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窗间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耀州

窗间月 铁面皮钢铁心 1625 2020.07.21 06:24

  天启八年二月十五日,耀州。

  辽东本就地广人稀,再加上野猪皮当政时期大规模屠戮汉民的后果,许多可耕地处于撂荒的状态。黄台及率大军入关,除了消灭大明主力部队外,次要目的便是掳掠丁口回来耕种,以让这些土地生产粮食提供军需,为扩大战争继续做准备。

  正蓝旗被分了两千掳民去开拓耀州荒地,莽古歹于是领着本旗部分人马开赴耀州,给每个包衣奴才丈量分配了一“日”约七亩土地,旗丁的任务便是监控汉民干活,对试图逃跑的人严加惩治。

  ......

  “旗主,镶蓝旗统领汤古代从西边逃回来了,口口声声说要见你。”蛮儿狡急匆匆走进莽古歹府邸说道。

  “他人呢?”莽古歹问。

  “饿成个熊样,路都走不动了,正在属下账里大吃大喝呢。”蛮儿狡答道。

  “这厮也太没体统了,反倒要我去见他!”莽古歹有点生气道:“不过看在阿敏的面子上,我去见他也无妨,欸,阿敏没和他一起回来?”

  “他一个人逃回来的,问道阿敏他只是哭...”蛮儿狡答道。

  “难道?赶紧走,前面带路!”莽古歹马上就冲出了营帐,蛮儿狡赶紧跟着。

  不过三四里地的路程,二人快马加鞭不久就到了,然而出现在二人面前的却是吃撑了躺在地上满头大汗疼得直哼哼的汤古代和束手无策干瞪眼的乌尔泰黑尔泰兄弟。

  “他吃了多少东西?”问汤古代没有结果后,莽古歹转向乌黑兄弟。

  “他饿急眼了...吃了十张饼,两大碗粥还有一条羊腿...”乌尔泰怯怯地说道。

  “笨蛋...一张饼一碗粥就是一个人的吃食了,怎么能给一个人吃这么多东西?!”蛮儿狡怒斥道。

  “统领,这不是你...对,是奴才考虑不周,他要什么就给什么....我的天,这位爷吃得也太快太猛了,感觉就没嚼就像蛤蟆一样生吞下去的...”乌尔泰说道。

  黑尔泰请来了老萨满,萨满先在汤古代肚子上摩挲几趟,说道:“还好,肠子没破。嗨,你俩真是活菩萨!不能给要饭的太多吃的,会把他撑死的。对付吃撑了的人有个土办法,不能让他躺着,不能再给他东西,喝水也不行。得找人把他架起来在院子里遛弯消食,遛到他不喊肚子疼为止。”

  于是,蛮儿狡命乌黑二人架着汤古代遛了两个多时辰,乌黑二人腿都要遛瘸了汤古代面色才恢复正常。之后,汤古代才把镶蓝旗和阿敏的遭遇一五一十说出来。莽古歹自始至终听着,默不作声。汤古代说完后,莽古歹让他先以普通士卒的身份先在旗里呆着,先避过逃人法再说。

  德格类也来了,院子里都是莽古歹信任的人,五个人一直不做声听着。

  “旗主,阿敏贝勒与其说是被战死的,不如说是被坑死的。”蛮儿狡说道。

  “可惜我部先出关了...阿敏私下也和我说过,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莽古歹低沉地说道。

  “代鳝爷回来就不咋管事了,他的儿子们又都投靠了老憨,估计下一个就是哥您了!”德格类说道。

  “我也知道,可我一旗之力,打也打那人不过,躲了躲那人不了,鬼点子也没那人多,你们说我究竟该怎么办?”

  蛮儿狡和德格类都默不作声,谁也不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气氛是出奇地紧张。

  “要不旗主您也学代鳝爷?”沉默良久后,德格类小心建议道。

  “怀璧其罪你懂不?要说会做人,阿敏比代鳝强。但还不是被留在遵化?”莽古歹说道。

  “旗主,我看不如这样...”蛮儿狡合盘托出他的计划,莽古歹和德格类听了思考良久后也同意了。

  ......

  就在后金上下积极为下一次战争做准备时,明廷却按照熊廷弼留下的三方布置策的部署,在登莱设镇,以孔有德李九成耿仲明率所部东江兵为镇守,命孙元化为登莱巡抚统辖之。

  对孔有德李九成耿仲明这帮人来说,自从丁卯胡乱之后便被后金兵锋吓破了胆,从此视上阵为畏途,能远离后金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自然高高兴兴去闲地吃粮了;对于孙元化,他只感觉在士大夫的路途上又前进了一步而已,他为自己而骄傲,而丝毫不觉得自己会步袁崇焕的后尘。“东山矿徒趋利则有,应兵则无!”老熊久经行伍早就看透了,可怜孙元化一介书生看不透。

  然而,自从失去了铁山基地,东江镇对后金的牵制作用对朝鲜的震慑作用都沦落到了聊胜于无的地步,远隔大海的登州莱州除了支援东江又能对后金起什么作用呢?无非是白养了几千闲大爷而已。对此,王在晋曾在内阁会议上把自己当年对熊廷弼的反对意见重新拿出来过,认为这只会让不堪重负的财政更为雪上加霜,但内阁出于对熊廷弼既定政策依然选择了盲从。

  纵观历史,无论一个人知识水平如何,大多数人对于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是完全两眼一抹黑的,他们只会盲从已有趋势而误判人和事。可境内已然有吃人的惨剧发生,大明依然还要设立用不着的军镇养着一群吓破胆的兵,这又怎能不让人揪心呢?

  后金体量小,却用国家暴力保证把每一分力量都用在了刀刃上;大明体量大,主持它的书生官员们却总是分不清主次,一次次的乾坤虚掷,一次次的盲目试错,一批批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代价却是国势的日见倾颓。这个错误趋势,正亟待有人来扭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