后面跟着一个端庄美丽,但似乎有些年纪的女人。

  这个女人挥了挥手,说:“塞瓦侬国王,你很守承诺,我很感激你的付出,这是我之前承诺给你的。”只见一张羊皮纸卷从女人手中飞出,飞到塞瓦侬国王手中,国王看了看后,开心的致谢,随后便离开了。

  此时大殿内只留下江岚一人。

  江岚紧紧的盯着这个女人,手里紧握那把迷你匕首,这个女人慢慢走向江岚,江岚发现自己身体无法动弹,似乎连嘴巴都动不了,没法说话。

  女人将手轻轻一挥,紧握在江岚手中的匕首飞了出来,瞬间,刀刃从刀鞘内飞出,直逼江岚眉心,突然停住了。

  女人看了一下那匕首,脸上浮现的表情,明显就是认识这匕首。

  女人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没有想到,既然如此,看来注定要靠你来成全。”江岚完全听不懂,只见女人从她身边走过,她也就失去了知觉。

  此时的在萨尔满都国的首都满都内,大家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大战。

  “没想到这次出征,安达那女人也要去,首都里国王和王妃都走了,就留下大王子赛拉昂主持政务。”嘉乐博调侃着说道。

  “呵呵,赛拉昂可是我国的储君,即便腿脚不便,过去也是战场上拼过命的英雄。你这样说,好像不太好吧。”凯回答道。

  “好好好,我尊贵的二殿下,您就宽恕我吧。”嘉乐博假装求饶。

  “哈哈哈。真拿你没办法,真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传的,明明是一个这么无正经的家伙,却说是冷峻、严酷的人。”凯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着说。

  虽说马上就要远征,但准备的物质大部分都需要跟随先锋部队提前运到几处要塞。

  嘉乐博便是此时运送物质的先锋营将军。

  嘉乐博与罗嘉尔两人指挥着人员,在距离利吉最近的都城——达利休息。

  达利与利吉分别是两国边界的两座小城。

  罗嘉尔站在瞭望塔上,对嘉乐博说:“长官,你看这小城的四周,安静的有些出奇,一般都会有很多商队会往返两城做生意,但你看我们都来了快一周了,却如此冷清,看不见任何商队。”

  嘉乐博严肃的看着四周,:“确实很可疑,我们需要提高警惕。对了,我们联系首都的信件有回复了吗?”

  罗嘉尔:“暂时没有。”

  嘉乐博说:“城内可有异样?”

  罗嘉尔:“城内暂无异样。”

  “看来我们还是需要谨慎点。按照计划,大军将在半月后到达,我们不要出什么纰漏才好。”嘉乐博皱着眉说着。

  夜晚的达利城,热闹非凡,集市上灯火通明,歌舞伎们都走上大街,杂耍摊子前挤满了人。

  原来这是达利城的月祭,每个月圆之夜便会庆祝月亮神归位。

  罗嘉尔兴奋的叫着嘉乐博,“快看那舞姬,哇,婀娜的身段,金发碧眼,粉嫩的肌肤,简直是人间尤物。”罗嘉尔的眼睛都看直了,身体跟着舞姬一起扭动。

  嘉乐博留下罗嘉尔独自离开,突然看见一个身影鬼鬼祟祟,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人有问题,赶紧追。

  结果在一个胡同里,那人消失了踪影,他四处查看,:“不好。”

  4名黑衣人迅速从屋顶跳下,同时洒下迷魂散,嘉乐博被带走了。

  等罗嘉尔回过神去寻找嘉乐博时,怎么都找不到,感觉大事不妙,立即召集人马,而此时大部分的士兵参加月祭,放松了警惕,喝的前仰后翻,罗嘉尔顿时感觉中计,他迅速的在城楼上烧起狼烟。此时驻扎在城外的士兵被敌军突袭,溃不成军。

  罗嘉尔下令,封锁城门,一律不得出入。可为时已晚,嘉乐博已被黑衣人带出了城。

  原来早些时候,敌军就在城外埋伏,将送信去满都的信使拦截在半路,并派出歌姬,舞姬,杂耍等人混进城内,等待月祭之时,便发起小的突袭,敌军并不想马上攻占达利城,而有更大的阴谋等着即将到来的大军。指挥着这一切的是霍特满国王的大王子——纳什。

  纳什是霍特满国最厉害的战神,但由于性格极为偏执,暴力,激进,王宫大臣都很担心,意见不合便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于是便拥护小王子——斯诺,斯诺并不是王妃亲生,而是身份地位较低的女祭司,在血统上饱受争议,但其常不动声色便能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城池,对保守的长老来说,很受拥护。

  绑走嘉乐博的人不是纳什,却是斯诺。

  达利城封城半月,罗嘉尔不断派人出去报信,但都没有回音,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眼看着国王的大军就要抵达,他已不知该怎么办,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守住达利城。

  凯在嘉乐博出发后,半月不到就已经失去音讯,感觉不对劲,便向国王申请进入前线,加快行军步伐,按照计划将早于王军2,3天到达达利城。

  凯的部队在达利城,一直在外徘徊,并未直接进城通报,派出数名探子到各个方向,探子回报:“城外并未发现先锋部队的营地。但,但部分区域的草地有大范围的踩踏的痕迹,可是没有任何兵器遗留。不过我们在草地上,石头上发现有干掉的血迹。”

  “看来霍特满是有备而来,赶紧汇报给王军。此时也不知道波特曼和嘉乐博怎么样了。”凯皱着眉,与贝尔尼商量着对策。

  而在敌军方,守在暗处的探子在凯部队到达时便已向纳什汇报。

  纳什等待凯复仇式的追击,这样可以将他们引入山谷,来个瓮中捉鳖。可等了许久都不见凯的队伍有什么动静。这时探子回报,凯进城了,并且只带了随身的几个亲兵。纳什大喜,原来萨尔满都国的二王子不过如此,仅带亲兵进城?那他可以再次使用之前的战术,先把外围剿灭。

  他深信,自己将战无不胜。

  罗嘉尔在城中等来了凯王子,但看到仅带数名亲兵,很是担心,这时凯笑着让他放心。

  果然,纳什等不及下一轮月祭,在凯王子进入达利城的当天晚上便发动袭击。

  纳什军队集中主力,向凯王子城外营地发起进攻。但大军进入营地时发现,营地满是穿着军服的稻草人,当敌军深入中心搜寻士兵时,周围无数只火箭射了过来,营地顿时燃起熊熊烈火,原来营地地上早早就撒上了火油,敌军此时溃不成军,正当纳什准备撤退时,只见凯王子骑着战马出现在土丘高地,他手持弓箭对准纳什,毫不犹豫的射了出去。

  顿时纳什尖叫一声,满脸是血,原来凯王子将箭射中了纳什的左眼,纳什的亲兵掩护着纳什狼狈的逃离。

  这场突袭战就此结束,凯胜利了。

  罗嘉尔单膝跪在凯的面前忏悔,现在嘉乐博下落不明,自己也没有完成作为一名副将的使命,请求凯的责罚。

  凯起身搀扶起罗嘉尔,说道:“嘉乐博一定还活着,我们会找到他的。”

  这次战役能那么快的胜利,全因为纳什刚愎自用,太过激进。

  贝尔尼不禁说着:“果然是凯殿下,敏锐的观察到了对方主帅的脾性。”

  “哼,不用抬举我,嘉乐博应该不是纳什抓走的,到底是谁?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凯说道。

  大家陷入了沉默。

  此时的江岚。

  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她脑袋很清醒,但怎么都睁不开眼睛,越是要睁开眼睛,越是眼睛难受,浑身疼痛,她开始陷入昏迷,江岚此时进入了自己的意识世界,四周一片迷雾,在这个世界里可以正常的活动,说话,可是只有她一个人,冷清,孤单。

  这时女人进入了她的意识。

  “你是谁?萨波神?为什么要抓我?”江岚连续的问到。

  “萨波神?呵呵,这时塞瓦侬人给我起的名字,哈哈,对了,我的名字?估计早已被人忘记。”女人说道。

  “你干嘛抓我?跟安达一伙的?”江岚又问。

  “安达?那个小女孩,她现在好像已经是大祭司,同时也是萨尔满都国的王妃。”女人说着,若有所思的停了下来。

  江岚见她不说话,继续问:“你到底是人是鬼?这里是哪里?”

  “是人,还是鬼?对,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人,还是鬼。你觉得呢?”女人说着。

  江岚感到有些瘆人,不会是撞鬼了吧。

  女人说:“为什么有的人干尽坏事,却依旧能好好的活着;为什么有的人一直与人为善,却活不长久?”

  江岚心想:“莫非是怨灵?阿弥陀佛!”

  女人问:“你想活吗?”

  江岚回答道:“当然,我还不想死。”

  女人冷笑道:“死,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不过是一个魂,游离在外而已,跟我一样。”

  江岚惊呼:“胡说,我明明活着。”

  “哈哈,活着?你残存的记忆而已,你看你的身体,已经溃烂腐朽,从跳进水里那一刻,就已经死去。”女人笑的放肆。

  “不可能,你骗人。”江岚撕喊着,但她看到自己腐朽的身体,忍不住的痛哭出来。

  自己难道是借尸还魂?

  女人背过身说:“哎,可怜人。假如你能成为一个活着的人,真真正正的活着,可愿意?”

  “我当然愿意,等会,你要做什么?我不要因为我,而牺牲更多无辜人的性命。我不要,我不要。”江岚喊出声。

  “无辜的人?那么你,我又何曾不是无辜之人。”女人撕心裂肺的说着。

  “你到底是谁?”

  “辛娣.塞拉尼。”女人45度仰角说着。

  啊?那个已经去世十多年的,受萨尔满都国万众敬仰的,至今无人能及的最高贵的女人。

  江岚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心脏跳的厉害,似乎都要跳出来了。

  “你,不是……已经。”江岚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出生的时候出现七彩祥云,万鸟齐鸣,等开始姗姗学步时,走出的脚印都能长出青葱的小草。甚至笑声能引来蝶群飞舞,但我背负家族的责任,自幼就严格的要求自己,严于律己,关爱苦难大众。我帮助很多人,但却救不了自己,先是双腿无法行动,然后是手臂,最后自己只能向一个活死人一样躺在那里。你觉得我会接受这一切吗?不,我尝试各种办法,甚至用神力。我知道这北海常年无风,见不到阳光,满是沼气,但却藏着一个灵力晶石,这个晶石便是当年蝴蝶使者的遗骸之一。相信你已经知道蝴蝶使者的复生之力,当我拿到这晶石时,已是这魂魄,身体早已在病榻上殒了。我被困在这里,幻化出分身依旧寻找复活的方式。”女人说着。

  “遗骸之一?还有其他的?那你找我有什么用,按照你说的,我已经死了啊!我也不是遗骸啊。”江岚问道。

  “你的魂上有蝴蝶使者的力量,当年弥尔神将神力交给弥尔神后殒逝了,而蝴蝶使者是弥尔神最忠实的门徒,他将弥尔神的灵与肉身都融入了自己身体,因为即使神殒了,但只要获得一丝他的遗骸,便能获得无穷神力。为了防止有人乱用神力,于是在自己圆寂之时,将自己藏在这北海毒瘴中,可不巧的是圆寂之时引来了一只蝴蝶,它沾染了一丝灵力,而他最后化为这灵力晶石,埋在地宫深处。那只蝴蝶则飞到西边的小岛上。西边小岛有个小女孩不巧救起一只蝴蝶,便获得了这一丝神力,而这个女孩破格成为弥尔神殿的女神官,弥尔神殿的神官在萨尔满都国有至上的地位,一般都是贵族,但因为她能操控蝴蝶,大家都认为她是蝴蝶使者的转生,便给予她无上荣耀。对,你没猜错,就是安达。但想要完整获得蝴蝶使者完整的转生之力,单靠她身上的一点灵力,是完全无用的,可以说,即使没有她那点灵力,也不影响重获蝴蝶之力。”

  江岚说:“你是要灭了我的魂?那还不是一样杀掉我,还好意思说让我活着。看来你与安达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人,想要获得神力,由凡人成为至高无上的神,这世间必免不了杀戮。亏你是凯的母亲,凯一直慎用神力,因为他一直相信神力会蛊惑人心,会因欲望迷失人心。”

  “不,我只想活着,好好感受这世间的美好,我自从生下凯,便不能再行走,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凯,他向我展示他射中的老鹰,当时的他笑的是多么灿烂。”女人一边说一边抚摸手中的迷你匕首。

  江岚看见这就是凯当时给她防身用的。

  “看到这把匕首上镶嵌的蓝宝石了吗?这是我用灵力铸成的,并将这把匕首交给凯,希望能保护他,让他不要离身,没想到又回到我的手上。”辛娣温柔的看着江岚,用手轻抚江岚的发丝。

  江岚看了看匕首,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没有安达那么讨厌,甚至有一些喜欢她,她给人安静,温暖的感觉。

  辛娣问:“你愿意将蝴蝶之力给我吗?我将与你一起重生成人。一起。没有杀戮,只有,只有一起见到骄阳,感受微风拂面,看世间美景,享人间美乐。”

  江岚缓慢的闭上眼睛,低声应到,慢慢的,感觉自己身体轻浮的飘着,她睡着了。

  而当江岚醒来的时候,烈日如约的照在她的脸色,甚至有些火辣辣的疼。

  她起身四处张望,妈呀,不是吧,没把我送回去啊,怎么还是在这古城,来不及多想,突然一根皮鞭向江岚抽打过来,皮鞭抽向江岚的背部,类似皮开肉绽的疼,她赶紧摸了下自己肩膀后背,发现背后的蝴蝶疤痕没有了。

  此时江岚现在正在一队俘虏中,没错,就是纳什的军队。

  纳什带着战场上俘获的俘虏回到霍特满的首都——霍都。

  而此时的达利城,战役结束后的2天,萨尔满都国王带领的王军抵达。

  特姆斯国王热情的拥抱着凯王子,“果然是我的儿子,打的纳什落荒而逃。哈哈,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凯突然看见了波特曼出现在队伍中并向自己示意,他已经无心参加庆功宴,赶紧叫来波特曼。

  波特曼半膝下跪,一脸惭愧的,低垂着头说:“对不起王子殿下,我没能完成您交代的任务,我在抵达塞瓦侬后,发现早几日塞瓦侬国王只带着几个亲兵和江岚上了去北海的船,我向船家打听,没人愿意去北海,那边全是毒瘴,于是我在港口等待,等了好久,见到塞瓦侬国王一行安全无恙的回来,便混入军营,与回来的士兵喝酒打探,他们说,说,江岚已经死了。”波特曼哭着接着说:“对不起,我没能带回江岚。”

  凯原本站立的状态,听到江岚的死讯,顿时向后倒在椅子上。

  贝尔尼赶忙问:“士兵说江岚死了,怎么死的?”

  波特曼说:“最后是国王独自带着江岚进入的,回来后只有国王一个人,国王非常开心的说,用这女人的命换回了一堆金银财宝。”

  “似乎这塞瓦侬的国王并不知道蝴蝶之力,江岚的力量似乎也没有外泄,她就这么死了,看来也是最好的结果,在北海这般禁地,没人能去打扰。”贝尔尼说。

  “不,贝尔尼,你不要忘了,塞瓦侬国王能自由出入北海,一定有原因。我们还是要查探一下。”凯强忍内心的波澜,冷静的说道。

  “是的陛下,我这就派人调查,波特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贝尔尼说着。

  夜晚的达利城,歌舞喧嚣,大家都在庆贺首战胜利,士气很高。

  罗嘉尔一人独自站在城楼,看着天上的启明星,向上天祈祷,嘉乐博能平安无事。

  凯,拿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天上的启明星,想着:江岚,你真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了?凯的手边又出现了蓝色闪光,却转瞬即逝。

  江岚在奴隶队伍中打听着,原来在她被绑去北海的这段时间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尽管战争的精彩让她感到很兴奋,但心中仍然有些担心辛娣,后来想想,辛娣毕竟是萨尔满都国的王妃,有两个儿子,应该不会做出对萨尔满都不利的事情。

  纳什的队伍回到霍都,此时在城门口等待纳什的是弟弟斯诺,斯诺看着纳什那受伤的眼睛,担心的说道:“皇兄,您没事吧!这次,您辛苦了。”

  纳什鄙视的说道:“哼,猫哭耗子假慈悲。”

  只见斯诺瞬间变了表情,用轻视的目光看着纳什:“皇兄,不要太过勉强,有些事情还是让弟弟我做比较好哦。哈哈,哈哈。”斯诺转身驾马离开。

  纳什使劲咬着自己的牙齿,战争的失败似乎不及斯诺这无形的剑伤的深。

  纳什下令将所有奴隶关押起来,择日处刑。

  “什么?处刑?”江岚心想?又要死?不要吧,为什么在这个世界活着是那么辛苦。

  身边的奴隶说着:“哎,这次霍特满输了,我们怕是都要被喂大狮子了。”

  江岚怕的浑身直打哆嗦,躲在角落里,原来角落并不是只有江岚一人,还有两个瘦小的声影。江岚凑了过去,竟然是两个女孩,浑身脏乱,看起来跟拉姆差不多大,两人相互依偎着。江岚跟他们打招呼,两个女孩并不理睬,江岚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晚上的监牢里,听见细细碎碎的声音,江岚向声音望去,原来是老鼠,这老鼠快赶上小猫的大小。她吓着往后缩,江岚从小就怕蛇虫鼠蚁,连小猫小狗都怕,曾经有一次一只很小的奶狗追着江岚整整围着宿舍跑了一大圈,最后她实在跑不动了,奶狗追上来,舔着她的小腿,她差点没吓晕过去。

  这霍都的监牢可没有满都的好受,江岚自称监牢专业户,现在一群人混住在一个牢笼里,有年少的,有年老的,这时突然出来一个男人,看见了这只大老鼠,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了起来,两只手使劲一拉扯,将老鼠给肢解了,然后哼了一声说:“想来跟我们抢食物?”。江岚被这场景差点吓晕过去。她畏畏缩缩的到了墙角,还是那两个女孩,江岚主动跟他们说话:“你们好,我是江岚,我来自满都。”两个女孩也看到刚才的场景,吓的把头死死的埋在胸口,江岚轻轻的抚慰着他们,说:“看来我们的队伍里还是有能人异士,说不定能带我们冲出去呢?”两个女孩马上捂住江岚的嘴巴,东张西望的看了后轻声说:“嘘,小声点,这里是霍都。”

  江岚看他们说话了,赶忙问:“怎么了?满都的监牢我也待过。”两个女孩子听着瞪大了眼睛。江岚马上说:“哎呀误会一场,我不是出来了吗?那你们是怎么成战俘的?”女孩介绍着自己,黄头发的姐姐叫丽莎,棕色头发的妹妹叫丽夏,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是生活在达利城的普通农户,因为开战,她们的爸爸说要带着她们逃到没有战乱的地方去生活,结果,在路上看到纳什的军队突袭了满都的先锋营,他们的爸爸妈妈被流箭射中死了,他们俩被抓回俘虏营。

  江岚听着他们的故事,默默感触,哎,又是一个因为战火的悲伤故事。

  一阵尖叫声传来:“他死了!”江岚他们随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倒在地上,腿上有很明显的刀伤,旁边的人用脚踢了踢没动静,看来是真的死了。再看看四周,受伤的男子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萨尔满都国先锋营的士兵,受伤被俘,还有一些老人也在其中。

  江岚实在见不得这事,周围竟然无一人叫守卫,这种冷眼旁观的让人心寒。

  她走向牢笼门口,姐妹俩想要抓住她,但又不敢动作太大,还是被江岚挣脱,江岚对着牢笼外喊着:“有没有人?有人不行了,快点来看看吧,有没有人啊?”喊了很久,只见一名睡眼朦胧的人走了过来,江岚赶紧说:“麻烦你大哥,救救这个人吧,他看上去要死了。”

  那人眯着眼看了一下,转身准备走,江岚说:“大哥,大哥,您不要救救他么?”那人说:“你们马上就要被处死的人,还真多管闲事。他不过运气好,自己死了,你们,哼哼……”

  江岚听着这人的话,不寒而栗,她突然觉得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是如此的幸运,尤其是发生的超级传染病那年,当时她所在的学校的教授因为去了一趟帝都,在回来的火车上被感染了超级病毒,全校师生就在学校隔离一周,当时他们在学校里感觉失去了自由,晚上乘着熄灯之际,大闹宿舍区,向楼下扔着开水瓶,饭盒,喊着:“放我们出去,我们要自由。”

  其实当时学校已经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储备,老师也在正常上课。回想着这一切,江岚真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就是个混蛋,看着现在这些人,受伤了没有药品,只有等死,这才叫人间地狱。

  没过多久,来了几个人,将死掉的人拖了出去。剩下的,只剩下绝望中的安静。

  在牢房里的第三天,天刚亮,狱卒叫醒了大家,嚷到:“活着的都给我走出来,快点。”

  大家依次的排着队走出了牢房,江岚回头看去,有人因为受伤发高烧身体无法动弹,狱卒便手持长刀刺进伤者的胸膛,“不!”江岚被这一幕惊呆了,她双手捂住嘴巴,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所有的囚犯被带到一个圆形角斗场中,看台上那独眼龙一看就是纳什。站在纳什和斯诺之间的,便是霍都的国王—利瑟斯。

  只听纳什说到:“这次达利城之战因为有人亵渎了伟大的弥尔神,让我们失败了,我们将献上贡品,以平息弥尔神的愤怒。”

  江岚和众俘虏们左右四处张望着。只见角斗场的大门打开,一只巨型狮子被一辆笼车运了进来。卫兵迅速打开笼车的门,马上跑出角斗场,并将角斗场的门关闭。

  这只金毛巨型狮子缓缓的从笼子里走出来,天啊,敢情以前在动物园看到的狮子都是幼崽啊。

  江岚跟两姐妹慢慢往后倒退,江岚提醒两姐妹,千万不要背对狮子,这是她在科普电视上学来的。

  狮子开始扑向人群,大家惊慌的大喊着,人们被撕咬着,只见那个手撕老鼠的男子已经被狮子踩在脚下。看台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狮子舔了舔爪子上的鲜血,望向四周,剩下能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只见狮子将目光转移到江岚她们身上,“不好,盯上我们了,大家要跑快点。”江岚对两姐妹说。

  狮子向她们扑来,江岚往右侧跑去,两姐妹往左侧跑,但此时姐姐丽莎的腿被扑来的狮爪抓伤,摔倒在地上,跑远的妹妹丽夏又转过身准备去拉丽莎。

  江岚看到大事不妙,来不及多想,赶忙在地上捡了个石头扔向狮子,喊叫着,果然狮子没再继续走向丽莎姐妹,回过头走向江岚,发出狮子标志般的吼叫。在场所有人都为这一幕惊呆了,不知道这女孩要做什么,因为这样的救援在这场屠杀中完全无用。

  狮子的权威似乎被江岚冒犯到了,开始扑向江岚。一个扑倒,江岚迅速转身,跑向笼车,狮子追了上来,有人在看台上喊出声:“看,她要躲进笼车了!”眼见江岚就要跑进笼车,纳什指挥弓箭手准备,只要江岚进入笼车便将其射死。

  突然狮子一个跃升扑了过来,江岚一个急刹趴在了地上,而狮子则不偏不倚的跳进笼车撞上笼壁。江岚迅速的关上笼车的门。狮子在里面不停的挥动着爪牙,但已没有了杀伤力,江岚长吁了一口气。

  江岚的手臂被狮爪划出一个伤口,但此时的她根本来不及感受疼痛。

  狮子发狂的撞击着笼子,撞击没用,就用爪子捯饬着自己的脑袋,顺便舔着自己的爪子。突然狮子安静了,趴在那里,盯着江岚。

  此时的角斗场安静无比。

  角斗场内的俘虏互相搀扶着走向江岚。

  看台上,斯诺示意纳什的弓箭手放下弓箭,并起身鼓起掌,紧接着所有的人都鼓起热烈的掌声,一个声音喊了出来,:“是弥尔神,弥尔神的使者降临了,弥尔神现世了!”

  纳什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当场宣布将在场剩下的人马上处死。

  斯诺对国王说了些什么,国王制止了纳什,并宣布:“剩下的人受弥尔神庇护,我宣布免除他们的死刑,运往奴隶营,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劳动回报我们霍特满的恩泽。”

  现场一片欢呼声:“霍特满万岁,国王万岁,弥尔神万岁!”

  纳什气愤的离开了会场,而斯诺盯着江岚诡异的笑着。

  江岚和丽夏一起搀扶着受伤的丽莎,正准备跟着大家一起离开角斗场,突然一个士兵拦住了江岚,并要将江岚带到另一个地方休息养伤,江岚拉住士兵,请求他也能将两姐妹带上,士兵根本无法做主,就在双方僵持着的时候,斯诺走了过来,眼前的斯诺很礼貌的对江岚行礼,并温和的笑着对士兵说:“不要为难女士,既然她都提了要求,我们还是尽量满足为好。”

  江岚对斯诺说了声谢谢,便搀扶着两姐妹去了休息室。

  士兵带着医师来看江岚三人,医师仔细的查看着三人的伤势,说着:“还好还好,都是皮外伤,除了这位女士的腿伤的比较深,伤到胫骨,需要卧床,你们二人都不妨碍正常活动。”医师给江岚的手臂包扎着,伤势最轻的就是丽夏,只是手和腿有些擦伤。丽夏上了些药后,就帮着医师一起照顾两人。

  医师感叹道:“听说你就是在那狮子王口中脱险的女子?了不起啊!”

  江岚不好意思的说:“可能这就是为了活着的本能吧。”

  “呵呵,我活到这把了年纪,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从这雄狮的审判中活着回来的。谢谢你咯,让我也开眼咯。”医师笑着说。

  “雄狮的审判?您能跟我们讲讲么?”江岚好奇的问到。

  “传说这雄狮是从北边来的,当时出现在霍都城外的山上,时不时的会有人听见狮吼声,不巧有一群穷凶极恶的盗匪,被官兵赶到山上,结果大家只听见一阵惨叫声,人们赶上山看到,盗匪已全部死掉,当时在场的人看到了这个狮子,以为狮子会袭击他们,结果狮子掉头走了。所以大家回来都说这是雄狮的审判,它是神的使者,因为传说中弥尔神的坐骑就是一头浑身金毛体型巨大的雄狮。”

  江岚他们听着这神话故事听得入神,原来这个时代,精神世界是这么的精彩,人民都有信仰。回想自己的年代,大家的信仰就只有钱了。

  江岚向医师打听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原来这个休息室是霍都城王宫的别院,别院里住着后宫的妃子及奴隶,说的好听是妃子,不好听,也不过是地位高一点的奴隶,大家都在为王宫服务。

  江岚三人送走了医师,围坐在丽莎的床边,紧握着彼此的双手,说:“江岚,谢谢你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你,我们估计已经……。”

  江岚说着:“不用谢,我只是不想再看到自己认识的人死去。我就想做点什么,如果什么也不做,那活着有什么意义?”

  两姐妹为感谢江岚的救命之恩,发誓,只要江岚有任何需要,他们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江岚很感动,在这个世界上又得到两个姐妹,她也暗暗发誓,不会再让拉姆的惨剧发生在他们身上。

  日子一天一天平静的过着,没人打扰江岚三人,他们过的也算安逸。

  此时的达利城内。探子回报,霍都城内出现一奇女子,徒手制服雄狮,现在整个霍特满国内士气非常高,大家都说雄狮是弥尔神的坐骑,而这女子是弥尔神的转世。

  萨尔满都国王听了这些汇报,很不高兴,安达则在一旁说道:“弥尔神是赐福萨尔满都国的,这不过是利瑟斯国王故意使诈。”

  凯说:“弥尔神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神,而是磬大陆上所有的神,相信安达你也清楚。”

  “好了,我不想再听到什么转世之说,接下来,我要再打他几场胜仗,让霍特满全国都知道,弥尔神的赐福只会给我们这些名正言顺的萨尔满都子民,而不是这叛逆的霍特满。接下来我们出发攻打—利吉。”国王严肃的说着。

  从小,萨尔满都国王—特姆斯与霍特满国王—利瑟斯便互相竞争,谁瞧不起谁,直到王位选定后,利瑟斯出走,自己打出一片疆土,此时的霍特满与萨尔满都已是势均力敌。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斯诺来到江岚住处,士兵将江岚团团围住,江岚说到:“你们莫非是后悔了,如此位高权重却如此言而无信?以后怎么能成为获得得民心的圣主?”

  斯诺笑眯眯的说:“真是个泼辣的丫头,我有说要将你们斩首吗?不过是请你去履行你的职责罢了。”

  “我的职责?什么意思?”江岚不解。

  斯诺继续笑着说:“现在全国都说你是弥尔神的转世,能带给我们胜利与富饶。现在你就去为我们赐福吧。哈哈”

  “荒谬,你们骗老百姓的那一套,我还是清楚的,我可不想给大家一些虚假的愿望。说白了,就是不想跟你一起去骗人。”江岚说道。

  “哦,是么?那他们你也不想管了吗?”只见士兵将刀刃架在姐妹俩的脖子上。

  “卑鄙。”江岚气愤的说。

  “哈哈,有趣,没人敢直接当着我的面说这话,虽然我知道是实话,哈哈,哈哈。”斯诺笑的那么天真无邪,可江岚却感到丝丝寒意,浑身鸡皮疙瘩。

  斯诺派人送来一套像极了戏服的衣服,果然做戏做全套,江岚有些愤愤。

  两姐妹安慰江岚,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江岚换好衣服,被士兵带上马车,马车驶向战场—利吉。

  此次带兵的是斯诺,斯诺出征前,进行着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江岚差点就真的感觉自己才是这磬大陆上最值得活下去的人,这就是典型的传销式洗脑啊!江岚佩服着斯诺的口才。

  当斯诺介绍江岚时,说:“大家快看,这就是制服雄狮的弥尔神的转世,她与我们同在,我们一定会胜利。”

  江岚有些尴尬的向大家挥手,士兵们和送别的平民都齐声高呼:“霍特满全胜!”

  利吉是霍特满的一座边城,城外有一条护城河,是天然屏障,阻挡外敌入侵。萨尔满都国的王军在河的另一边扎营,准备着大量的木筏准备渡河。

  大战一触即发。

  波特曼急冲冲的跑到凯面前:“他们,他们真的带了一个女人到战场上,而且将她放在最高的位置,说是弥尔神的转世。”

  “哼,这样的小伎俩,看来霍特满的人真好骗啊!即使将一个女人顶在天上又如何?战争不是靠牺牲一个女人就能得胜的,真是无耻之徒。”凯不屑的说。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江岚!”波特曼急切的说着。

  “啊?”在场的贝尔尼、吉尔、罗嘉尔、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说的是真的?江岚没有死?”凯紧张的问到。

  “嗯,探子回报,说这女人自称江岚,因为实在太远,看不清容貌,但士兵们都这么说着。”波特曼继续汇报着。

  “吩咐下去,不要射中那女人,将她活着带到我这来。”凯吩咐道。

  “且慢,江岚不是有蝴蝶标记的么?霍都的人又不傻,明明是蝴蝶使者怎么会成为弥尔神的转世?而且江岚明明在北海,怎么能这么快到南境,莫不是有诈?”贝尔尼谨慎的说着。

  “不管怎么样,不管是不是江岚,打仗牺牲妇孺,就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凯说道。

  “是,果然凯王子殿下会是一代明君。”贝尔尼笑着说。

  “你少来讥讽我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和平来之不易,但我不希望自己的理想是建立在这些无辜人的牺牲上面。”

  江岚被斯诺绑在高台上,这时的江岚心想,自己此时的形象一定像极了大话西游牛魔王那最后一幕里的唐僧,可惜没有小妖怪让她唠叨,哎,什么时候有只踩着七彩祥云的猴子来救自己呢?

  斯诺骑在战马上,指挥着士兵,江岚虽然被高高的绑在上面,远远的看着斯诺指挥作战,“这家伙其实这么看起来还是蛮帅的,可惜心术不正,哎,浪费了。”江岚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小命不保,可能这都4、5次的死亡经历,这算是最不惊心动魄的一次了,她就像站在看台上,看着下面的大戏。

  战争在鸣号,擂鼓声中开始了。

  不断的有人从江岚的脚下向前冲,江岚看着远处,马蹄溅起的尘埃让远方看起来灰蒙蒙的,但突然看到一面老鹰图案的旗帜,那是凯的旗帜,凯来了。江岚此时就像饥饿了很久的人突然看见了白米饭,激动的挣扎起来。

  斯诺擅长计谋,却不擅长领兵作战,而纳什擅长作战,却不擅计谋,假如两人能合作,相信霍特满一定战无不胜,可惜了。江岚看出斯诺的军队不断的败退,不论斯诺如何指挥,似乎都无法冲破萨尔满都国的进攻。

  萨尔满都的将领们挥舞着手中的战旗高喊:“夺下利吉,用我们的勇敢与无畏换来的胜利献给苦苦等待等待我们的家人。”

  几只流箭向江岚飞射过来,好在运气好,都没射中,倒是有只箭不偏不倚的划过江岚的腿。“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乱箭射死的!”江岚嘀咕着。

  这时只见士兵们纷纷回退,可谓是落荒而逃,江岚见斯诺的战旗往利吉回退。此时已无士兵看管江岚,可江岚被捆绑着,自己也逃不了呀。

  眼瞧着对阵的骑兵冲了过来,马将江岚的所在的高台踢断,江岚就要连人带棍从上面摔下来时,一阵狂风从地面吹了上来,托住江岚,一位风度翩翩的王子骑着快马冲了过来,挥动着手中的剑,砍断捆绑的绳索,一把将江岚揽上了马。这一连贯的动作,看在江岚眼里,就一个字:“帅!”

  马停住了,江岚下马,受伤的腿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力道,江岚疼出了声,凯俯身查看伤情,江岚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道谢。忽然,凯猛的将江岚拥入怀中,停顿片刻后说:“有温度、有气息、会动,你果真还活着!”

  江岚也没多想,就推开他,说:“你不是不用神力的么?谢谢你破例。”说着就将凯的手握住放在自己脸上,说:“我真的活着。”此时江岚的活更多的意思是自己不再是之前的行尸走肉,而是真的活着,她此时很想与人分享这一喜悦,但似乎被误会了。

  凯要将江岚带回营地,江岚拒绝了,丽莎和丽夏还被斯诺挟持着,必须救出她们。凯拉住转身要离开的江岚,担心的说:“霍特满的人与萨尔满都人一样,信奉弥尔神,你不怕被发现蝴蝶印记?”江岚突然脱下外袍,漏出后背:“看,我的蝴蝶印记没有了,放心吧。”

  凯瞬间涨红了脸,拉上她的衣服,说:“你还是女人吗?怎么能随便在男子面前脱衣服?”本来感觉没什么的江岚,被他这么一说,来了气:“哼!谁把你当男人了!”凯听了有些生气,江岚也感觉自己不妥,但时间紧迫,不想多说,她看着凯,想告诉关于他母亲辛娣的事情,但连她都不知道辛娣在哪,就没说,免得徒生烦恼。

  江岚准备转身离开,凯拉住她,递给她一瓶药,还是想挽留她,江岚很认真的说:“我这么一个四肢无力,跑不得,跳不得,肩挑不动,水抬不动的人,如果什么都不做就是一个废物,此时我心里有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虽明知自己力量微不足道,但也会坚持下去,他们是我的朋友,我要去救他们。”凯看着眼前这女孩,知道自己没法带她回去,便嘱咐她注意保护自己。

  凯看着江岚离开的身影,感觉自己原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能不顾自己性命,多次以身犯险,自愧不如。凯的手心又冒出一丝蓝色光焰,瞬间又消失。

  萨尔满都在利吉的战斗中,首获成功,接下来将按照国王的意思,一举拿下利吉。

  江岚随着士兵逃回利吉城内。斯诺平日看起来是个帅气的谦谦君子,但此时的他面目狰狞,江岚默默的站在旁边,斯诺将目光转向江岚,说:“你,竟然跑回来了,怎么没逃走?”

  江岚不敢看他狰狞的面孔,低头说:“我无处可去,既然斯诺殿下觉得我有用,我还是希望能做点事情的。”

  斯诺走向江岚,用手捏住江岚的脸颊,上下打量着:“哼,你不是不愿与我为伍吗?”一把将江岚摔了出去。江岚趴在地上说:“请殿下息怒,是小女子见识少,得罪了殿下,愿受到责罚。”江岚此时心里就想着一定要找机会回霍都将丽莎他们救出来。

  利瑟斯国王驾到。因为知道对方是王军出征,远在霍都的国王也坐不住了,一定要与自己的兄弟再较量一番。

  此时的利吉小城,注定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